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最后的影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你怎么又来了,”吴中元收回视线,继续看电视,“我不睡你,也不让你睡我。”

    “哎哟,装,接着装。”王欣然笑道。

    吴中元假借看电视掩饰自己的紧张心情,“我没装啊,我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对你来说我就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我要把你睡了岂不是害了你。”

    “好高尚,当代的柳下惠呀,”王欣然叼着香烟坐到床边,冲吴中元抛来一个夸张的媚眼儿,“你可想好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吴中元点了点头,“我想好了,我不让你睡,我也不睡你。”

    “哈哈,”王欣然笑道,“为什么呀?”

    “你猜。”吴中元也笑。

    “我不会后悔的,”王欣然笑道,“就这么把你放跑了我才会后悔呢。”

    吴中元笑着摇头,“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我也不全是为你考虑,你说咱俩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以后怎么办呢?我要是不接受别人吧,我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儿,我要是再接受了别人吧,我又会感觉自己薄情寡义。”

    二人现在是真正的推心置腹了,王欣然起身掐灭香烟,又坐回了床边,“你不怕留遗憾?”

    “怕,”吴中元将视线移回到电视屏幕上假装轻松,“但我更怕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你说我走了之后,你要是嫁人吧,一想到我的女人跟了别人,我心里肯定难受的要死。你要是一辈子不嫁人吧,等同我把你害了,我心里会更难受。”

    “分析的挺透彻呀。”王欣然瞅他。

    吴中元听出了王欣然语气中的不满,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女人有时候是很矛盾的,男人太感性了,她们不喜欢。男人太冷静了,她们也会不满。

    “睡吧,”吴中元往旁边挪了挪,“来,上床,我抱着你睡。”

    “你在考验自己的毅力?”王欣然笑问。

    “我在等你来考验我的毅力。”吴中元也笑。

    王欣然笑了,大方的宽衣解带,她大方的脱,吴中元就大方的看,他要记住这个女人,记得越详细越好,记得越深刻越好。

    上床,关灯,关电视,睡觉。

    吴中元是平躺着的,王欣然侧躺偎依,黑暗之中二人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平静的躺着,王欣然没有考验吴中元的毅力,吴中元也没有期待她来考验。

    美人在怀,吴中元丝毫没有生出旖念,这一点令他自己都感觉意外,但确实是没有,不但没有旖旎的想法,反倒逐渐平静了下来,痛苦往往来自于贪婪,人不能像阿Q那样自欺欺人,但也不能得寸进尺不知满足,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遗憾了,林清明还活着,哪怕孑然一身浪迹天涯,至少还活着。赵颖也没有因他而死,而他也勇敢的拥抱了王欣然,该做的都做了,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虽然王欣然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但她的心里肯定也是不平静的,离开的人固然不舍,但送别的人又何尝舍得,失去是相互的,王欣然所承受的其实并不比他少。

    想到此处,他开始暗暗后悔不该将远古时期的真实情况告诉王欣然,这只会令王欣然在思念和牵挂之余再多出几分担忧。

    “你在想什么?”王欣然轻声问道。

    “我在想我为什么能够克制住自己。”吴中元说道。

    “很辛苦吗?”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我心里很难受,一想到马上就要走了,我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王欣然说道。

    “什么?”吴中元问道。

    “你回去之后会找个什么样的女人?”王欣然问道。

    “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吴中元说道。

    “现在想。”王欣然说道,如果一个女人开始对一个男人说没有实际意义的“废话”了,那就说明二人的关系真正的亲近了。

    “我要说我不找你信吗?”吴中元以问作答。

    “信,”王欣然微微点头,“你不会主动追求,你只会被动接受。”

    “别说这个了行吗?”吴中元叹了口气。

    王欣然不说话了。

    一旦在意了,就没人能真正做到潇洒了,此时二人的心情都是矛盾纠结的,十一点多,王欣然情难自禁,缓缓凑近忐忑试探,吴中元歪头一旁,王欣然失落的叹了口气。

    下半夜两点多,王欣然突然发难,狂风暴雨一般的猛攻,吴中元极力抗拒,王欣然动粗,动粗就不是缠绵而是纠缠了,王欣然练过擒拿,吴中元渐落下风,眼见逃脱不得,急忙改仰卧为俯卧,任凭王欣然如何翻动,就是不翻身。最终王欣然被气笑了,冲着他的屁股一通乱拍,翻身躺倒,扯走被子,让他在外面冻着。

    就在吴中元犹豫要不要起来穿衣服的时候,王欣然把被子给他盖上了,“不闹了,你睡会儿吧。”

