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军压境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吴中元只知道吴勤有两个女儿,却并没有见过她们,不过看周围那些年轻勇士敌意的眼神,吴勤的两个女儿应该并不难看,如果难看的话,这些年轻勇士看他的眼神就应该是同情而不是仇视了。

    吴勤是紫气高手,同时又是大丘的主事之人,其地位等同于后世的诸侯,能娶她的女儿,无异于攀上了高枝儿。

    不过出于多种原因,这个高枝儿他并不想攀,自己的危险处境是主要原因,假如自己的身份暴露,就会连累吴勤及其家人。不愿触及儿女私情也是原因之一,他心里有一个女人,一个他不敢想起的女人却不会忘记的女人。

    吴中元的茫然出神招来了更多仇视的眼神,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当他是在幻想美人在怀的旖旎和攀龙附凤的大好前程。

    晚上八点,人到齐了,吴勤再度发言,其发言分两部分内容,一是对马上就要过去的一年进行总结,二是宣布了几条改善民生的举措。

    吴勤还是比较中肯的,没有粉饰太平,直面熊族目前的处境和困难,此前现任大吴发起战争,战争可不是单靠几个勇士就能发起的,还需要大量普通士兵,大丘被抽调了大量的士兵和米粮,导致了大丘的族人生活更加窘迫,吴勤虽然没有质疑大吴,却表示会向大吴提出建议,短时间内不宜再起兵戈,以休养民生为要。

    当温饱问题没有解决,所有的政策和法令都应该围绕着怎么让族人吃饱这一个问题,对此吴勤提出三个解决办法,一是会派人去南方的狐族置换他们的高产粮种,二是会加派人手自大丘境内寻找新的盐井,最后一条是砍伐树木,搭建更多更好房屋的同时也开辟更多可以用来耕种的田地。

    与长篇大论相比,简明扼要的发言更容易被人记住,很快吴勤就结束了发言,右手一挥,“点火。”

    待得堆在广场上的柴堆被点燃,吴勤高声说道,“尽兴饱食,开怀畅饮,却莫要喝醉,稍候我还有喜事宣布。”

    众人欢腾,掀锅上菜。

    每人一个大木盘子,其样式有些像上菜的托盘,但上面没有盘子,各种食物都是直接堆放在木盘上的,每人好几斤。

    什么调料都没有,但肉很咸,这时候咸可不是毛病,盐现在比金属还贵,普通族人平时的饮食都是寡淡无味的。

    等级在这时候也有体现,勇士们分到的大多是鹿羊等草食动物的肉,而普通族人则是其他动物的肉,这时候女人的地位很低,分得的是内脏下水。

    说是畅饮,其实也只有勇士才能畅饮,一人一小罐米酒,而普通族人一人一杯,也仅限于可以作战和耕种的成年男子。

    常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能是出于嫉妒,周围的年轻勇士都在推杯换盏,却没人与吴中元说话,吴中元也不感觉失落,因为他此时正在发愁接下来该怎么办。

    吴勤刚才已经说了要有喜事宣布,没跑了,肯定是要赐婚,这时候可不像现代,可以推辞谢绝,给脸不要脸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如果不是顾及自己身份暴露之后可能连累吴勤及其家人,硬着头皮娶了也无所谓,虽然没见过吴勤的女儿,单看吴勤的为人处世,他的女儿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没感情就没感情吧,反正回不去了,娶谁都一样。

    但是自己可是个危险人物,不止对熊族大吴的地位产生了威胁,对其他部落的首领也产生了威胁,为了杜绝后患,他们不惜将当月出生的所有婴儿灭杀,假如他的身份暴露,直接就是众矢之的,到时候吴勤是保他还是不保他?

    不行,绝不能害人。

    但是不答应,又该怎么跟吴勤解释呢,有什么理由是合理而又能令吴勤接受的呢?

    如果说自己来的时间太短,谈婚论嫁还太早,吴勤肯定一口就驳回了,只有愚钝的人才需要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真正的聪明人通过几天的观察就能确定一个人的品性。

    思前想后,除了实话实话,还真没有什么理由能取得吴勤的谅解。

    想让吴勤改变主意是很困难的,因为吴勤赐婚之举有多重用意,最主要的原因肯定是欣赏他,他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做的事情却不少,冒着生命危险狂奔数百里救了萍水相逢的吴晨,在牛龙锏出现之后表现出了谦让,在与雪怪和牛族遭遇时表现出了勇敢,在受到吴少勇的挑衅时直接给予了迎头痛击,这些事情吴振和吴大烈不可能不说给吴勤听。

    除了欣赏,吴勤这么做应该还是展现领导胸襟和气度的成分,在众人看来他是外乡人,身为领导不但没有防范排挤,还把女儿嫁给了他,这份胸襟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别人在饱餐畅饮,载歌载舞,他却是味同爵蜡,如坐针毡,怎么办呢?

