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身陷重围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走开。”吴荻气恼的推开了想要上前搀扶的吴中元,撑臂起身,急切抬手,小心翼翼的摸脸。

    “好像没大事儿。”吴中元左右打量。

    女人都重容貌,吴荻也不能例外,听得吴中元宽慰,越发紧张,对女人来说脸是最重要的,别说大事儿了,就是小事儿也不能有。

    “真没大事儿,就是额头有点红。”吴中元伸手指点。

    吴荻拨开了吴中元的手,“你能不能别说话?你总在我耳边大呼小叫,我如何能够专心?”

    “好好好,我不说话,再来。”吴中元连声应着。

    确定自己没有破相,吴荻闭眼回忆,自脑海里将风行术的要诀仔细想过,然后重新迈步,尝试演练。

    事实证明学车时教练总是在旁边吆喝对学员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会令学员紧张慌乱,所谓的提醒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种干扰。

    凡事都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了吴中元的干扰,吴荻逐渐掌握了风行术的基本要领,奔跑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此番吴中元没有与吴荻并肩前行,而是跑在了她的身后,吴荻比他想象的要伸展,却还是不能彻底放开,他奔跑的时候为了追求速度,重心会前倾,还会弓背低头,但吴荻的腰始终是直的,可能在她看来直腰才是跑,弯腰很像逃。

    实则女人奔跑也不难看,多了几分豪爽野性,但吴荻不管是气质还是长相都比较从容平和,不似姜南那般凶狠锐利,带有明显的攻击性,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厮杀战斗的雌豹。

    姜南是牛族的贵人,其地位相当于后世的公主,在世人的认知当中公主都是雍容柔弱的,但此时不同于后世,此时崇尚武力,越是王族越能打。

    吴荻是巫师,姜南属于勇士,二人一个从容平和,一个凶狠锐利,不同的性情倒也与符合二人不同的身份。

    干扰和提醒是并存的,教练的提醒就像老妈的唠叨,大部分时候都是没用的,但也不是完全没用,在跨越一条沟壑的时候,吴荻腾空,双脚离地。

    见她离地之后双脚停止迈步,吴中元急忙大喊提醒,“继续迈步,不然落地之后步子会乱。”

    吴中元提醒的很及时,也很有必要,若不是他及时提醒,吴荻落地之后就不止是一个跄踉了,肯定会摔的五体投地。

    险些摔倒,吴荻有些后怕,停止奔跑,依靠着一棵大树调整呼吸。

    “你没事……”

    吴中元话没说完,吴荻突然伸手将他拉到了树下,与此同时抬手上指。

    吴中元抬头上望,只见一只巨鹰正自上空飞过,自近处圈绕盘旋。

    二人目前所处的这片区域树木茂密,巨鹰自上空视线受阻,盘旋良久也不曾寻到二人,最终扇动翅膀,向南飞去。

    为了确定巨鹰真的飞走了,吴中元跳到树上,攀着树枝来到树顶向南眺望,巨鹰此时已在数十里外,是真的飞走了。

    吴中元自树上跳了下来,“咱们已经暴露了,他知道咱们就在这片区域,这家伙飞的很快,估计是回去报信去了。”

    吴荻微微颦眉,不曾接话。

    “他肯定听到了我之前的呼喊。”吴中元说道。

    “这我知道,”吴荻点头,“我在想会有怎样的后果。”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他回去报信需要一段时间,追兵赶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我感觉他们不会过来寻找咱们,最大的可能是将所有追兵调到熊族的西北和正北,自咱们回去的必经之路设伏。”

    吴荻抬头看向吴中元,“你所说的那处天坑在熊族的什么方位?”

    “西北,”吴中元说道,“在熊族和牛族的交界处,在牛族境内,那里正是牛族最可能设伏的区域。”

    吴荻眉头大皱,“现在怎么办?”

