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的忠告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吴晨说完,吴中元回以一笑。

    见吴中元并不忧虑,吴晨有些意外,略带疑惑的侧目看他。

    “你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杀我。”吴中元笑道,早些时候三族勇士往东面的阵法去,吴晨没有随行,故此吴晨并不知道他已经假借龙神托梦震住了三族众人并与他们达成了共识,说达成了共识其实不很贴切,确切的说是达成了交易。

    吴晨没问吴中元口中的他们是指谁,因为她知道,“他们不会允许一个随时可能危及三族根基的人活在世上。”

    对于吴晨,吴中元还是感觉比较亲近的,究其根源可能是因为吴晨曾在封印青龙甲的古墓外为他说过好话,故此他也没有冲吴晨隐瞒,简略的将三族送他城池一事告知了吴晨。

    听罢吴中元的讲述,吴晨不喜反忧,“你可曾想过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中元没有接话,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吴晨,等她说出自己的判断和想法。

    吴晨说道,“这是借刀杀人之举,此番弱水龙泽发生变故,全是因你而起,这场变故也证实了你是金龙转世,他们不敢再暗中加害,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不希望借妖王之手来除掉你。”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我总不能一直四处漂流,居无定所。”吴中元说道。

    吴晨看了吴中元一眼,没有接话。

    “有些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我也一直寻不到别人请教。”吴中元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吴晨问道。

    “弱水龙泽的变故是怎么发生的?妖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之前攻击弱水龙泽的怪物是什么东西?还有,前面的岛屿上有什么?为什么三族都派人自此处驻守?”吴中元一口气问了四五个问题。

    吴晨回头看了一眼岛上的岛屿,然后回过头来冲吴中元说道,“在灵气屏障出现问题之前,敌人已经开始向附近聚集,我发现异常之后便通知了本族,请本族派高阶勇士前来,由于敌人只是聚集,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所以本族勇士赶来之后一直隐藏行踪,也没有急于现身。”

    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之后,吴晨略作停顿,然后又说道,“妖王是什么来历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它早在洪荒时期就被伏羲女娲封印在了九幽之下,先前攻击我们的怪物,我之前也不曾见过。”

    见吴晨没有继续往下讲说,吴中元便追问道,“岛上有什么?”

    吴晨挑眉看了吴中元一眼,转而伸手指了指通道尽头的山洞,无言之意是他可以进去看看。

    就在吴中元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之际,一瞥之下发现大傻正在屏障外焦急打转,大傻想往他这边来,却被灵气屏障挡在了外面。

    吴晨虽然允许他进去参观,却并没有邀请他进去参观,若是进去,多少有些失礼。若是不进去,心中又会疑惑。

    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中元开口问道,“如果先前的怪物攻进了山洞,会有什么后果?”

    吴晨笑了笑,吴中元的这个问题等于间接询问岛上的山洞里有什么,只不过这个问法显得更婉转,也更礼貌。

    “三族祭坛里供奉的分别是熊神,牛神,鸟神的元神,而这里保存的则是它们的本体,”吴晨说道,“如果它们的本体被损毁,三族勇士就会变成普通人。”

    吴中元虽然猜到岛上的东西关系到三族的根基,却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三族神灵的本体为什么会影响到三族勇士?仔细一想,恍然大悟,在现代他曾经检查过自己的染色体,他比现代人多了两对染色体,而吴追等人则比现代人多了一对,吴追等人多出的这一对染色体是一种类熊生物的染色体,这对染色体无疑是遗传自熊神,如果熊神的本体遭到了破坏,很可能会对包括熊族勇士在内的所有熊族人产生未知影响。鸟族和牛族应该也是这种情况。

    想明白其中关联,吴中元又问道,“当日龙神使者曾经对你说过什么?”

    吴晨表情严肃,没有回答。

    吴中元看着她,等她回答。

    沉默了十几秒之后,吴晨终于开口,“它告诉我金龙回来了,让我们尽快找到并辅佐他。”

    吴中元笑了笑,吴晨的回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龙神使者对吴晨说的话,吴晨应该原封不动的带回了熊族,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人家倒是真的找了,但找的目的不是为了辅佐,而是为了杀掉他。

    “依你之见,以后的路我应该怎么走?”吴中元又问。

    吴晨沉默不语。

    吴中元也没有催促,而是神授大傻令大傻自阵外安静等候,但心念送出,却发现无法与大傻产生联系,他感知不到大傻的存在,也无法命令它。

    他本想冲吴晨询问这处灵气屏障是不是可以阻隔神识感应,但他更想听听吴晨对他有什么忠告和建议,便暂时压下了这个念头,没有急于询问。

    这次吴晨沉默的时间更长,足足过了一分多钟方才开口,“你对阴阳了解多少?”

