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五十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烟头儿就是烟蒂,散落在石头周围的烟头儿是卷烟的烟头儿,卷烟以前指的是香烟,但现在单指抽烟的人自己用手卷的烟,这种烟没有过滤嘴,成本低廉,抽这种烟的人大多是农民。

    这种烟头儿在石头周围有十几个,往外围寻找,草丛里石缝中数量更多,根据烟头的外观来判断,有些烟头儿时间比较久远,有些烟头儿是近些时日才扔在这里的。

    在寻找烟头的同时,吴中元还发现了另外一件东西,羊屎蛋儿,在附近有不少这玩意儿。

    羊屎蛋儿的出现说明这里曾经有人放过羊,而这周围除了石壁前的那块石头比较平整,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供人坐着休息。

    按照常理推断,这些烟头儿应该是附近牧民放羊时留下的。牧民放养的羊分为绵羊和山羊,绵羊比较温顺,喜欢在草地上待着,而山羊是个贱家伙,哪儿高往哪儿爬,在这儿周围出现的应该是山羊。

    虽然烟头儿有了合理的解释,但吴中元还是感觉不对劲儿,因为正常情况下烟民在野外抽完烟,都会把烟头儿扔在脚下踩灭,而这个牧民仿佛是故意把烟头儿往远处弹,留在石头周围的烟头反而不多。

    心中起疑,就仔细检查这些烟头儿,凡事儿就怕细心,细心检查过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烟头儿应该是两个人留下的,因为卷烟的方法不同,抽烟的习惯也不同,其中一个人可能是左撇子,这个人抽烟时烟头儿剩的比较长,而另外一个人抽的很彻底,烟头儿很短。

    一个牧民在这儿放羊还说得过去,两个人一起到这里放羊就说不过去了,因为这附近本来就没有多少野草,牧民放羊是为了让羊吃草,可不是为了凑在一起吹牛皮侃大山。

    再者,石壁虽然处在乱石的遮掩下,但是长年累月的自这里休息,牧民不可能不发现异常。

    想到此处,回到石壁前仔细端详那些石壁外的乱石,细心观察之后再度发现端倪,遮挡石壁的乱石应该是人为垒砌起来的,大石头之间的缝隙都塞进了小石头,这些石头如果是自然滚落,绝不可能将石壁遮挡的这么严实。

    是谁用石头挡住了石壁?

    挡住石壁的人是不是那两个牧民?

    挡住石壁的人,为什么要挡住石壁?

    这些暂时都没有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有人知道这里有处密室,而且此人不希望别人知道。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他所在的位置没有任何遮挡,如果留心观察,从很远的地方就能发现他在这里。

    不能留在这儿,得赶快下山,等晚上再来。

    他身上有干粮,也不用出去找吃的,从河里取水加热干粮,自河边坐着休息。

    这地方是黄河的源头,有不少驴友前来寻幽探奇,三五成群的多,单蹦儿的也有,虽然零零散散,附近却也没断过人。

    驴友多是见面熟,有人自远处看到他,热情的跟他打招呼,有些还会凑过来跟他交流旅游的心得,驴友穷游的多,这些人大多拿着自拍杆儿,到处乱拍,跑过来跟他打招呼的那些人也不管他乐不乐意,热情的拉着他一起拍照,吴中元哪有心思跟他们叽歪,留下一个白眼,背上背包转身就走。

    一拨儿走了还有另外一拨儿,这些人并不从同一个方向过来,吴中元挪了好几次地方,都有人过来搭讪,其中两次还是女的,热情的发腻,先说人生,后说理想,说什么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心灵和灵魂的释放。又说什么立志走遍*,开阔视野和胸怀。

    说到后期,就有意无意的套近乎了,打着一见钟情的幌子往上贴,只说彼此有缘,自这里相遇注定是一场美丽的邂逅。然后说天气热,穿太多了,脱褂子露肉。

    “说走就走的旅行?很勇敢吗?你走了不用再回去啊?日子不过啦,回去怎么收场?”

    “我要是没钱也没干粮,你还跟我邂逅吗?”

    “我说大姐,你到底是出来旅游的,还是出来卖霪的?没钱你出来嘚瑟个屁呀。”

    “你要真想穷游*,那得释放多少次啊?最后你得多开阔啊?”

    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看的太明白,说的太直接不是什么好事儿,不但把美丽的邂逅搞没了,还挨了两顿恼羞成怒的臭骂。

    虽然挨了骂,但吴中元心情却很好,邂逅没了,也不感觉遗憾,这种邂逅本质俗的一逼,在男人看来又占领了一个,在女人看来又捕获一个,其实占领和捕获是相互的,男人占领女人的同时也被女人捕获了,女人捕获男人的同时也被男人占领了。

