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好人有好报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吴中元的身上,确切的说是他手里拿着的那柄红色长剑上,这把剑没有剑鞘,锋芒外露,灵光内藏。

    通灵神兵是分雌雄的,这把鸾凤剑只适用于女子,所谓适用是指它供给的是阴属灵气,男人虽然也能持拿使用,却得不到灵气的补充。

    河对岸分散着二十几个人,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像一群盯着猎物的恶狼,一个个垂涎三尺,跃跃欲试。

    自接住鸾凤剑的那一刻起,吴中元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最先想到的是跑掉,但问题是往哪儿跑?这附近他又不熟,要是调头往回跑,人家循着脚印跟踪寻找怎么办?

    再者,风行术虽然快,却不持久,以他目前的灵气修为再加上透支体力,顶多也就跑出三百多里,到时候体力耗尽,往地上一躺,人家循着脚印找过去,直接就捡死兔子了。

    但不跑也不行,这群人眼神之中透着贪婪的狂热和癫狂的亢奋,随时可能一哄而上。

    情急之下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镇上有赌坊,可以跑去赌坊,用这把剑跟他们兑换高阶丹药,如此一来既甩掉了这个烫手的山芋,又得了些好处。

    转念一想,不成,不能这么干,他曾经见识过通灵神兵的威力,得牛龙锏之助,吴勤以一敌四,重挫对手,谁得到了通灵神兵,就等同得到了源源不断的灵气,只要自己与对手的实力相差不是非常悬殊,就可以稳立不败之地。此等神兵,换了丹药岂不可惜。

    就在吴中元急切思虑之际,河对岸有人喊道,“那少年,把鸾凤剑给我,我收你为徒,传你绝技。”

    “古老三,你那点儿三脚猫功夫打得过谁?”说话的是一中年美妇,言罢,又冲吴中元说道,“小哥儿,这剑你要了无用,送给姐姐我吧,我带你回百花谷逍遥快活。”

    “百花娘子,好不知羞,还姐姐呢,你这岁数都能做人家的娘了。”有人嘲讽,言罢,冲吴中元喊道,“你莫要听她胡说,她那百花谷就是一个霪贱的所在,你若去了,定会枯精伐髓,折了寿数,你把剑给我,我送你良田千顷,仆婢百人。”

    此人说话之际,有人走上石桥,缓慢的向北岸移动。

    下游林中有人阴声说道,“桥上之人,你再前行一步,我就让你毙命当场。”

    “哪个鳖孙这么大的口气?”桥上之人转头回骂。

    “虎族王栗。”说话之人反背双手自林中走出,此人年纪约在五十岁上下,身形高大,方额圆脸,须髥很是浓密,平添了不少威严,

    此人貌似大有名气,报上姓名之后,那人不敢作声,也不敢冒然上前。

    “小英雄,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敢伤你分毫。”王栗缓步走来,所到之处,众人尽皆退后让路。

    眼见王栗上桥,吴中元再不敢耽搁了,这些人这么惧怕王栗,肯定是因为王栗修为精深,不能让王栗太过靠近,不然一旦发难,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此处,脱下衣服包了那鸾凤剑,再封穴道,转身就跑。

    可能是没想到他会突然逃跑,也可能是没想到他能跑的这么快,对岸的众人皆是一愣,待得反应过来,立刻纵身急追。

    “谁敢与我抢?”王栗高声怒吼。

    众人既不答话,也不止步,只在前冲之时尽可能的离他远一些。

    吴中元没有一直沿着路跑,跑出十几丈后就进了路东的树林,自林中继续向北移动。

    那虎族的王栗是居山修为,但此人身法一般,移动速度并不很快。

    便是这样,吴中元也没有丝毫懈怠,风行术直接催到极致,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甩掉身后众人。

    片刻过后,到得山羊谷东面树林,奔跑的同时歪头左望,确定了参照物之后,转头回望,见众人已经不见踪影,将手中长剑直插入土,又踏上一脚,令其彻底没入,再用脚拨些草末枯叶遮掩伪装。

    一停,二望,三插,四踏,五遮盖,五秒之后,再度往前奔跑。

    再度奔跑,速度便不那么快了,奔跑之时频繁回头,以此确定和观察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来。

