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五十章 狮子大开口
  不过眼下还不是跟三族讨价还价的时候,妖王就在一旁,必须先把它处理了。

  但转念一想,不对,三族之所以突然做出这么唐突的决定,并不是因为他此前假借龙神托梦吓唬了他们一番,而是三族通过弱水龙泽一事察觉到了来自外敌的潜在威胁。

  家不和,外人欺的道理他们都懂,他们之所以推举他为黄帝,为的就是让妖王知道中土内部的矛盾已经平息,让妖王知难而退。

  而今三族君王都在,妖王的化身也在,此时的情形相当于三方谈判,不能等妖王退走之后再跟三族讨价还价,那时候谈判的筹码就少了,必须立刻为自己谋取足够的利益。

  想到此处,摇头说道,“三位盛情我心领了,但这黄帝我是不会做的。”

  “我等盛意拳拳,诚心共举,贤婿万勿推辞。”姜正劝道。

  姜正言罢,看向鸟族的黎泰和熊族的吴熬,二人会意,亦出言附和,只道诚心推举,日后愿惟他马首是瞻。

  吴中元等的就是他们说这些,待三人表态,又说道,“我年纪尚轻,德不服众,况且我也不懂为君为王之道,黄帝是个什么存在我也不晓得,亲自管辖多少城池人口我也不了解。”

  吴中元言罢,三人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吴中元会这么“不要脸”,竟然当着外人的面跟三族要人要地盘儿。

  姜还是老的辣,姜正最先反应过来,正色说道,“黄帝乃天下之主,既是三族共举,日后贤婿便是三族之主,三族地界都是你的疆土,三族族人都是你的子民,便是我们三人,也都会听从你的调度。”

  老姜再怎么辣,花招耍的再怎么花哨,耐不住吴中元自己心里有主意,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没点实际的肯定不成,于是吴中元又说道,“三位德高望重,皆为本族子民爱戴,三族只有在各族君王的统领之下才能长治久安,我无才无德,少有见识,管不得那么多城池,带不得那么多兵马。”

  此言一出,姜正等人尽皆皱眉,司马昭现在还没出生,他们不知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是什么意思,但吴中元的意图已经表露的非常明显了,想让三族给他城池和人口。

  “此地不是议谈细节之处,不如……”

  姜正话没说完,吴熬就打断了他的话,“贤侄已然显露态度,表明初心,既然贤侄无心亲力亲为料理三族事物,便由我等代劳,熊族愿奉献本族垣城的一成,由贤侄亲领统帅。”

  “多谢王叔。”吴中元立刻道谢。

  吴熬的上半句话姜正和黎泰还是认同的,因为吴熬抓着吴中元的话柄趁机板上钉钉,把三族君王的地位给稳固了下来,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以后吴中元肯定不能抢夺各族族长之位。

  但吴熬的下半句话就让姜正和黎泰想要骂娘了,这狗东西玩阴的,给吴中元一座垣城就说给他一座垣城,不说给一座,非说给一成,熊族一共就十五座垣城,一成就是一座,但鸟族有二十四座垣城,要是也给一成就是两座,最惨的是牛族,三十座,一成就是三座,连零头都没得抹。

  此时三族勇士大部分都在现场,便是心中气怒也不能表现出来,黎泰性子比较急,第二个表态,“熊族乃是黄帝的本家,出了一座城池,我们虽是外戚,也不能小气了,贤甥,本王与你两座垣城,你可满意?”

  眼见第二块肉也来了,吴中元急忙张嘴咬住,“多谢王舅。”

  熊族和鸟族都表态了,就剩老姜了,老姜就是老姜,便是心疼的要死,脸上也带着笑容,“大吴和大黎在前,老夫也不能落于人后,贤婿,老夫愿出三座垣城为次女陪嫁,这嫁妆可还丰厚?”

  前两块肉吃的痛快,但这最后一块却不是那么好吃的,老姜还真是老姜,不服不行,姜正将三座垣城建立在了他迎娶姜南的基础上,一天不成婚,牛族的三座垣城就不给他。

  吴中元心存顾虑,没有立刻接话,黎泰却说话了,“大姜此言差矣,帝王之事,你怎么扯上了儿女私情,你的言下之意是我这外甥若是不娶你家女儿,你便不出那三座垣城与他栖身了么?”

  黎泰言罢,吴熬立刻出言附和,“大黎所言极是,熊族鸟族皆乃黄帝血亲,大姜是怕黄帝日后会厚此薄彼,倾向我们么?”

