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短命鬼
  “大傻?”吴荻莞尔,“你怎么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

  吴中元自然不能跟吴荻说大傻之所以叫大傻是因为它傻,只得随口说道,“随便起的。”

  “这名字起的也太随便了。”吴荻笑道。

  吴中元笑了笑,没有接话。

  大泽和大丘毗邻,此时已经隐约能够看到大泽辖属的邑城和围城了,吴荻还有很多话想跟吴中元说,也有很多疑问想向他求证,但受伤的吴融和吴雷还在天坑附近,必须尽快往大泽报信,没有太多的时间细问详谈了,只能挑在她看来比较重要的事情讲说。

  “姜南为什么要帮你?”吴荻问道。

  吴中元歪头看向吴荻。

  吴荻也歪头看着吴中元,“如果你与她真有夫妻之实,她不会等到最后才向姜正吐露实情,既然她与你并无夫妻之实,她当日为什么要帮你?”

  吴中元没有说话,吴荻的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沉吟过后方才说道,“我不是她,我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她之所以帮我,可能是因为我曾经救过她。”

  “你为什么要把鸾凤剑送给她?”吴荻又问。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吴中元反问。

  “好奇。”吴荻笑道。

  吴荻既然说是因为好奇,吴中元便当她是好奇,“当日鸟族的两个勇士找了百花娘子前去助战,百花娘子施毒阻止姜南和她的同伴变化兽身,我在杀掉百花娘子的时候中了她的毒,就是那种毒,之后我没有挟恩求报,自忖必死之时将鸾凤剑送给了她。”

  “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但你好像省略掉了什么。”吴荻笑道。

  吴中元皱眉侧目。

  吴荻说道,“如果她只是袖手旁观,怕是你自忖必死,也不会将鸾凤剑送给她。”

  吴中元没有接话,而是皱眉斜视吴荻,聪明人与普通人思维最大的区别就是聪明人更注重逻辑,任何的因果不对等,都会被发现并挑出来。

  斜视过后,吴中元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大泽快到了。”

  “你最后是怎么解毒的?”吴荻又问。

  吴中元答道,“在此之前,鸟族的那两个勇士杀掉了一个与百花娘子同行的好色之徒,当时我就在不远处,待他们走远,我便去搜好色之徒的身,那人身上带了一些药丸,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些药丸有什么用处,最后关头姜南才发现那些药丸正是我所中之毒的解药。”

  “你之所以对我有问必答,可是因为早些时候冲我撒了谎而心存内疚?”吴荻笑问。

  “一半吧。”吴中元随口说道。

  “另外一半是什么?”吴荻追问。

  吴中元没有正面回答吴荻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去天坑找我?”

  吴荻也没有正面回答吴中元的问题,亦是反问,“你此前跟我说过那处天坑,你应该想到我可能会猜到你会藏在那里,你为什么还敢藏在那里?”

  吴中元没有回答,实则二人的问题都不需要对方进行回答,聪明人的谈话都是点到为止。

  “马上到了,我自哪里放你下来?”吴中元问道,他此前从未去过大泽,但垣城的规模他却知道。

  “城外林中。”吴荻伸手指点。

  大傻形体过于巨大,身在空中很容易被人看到,为了隐藏行踪,吴中元便神授大傻,命它贴着树梢低飞。

  吴中元说道,“你跟我走的太近,需要提防吴熬狗急跳墙,他虽然不会杀你,却可能设计害你。”

  “你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吴荻说道,“他并不知道你之所以不顾一切的追去牛族救我,是因为你需要得到我的帮助才能回到你之前生活的那个年代。”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可以告诉他。”吴中元说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吴荻笑问。

  吴中元没有接话。

  “我偏不告诉他,让他更加恨你。”吴荻坏笑。

  “你感觉我很怕他恨我吗?”吴中元面露不屑。

  “你很怕他算计我吗?”吴荻脸上仍然挂着坏笑。

  吴中元又不知如何接话了,实则二人的问答都是有所指的,只是粗心之人看不出端倪罢了。

  “你感觉他会怎么算计我?”吴荻又问。

  吴中元皱眉,很明显,吴荻在明知故问。

  见吴中元有些尴尬,吴荻便没有再戏弄他,而是笑着说道,“吴熬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他知道我对你寄予厚望,他也很清楚想要让我看得起他,就必须战胜你。所以你根本没必要担心我,在杀掉你之前,他是不会冲我下手的。”