    “没别的办法,只能尽快赶到那片区域,”吴中元说道,“这时候那里应该也有牛族勇士设伏,但人数应该不会很多。”

    吴荻缓缓点头。

    吴中元抬手东指,吴荻会意,施出风行术先行,吴中元紧随其后。

    唯恐对吴荻产生干扰,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吴中元都没有与之说话,起初吴荻施展风行术还很是生疏,行出数百里后逐渐娴熟,四更时分,二人自一条小溪旁停了下来,风行术有个很大的弊端,费鞋。

    二人也没有可供更换的鞋子,只能用布条缠脚包裹。

    再次动身之前,吴中元自腰带里取出一枚补气丹药服下,大耗灵气也是风行术的弊端之一。

    吴中元自己服下一枚,又递给吴荻一枚。

    “你哪里得来这么多补气丹药?”吴荻好生疑惑,此前吴中元给过她一枚,刚刚自己服下一枚,又给了她一枚,补气丹药可不是炒豆子,此物很是稀有。

    同样的问题吴荻之前问过,此番吴中元便不能故技重施转移话题了,只能移花接木,“节日当晚姜百里等人夜袭大丘,我自战死的牛族勇士身上搜到的。”

    聪明人是不好骗的,见吴荻面有疑色,吴中元只能又补充了一句,“其中还有一枚大洞灵丹,让我送给了大丘的吴大烈。”

    吴荻虽然仍然存疑,却没有继续追问,摆手说道,“先前服下的那枚只用去三成,足够支撑我回返熊族,快收起来吧,日后你颠沛流离,比我更需要它。”

    吴中元再度递送,“没有补气丹药支撑,便是使用风行术也跑不出多远,你留着,万一以后遇到危难,也能借此脱身。”

    吴荻歪头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也看她,与此同时伸手再递。

    几秒的对视过后,吴荻接过了吴中元手里的补气丹药。

    接过补气丹药之后,吴荻没有冲吴中元道谢,而是随口问道,“她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吴中元没有立刻回答,吴荻这个问题只是看似随意一问,实则并不是随意问的,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他必须弄清楚吴荻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见吴中元不回答,吴荻也不等待,转身先行。

    短暂的犹豫之后,吴中元迈步跟了上去。

    待他跟近,吴荻又问道,“你的意中人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我可以不说吗?”吴中元反问。

    吴荻没有接吴中元的话,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你离开之前对她有过承诺吗?”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对王欣然没有承诺,因为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回去的可能,他在现代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哎呀,我操。’

    见吴中元不回答,吴荻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她对你有过承诺吗?”

    “我不告诉你。”吴中元笑道。

    “你们成亲了吗?”吴荻又问。

    “你问这些干嘛呀,”吴中元好生无奈,“现在咱们两个都在风口浪尖,想杀你人的不少,想杀我的人更多,你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还是想想怎么活下去吧。”

    “我好像有些喜欢你了。”吴荻笑道。

    “哎哎哎,”吴中元拉着吴荻停了下来,“这个事情咱们必须弄清楚,可不能这么浑着了,我救你是因为只有你才能送我回去,可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听得吴中元的话,吴荻并不气恼,歪头看他,“你喜不喜欢我,与我喜不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吗?”

    吴中元愣住了,这话猛一听像是在抬杠,再细想好像又不无道理。

    “我只是说出了我的感觉,又没说不送你回去。”吴荻拍了拍吴中元的胳膊,“放心好了,我不会去伤害一个不能还手的人。”

    “谢谢谢谢。”吴中元连声道谢,吴荻口中不能还手的人指的自然是王欣然,王欣然远在五千年后,什么都做不了,与她竞争,有失公平。

    该说的说了,也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态度了,接下来就没有多余的交谈了,五更时分,二人改道向南,往熊族和牛族边界去。

    此前吴中元曾经去过那片区域,日出时分,看到了熟悉的景物。

    “东面五十里外就是两族边界,再往东两百里就是大丘。”吴中元指点方位。

    吴荻点头过后,出言问道,“你所说的那处天坑在什么位置?”

