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不会扔下你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眼下没工夫去痛恨吴熬,当务之急是设法把阿洛救出来。

    酒糟鼻和吊丧眼早些时候已经去了村落,此时若是赶过去,不啻于自投罗网。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还是决定赶去村落,此前酒糟鼻和吊丧眼曾经阻止王栗去村落,理由是他此前见过王栗,若是看到王栗在村子里就不会现身。由此可见酒糟鼻和吊丧眼是想混在人群之中,假装寻常武人,等他现身之后再趁机下手。

    二人既然有这种想法,就不会藏身暗处观察寻找,自暗中靠近村落危险性并不是很大。

    打定主意,吴中元便离开山顶,往东行去,他是径直往东走的,此前酒糟鼻和吊丧眼走的应该也是这条路线,沿着二人走过的路线行走相对安全一些,至少不会惊起林中飞鸟。

    片刻过后,吴中元到得村锣附近,此时火势已经减弱,偌大的村寨只剩下了残垣断壁,村民大多遭到了屠杀,血流满地,尸横遍野。

    围攻村落的武人比他料想的要多,足有三四十人,此时这些人都聚集在村落的东侧区域,那里有处村民饲养牲畜的圈栏,但此时围栏里除了牲畜,还有不少老弱妇孺,她们都是被贼人赶到这里来的,村落里的壮年男子已经被他们残杀殆尽,老勇士就死在栅栏的入口处,身上有多处刀伤,死相惨烈。

    围栏里有几处窝棚,东南方向的窝棚里拴着几匹马,白鼻子也在其中。

    阿洛并没有藏起来,而是站在了这群老弱妇孺的前面,身上背着弓箭,但箭囊已经射空,手里抓着一把刀,愤怒的盯着正在逼近的敌人。

    酒糟鼻此时位于围栏的东北方向,吊丧眼在西南方向,都是混在人群之中,可能是知道他擅长用箭,二人都有意无意的利用喽啰挡住了自己的后背。

    吴中元潜行来到的时候,一个彪形大汉正拿着一根熟铜大棍向阿洛走去。

    眼见敌人向自己走来,阿洛脸上除了愤怒并没有其他表情,待得大汉走到两丈之外,鼻翼急抖,拖刀前冲,三步之后纵身跃起,凌空挥刀,斩那大汉头颅。

    阿洛没什么灵气修为,虽然气怒,出刀的速度却并不快,那大汉本可以挥舞铜棍将她砸飞,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五指大力抓握,令阿洛长刀脱手,然后将阿洛甩向一旁,“绑了。”

    彪形大汉言罢,立刻有人拿了绳索上前,将阿洛双手拧到背后,用绳索捆了,扔到了马厩所在的东南方向。

    吴中元藏身暗处,看的真切,这捆绑阿洛的人并没有将绳索勒的很紧,此举自然是有意为之,为的是让阿洛可以挣脱束缚,骑马逃走。

    这世上有好人,也有坏人,好人就是好人,天生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天生就是坏人。

    都说人之初性本善,其实这话并不正确,应该是人之初性本真才对,人的是非观是后天养成的,但人的本性是与生俱来的,是隐藏在基因之中遗传下来的。

    判断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看他们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些人都是坏人,因为他们明知道自己做的是坏事还去做。

    为了引他出来,这些人极尽残忍暴虐之能事,他们先是将那些毫无抵抗之力的老人自人群之中拖出来,打断双手双脚,扔到一旁令他们苦痛喊叫。

    然后又将那些妇人拽出来扯碎衣衫,猥亵*,手段残忍,暴虐扭曲,令人不忍直视,令人心惊发指。

    吴中元强忍着不曾动手,这些人之所以行此霪邪恶举,无疑是为了引他出来,也可能是引他出来这个理由,给了这些人显露内心凶残丑恶的合理借口。

    众人所行之事,便是禽兽也做不出来,那些妇人越是哭喊哀求,他们越是残忍虐待,人性之恶,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有孩童见母亲受辱,心中惊惧,哭喊上前。

    孩童的啼哭令人万分揪心,但这些人并没有因此心生怜悯,眼见孩童上前碍事,其中一人抓起一个蹒跚靠近的婴孩抡起就摔。

    吴中元以为自己能忍住,但他高估了自己,眼见那婴孩即将被摔死,发乎本能的搭箭开弓,将那抓着婴孩的贼人脑袋射穿。

    开弓之后,吴中元知道自己冲动了,原本还有机会带着阿洛全身而退,现在不可能了,因为他暴露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也没什么顾忌了,箭囊里还有不少箭矢,赶在吊丧眼和酒糟鼻冲来之前,箭矢频发,将那几个*妇人的贼人尽数射伤,此番他是故意伤而不杀的,这些贼人全是腹部贯穿,得让他们受尽苦头,直接射杀太便宜他们了。

    射出箭矢之后,吴中元再催风行术,引着一干贼人往西移动。

    众人的目标是他,见他出现,纷纷舍了那群妇孺,持拿各种兵器群起追赶。

    吴中元将风行术催到极致,拉开距离之后搭箭开弓,回身再射。

    虽然酒糟鼻和吊丧眼离他最近,但他的目标却并不是他们,这二人修为太高,能够躲开箭矢,他的目标是那些喽啰,能杀一个是一个。

    搭箭开弓与施展风行术是不能同时进行的,每次开弓吊丧眼和酒糟鼻都会趁机冲到近前,射出箭矢之后,吴中元只得将风行术催到极致,与二人拉开距离之后才能再次搭箭开弓。

    见他往西退走,酒糟鼻和吊丧眼并没有拼命追赶,他们也猜到吴中元之所以没有径直逃走是为了引开他们,让那些妇孺趁机逃走,对此他们亦有应对,那些妇孺无关紧要,跑了也就跑了,他们却不会放走阿洛,一直带着她往西移动。

