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稳定局面
  埋藏陨石的地点在十字路口的西侧,返程途中吴中元先去了埋藏陨石的地方,命大傻将埋在地下的陨石挖了出来。

  这块陨石约有三四百斤重,之前只磨掉了很小的一部分,有大傻在,带走陨石自不费事,但陨石在这时被认为是玄铁,是打造兵器的极佳材料,他倒不害怕有人来抢,却担心被三族听到风声会来讨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割下藤条树皮缠绕捆扎,包了个严实,由大傻吊着往吴勤所在的大泽去。

  往大泽去的途中,吴中元冲那妇人讲说了自己与阿洛相识的经过以及阿洛的情况,得知阿洛下落不明,那妇人面有忧色,吴中元只能宽慰她,只道会尽快找到阿洛,让她们母女团聚。

  由于带着陨石,担心有失,吴中元便命大傻自大泽晨议厅前的广场上降落,大傻的出现引起了城中众人的恐慌,吴中元猜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却没有故意避免,他现在灵气修为低劣,难免被人轻看,有大傻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为坐骑,别人便不能小看了他。

  实则这一举动与现代人开车充面子是一个性质,车这东西对于真正的有钱人来说其实就是个代步工具,但是对于工薪阶层而言它就是面子,就是实力的展示,吴中元此举也是间接展示实力,得让城中众人知道他也是有“车”的人,别看这车不怎么好看,但吨位重,马力大。

  吴勤此前曾经见过大傻,知道是他来了,便率领家人迎了出来,吴勤有两女一子,之前曾经有意把大女儿吴卿嫁给他,被姜百里等人给搅和了,此后又生出了诸多变故,这事儿就这么耽搁了下来。但吴卿知道自己的父亲有意将自己许配给吴中元,这些时候又听得不少关于他的事情,再次见到他便免不得有些羞涩。

  但羞涩归羞涩,见吴中元正扶着那妇人自大傻头上下来,急忙跑过来帮忙,幸福要靠自己创造,成功要靠自己努力,既然想要就得勇敢争取,若是因为不好意思就扭捏不前,最终只能便宜了别人。

  吴中元也有些不太好意思,礼貌的冲她笑了笑,然后解开了蒙着妇人眼睛的布条。

  之前吃过亏,这次他便多了个心眼儿,没有主动引荐,而是指着吴勤询问那妇人认不认得他,吴勤一直是大丘的勇士,是逐级升上去的,如果这妇人真是阿洛的母亲,一定认得吴勤。

  妇人认得吴勤,但她口不能言,点头过后走到吴勤面前冲其躬身行礼。

  “你是北城的阿露?”吴勤竟然认得这妇人。

  妇人连连点头,想起往事,心中悲伤,又抬手擦泪。

  对于吴勤认得这妇人,吴中元也不感觉非常意外,这时候的领导可是深入基层紧密联系群众的,不像现代的干部总是坐在办公室看报喝茶。

  吴勤既然认得她,自然知道她是阿洛的母亲,也就知道吴中元为什么会带她回来,沉吟过后做出了安排,让那妇人住在自己的府邸,照顾长女吴卿的日常起居。

  妇人闻言立刻冲吴勤施礼道谢。

  不等吴中元表态,吴卿等人就引着那妇人往府邸去了。

  按照吴中元先前的想法,是准备把那妇人给养起来的,不但不让她照顾别人,还找几个人来照顾她,但吴勤既然发话了,他也不便反对。

  起初他还不太明白吴勤为什么做此安排,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吴勤这么做应该是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让那妇人住在自己府邸,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她的安全。二是间接拉近他和吴卿的关系,给二人制造一些接触的机会。

  通过此举,也能看出吴勤还是想将吴卿许配给他的,这说明吴勤已经铁了心跟他同舟共济。

  思考都是需要时间的,只要思考就会发愣,见他愣神,吴勤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站在一旁,容他从容发愣。

  见吴勤一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吴中元恍然大悟,吴勤此举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希望通过此举来让他明白自己对他的绝对忠诚,同时也是在等他予以回应。

  怎么回应?回来之后正事儿干了很多,桃花也沾了不少,这么搞下去,怎么甩得掉,如何撇得清,还回不回现代了?

  即便没有回应,吴勤也不会与他离心离德,回应与否并不关系到利益,只关系到道义。

  “吴卿。”吴中元歪头说话。

  听他召唤,吴卿止步转身。

  “她不是下人。”吴中元说道。

  吴卿冲其微笑点头,转身去了。

  “她有分寸的。”吴勤笑着走了过来。

  见吴勤面露笑意,吴中元有些哭笑不得,吴勤还真有这种想法,优良资产谁都想霸占,不过仔细想来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是用身家性命在赌,谁也不希望最后便宜了别人。

  没别的办法,拖吧,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不明确表态就有回环余地,走一步看一步吧。

  吴中元自己怀中取出那枚紫色丹药递给了吴勤,只道这是姜大花送他的见面礼。

  节日当晚的一战,大丘损失惨重,但同时吴勤也名声大噪,而吴勤当日之所以能够活下来,也正是因为姜大花恪守底限,没有乘人之危,而今见她主动攀交,哪有拒绝之理,愉快收下,只道得了闲暇,会亲往崮山与姜大花道谢。

  吴勤也注意到大傻带来了东西,但他并没有过去察看,他是自己人,吴中元自不会冲他隐瞒,便带他往近处去,拨开遮挡,冲其展示。

  吴勤是识货的,只是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玄铁?!”

