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十九章 矛盾分歧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吴追展示武力究竟是何用意,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故此对于吴中元的说法,王欣然并没有反驳。

    “能不能让我拍一下?”王欣然指着吴中元手里的那叠纸。

    “能不能土葬他,给他一个安宁?”吴中元反问。

    对于吴中元的要求,王欣然无法给予答复。实则她也知道吴中元很清楚她无权答复,之所以有此一问,只是间接拒绝了她的拍照要求。

    吴中元没有再说什么,弯腰冲吴追的尸体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高压舱。

    吴追的尸体怎么处理,他做不了主,不是他不想做主,而是相关部门不会允许他做主,他们会对尸体进行解剖研究,想到这些,吴中元心中悲哀沮丧。

    “不要移动他,马上会有专人前来接手。”王欣然冲王院长说道。

    王院长只能点头。

    “谢谢您,王院长。”吴中元冲王院长真诚道谢。

    王院长默然点头。

    吴中元冲王院长使了个眼色,转身先走。

    王院长会意,跟了上来。

    王欣然犹豫片刻,没有跟随。

    到得走廊尽头,吴中元冲王院长低声说道,“王院长,您之前把我的血液样本送到外国进行检验,这件事情已经走露了风声,现在有股外国势力已经盯上我了。”

    “怎么回事儿?”王院长面露惊愕。

    吴中元说道,“他们之前还想绑架我,我跟您说这件事情是想告诉您以后不要再跟我联系,也不要继续对我进行研究,不然很可能会遭遇危险。”

    王院长点头过后,看向远处正在打电话的王欣然,“她是?”

    “官方的人,”吴中元说道,“王院长,您是个好人,我不希望您出事儿,以后如果他们找到您,问起我的情况,您不要替我隐瞒,知道什么就告诉他们什么。”

    吴中元的话令王院长很是忐忑,“你说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应该是受西方国家遣派的雇佣军人。”吴中元说道。

    “哪个国家?”王院长紧张追问。

    “说不好,”吴中元摇了摇头,“总之您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您是好人,我不希望您出事。”

    王欣然此时已经打完电话冲二人走了过来,吴中元停止与王院长的交谈,转身走进了一旁的男厕所。

    他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吴追塞进他衣服里的也是一块儿白色玉石,这块白色玉石与他之前自鸟人棺材里取出来的很是相似,所谓相似是指色泽相同,但形状还是有一定差异的。

    将玉石收好,吴中元又趁机整理了一下写有文字的那些纸张,共有二十一页,其中十八页是吴追主动画写的,这上面应该记载着他的出身来历以及回归的方法,还有一页是他询问鸟人的来历,吴追给出的回答。最后两页是二人画写的图案以及那些代表了数字的图形。

    按照先后顺序进行整理之后,吴中元将这些纸张小心折叠,装进了自己的内兜儿。

    自厕所出来,王院长已经离开了,王欣然倚窗站着,手里夹着烟。

    “他写下来的那些文字是很重要的线索,你最好让我拍一下。”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不悦,“我如果不让你拍,会有什么后果?”

    “你看得懂那些文字?”王欣然没有与吴中元硬碰硬。

    “看不懂,但我自己会想办法。”吴中元转身迈步。

    王欣然跟了上来,“你要去哪儿?”

    “去见个朋友。”吴中元说道。

    “见谁?”王欣然追问。

    “我是你的犯人?”吴中元皱眉。

    王欣然没有回答。

    走到电梯前,王欣然横身拦住了他,“你不能走。”

    “为什么?”吴中元面无表情。

    “在我的上司来到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王欣然正色说道。

    吴中元冷视王欣然,“我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

    王欣然从未自吴中元的脸上看到这种冰冷的表情,想了想,说道,“我们要保证你的安全。”

    “事实证明我能保护好自己。”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没又接话,但也没有让开。

    “你们想要我手里的东西?”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仍然没有接话。

    “是不是?”吴中元抬高了声调儿。

    王欣然依然不吭声儿。

    “这是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们?”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无法回答,干脆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吴中元没有再问,而是自兜里拿出手机递给了王欣然,“帮我拿着。”

    王欣然疑惑接过,“为什么要我帮你拿着。”

    “因为你们能通过手机锁定我的位置。”吴中元说完,右拳挥出。

    王欣然没想到吴中元会突然出手,防范不急,被吴中元一拳打晕。

    吴中元扶着王欣然倚墙坐下,自楼梯疾冲而下。

    离开急诊大楼,吴中元没有自正门出去,而是往后面宿舍区快步走去,他曾经在这里待过两个月,熟悉医院的环境,知道医院有后门。

    自后门离开医院,吴中元开始犯愁去处,现在监控到处都是,不管去哪儿,都能被他们找到。

    思前想后,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去手机城买了一部新手机和一张内存卡,然后坐车去了郊区,自树林中寻到一处僻静的所在,拿出了那叠纸,记载有重要线索的一共有十八张,分奇数和偶数分别拍照,手机自带一张内存卡,存放奇数页,额外购买的那张记录偶数页。

    内存卡很小,很容易藏匿,自树林中寻到一处干燥所在,藏匿一张,那白色玉石也跟这张内存卡藏在一起。

    施出轻功,往西赶出十几里,记住参照物,又藏一份,但这个不是内存卡,而是以塑料袋严密包裹的原件的前九张以及他昨夜翻来的那些外币。

    往南赶到公路旁,爬上一辆回城的大货车,到得市区,换乘一辆出租车,去到市里之后再换另外一辆去电影院,又出来换乘另外一辆去超市,从超市买了点吃的再换车去公园,换换换,两个小时不到换了十几辆车,去了十几个地方。

