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三十二章 倒霉的师父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既然确定要回去,接下来需要思考的就是怎么回去。

    不过这个问题可以留到明天再想,一天之中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赶了这么远的路,吴中元早就累了,起身去了趟厕所,回来就睡了。

    次日清晨,王纪泽叫醒了他,这家伙反悔了,不敢独自去找宛山海,想要拉他做伴儿。

    吴中元没睡够,不耐烦的撵走了王纪泽,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还不到八点,明天就要放假了,今天不用上课,翻个身,继续睡。

    没过多久,有人进来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吴中元只当王纪泽去而复返。

    来人不吭声儿,径直走向窗前桌子,拿了个苹果咬嚼。

    “你怎么来了?这可是男宿舍。”吴中元虽然仍未转身,却知道来的是王欣然,因为王欣然抽烟,身上有烟味儿。

    “例行检查,看你跑了没有。”王欣然大大咧咧。

    眼瞅着没法儿再睡了,吴中元翻身坐起,套上了毛衣,“昨天来翻我东西的是你们的人吧?”

    “不好意思,他们以为你跑了。”王欣然不以为然。

    “我不会跑的,你快走吧,”吴中元撵人,“这里是男宿舍,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王欣然不但没走,反倒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咬嚼着苹果,“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呀?”吴中元反问。

    “少装糊涂,想好了没有,要不要加入我们?”王欣然问道。

    “哦,这事儿啊。”吴中元打了个哈欠。

    王欣然瞅了吴中元一眼,继续吃苹果。

    “你先出去行吗?”吴中元说道。

    “干嘛?”王欣然皱眉。

    吴中元无奈叹气,“我要穿裤子。”

    “事儿真多。”王欣然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等王欣然出门,吴中元掀开被子,穿上裤子拿着脸盆和洗刷用品去卫生间洗刷。

    王欣然竟然跟着去了,靠着走廊的墙壁歪头看着吴中元。

    不时有男同学穿着裤衩出来上厕所,看到王欣然,都忙不迭的跑回了宿舍。

    “你能不能讲究点儿?”吴中元很是无奈,“你回宿舍等着我吧,别在这儿站着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越到最后越容易出事儿,从现在开始,我得跟你形影不离。”王欣然点上了香烟。

    吴中元知道王欣然说到做到,除了皱眉也做不了别的,简单的刷了牙,洗过脸,拿着脸盆回宿舍。

    王欣然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进到宿舍,“咣”,把门关上了。

    “你干嘛呀?”吴中元急忙打开了门。

    “你不冷啊?”王欣然又关上了门。

    吴中元没敢再开,再开,王欣然还得关上,更惹人起疑。

    “想好了没有?”王欣然追问。

    吴中元拿起水壶倒了杯水,坐到床边,“再容我想想。”

    王欣然也没有催促,抽完烟,又拿过了桌上剩下的那个苹果,十块钱买了四个苹果,这家伙自己就吃了俩。

    既然已经决定要回去,就得想好怎么做才能回去,眼下的情况虽然看似复杂,实际上只要冷静思考,还是能理出头绪的。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三条路,第一条,继续按部就班的念书,等到时机成熟,悄悄溜走,独自行动。

    这么做的好处是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干涉。缺点是时刻被两方面的人马惦记着,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指不定哪天就出事了。还有就是自己独立行动得不到任何的帮助,单是翻译吴追留下的那些文字就是很大的难题。

    此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即便找到了回去的方法,回去的时间点也不能随心选择,极有可能也需要遵循三百六或者三百六十五这样的跨度单位,假如真是这样,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现代过一天,远古时期也会过一天,他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久,远古时期的族人等待他的时间也就越长。

    如果不是非常需要他,族人和巫师不会如此拼命的搜寻,也就是说,拖的越久对远古时期的族人越不利,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去,如果拖个十几二十年,怕是就算回去了,族人也死光了。

    第二条路就是选择与王欣然等人合作,这么做的好处是能够得到官方的大力支持,不管干什么都是事半功倍,而缺点就是处处受制于人,得服从上级的指挥和命令,不能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到时候官方很可能还会设法阻止他回归。

    最后一条路是设法联系赵颖,跟赵颖合作,这条路看似是条死路,实际上也有可行性,因为赵颖等人背后的势力也很强大,王欣然等人能做到的事情,他们应该也能做到,最主要的是王颖这批人没有官方背景,做事情没有太多顾虑,只要有足够的交换条件,他们也可以提供巨大的助力。不过这条路也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赵颖等人很危险,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实际上除了这三条路,他还想过请师兄林清明帮忙,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即逝,此事非常危险,不能拉林清明下水,不然很可能会害了他。