  吴中元微笑点头。

  “如此巨大?”吴勤语气之中透着惊愕。

  吴中元再度微笑点头,陨石的个头儿通常很小,像这么大的极为罕见。

  “你准备如何处置?”吴勤问道。

  吴中元拍打着大傻的脑袋,将此物的来历以及与大傻的关系告知了吴勤,虽然大傻寿命的长短主要取决于它进食的多少,但陨石辐射也有一定的作用,这块陨石虽然很是沉重,却不足以给大傻打造完整的盔甲,只能选择要害部位进行防护。

  熊族虽然也有冶金的工匠,但冶金水平明显低于鸟族,如此重要的东西,还得带去鸟族寻人熔化打造比较保险。

  吴中元并没有自大泽多做停留,也没有往吴勤的府邸去,只自广场上与吴勤简短的交谈了片刻就离开大泽往九牧去。

  吴勤原本就是一城之主,有管理城池的经验,自大丘来到大泽,就像山西省长调到山东当省长,该干什么吴勤心里有数儿,他可以放心撒手。

  鸟族割让了九牧和九连两座垣城,黎万紫原本是住在鸟族都城九黎的,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朝廷的干部,没什么地方上的工作经验,突然接掌了两座垣城令她很是忙碌,吴中元赶到九牧的时候,她又不在,问过下属,才知道她往九连去了。

  九连与九牧都是鸟族城池,彼此之间有信鸟可以传递消息,九牧掌管驿场的勇士放飞了信鸟,通知黎万紫他来了。

  此事给他提了醒儿,以后这六座城池不能各自为战,必须尽快驯养信鸟,建立通讯联系。

  中午时分到的,下午三四点钟黎万紫回来了,不是自己回来的,还带回了一个淡蓝披风的洞玄勇士。

  这个洞玄勇士虽然修为不高,但年纪却大,胡子一把大,腰弯了,背也驼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黎万紫冲二人互相做了介绍,这个老勇士名叫黎大寿,是鸟族四大冶金高手之一,今天早些时候黎泰派人过来想要偷偷带走黎大寿,恰好遇到了带着玄铁过去寻找黎大寿的黎万紫,也亏得被她撞见了,不然黎大寿就要被带走了。

  担心黎泰再派人来,黎万紫就先把黎大寿带过来了,连他的家眷也派人遣送过来了,现在还没到,还在半路上。

  黎大寿今年七十多了,是个瘦小的干巴老头儿,可能常年接触高温金属,眼睛不太好,气管儿好像也有毛病,坐那儿直喘,喘的吴中元暗自揪心,唯恐他一口气上不来憋死了。

  黎大寿此前检试过黎万紫带过去的玄铁样本,确是玄铁无疑,玄铁也分好多种,不同的玄铁有不同的特性,至于这块玄铁有什么特性,黎大寿还没来得及进行确认,目前能够得出的结论是这块玄铁有两种不同的金属组成,绝大部分是常见的黑色玄铁,其中混杂了少量的金色物质,金色的玄铁黎大寿从未见过,初步检试,黑色玄铁可以尝试熔化定型,但这种金色玄铁硬度极高,很难被熔化,更别说打造成兵器了。

  这样的结果也在吴中元的意料当中,他掌握了欧冶子的三火九论,缺乏的是操作手法,说白了就是有高级理论却缺乏基础实践,可以与黎大寿取长补短,共同探讨。

  黎大寿是被黎万紫拎来的,惊魂未定,简短的交谈之后,黎万紫便安排他下去休息去了,那块陨石也由黎万紫搬到了自己的住处,她乃洞渊高手,灵气精深,举重若轻。

  重新坐下之后,吴中元将姜大花托他转赠的深紫丹药交给了黎万紫,黎万紫原本对姜大花没什么特别的印象,自从听说过姜大花当日自大丘的所作所为,便对她高看了一眼,与人交往,人品最重要,姜大花没有乘人之危,说明她人品没问题。

  随后二人商议的是吴中元的专属穿戴,按照吴中元的想法,继续使用普通勇士的穿戴,只是去掉三族特有的标记,但黎万紫不同意,坚持黄色为底,上绣金龙。

  争论良久,最终各退一步,底色不变,什么灵气修为就使用什么底色,而图案则参照三族族长规制,刺绣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