    最后用公用电话给王欣然打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王欣然的语气还算平静。

    “你们想抓我?”吴中元反问。

    “你回来吧,我们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王欣然说道。

    “你和赵颖,哪个更可怕?”吴中元问道。

    “我们跟他们有本质区别,告诉我你的位置,我去接你。”王欣然说道。

    “我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你们令我失望,我只能选择逃亡。”吴中元说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挂断了电话。

    十五分钟之后,王欣然来了,开的还是之前征调来的那辆轿车。

    “上车。”王欣然降下了车窗。

    吴中元上了车,也不看王欣然。

    “东西都藏好了?”王欣然将吴中元的手机扔给了他。

    “藏好了。”吴中元说道,一份原件,一份照片,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四个地方,其中两份藏在山区,还有两份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王欣然自然不会问吴中元将东西藏在了哪里,也没怪罪他先前打晕了自己,只是平静开车,十分钟之后,上了回省城的高速公路。

    长时间的沉默。

    最终还是王欣然先开了口,“我不怪你,换成是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这话已经带有很明显的服软意味了,但吴中元却没有接话。

    王欣然知道他耿耿于怀的是什么,“请你体谅我,有些事情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如果我可以做主,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吴中元终于开口了,“他是我的家人,我就是他的亲属,你们想要验尸,至少也得经过我的同意。”

    “你说的对,但是也请你换位思考,他来历不明,身上可能带有未知的危险细菌,为了公共安全考虑,我们必须谨慎处理。”王欣然说道。

    “我也来历不明,你们是不是也要解剖我?”吴中元始终无法释怀。

    “不会的,”王欣然摇了摇头,“你是我们国家的公民,享有公民的所有权利。”

    吴中元心中有气,又不接话了。

    过了片刻,王欣然又说道,“你可以选择跟我们合作。”

    “就你们这态度,我怎么敢跟你们合作?”吴中元语气很不好。

    王欣然看了吴中元一眼,然后说道,“他写下的那些文字,需要非常专业的学者才有可能翻译解读。”

    “不用,”吴中元的语气很坚决,“我谁都不用,我自己来。”

    “你会?”王欣然问道。

    “我不会,但我可以学。”吴中元正色说道。

    “有些学术研究需要多年的钻研和浸霪,不是朝夕之功,你亲自翻译,事倍功半。”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

    沉默了五六分钟之后,吴中元主动开口,“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王欣然转头。

    “如果我把所有的资料都给了你们,你们翻译出来之后,会送我回去吗?”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摇了摇头,“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我们肯不肯送你回去,而是你能不能回去,据我所知,虫洞和时空扭曲的发生都是非常偶然的,不受任何人的控制,而现在的科学技术也没有发展到可以人为操控的地步。”

    “那我是怎么来的呢?”吴中元反问,“他又是怎么来的?吴千山又是怎么来的?”

    王欣然思考之后,开口说道,“按照他的描述,你们可能是被人用某种超自然的能力送过来的,但你不要忘了,即便这种人真的存在,也只存在于远古时期。”

    “你不要岔开话题,我只想知道,如果你们翻译出了那些文字,找到了能够送我回去的方法,你们会送我回去吗?”吴中元问道。

    “我知道你想听怎样的答案,”王欣然摇了摇头,“但我不想骗你,如果真有这种穿越时空的方法,我们一定不会允许任何人使用,因为按照相对论的说法,逆向的时空扭曲,很可能会对现代产生未知的潜在影响,任何危及国家和人民安全的事情,都是不被允许的。”

    吴中元没有再问,实则王欣然的回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之所以发问,不过是进一步的进行确认。

    回程时王欣然没有再开那么快,晚上七点多才下了高速。

    将车子交给学校附近的公安机关,二人步行回返。

    “你看过超人吗?”王欣然问道。

    王欣然问的很突然,吴中元一时之间没明白她什么意思,“你说什么?”

    “我问你看过超人系列的电影吗?”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王欣然所说的是一部科幻电影,电影里的超人不是地球人,而是来自另外一个星球,此人之所以能够成为超人,是因为他原本生活的星球与地球差异很大,他的能力在地球上被无限放大,而他如果回到自己的星球,只不过是个普通人。

    “跟我们合作吧,只要找到激活你休眠状态下的两条染色体的方法,就能激发你的无限潜能。”王欣然伸出了橄榄枝。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领导的意思?”吴中元问道。

    “都有。”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而是自脑海里斟酌王欣然建议的可行性,他现在就像个危险的*,官方必须时刻对他进行密切监控,不过这个*如果听命于官方,这种潜在的危险就解除了。

    “我会因此失去自由吗?”吴中元问道。

    “不会,”王欣然说道,“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再继续留在学校并不明智,如果你被他们掳走,有危险的不止你自己。”

    “容我考虑考虑。”吴中元没有把话说死。

    “好,我明天等你答复。”王欣然限定了时间。

    吴中元点了点头,转而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张纸,这张纸上写的是吴追关于鸟人情况的回答,不是关键问题。

    吴中元将这张纸递向王欣然,“找人试着帮我翻译一下……”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