    这事儿不存在谁占便宜,那谁曾经说过,格局来自坚守,品位源自挑剔,要吃就得吃口好的,真要跟这俩家伙邂逅了,估计全国各地都得有连襟。

    吴中元走出老远,那家伙还在后面骂,吴中元虽然不生气,却想气她,办法也很简单,拿出几张红票用打火机点着了,摇晃着给她看,意思很明显,老子有钱,就是不给你。

    对方估计被气出内伤了,骂的更难听了。

    其实他原本是想多烧几张的,但突然想到万一小巫师不能送他回去,以后还得用。再者,烧钱是犯法的,被人举报了是要挨抓的。

    上午十点,远处过来一群羊,是绵羊,放羊的是个中年汉子,骑着马,穿的是少数民族的衣服。

    羊群从东北方向过来,溜溜达达的往这边走,途经前两座山峰时羊群没停,到得第三座山峰时候,放羊的汉子赶着羊群上山了。

    人家是绵羊,喜欢待在平地上,不愿意上山,但那放羊的汉子却挥舞着鞭子把羊群赶了上去。

    只这一个举动就够了,这个放羊的汉子有问题,他上山有别的原因,放羊只是个幌子。

    把羊群赶上山,放羊的汉子走到石壁所在的位置坐了下来,拿出烟草袋子卷烟抽。

    点上烟卷儿,放羊的汉子开始有意无意的观察周围的情况。

    吴中元此时位于对方的视野里,唯恐被此人察觉异常,急忙拿出手机开始自拍,其实他也就是做做样子,手机都没开机。

    抽完一支烟,又坐了一会儿,放羊的汉子站了起来,赶着羊群下山了。

    此人在山上待的时间并不长,也没干别的,但临走时的一个举动让他再次暴露了,此人自地上捡了几块石头塞到了遮挡石壁的乱石缝隙里。

    见此人下山,吴中元有意无意的靠了过去,近距离的观察此人,这人应该是个汉藏混血,长相上带着,此前他怀疑此人是不是自行苏醒的小巫师,现在看来此人不是,依据有两个,一是这人长的不像汉人,二是这人不咳嗽,还抽烟。

    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发现,那就是此人两侧太阳穴高高鼓起,这说明此人会功夫,而且是横练高手。

    吴中元有意观察此人,但那人却没有刻意观察他,赶着羊群自附近兜了个圈子,哪里来,又回哪里去了。

    放羊的走了,吴中元开始遭罪了,思考是很累人的事情,他也不愿意遭罪,但是有些事情非常重要,不思考不行,此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看护密室?小巫师现在还在不在密室里?

    首先要确定的是这个人是什么人,这人姓什么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定此人是敌是友,想要确定这个,就必须从他看护密室这一举动着手,此人早就知道密室在哪儿,却没有挖掘,而是进行了看护,如果是敌人,早就把密室炸开,把小巫师弄死了。

    由此可以推断,这个人应该是朋友,至少不是敌人。

    但是此人为什么要看护密室?不管干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动机,他看护密室的动机又是什么,是他自发的行为,还是有人让他这么做的?

    仔细想来后者的可能性大,依据是此人会功夫,而且是练气的高手,大西北也有人会功夫,但与中原地区相比,西北的练气高手极少,这个人是汉藏混血,他的功夫应该是汉人传授给他的,而传授给他功夫的这个人,应该就是让他看护密室的这个人。

    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小巫师还在不在密室里?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不然这个人也没必要前来看护了。

    下午自避风处睡了一觉,醒来时是傍晚时分,吴中元走到河边掬水洗脸,起身之后突然发现下游对岸的树下站着一个人,此人好像刚从河里洗澡出来,正在穿衣服。

    这人头发很长,猛一看还以为是女的,但细看是个男的。

    如果是女的,可能就盯着看了,但这人是个男的,那就没什么看头了。

    即便没看头儿,他还是多看了几眼,因为现在是春天,河水很冷,一般人下河洗澡得冻的抽筋儿。

    正在看,忽然听到西面传来呼呼声,呼呼声越来越近,几十秒后,西面出现了一架直升机。

    这是一架白色的直升机,应该是民用的。

    直升机很快飞近,自他下游两里外降落,一个人自飞机上跳了下来。

    在吴中元瞩目远眺的同时,飞机上下来的人也在环顾四周,几乎在同一时间,吴中元看清了来人的样貌,来人也发现了吴中元所在的位置。

    来的是赵颖。

    吴中元站着没动,是赵颖跑过来跟他会合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吴中元问道,赵颖给他的定位装置他并没有开启。

    “你都成名人了,自己还不知道?”赵颖笑噱。

    “什么意思呀?”吴中元不明所以。

    赵颖拿了手机出来,拨弄几下递给了吴中元,“自己看吧,人渣。”

    吴中元疑惑皱眉,接过手机低头查看,是个论坛的页面儿,帖名叫《柔柔西游记》,是个女驴友记载旅游途中所见所闻与网友互动的帖子,今天更新的内容是“星宿海遇到的人渣”,极尽诬蔑诋毁,颠倒黑白之能事,说他主动搭讪,图谋不轨,威逼利诱,而柔柔虽然身无分文,却洁身自好,不为所动,除了文字,还是配图,两张,一张侧脸,一张正脸,是那泼妇趁他不注意偷拍的。

    帖子的下面还有一群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几百条的回帖,大部分是骂他的,还有给柔柔点赞的,也有几个是跟柔柔要账号,要给她打款的。

    “怎么样,照片上是你吧?”赵颖笑问。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吴中元笑骂。

    赵颖拿回了手机,“快走吧,人脸识别系统不止我们有,他们也有,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找到这里来。”

    吴中元站着没动,对方已经知道他出现在这里,哪怕他离开了,那些人也会对这片区域进行搜查,最主要的是他没多少时间了,就算今天跑掉了,明天还得回来自投罗网。

    见吴中元皱眉不语,赵颖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我不能走。”吴中元摇头。

    “为什么?”赵颖追问。

    吴中元环顾四周,“因为我的……”

    见吴中元话说一半突然打住了,赵颖疑惑的看他,见他皱眉看向南方,就循着他的视线往南望去。

    “树下的那个中年道士你认识?”赵颖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

    “那你看他干什么?”赵颖追问。

    “他可能是冲我来的……”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