    再次拉开距离之后,吴中元再度放箭,此番他射的是揪着阿洛的那两个喽啰,所发箭矢同时命中,那二人倒地毙命,阿洛双手被绑,站立不稳,扑倒在地。

    但她没有逃走的机会,立刻有其他人上前抓起了她。

    起初酒糟鼻和吊丧眼是跟在吴中元后面的,追出两里之后,二人分散左右,南北裹挟,令他不能往两侧挪移,只能往西退走。

    二人为什么这么做,吴中元心里也很清楚,在二人看来王栗此时还在西面山头儿,二人是想把他逼到那里,然后三方合围,一举击杀。

    吴中元猜到了二人心中所想,却不曾全部猜中,实则二人左右分散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给后面的追兵开弓放箭的机会。

    这个世上并不只有他自己会射箭,这群贼人之中也有不少人带有弓箭,二人左右让开之后,后面的喽啰便开始放箭,仓促放箭,大部分箭矢都没有准头,但也有一些人箭法较少,所射箭矢贴身飞过,凶险非常。

    后面的贼人之所以放箭,可能也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射杀他,他们放箭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令他不能施展风行术调头往东跑。

    在跑到西山山腰之前,吴中元一共回头射出了五支箭矢,这五支箭矢尽数命中,但敌人貌似并没有减少,反倒更多了,原来除了先前聚集在围栏处的敌人,还有一些藏在南北东三面树林里,只有西面林中没有。

    随后吴中元没有再放箭,而是催发风行术,往西全速奔跑。

    在他即将冲到山顶时,酒糟鼻高声喊道,“来了。”

    酒糟鼻的叫喊无疑是提醒王栗他们把吴中元赶过来了,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王栗早已毙命,酒糟鼻两度呼喊,王栗也没有现身拦住吴中元。

    吴中元翻过山头,继续往西奔跑。

    王栗的尸体就在山顶,酒糟鼻和吊丧眼到得山顶,看到王栗的尸体,心中大惊,不知王栗是被何人所杀,便没有继续向西追赶。

    察觉到二人停了下来,吴中元立刻调头往东南方向奔跑,此时后面的那些喽啰也都跟了过来,周围脚步声很是嘈杂,也没有人察觉到他调头回来了。

    吴中元本想跑到敌人队尾,趁机救下阿洛,但没跑出多远就发现带着阿洛的那些贼人跟了上来,距离这么近,救走阿洛是不可能了,只能再发箭矢,又杀两人,然后继续往东奔跑。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酒糟鼻和吊丧眼并没有跟过来,酒糟鼻气急败坏的喊道,“把那女仆带过来,剥皮抽筋,千刀万剐。”

    听得酒糟鼻的叫喊,吴中元慢了下来,藏身树后回头探望,只见余下的那些贼人正将阿洛带向山顶。

    酒糟鼻和吊丧眼就站在山顶,待贼人将阿洛带过去之后,酒糟鼻拔出腰间短刀,“死伤一人,我便剐她一刀。”

    吴中元此时正在弯弓搭箭,听得酒糟鼻言语,便不敢贸然放箭,这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出来。”酒糟鼻高声喊道。

    吴中元眉头大皱,未予回应。

    眼见吴中元不曾现身,酒糟鼻鼻翼抖动,手中短刀冲着阿洛的右臂刺了下去。

    此人下手甚是毒辣,三寸短刀,刺入过半。

    阿洛受伤痛苦,咬牙强忍,并不*。

    “出来。”酒糟鼻又喊。

    吴中元知道自己若不现身,酒糟鼻一定会再度伤害阿洛,但就在他思虑之际,酒糟鼻手中的短刀再度刺了下去,此番刺的是阿洛的左臂。

    剧烈的疼痛令得阿洛浑身颤抖,但她勉力坚持,一声不吭。

    “你们要的是我,放开她。”吴中元沉声说道。

    “大人,快走,别管我。”阿洛急切呼喊。

    阿洛话音刚落,酒糟鼻短刀再出,此番刺的是阿洛的左腿。

    阿洛气急发狂,猛然回头,想要咬那酒糟鼻的手臂,但不等她转过头去,酒糟鼻已经推开了她,“寻你的主人去。”

    “阿洛,过来。”吴中元冲阿洛喊道。

    听得吴中元呼喊,阿洛瘸拐移动,向他所在区域艰苦挪来。

    吴中元知道酒糟鼻此举是为了用阿洛拖住他,但他自不会撇下阿洛,见阿洛行动艰难,便快步迎了过来,扶住了阿洛。

    一干贼人趁机散开,将二人团团围住。

    “大人。”阿洛想哭。

    吴中元冲阿洛点了点头,解开了捆绑她双手的绳索,用那绳索将阿洛捆在了自己的身后。

    “大人,你别管我。”阿洛挣扎。

    “别乱动。”吴中元沉声说道。

    “你带着我,跑不掉的。”阿洛语带哭腔。

    “我不会扔下你的……”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