    思虑良久,吴中元始终拿不定主意,平心而论这三条路他更倾向于第一条,第一条路最大的好处是自由,最大的弊端不是危险,而是慢,他拖不起,确切的说是他远古时期的族人拖不起。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些时候前瞻太远也没用,因为事情一直是处在变化中的,今天情况是这样,明天可能就变了,既然想不出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果我不加入你们,后果是什么?”吴中元抬头看着王欣然。

    “也没什么后果,”王欣然说道,“我们总不能把你抓起来,不过出于对你安全方面的考虑,我们会加大对你的监控力度。”

    吴中元笑了笑,是苦笑,王欣然虽然说的很含蓄,实际上是有威胁成分的,他如果不合作,官方就会死死的盯住他,在这么严密的监视之下,他不可能隐秘的去干什么。

    “翻译有结果了吗?”吴中元问道。

    “你以为是繁体变简体呀?哪有那么快。”王欣然摇了摇头。

    “大约需要多久?”吴中元又问。

    “一个周,”王欣然说道,“不管能不能翻译出来,都不会超过一个周,如果届时还没有翻译出来,估计以后也翻译不出来了。”

    “等翻译有了结果,我再决定去不去。”吴中元用了缓兵之计。

    王欣然倒也能够理解,“行啊,就按你说的。”

    正事儿说完了,王欣然却没有走的意思,而是歪身躺在了王纪泽的床上,玩起了手机。

    就在吴中元盘算怎么撵走她之际,王欣然说话了,“你不是想知道你师父的情况吗?我调出来了,现在发给你。”

    吴中元拿过手机,点开了王欣然传过来的文件。

    文件上面有师父的照片,有七八张,从中年到老年都有,这些照片他此前一张都没见过,仔细看,照片上大多有钢印和红戳,应该是自不同时期的证件上拍下来的,另外,师父拍的这些照片穿的都是便服,并没有穿道袍。

    下面是关于师父情况的说明,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某个时期在干什么这一套。

    师父的名字吴中元知道,籍贯他也知道,但师父的出生年月他不知道,不过他现在知道了,师父出生于一九一五年。

    文件不短,吴中元五分钟才看完,看完之后心情并不平静,只因师父的命实在是太苦了,这一辈子只能用俩字儿来形容,那就是“倒霉”。

    师父姓杨,俗家兄弟姐妹九个,他排行老八,出生之后不久就被过继给了本家一个没有子女的叔叔。

    儿时生过天花,险些死了,脸上的麻子想必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后来家乡遭了水灾,跟叔叔和婶婶闯关东,中途需要过河,船翻了,又差点儿死了。

    虽然获救,叔叔婶子却淹死了,眼瞅着就要饿死了,被一个游方的道士收养了,跟着那个道士颠沛流离了几年,终于从北方一处道观安顿了下来。

    再后来抗日战争爆发了,日本鬼子打过来了,八路军游击队打鬼子,鬼子也到处抓八路,游击队那时候装备不行,没办法跟鬼子正面作战,打不赢就往山里躲,山里没吃的,也没住的地方,他们有时候也会去寺院和道观栖身,鬼子来了,抓不到八路,就迁怒于和尚道士,鬼子有很大一部分是信佛的,所以不怎么难为和尚,对道士他们可就不客气了,扫荡时几乎是遇到就杀,把道士撵的满山跑。

    师父没什么坚定的立场,眼瞅着当道士容易死,干脆还俗了,给地主家当长工。

    好不容易熬到抗战结束,本以为好日子要来了,没想到是来了个土改,地主被打倒了,地被分了,师父也受到了牵连,原因是他当长工时带着另外几个人一起干活儿,被定性成了地主压迫人民的帮凶,少不得挨折腾。

    后来国家落实宗教政策,大难不死的道士又陆陆续续的回到了道观,师父也回去了,但好日子没过几天,又开始破四旧,道士成了牛鬼蛇神的代名词,道观被拆了,道士被揪出来批斗,很多都直接斗死了。

    师父肯定也挨斗了,这次直接被斗怕了,就算被平反了,他也不敢再住道观了,干脆游方行走,说好听点儿叫游方行走,说难听点儿就叫四处流浪,流浪了十几年,攒了点钱,最终自黄县落了脚,晚年收养了师兄和他。

    “唉。”吴中元叹了口气。

    “八点多了,下去吃早饭吧。”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还没来得及接话,手机响了,拿起接了,对面传来了黄萍的声音,“中元,是我,你在哪儿呢?”

    见黄萍语带哭腔,吴中元隐约预感到了些许不详,“我在学校,怎么了?”

    “你能来高县一趟吗,你哥出事儿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