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身处险境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照看火堆的同时,吴中元顺便儿把衣服烤干了,由于之前在外面冻的时间太长,缓过来之后手脚都开始发痒。

    痒是可以忍受的,困也能忍耐,但饥饿是无法克制的,由于要照看火堆,也不能睡,干脆出去狩猎。

    雅利安人有一种寻找和驯服野兽的特殊技能,原理是通过调整自己的呼吸,摒除心中杂念,让自己进入一种类似于老僧入定的无我状态。

    “我”是什么,我是五感的自我认知,进入无我状态,五感就会处于蛰伏停滞状态,此时被后天五感压抑住的先天第六感就会苏醒,第六感跟直觉有些相似,但也不完全一样,第六感苏醒之后能听到原本听不到的细小声音,能看到原本看不到的细微景象,能闻到原本闻不到的微弱气味,还可以感觉到周围一定距离内存在的活物儿。

    这种感觉有点像道家所说的天人合一的那种感觉,感知的距离也不是固定的,而是因人而异,确切的说是因灵气修为的高低而异,因为灵气修为越高,人体机能就越强,感官也就更加敏锐。

    寻找野兽比较容易,驯服野兽相对困难,寻找野兽靠的是低层次的感知,而驯服野兽靠的是高层次的感应,一台收音机可以接收很多不同的频道,这就是寻找野兽。而想要驯服野兽,就必须把自己的频道调整到与想要驯服的野兽相同的频道上,以此来感应并影响它们的情绪。

    不过这种方法对人无效,原因也很简单,人的思维是最复杂最善变的,这一刻喜欢你,下一刻可能就恨你了,根本就无迹可寻。而动物的情绪简单且稳定,不会轻易发生变化。

    想要进入无我状态也不用闭上眼睛,闭上眼反而会孳生杂念,这种感觉就像汽车空档滑行,也不用熄火儿,把档摘下来就行了。

    虽然是初次尝试,吴中元却并不感觉生涩,因为这种方法三胡已经完整的转移给了他,包括施展的技巧和所需要注意的问题。

    他现在连淡红灵气都够不上,凭借自身并不强大的第六感,所能感知的范围只有十几米,只能一边缓慢行走,一边搜寻感应。

    不管什么做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感应搜寻也是一样,使用第六感会大量消耗人的精力,很容易疲惫,好在没走出多远,他就感应到了非常明显的活物儿。

    活物儿在右边的草丛里,离他约有十米左右,察觉到活物儿的存在,他没有立刻放箭,而是凝神感知那活物儿具体是什么,感觉这东西是最难以掌控的,越是刻意,越是不准,他感觉草丛里藏的应该是只兔子,但射中之后拎出来的却是一只山鼠。

    人得善于反省和总结,这次之所以产生了误判,主要是因为自己在感知的同时掺杂了主观臆断,说白了就是在他看来兔子藏在这里的可能性大,任何掺杂了主观臆断的判断都是不客观的。

    这只山鼠个头不小,足有三斤多,但个头儿再大它也是只老鼠,对于老鼠,他是本能的排斥的,可是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做搜寻,而且篝火也不能长时间无人看护,最终只能把那山鼠给拎了回来。

    回来之后,往篝火里添上木柴,又试了试那年轻女子的鼻息,虽然微弱却还算平稳。又摸了摸她的手,还行,不是很凉,要是凉可就不乐观了。

    然后开始收拾山鼠,开膛破肚,断头去尾,用洞外的积雪擦洗干净,插上了棍子,但是这东西实在是面目可憎,眼下还没有饿到那个程度,犹豫过后没有立刻炙烤,又送到洞外的积雪里冻起来了。

    大量失血之后是需要少量补水的,但病人不能喝冰水,得喝热水,火倒是现成的,雪也是现成的,但没有烧水的容器,思虑过后出去砍了根碗口粗细的树干,用白日抢来的匕首将其中间挖空,装上积雪自火上炙烤,这种作法也能将水烧热,但烧开是不可能的,而且烧好的热水还有木头的气味。