    虽然吴晨答非所问,吴中元却知道她不是在岔开话题,“不多,但也不少。”

    吴晨点了点头,“世间万物皆有阴阳,包括正邪。阴阳均等,正邪亦然,邪不一定胜正,正也不一定胜邪,你虽是金龙转世,但你并不一定就是妖王的对手,你可能会赢,你也可能会输,你可能会逢凶化吉,你也可能会死无全尸。”

    一句死无全尸令吴中元暗暗皱眉,本想开个玩笑趁机表达不满,想了想又作罢了,因为吴晨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不过吴晨的意思他倒是明白了,吴晨在告诫他不能因为自己是金龙转世就底气十足无所畏惧。

    “我以后应该怎么做?”吴中元追问。

    “我如果轻率的给你提出建议,就是在害你,”吴晨表情很是严肃,“你以后应该怎么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刚刚发生的这场变故对你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吴晨说到此处,微眯双眼,沉吟思虑,“通过这场变故,你感觉妖王会如何看待你?”

    “它之前可能会小看我,但现在不会了。”吴中元说道。

    吴晨点了点头,“它以后不管做什么,都会更加慎重,但是它不再轻敌,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吴中元喘了口粗气,然后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分辨妖王的化身?”

    吴晨摇了摇头,“没有,它的本体不得移动,所谓化身不过是一息神识,不同于妖邪鬼魅附身,很难区分辨别。”

    见吴中元皱眉,吴晨又补充道,“仅靠一息神识,妖王影响不了意志坚强的人,练气之人的灵气修为越高,神识就越强大,受其影响的可能性也就越小,待得晋身紫气,妖王的化身就无法影响他们了。”

    吴中元点了点头,吴晨所说应该是实情,他先前判断无误,绣娘是个娼人,自然谈不上意志坚强。

    “你也无需太过忧心,”吴晨说道,“分出神识与元神出窍有些相似,都会严重耗损灵气,伏羲女娲自然不会将妖王封印在灵气充盈的地方,分出神识对它来说也并不容易。”

    吴中元又点了点头,吴晨这么说,他心里轻松了许多,如果妖王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他人,那以后的日子就没法儿过,身边的每个人都得提防。

    大傻之所以叫大傻,是因为它真傻,发现自己无法靠近吴中元,便本能的认为吴中元被困住了,之前只是自外面焦躁徘徊,此时已经开始尝试冲撞了,它虽然气力惊人,却如何能够撞破这里的灵气屏障,屡屡尝试都被反震而回。

    时辰不早了,也该回去见见吴勤和黎万紫等人了。

    告辞之前,吴中元又问了一个问题,“我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令吴晨的表情更加严肃,“那得看对谁而言,对你来说他是个好父亲。对黎千羽来说他是个好夫君。但是对熊族而言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族长。”

    吴中元没有接话,这时候三族严禁通婚,用现在的话说,他就是个私生子,作为熊族首领,吴昊明知把他带回熊族抚养会严重损伤自己的形象和威望,还是那么做了,此举需要莫大的勇气。不过也正因为把他带回了熊族,熊族才遭到了鸟族和牛族的联手围攻,可以说他是导致熊族走向衰败的根源。

    “对你而言呢?”吴中元问道。

    “铸成大错的兄长。”吴晨说道。

    吴中元再度点头,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想确定吴晨对他的态度和心境,而吴晨的回答也清楚的表明了她的态度,在吴晨看来吴昊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哥哥,所以她的心情是很矛盾的,对他的态度也是矛盾的,他身上流着吴昊的血,但也有黎千羽的血,而吴晨对黎千羽所在的鸟族是持敌对态度的,这就导致了吴晨对他爱恨参半,想到吴昊就会对他感觉亲近,想到黎千羽就会对他感觉厌恶。

    该走了,吴中元踌躇良久,最终也没有喊她姑姑,只是冲她道了谢,然后告辞转身。

    待得走到屏障边缘时,吴晨的声音自后面传来,“不知风浪何时会来,亦不知道风有多急,浪有多大,眼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将舟船造的更大更坚固,他日惊涛骇浪袭来,你才有能力对抗抵御……”

    .

    .年底琐事繁多,头疼老毛病还犯了,好在已经回到正轨,节日不休,争取加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