  吴中元缓缓点头。

  “好了,不能再往前走了,你多保重,我走了。”吴荻冲吴中元辞行。

  就在吴中元犹豫该如何接话之际,吴荻已经纵身跳了下去。

  林中树木茂密,吴中元歪身下望,已经看她不到了。

  这里离大泽已经很近了,不能自此处滞留,心念闪动,大傻贴着树梢往南飞去。

  此前吴荻寻到天坑时是中午时分,此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往南飞了半个时辰,吴中元命大傻落于一处避风山谷,大傻需要进食。

  形体巨大,饭量就大,想要补充体能的巨大消耗,大傻需要大量进食,它什么都吃,山中有大量树木,大傻的挑选余地很大,但它的确是屎壳郎的食性,虽然也吃活着的树木,却更偏爱腐烂的木头和树下的树叶。

  大傻进食的时候,吴中元斜卧在一处阳光可以照到的石头上出神发愣,这一刻他没想正事儿,他想的是女人,在想姜南和吴荻。

  想,并不一定就是思念,也可能是思考,亦或是反省,做人不能自欺欺人,他很清楚不管是姜南还是吴荻,都对他有好感,而他明知道这二人都对他有好感,却并没有与二人划清界限,反倒一直与二人保持良好的关系,他此时反省的是自己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就是现代人所说的脚踏两只船,跟两个女人同时玩暧昧?

  人的思维方式都会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实则他此时的这种想法仍然是现代人的想法,这时候的男子是不会思考这个问题的,因为人少,不需要计划生育,各族都在鼓励优秀的男子多娶妻妾,以生下更多优秀的后代,壮大本族势力。

  不管是反省还是思考,都需要建立在心静的基础上,静下来之后,他的反省很快就有了结果,他反省的结果就是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反省,不管是姜南还是吴荻,都不是他主动去寻找的,二人之所以对他心生好感也并不是他刻意讨好的结果,他本来就是重情重义心胸坦荡的人,总不能见到漂亮的女子,为了避嫌,反倒故意做些龌龊事来抹黑自己。

  再者,不管是姜南还是吴荻,都是优秀的女子,二人对他也都非常友善,总不能因为心中放不下王欣然就对那些对自己心存善意的女子冷言冷语,以怨报德。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对姜南还是对吴荻,他都没有任何逾越礼数的举动,没有逾越礼数的举动就不算男女朋友,既然都不是男女朋友,又何来脚踏两只船一说?

  与二人都有逾越礼数的举动才是脚踏两只船,与其中一人有逾越礼数的举动还与另外一人谈情说爱才是玩暧昧。

  既然都不是,那就没必要心生纠结,别说身处远古时期,就算是在现代,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指责他,那些强迫症晚期的强迫癌除外。

  身体一旦放松,思想就会活跃,想到他人对自己与吴荻和姜南态度的看法,便想到了是非对错,仔细想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一成不变的是非对错,是非对错并不取决于是非对错本身,而是取决于世人的认可,这这时男人三妻四妾在世人眼中是理所应当的,它就是正确的。但是在现代人看来男子三妻四妾是错误的,它就是错误的。

  太阳偏西,吴中元收回思绪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大傻,大傻仍在进食,可能是之前一直生活在食物匮乏的环境里,大傻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不将眼前的食物吃的一干二净便不向前挪移,这个把时辰大傻到底吃了多少无法准确估算,但五丈方圆内的树叶全被它吃了个干净,要说就像吸尘器吸过那是夸张,但要说被人用扫帚扫过,绝无夸大。

  这时候可没人清扫落叶,树下的落叶足有十几公分厚,这么大一片,大致估算,上千斤是吃了。

  凝神感知,不过七分饱。

  这里还是熊族地界,不宜久留,吴中元站立起身,神授大傻停止进食,升空南下。

  大傻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也想要遵从,但问题出现了,即便它一直努力的震动翅膀,却始终无法离地,这家伙吃的太多了,飞不动了。

  见此情形,吴中元哭笑不得,大傻虽然力气大,但飞行能力并不强,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既然飞不动了,那就随它吃去吧,小时候挨饿,长大了让它吃顿饱的。

  又吃了半个时辰,大傻终于停止进食,趴伏不动了。

  担心它被撑坏,吴中元便凝神感知它的情况,待得感应传回,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傻属于昆虫,与禽兽不同,在大傻吃饱之后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大傻的寿命,如果说大傻有一百的寿命,此时还剩下九十九,怎么才过了不到一天,大傻的寿命就减掉了这么多。

  吴中元愕然的盯着撑的爬不动的傻大个儿,完了,完了,这家伙是个短命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