    晕死过去的人是不能吞咽的,喂水得一点一点的喂,喂急了会呛到她,折腾半天,终于喂下了半碗。

    这时候应该是凌晨三四点钟,吴中元困乏交加,身心俱疲,实在是撑不住了,但又怕睡过头篝火熄灭洞内的温度会降下来,于是就将木柴自篝火处堆积到了自己躺卧的地方,长度约有一米左右,篝火烧过来之后,他就会被烤醒。

    没过多久,他就被烫醒了,此时外面蒙蒙亮,天上又开始飘雪花了,收拾好火堆,他又去试那年轻女子鼻息,没有好转的迹象,呼吸好像更微弱了。

    烧好热水之后,再度扶起那年轻女子想给她喂水,伸手之后却发现年轻女子的后背很凉,他虽然一直在为山洞升温,却忽视了年轻女子始终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山洞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她铺垫,无奈之下只能把衣服脱下来给她铺上了,但他只有这一身衣服,给她铺上,自己就会冻的的受不了,没办法,只能出去寻找树枝干草,干草也不容易找,大部分都被雪水打湿了,一上午没干别的,就忙着烘草铺床了。

    不但铺了个厚厚的草床,还堆积树枝做了堵挡风的矮墙,山洞的洞口太大了,不能让冷风直接吹到她。

    有事情做,就不会胡思乱想,吴中元虽然忙碌,却不再似昨天那般空虚了,哪怕再沮丧也总得接受现实,不能沉浸在对现代的留恋和回忆里,现代再怎么美好,也回不去了。

    他吃的最后一顿饭是昨天的早饭,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想把山鼠烤了,想了想又不舍得,万一再找不到其他食物怎么办,得出去再转转。

    这次他的运气比较好,不用刻意寻找,没走出多远就遇到一只海东青,这家伙逮到一只山兔,正在树上大快朵颐。

    见到吴中元靠近,海东青想要振翅飞走,但它舍命不舍财,还非要抓着没吃完的兔子跑,吴中元搭箭开弓,一箭撂倒。

    海东青没有死透,还在扑腾,吴中元就先拎起了那半只兔子,老鹰进食有个习惯,喜欢先吃内脏,肉都没怎么吃。

    看罢兔子,吴中元的视线移到了海东青身上,一瞥之下发现海东青左腿上绑着个小竹筒儿。

    看到这个小竹筒儿,他反应了过来,这只海东青是人为驯养用来传递消息的。

    待海东青死透了,他把竹筒解了下来,拔掉木塞,取出了里面的布卷儿,布卷上没有文字,只有三个红色的十字。

    吴夲知道的事情他大部分都知道,这三个符号是熊族的暗语,他们在召集驻外的紫气高手前去都城,十字的数量代表了紧急程度,三个十字是最多的,说明情况最为紧急。

    看罢布条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熊族的老窝儿是不是被人端了,但转念一想,这种可能性不大,虽然熊族现在已经没落了,但俗话说烂船还有三斤钉,不管是牛族还是鸟族,都不可能在己方不受损伤的情况下灭掉熊族。

    此外,熊族位于两族中间,西面是牛族,东面是鸟族,唇亡齿寒,此消彼长的道理谁都懂,谁先把熊族灭了,谁就会遭受损失,而另外一方就会趁机发兵坐收渔翁之利。

    熊族现在就是个左右受气的角色,谁都欺负它,但除非鸟族和牛族其中一族具备了一打二的实力,否则谁也不会先灭熊族,让别人白捡便宜。

    知道有这么回事儿,他也没有过分在意,拎着海东青和兔子就回去了,他现在没能力改变什么,知道了也白知道,就跟老百姓天天看新闻关心国家大事儿一样,其实知道了也是白知道,什么都改变不了,国家大事自有身居高位的人处理。

    出来一趟,顺便儿再拖点儿柴禾回去,近处的干柴都被他捡光了,好在火烧旺了之后,湿木头也能着。

    兔子是剥皮,海东青是拔毛儿,不过他都没舍得吃,而是把那山鼠拿出来烤上了,

    用火烤食物,烤不出滋滋冒油的效果,不管是兔子还是山鼠,脂肪都不多,架在火上烤很容易外面黑糊糊里面血淋淋,正确的作法是离火堆稍微远一点,慢慢烘烤,想烘熟得一个多钟头。