    直到王栗等人出现在远处,这才开始加速。

    这时追过来的人已经远不止二十多个了,越来越多的人听到风声,加入了追赶的行列。

    衣服还抱在怀里,里面的东西已经不是鸾凤剑了,而是一根沿途捡到的木棍。

    他的目的地很明确,淮水,也就是那条黑蛟所在的河流。

    也不只在林下奔跑,过了镇子就回到路上,自路上奔跑,他不久之前刚自这条路上走过,知道路旁有什么。

    他要找的东西是钱紫藤,这是一种藤蔓类之物,柔软坚韧,可做绳索使用。

    他知道哪里有这种藤条,拿捏时间跑到那里,用匕首割了几根藤条。

    割了藤条转身又跑,奔跑的同时佯装缠裹藏在衣服里的鸾凤剑,以此给后面追来的那些人制造假象,让他们误以为他是用鸾凤剑割断的这些藤条。

    他拿捏时间的目的是为了让后面的追兵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自钱紫藤所在的地方离开,并开始重新缠裹衣服,对方肯定会想他为什么要割钱紫藤。

    至于他为什么要割钱紫藤,追兵现在是想不明白的,不过到得淮水河边,他们应该就明白了。

    割完钱紫藤,他就开始全速奔跑,不再吊着对方了,这里只有一条路,追兵肯定会沿路追赶。

    半个小时之后,吴中元到得淮水河边,由于他出来的时候没带弓箭,只能捡了石块,扔砸趴伏在下游的黑蛟。

    距离有点远,他抛掷不到,但那黑蛟受到挑衅,自水中向他游了过来。

    吴中元穿上衣服,将木棍用藤条捆扎了,再将藤条的另外一端打了空扣,然后将其扔到了石桥上游水流较缓的地方。

    黑蛟游过来攻击,吴中元就往上游跑,引得黑蛟穿过桥洞,来到上游。

    待得听到了南面传来了破风声和脚步声,吴中元开始加速,往西南方向逃离。

    众人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丢了目标的黑蛟往回游动。

    吴中元跑的很快,完全可以穿过石桥继续往北跑,他为什么会自南岸往上游跑?

    他大老远的跑到河边,却不过河,他来河边干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引黑蛟阻拦众人,他完全可以往北跑,黑蛟攻击过桥的人岂不是更加便利?

    不对,其中必有隐情。

    有眼尖之间看到水中有根木棍,而木棍上缠绕了藤蔓。呵呵,好小子,原来之前割了藤蔓是为了捆扎鸾凤剑并将其投入水中。

    追兵之中有紫气高手,灵气外放,隔空抓过了浮在水面上的木棍,却发现藤蔓的另外一端是空扣。

    糟了,这小子没捆住,鸾凤剑掉水里去了。

    马克思同志曾经说过,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就能引起积极的冒险,通灵神兵对众人的诱惑可不止百分之五十,其直接后果就是扑通,扑通,扑通……

    其间接的后果就是将尚未回到栖息之处的黑蛟给引了回来,最终结果是怎样的不清楚,因为吴中元已经跑远了。

    跑出十几里,他松开了穴道,他的灵气早就耗尽,体力也严重透支,再不松开穴道很快就会瘫倒在地。

    想起腰带里还有两枚补气丹药,便将其中那枚红色的拿了出来,这是一枚提升类补气丹药,却也可以作为补充类补气丹药使用。

    吞食过后,自林中缓慢行走,这时南面仍然有人往北追赶,他得留意其中有无吴大烈。

    吴大烈真的来了,他是大洞修为,一掠十余丈,吴中元自林间冲出,往北追赶呼喊,“老哥。”

    听得吴中元的呼喊,吴大烈止步回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路上还有其他人飞奔向北,吴中元也不顾忌他们,因为这时才跟过来的人肯定都是在远地方跑来的,见过他样子的那二十几人早就跑过去了。

    “来看热闹。”吴中元笑道。

    “你来得早,可知道鸾凤剑被什么人得了?”吴大烈问道。

    “让我得了。”吴中元压低了声音。

    吴大烈愕然皱眉,“你说什么?”

    “走吧,回去再说。”吴中元冲吴大烈摆了摆手。

    起初二人只是步行,待南面没人追来,方才施出身法往南移动,此番吴中元没有催发风行术,他的灵气略有恢复,可以使用轻功。

    担心周围有人,回程途中吴大烈一直没有发问,直待回到客栈进了房间,方才压低声音问道,“当真?”