  听得二人言语,吴中元强忍着没露出笑意,实则吴熬和黎泰并不是真心想要为他争好处,之所以出言挤兑姜正,是因为二人都出血了,就姜正没出,凭什么三个人一起过河,我们都掉下去了,就你还在桥上,不行,必须也拖水里来。

  “哈哈哈,看来我这未来的岳父总不如你们这叔叔舅舅亲近哪,那好,陪嫁先送给贤婿,以显真诚。”姜正爽朗大笑。

  姜正笑的爽朗,吴熬和黎泰也笑的开心,人不怕倒霉,就怕自己倒霉,看到有人比自己更倒霉,自己好像也就不那么倒霉了。

  “贤婿呀,”姜正笑道,“你可得守好我们送你的这些城池啊,可不要被穷鬼盗匪抢了去呀。”

  姜正虽然人老成精,这话说的却并非滴水不漏,明显是有所指的,也可能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夹枪带棒,以此表达对吴熬和黎泰先前挤兑他的不满。

  “大姜所言极是,”黎泰冷笑附和,“这些城池乃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你当好生珍惜,可不能被穷鬼奸贼捡了便宜。”

  “哈哈哈,是极,是极,”吴熬笑的如丧考妣,“人心险恶,奸贼盗匪窥觑在旁,是要小心才是。”

  见三人如此心疼,吴中元窃喜不已,俗话说一下打爹,两下不孝,既然已经狮子大开口了,就不妨把嘴巴再张大点儿,不能要穷乡僻壤,得要好地方,也不能东一块儿西一块儿,得要能练成一片的地方,“诸位的情义我牢记于心,诸位的厚赠也令我惶恐非常,三族富饶安全的所在我自不敢夺爱,我愿偏居南隅,为三族拒敌戍边,”说到此处,转头看向吴熬,“王叔,熊族的大泽与我可好?”

  什么叫不要脸,这就叫不要脸,明明要的是好地方,还好意思说不敢夺爱,吴熬此时杀他的心都有了,却还不能表现出愤怒和憎恶,笑的好生艰难,“与你!”

  “谢王叔,”吴中元道谢过后又看向黎泰,“王舅,九牧,九连与我可好?”

  黎泰被吴中元气笑了,笑的好生气愤,“与你。”

  不等吴中元转头看他,姜正就主动说道,“贤婿可是想要崮山,洪山,历山三城?”

  “请大姜成全。”吴中元抬手行礼。

  姜正点头微笑,笑的好生吃力,“既然你想要,便与你。”

  要是就此打住,吴中元也就不是吴中元了,嘴巴还得往大了张,“多谢三位君王馈赠疆土,三族勇士我自不敢截留私用,但我修为低劣,若是无人保护,怕是会被妖王算计谋害,还请三位各与我两位勇士护我性命。”

  吴中元言罢,无人接话,他不要城中的勇士也在三人的意料之中,因为他就算要了,这些勇士也不会听他的,留着这些勇士,他就无法真正做主,但三人没想到他要了地盘儿还要保镖。

  见三人不接话,吴中元的拉下了脸,“妖王贼心不死,早在多年之前就开始离间三族,蓄势以待,便是中土铁板一块,它也不会就此收手,它想要反攻中土,必先蛊惑离间令三族自相残杀,我若做了这个黄帝,三族便不会生乱,它不会允许我这绊脚石存在,定会率先冲我下手,若是无人保护,这黄帝我便不做了,免得今天做,明日死。”

  吴中元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对他刮目相看,原来他早就看透了三族的用意,出了弱水龙泽这么一档子事儿,担心会激怒龙神,三族都不敢冲他下手了,但他们自己不敢动手,却可以借助妖王的手把他除掉,想要让妖王杀他,就必须把他推到挡路的位置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吴中元的态度也很明确了,让他堵枪眼儿可以,但是得给他好处。

  “你想要何人?”吴熬问道。

  “你们答不答应?”吴中元答非所问。

  “便是随身保护,也不需六人吧?”黎泰说道。

  “大黎所言极是。”姜正表态。

  “最少也要每族与我一人。”吴中元让步了,但让步是有条件的,“每族一人,连同他们想要带走的家眷。”

  三人沉吟过后逐一点头,最先点头的是姜正,第二个点头的是黎泰,吴熬最后点头,那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

  吴中元最先看向姜正,姜正的神情还是很轻松的,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吴中元并没有要姜南,而是要了姜大花。

  吴中元要姜大花是有原因的,当日牛族夜袭大丘,姜大花虽然与姜百里等人同行,却并未以多欺少,最后还撇下姜百里等人先走了,这个女人有原则,还是个直性子。

  姜大花是洞渊修为,真正的紫气高手,宁给一座城,姜正都不愿把她交出去,最主要的是这个姜大花还是个出了名的一根筋,让她上阵拼杀她没二话,想让她暗中监视吴中元,她肯定不干。

  这次吴熬和黎泰没有挤兑姜正,甚至迫切的希望姜正能拒绝吴中元,因为他们已经猜到吴中元可能会跟他们要谁。

  但姜正令他失望了,姜正点头了。

  吴中元又看向黎泰,“我要黎万紫。”

  黎泰鼻翼抖动,吴中元要的还真是他猜的,黎万紫是吴中元的小姨,一直对黎千羽的遭遇心存同情,爱屋及乌,对吴中元也是这种心情,她如果真的到了吴中元身边,一定会全心全意辅佐他。

  黎泰的决定也做的万分艰难,黎万紫虽然是女子,却是鸟族出了名的悍将,雁凤弓是她凭借一己之力生生降服的。

  犹豫良久,黎泰也点头了。

  不等吴中元说话,吴熬就急切说道,“九阴巫师是熊族希望,绝不会给你。”

  吴熬猜对了,他真的想要吴荻,但吴熬的态度非常强硬,如果真的索要吴荻,吴熬一定会翻脸,正如吴熬自己所说,九阴巫师是熊族的希望,如果给了他,吴熬的威信就会一落千丈。

  沉吟过后,退而求其次,“我要吴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