    连盐都没有,怎么可能好吃,不过也不是很难吃,老鼠和兔子都属于啮齿类动物,味道差别不大。

    吃完山鼠,又出去寻找木柴,想让篝火一直燃烧需要消耗大量木柴。

    由于需要保持山洞里的温度,吴中元就没办法往太远的地方去,下午三四点钟,雪停了,他趁机跑到山顶往东眺望,山野之中雪白一片,并无村落的影子。

    半夜时分,年轻女子发出了一声低微*,吴中元起身过去查看,发现她气息倒是粗重了不少,但有些发烧。

    眼下也做不得别的,只能喂了她点温水。

    他生平还是头一次这么尽心的照顾一个人,之所以要救她也不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就算对方是个男人他也会救,至于理由和动机他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自己生性善良,也可能只是因为自己闲着没事儿。

    睡眠不足令吴中元一直昏昏沉沉,年轻女子什么时候醒了他也不知道,直到听到后面传来声响,他才反应过来,起身绕到墙后,只见年轻女子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

    见年轻女子眉头大皱,吴中元便不敢太过靠近,“你伤口还没愈合,别乱动。”

    年轻女子没有立刻接话,只是皱眉看着他,良久过后,冷冷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你是昨天夜里晕过去的。”吴中元说道。

    年轻女子貌似有些焦虑,但她并未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你渴不渴?”吴中元问道。

    年轻女子歪头看他。

    吴中元将那个储水的木杯拿过来递给了她。

    年轻女子挑眉看了他一眼,拿过木杯闻了闻,闻过之后才喝了一口。

    对方如此警惕令吴中元有些尴尬,“我要想害你,早就害了,不会等到现在的。”

    年轻女子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如果真的是你救了我,我会奖励你的。”

    “呵呵,我不要你的奖励,”吴中元干笑了两声,“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平心而论,对方的反应令他有些寒心,不过好人做到底,她现在无法走动,总得给她提供食物。

    刚刚走出山洞想要拿埋在雪里的食物,突然发现一只巨大的老鹰自东面疾飞而至,此时正在敛翅下落。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跑回山洞,“糟了,你的敌人来了。”

    听得吴中元的呼喊,年轻女子挣扎着站了起来,但她太过虚弱,刚刚站起又瘫倒在地。

    吴中元抓起弓箭跑了过去,“他马上就要下来了,我背你走。”

    年轻女子皱眉歪头,用怀疑的眼神看他。

    “快点儿,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吴中元急切催促。

    吴中元话音刚落,洞外就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得意的笑声,“哈哈哈哈,已经来不及啦。”

    吴中元闻声回头,只见一个披着紫色披风的中年男子已经走进了山洞,此人中等身材,四五十岁,国字脸,颌下留有一撮小胡子。

    小胡子一副瓮中捉鳖的胜利姿态,进来之后也并不急于动手,而是凑近火堆伸手烤火,“这天儿可真够冷的。”

    年轻女子冷然一笑,并未接话。

    小胡子又说道,“我们高估了你,还一直在往东追,没想到你躲在了这里,我们追过头了。”

    年轻女子仍未接话。

    小胡子笑问,“说吧,神龙的使者都跟你说了什么?”

    年轻女子此时正在环视左右寻找自己的短剑,在看到自己的短剑被吴中元当做柴刀放在了篝火旁边之后,冲他投去了一个怪罪的眼神。

    “不着急,你慢慢考虑。”小胡子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

    眼见小胡子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吴中元猜到他在等自己的同伴,如果另外一个人来到,逃走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关键时刻一定要当机立断,想到此处,吴中元突然惊愕的看向洞外。

    小胡子受其误导,本能的转头回望,吴中元趁机自箭囊里抽出四支箭矢夹于指尖,旋指开弓,四支箭矢首尾相连,激射而出。

    待小胡子反应过来,箭矢已经近身,此人反应很是迅捷,左右开弓,格飞了前面的两支箭矢,但另外两支箭矢也紧随而至,他无暇格挡,只得仰身疾退。

    “三星追月!?”年轻女子惊呼。

    吴中元顾不得接话,扔掉弓箭接连封穴,施出风行术抱起年轻女子疾冲而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