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北斗阵法
  糟了,中计了。

  短暂的紧张慌乱之后,吴中元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中计了就中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这处陷阱不是熊族设置的,其他人抓到他都不会杀他,至少不会立刻杀他。

  不但不慌了,反倒感觉踏实了,此前一直忐忑不知道朱雀为什么提醒他不可南下,而今终于知道了。

  遇事莫急,急必生乱,既来之,则安之,推不动,又踢了两脚,踢不破,先不管它了。

  这处屏障里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五个人,确切的说是还有五个活人,两个女的三个男的,这些人都看到了他,在他打量这些人的同时,这些人也都在看他。

  三个男人都是武人打扮,年纪都在三四十岁之间,目露凶光,一身的匪气。两个女人一个二十来岁,一个三十来岁,二十来岁那个穿了一身本色的粗布麻衣,嘴里叼着根小树枝,吊儿郎当的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那个三十来岁的女子穿的比较华丽,跟那三个男人待在一起,战战兢兢的抱膝坐在一个由树枝搭建的窝棚旁边。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三个武人原本是坐着的,与吴中元短暂的对视之后,抓着兵器站了起来。

  “你们想干嘛呀?”吴中元冷声发问。

  三人不答话,一脸凶相的往前凑,那眼神就像三只想要咬人的疯狗。

  地上的有五六具尸骨,这些尸骨上的皮肉已经没有了,皮肉哪儿去了?用屁股也能猜到,人在饿极了的时候就会发生同类而食的情况,这是兽性的一种体现,但并不每个人都会这么做。

  “三。”吴中元将棍子贯插入土。

  三人闻声左右交换了一下眼神,继续向前,并不止步。

  “二。”吴中元取弓在手。

  见他取下弓箭,三人有些忌惮了,但他们应该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并没有就此收敛,而是左右散开,继续往前挪。

  吴中元没喊一,反手横弓,一箭三矢,尽数射死。

  眼见三人惨叫倒地,那三十多岁的女子吓的惊叫出声,吴中元歪头看她,女子急爬起身,躲到了窝棚后面。

  吴中元又抬头看向树上的那个年轻女子,后者正在低头看他,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只是眉头微皱。

  吴中元背起弓箭,顺手拿下了包袱,自包袱缝隙里掏出两个饼子,先扔了一个给树上的那个年轻女子,扔的时候故意扔偏了一些,引那女子使用身法去接,一伸手修为立刻显露,是淡蓝洞玄。

  那个三十来岁的女子躲在窝棚后面不敢出来,他只能将饼子扔到了窝棚附近,那女子看见饼子,急切的爬过来将饼子抓在手里退了回去。

  “你给她是浪费。”树上的年轻女子掰开饼子,凑鼻闻嗅。

  “给你不浪费?”吴中元笑问的同时仔细打量那女子的长相,这时候的人男人以国字脸居多,女人以圆脸居多,这个年轻女子也是圆脸,短头发,眼睛不大不小,长的没什么特点,长的没什么特点并不是缺点,恰恰相反,没什么特点往往比较耐看。

  “我们可被你害惨了。”年轻女子瞅了吴中元一眼。

  吴中元闻言大感意外,仰头笑问,“关我什么事儿啊?”

  “布下这处阵法的人,是为了抓你的吧?”年轻女子反问。

  “为什么这么说?”吴中元问道。

  “发现自己被困之后,你没慌。”年轻女子开始吃那饼子了,是大口吃,但吃相不狼狈。

  吴中元未置可否,又问道,“你被困多久了?”

  “今天是第十一天。”年轻女子说道。

  “这段时间你都吃什么?”吴中元问道。

  “反正不是人肉。”年轻女子说道。

  吴中元收回视线,看向躲在窝棚后面的那个女子,“哎,你被困多久了?”

  “两个多月了。”女子惊怯回答。

  “他们呢?”吴中元指着地上的那三具尸体。

  “更久。”女子说道。

  “你们怎么没渴死?”吴中元追问。

  窝棚后面的女子抬手西指,树上的女子接口说道,“他们本想挖洞出去,挖了很深也没能出去,却挖出了水。”

  “你是什么人?”吴中元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树上的年轻女子反问。

  “因为我给了你干粮。”吴中元笑道。

  “不吃你的饼子我也饿不死。”年轻女子颇有傲气。

  “有种你别吃啊。”吴中元揶揄。

  “是你给我的,我为什么不吃?”年轻女子反问。

  吴中元也只是揶揄她,并不想打击她的自尊,便换了个问题,“我叫吴中元,你怎么称呼啊?”

  “吴?”年轻女子皱眉侧目。

  “我没见过我的画像?”吴中元问道。

  “什么画像?”年轻女子反问。

  吴中元摆了摆手,迈步上前,自尸体上收回了箭矢,“他们多长时间来检查一次陷阱?”

  “不清楚,我被困的这段时间貌似没人前来查看过。”年轻女子摇头。

  听她这般说,吴中元又转头看向窝棚后面的女子,“你有没有见过有人自外面查看这里的情况?”