    吴中元当真了,但不敢翻身,继续趴着。

    凌晨五点,王欣然无声抽泣,吴中元有感,翻过身,揽臂抱住了她。

    “天马上就要亮了,这是咱们最后的机会了。”王欣然很是悲伤。

    “我们已经烙在对方心里了。”吴中元说道。

    “你真的不要我?”王欣然梨花带雨,再强硬的女人也是女人,是女人总会有温柔的一面,只不过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看到强硬女人柔情似水的一面。

    “我不是不想要,我是不能要。”吴中元说道。

    “你不感觉遗憾?”王欣然问道。

    “遗憾,很遗憾,”吴中元苦笑,“但我不能为了弥补遗憾而留下更大的遗憾。”

    “别跟我说这些,”王欣然有些恼了,“主动送上门儿你都不要,你是不是有病啊?”

    “我要是睡了你,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吴中元也抬高了声调儿。

    吴中元说完,王欣然愣住了,片刻过后,抱着吴中元失声痛哭,离别是痛苦的,比离别更痛苦的是诀别,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见王欣然伤心欲绝,吴中元有心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才有效果。

    王欣然并没有哭太长时间,几分钟之后突然翻身坐起,开灯之后抓起了床头的手机。

    “你要干嘛?”吴中元眯眼问道。

    王欣然依偎在吴中元的怀里,右臂前伸,拿着手机连续拍照。

    “你要拍也让我先穿好衣服呀。”吴中元急忙扯过被子。

    “笑一笑。”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挤出些许笑意。

    “你这是皮笑肉不笑,来,笑的开心点儿。”王欣然不满意。

    “我现在怎么开心的起来。”吴中元苦笑。

    哪怕是苦笑,王欣然也拍了下来。

    “来,手伸出来。”王欣然摆了个胜利的手势。

    “你不感觉这手势很傻吗?”吴中元虽然不乐意,却仍然伸出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

    拍完照,王欣然穿上了衣服,又拿起手机对准了吴中元,“起床吧。”

    “你不会想拍我起床吧?”吴中元咧嘴。

    “对呀,”王欣然说道,“从现在开始,一直拍到咱们出发。”

    “我上厕所你也拍吗?”吴中元笑问。

    王欣然不接话,只是催他起床。

    于是吴中元就起床了,这次王欣然开启的是录像功能,拍他起床,拍他洗漱,拍他喝水,拍他收拾东西,拍他的一举一动。

    收拾好背包,拍摄改为问答模式,王欣然的问题令吴中元啼笑皆非,跟审犯人一样,“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你最喜欢吃什么?”“令你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吴中元知道她拍摄的目的是留作纪念,虽然心里苦涩,却也尽量配合,几乎是有问必答。

    “你喜不喜欢我?”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瞅了王欣然一眼。

    “说啊,你喜不喜欢我?”王欣然催促。

    “喜欢。”吴中元笑道。

    “你爱不爱我?”王欣然又问。

    吴中元点了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王欣然问道。

    “我爱你。”吴中元正色说道,如果只是因为不能与王欣然长相厮守就否定这份真挚的感情,那即便留下生平的第一句“我爱你”给后来的女人,也是虚伪而矫情的。

    “再说一遍。”王欣然笑道。

    “我爱你。”吴中元又说了一遍。

    王欣然很满意,“好了,现在去食堂吃饭。”

    吴中元很配合,王欣然让他去吃饭他就去吃饭,吴中元吃,她就在旁边拍,近距离的拍摄,估计脸上的汗毛都拍的一清二楚。

    “别闷头吃,说几句话。”王欣然说道。

    “说什么呀?好了,别拍了,别扭。”吴中元伸手去挡摄像头。

    王欣然暂停拍摄,吃了几口饭,然后拉着吴中元回了房间,非要帮他剪指甲。

    吴中元没有拒绝,看着低头认真的给他修剪指甲的王欣然,心情已经不是伤心难过所能形容的了,用肝肠寸断形容也不过分,虽然二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上天却给了二人向彼此证明自己真诚和深情的机会,他马上就要走了,王欣然留不住人,只能拼命留住那些可以留住的东西。

    将剪下的指甲包好,王欣然又拿起手机继续拍摄。

    “还拍呀?”吴中元无奈叹气。

    “尽量多拍一点,这些照片和视频以后我会无数次的翻看,临终前也会拿出来再看一遍,那时候我肯定已经很丑很难看了,而你还是我记忆中的翩翩少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