    吴勤的心情很好,与吴振吴大烈等人对饮笑谈,吴中元不时以眼角余光偷看他们,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吴勤喝醉了,如果真的喝醉了,今晚就能逃过一劫了。

    吴大烈也很欣赏吴中元,见吴中元往这边儿看,便冲西北方向瞥了一眼。

    吴中元看向西北方向,只见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带着两个年少的女孩检视那排大锅里的食物。

    这三人无疑就是吴勤的妻女,吴中元歪头看向吴大烈,吴大烈左手食指微抬,示意是大女儿。

    吴中元又将视线移了过去,瓜子脸,丹凤眼,个子很高,很漂亮,也有很有贵气。

    在吴中元偷看对方的时候,那女孩儿也恰好转头向他看了过来,她应该知道吴勤有什么打算,此前也应该自暗处看过他,与他的视线接触之后并没有羞涩转头,而是冲他嫣然一笑。

    吴中元也回以一笑,却是苦笑。

    那女孩儿敏感的发现他笑的有些违心,却不知道他何以如此,眼神之中便不无疑惑。

    没办法了,跑吧。

    不辞而别是很不礼貌的,但他如果跟吴勤道别,吴勤是不会让他走的。

    又熬了一阵儿,眼瞅着吴勤肯定喝不醉了,便借故离座,离开广场,往西走去。

    回屋之后,带上了自己的弓箭和佩刀,又拿出笔墨想留封书信给吴勤,想了想,还是算了,走都走了,还留什么书信。

    出门之后又犹豫了,就这么走了,他不放心阿洛祖孙俩,这一老一少以后会是何种境遇。

    踌躇良久,还是决定离开,自己就是个,任何与他走的近的人都可能受到牵连。

    担心被人发现,就没有往东走,而是往西去了。

    人都聚集在了广场上,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吴中元一直走到城墙处,此时城门是关着的,他便上了城墙。

    门楼里有两个士兵正在端着木盘吃肉,见他上来,急忙站了起来,“洞神大人怎么来了?”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呢?”吴中元问道。

    “都往城中过节去了。”其中一个士兵说道。

    “没人警戒,有敌人来犯怎么办?”吴中元环视左右,偌大的城墙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四面城门的门楼里有亮光。

    “大人多虑了,敌人也要过节的。”士兵笑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自城墙上往北走去。

    他在前面走,两个士兵在后面小声议论他,大致意思是说他来自寒北马族,不了解中土的习俗。

    今晚无月,外面一片漆黑,即便有夜视能力,也只能看到外面田地里一片空旷,再远便看不清了。

    吴中元走的很快,到得西北角落纵身跃下了城墙,继续向北,往林中走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总之是非常不好,其实不告而别也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他并不后悔自己选择了离开,做为男人,有什么事儿自己担着,不能牵连别人。

    暗夜寂静,怏怏前行。

    突然,远处林中有飞鸟惊起,定睛细看,是两只乌鸦。

    鸟类大多没有夜视能力,如果不是受到惊扰,它们是不会在晚上离巢飞起的。

    心中起疑,便定睛远眺,由于距离太远,看不到林中的情况。

    那两只乌鸦虽然飞起,却没有往远处飞,自树梢盘旋片刻便要敛翅下落,就在此时,本已开始降落的乌鸦突然再度飞起。

    见此情形,吴中元心生警惕,不对劲儿,如果是有什么动物爬到树上想要捕捉它们,它们飞起之后会往远处飞走,不会尝试归巢,两度飞起说明有什么东西自树下两度经过。

    想到此处,便低身急行,前往探察,到得树林边缘定睛再看,树林里有些地方的积雪还没有融化,黑暗之中有些发白,隐约可见有多道黑影自发白之处疾行而过。

    黑影远不止几道,每隔几秒钟便会有一道黑影疾闪而过,还是太远,看不具体,只知道自林中快速移动的黑影应该是人影。

    小心伏低,缓行数丈,终于看清了,是披挂着红蓝披风的牛族勇士。

    此前至少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此时仍在不停穿过,来犯之敌绝不在少数。

    不能耽搁,必须立刻回城告警。

    小心退到安全区域,立刻施出身法疾掠回城。

    他看不到别人,不表示别人也看不到他,就在他飞奔回城的同时,几只巨大的飞禽自西山山顶振翅飞起。

    这几只飞禽无疑是牛族紫气高手幻化,定睛细看,竟有五只之多。

    五位紫气高手加上为数众多的红蓝勇士,想要攻打大丘根本不需要隐藏行踪,为什么那些红蓝勇士还要自林中绕行?

    答案显而易见,对方要把大丘彻底围住。

    既然已经被敌人发现,他也没什么顾忌的了,奔跑的同时提气高喊,“牛族来袭……”

    .

    .赞赏票不要浪费,包月用户每天一张,打赏十元也能换一张,网站这次活动的物质奖励并不诱人,却是对所有作者综合实力的考评,硬着头皮也得参加。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