    吴中元手指东北,“在那儿,离这里应该有二十多里。”

    吴荻举目远眺,指着远处的几座山峰说道,“如果牛族真的在此设伏,最有可能在那几座山峰上。”

    吴中元循着吴荻所指,逐一看那几座山峰,这些山峰分布在边界各处,居高临下,方圆两百里内的情况都可以尽收眼底。

    “他们好像不在此处。”吴荻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咱们看不到他们,不表示他们不在这里。”

    吴荻没有接话,只是歪头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沉吟过后出言说道,“不能耽搁,不管有没有伏兵,咱们都必须尝试穿过,如果没有伏兵阻拦,我就送你到安全区域。如果遇到了伏兵,我就设法拖住他们,你尽快赶去大丘向吴勤求助。”

    见吴荻想要接话,吴中元抬了抬手,示意他的话还没说完,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没有遇到伏兵,事后他们问起我的下落,你就说我咱们在牛族的追赶之下走散了。如果遇到了伏兵,你就记住修为最高的那个人的样貌,事后他们问起,你就说我是被此人打入天坑的。”

    “如果咱们都冲不出去怎么办?”吴荻问道。

    吴中元摇头说道,“这种可能性不大,风行术催到极致,速度可以比肩太玄,只要伏兵之中没有太玄高手,你就能安全回返。”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吴荻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吴荻的问题,而是手指前方,“前面的一百里是最危险的区域,咱们尽量快速通过。”

    吴荻点了点头。

    吴中元先行,吴荻后随。

    疾行十里,吴中元感觉到了浓重的不祥,他上次过来的时候还是冬天,那时候这片区域有不少野兽飞禽,现在已是春天,先前跑过的十里区域竟然连一只禽兽都没有看到。

    二人奔跑的时候尽量选那树木茂盛的地方,但山里也不是什么地方都长有大树,在穿过一处空旷地带时,行踪终于暴露,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纷纷出现。

    虽然二人此前已经猜到敌人会在边界设伏,却没想到敌人的数量会如此之多,单是可以幻化巨鹰的紫气高手就有三十多人,化身猛兽的红蓝勇士数量更多,至少也有数百人。

    “糟糕,昨夜那人已经把消息传回来了。”吴荻紧张非常,敌人自南北东三面疾冲而来,漫山遍野,铺天盖地。

    “也可能是他们担心熊族会去与他们拼命,一开始就在这里布下了重兵。”吴中元四面环顾,敌人出现的方位挡住了前去天坑的道理,南北东三面全是死路,只能往西面退。

    “如何是好?”吴荻急切求计。

    事发突然,吴中元也没了主意,敌人数量太多,硬闯毫无希望,三十多位紫气高手,几乎是牛族一半的高阶勇士,这么大阵势,二人逃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屋漏偏遭连夜雨,就在二人向西退走之际,一转身却发现西面天际也有大量巨鹰飞向此处,由于距离尚远,不辨具体数量,目测估算,不会少于十几只。

    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拉着吴荻向西北方向跑去,此时敌人的包围圈还没有合拢,西南和西北还有缺口。

    “别管我了,你快走吧,我便是被他们抓到,他们也不会把我怎样,”吴荻试图甩开吴中元,“牛族恨你入骨,你可千万不能被他们抓到。”

    吴中元不接话,只是跑,吴荻虽然学会了风行术,却仍未适应疾速奔跑,吴中元拉着她,速度达不到太玄极限。

    不止是他们知道西北和西南方向有缺口,敌人也知道,不等他们跑出包围圈,西面来敌便分出人马,堵住了二人的去路。

    眼见敌人拦住了去路,吴荻方寸大乱,“这可如何是好?”

    吴中元环顾四面,此时包围圈已经缩小到方圆二十里,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来到。

    “都是我害了你,你如果……”

    “别说这些,”吴中元打断了吴荻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吴荻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吴中元拉着吴荻向东奔跑,“这附近有个地方可以藏人,咱们两个都不胖,应该可以钻进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