    吴中元点了点头。

    “哪里去了?”吴大烈又问。

    “藏树林里了。”吴中元说道。

    “能找到不能?”吴大烈问道。

    “应该不能,我藏的挺隐蔽的。”吴中元随口说道。

    “我没说他们,我说你还能找到不能?可不要忙中出错,回头寻不到了。”吴大烈有些担心。

    “能,”吴中元压低了声音,“就在镇子东面的林子里。”

    尽管吴中元已经尽量压低声音,吴大烈还是不放心,竖指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你是如何寻到的?”吴大烈又问。

    吴中元三言两语,简略告知,吴大烈感叹行善有报,好人得福。

    吴中元困乏非常,脱了衣服,进浴池泡澡。吴大烈心里不踏实,出去探听风声去了,

    这时候的卫生条件很差,泡热水澡是很奢侈的事情,温水解乏,但也犯困,泡过一阵儿,竟然睡着了。

    在水里睡觉会感觉憋闷,醒来之后去床上再睡,这一觉睡的好,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

    吴大烈不在房中,店家送的酒原封未动,这说明吴大烈昨晚离开之后没有再回来过,不然他肯定会喝上两口。

    吴中元不放心,但也不敢外出打探,昨晚见过他的人有二十多个,万一被人认出来就糟糕了。

    等到中午,还不见吴大烈回来,吴中元感觉不对劲儿了,肯定出事儿了。

    本来还想再等等看的,但客栈不让了,他只付了一天的房费,时间到了,伙计来撵人了。

    这时候哪能走,得续住等人,但自房中找了一圈儿,却没找到那个中等大小的竹筒,他记得很清楚,昨晚分明把那筒盐巴给背回来了,怎么不见了。

    转念一想,糟了,昨晚吴大烈走的时候他正在里屋脱衣服,这家伙很可能拿着那筒盐巴出去了。

    俗话说百密一疏,人的思维再怎么缜密,也总有疏漏的地方,他忘了昨晚自己一直带着那筒盐巴,如果见过他的那些人看到吴大烈拿着那筒盐巴,就能猜到吴大烈认识他。

    想及此处,便冲伙计问道,“昨晚外面为何如此喧闹?”

    实际上他昨晚睡的跟死猪一样,一点动静也没听到,之所以这么问,是想到如果真有人与吴大烈动手,肯定会闹出动静。

    伙计虽然是来撵人的,但态度却很好,“您指的是上半夜还是下半夜?”

    吴中元含混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上半夜的争吵是醉梦楼在打那老鳖,下半夜则是酒肆有人打斗。”伙计说道。

    吴中元关心的是下半夜的事儿,却不能直接问,“那老鳖为何挨打?”

    “老鳖害了一个妓伶的性命,却拿不出赔偿,被人打了。”伙计说道。

    “下半夜又是怎么回事?”吴中元问道。

    “貌似是一个贼人偷了别人的盐巴,被人找到了。”伙计说道。

    “最后怎么样了?”吴中元追问。

    “那贼人好生了得,十几个人竟然拿他不下,他打杀了四五个之后走脱了。”伙计回答。

    吴中元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由于没东西抵做房费,只能走了,临走之时向伙计打听熊族怎么去,伙计与他说了。

    但出门之后,他却是往南走的,先前之所以发问,是考虑到假如吴大烈回来,向伙计打听他去了哪里,伙计一说他去了熊族,吴大烈就知道他往狐族去了,因为他知道回熊族的路,没必要打听。

    而他之所以不问狐族怎么去,是怕别人来问伙计他的情况,万一伙计告诉别人他往狐族去了,人家就会沿路追赶。

    中午街上的人不多,吴中元低着头出了镇子,牵着马往南走。

    吴大烈虽然是大洞修为,但昨夜有好几个紫气高手参与此事,如果有紫气高手与他为难,吴大烈肯定占不到什么便宜,搞不好已经被人打伤了。

    担心吴大烈的安全是一部分,还有就是他只知道狐族在南面,却不知道具体位置,没了吴大烈做向导,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南行十几里,出现了一条三岔路口,两条岔路分别通向东南和西南。

    本想等个路人打听一下,但等到太阳下山也没见到个人影儿,这时候可不像现代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人,这时候人很少。

    这里离山羊谷并不远,自这里等是有一定风险的,没办法了,蒙吧。

    夜幕降临之后,吴中元牵着白鼻子走上了东南岔路……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