  窝棚后面的女子被饼子噎到了,听吴中元发问,勉力下咽,连连摇头。

  吴中元眉头大皱,如果真的没人前来查看陷阱,那就说明布置陷阱的人布置陷阱的目的并不是抓,而是杀。

  思考得有个好环境,周围臭气熏天,闻之欲呕,环顾左右之后,吴中元捡了一把单刀当做铁锹使用,往低洼处掘土挖坑,然后将那几具尸体和那些被吃掉皮肉的尸骨拖出去进行掩埋。

  起初两个女人是袖手旁观的,后来树上的女子跳了下来,帮他搬移尸体,窝棚后面的女子也惊怯的过来帮忙。

  “怎么称呼你?”吴中元看向年轻女子。

  “我排行老七,你喊我七儿好了。”年轻女子说道。

  吴中元又看向那年纪稍长的女子,不等他发问,后者就主动说道,“我叫绣娘,就住在西面的镇子上。”

  吴中元点了点头,忙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将尸体和尸骨掩埋妥当,绣娘拿了个竹筒过来,为吴中元倒水洗手。

  “自这里生火,外面可以看到烟吗?”吴中元冲七儿问道。

  “当然能,”七儿点头,“不过就算有人看到烟雾,也不会往这边来了。”

  “为什么?”吴中元问道。

  “你以为那几个被吃掉的人都是误入其中的吗?”七儿以问代答。

  “那自这里喊话,外面能听到吗?”吴中元又问。

  “这是处北斗阵法,布阵之人在七个阵眼之外又增设了一处阵眼,目的就是隔绝声音,”七儿撇嘴说道,“如果外面的人能听到咱们说话,我早就出去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吴中元歪头看她。

  七儿没有回答吴中元的问题,而是指着东面树林说道,“看见那棵歪脖子树没,第八处阵眼就埋在树下面。”

  “你确定这是阵法而不是灵气屏障?”吴中元问道,术有专攻,他的专长不是这个,分不清阵法和灵气屏障的具体区别。

  “灵气屏障感受到外力会有同等力道的反弹,而阵法没有。”七儿意简言赅。

  “是不是只要破坏了阵眼,这处阵法就会消失?”吴中元又问。

  七儿点了点头,“我知道阵眼在哪儿,难的是无法告知阵外的人加以破坏。”

  听七儿这般说,吴中元静心凝神,尝试与大傻建立感应,待得感受到大傻的回应,心中大定,但他并没有立刻命令大傻前来破阵,而是转头四顾,观察周围的情况。

  “你也深陷阵中,为何不见你慌张?”七儿歪头看着吴中元。

  “慌张有用吗?”吴中元反问。

  “你是熊族人?”七儿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这时候姓氏就代表种族部落,他刚才说自己叫吴中元,七儿就猜到他是熊族人。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七儿又问。

  吴中元没有回答,而是转身向西走去,七儿来历不明,不可交浅言深。

  他是过去查看水井的,绣娘也跟了过去。

  那口水井在阵法的西侧边缘,直径约有两米,井水距地面不足一米,趴在井边可以够到井水。

  在吴中元打量水井的时候,绣娘凑过来低声说道,“英雄,你莫要与它多说话。”

  “它?”吴中元皱眉侧目。

  “它不是人。”绣娘低声说道。

  便是绣娘声音压的很低,七儿仍然听到了,可能是对绣娘告密感到不屑,便讽刺道,“我虽是异类,却不曾做那同类相食的恶举。”

  绣娘既惊且怕,羞愧低头。

  吴中元知道绣娘之前做过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要告密,并没有羞辱她,也没有看不起她,贪生怕死是世人的天性,他可以坚守底线,却不能苛求普通人也能坚守底线,又自包袱里拿出几个饼子递给她,然后转身往别处去了。

  地上气味难闻,吴中元便跳到了树上,自高处寻了个坐处,依着树干皱眉思虑。

  他此时想的是这处阵法是谁布下的,知道他当日把鸾凤剑藏在这里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姜南,还有一个是吴大烈,泄密的应该是吴大烈,之所以作此判断是因为这处阵法笼罩的区域达到了百丈,也就是三百多米,而且埋剑的地方并不是阵法的中心。姜南是知道埋剑的具体位置的,但吴大烈不知道,他当日只告诉吴大烈他把鸾凤剑埋在了镇子东面的树林里。

  吴大烈肯定不是故意泄密,但这家伙好酒贪杯,喝酒不是毛病,但贪杯就是毛病了,贪杯其实也不是大毛病,不能喝还贪杯才是大毛病,吴大烈就是那种酒量不行还喜欢喝酒的,能醉的断片儿,说漏嘴也就不意外了。

  是谁自吴大烈口中套出了线索并在这里设伏?熊族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熊族知道他可以控驭大傻自阵外破阵,不过也不能就此排除熊族的可能,因为熊族并不知道他能找到阵眼,即便能够控驭大傻,不知道阵眼就无法脱困。

  此外,还有个很重要的细节,那就是如果七儿和绣娘说的是真的,这段时间从未有人来此查看,那就说明布阵之人并不想抓他,而是想杀他,如此一来鸟族也排除了,因为在他把青龙甲召唤回来之前,鸟族是不敢杀他的。

  牛族?应该不是,姜正是个老滑头,最擅长审时度势,有姜南在,姜正没理由冲他下手,能结亲姜正绝不会结仇。

  三族的可能性都不大,但排除了三族,还有谁想杀他?

  沉吟良久,最终决定暂时不命大傻前来破阵,先看看再说,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不怕明刀就怕暗箭,必须搞清楚这个用阴招儿下黑手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