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校花室友 > 第603章 夺权
  西江镇是云州的一个大镇,这里出产的水产品几乎占据了整个云州百分之十的水产品市场份额。

  可以说是云州水产品价格的晴雨表,

  西江镇这边一有什么动静,整个云州的水产品价格都会随之浮动,尤其是每年的台风季的时候,

  各种水产品价格更是涨的厉害。

  最近,

  云州的几个大型水产品市场的价格,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明显的上涨,涨幅超过了两成!

  这可不是一件可以随随便便就被无视掉的事情。

  水产品价格上涨,

  很容易就会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其他相关的物价上涨。

  市场,

  物价局,

  工商局,

  州府,

  关于云州水产品异常涨价的报告,被层层传达,最终放到了云州王林老爷子的办公桌上,同那些小山般的文件堆在了一起。

  “哎,”

  “才休息了几天,这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林老爷子看着那堆成小山的文件,双手拄着拐杖,把它们全都给交代给了手下的人去做,除了一些特别紧要的事情外,他是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王爷,”

  “这里有一份报告我觉得您需要亲自过目一下。”

  “什么事?”

  “在过去几天,云州几大主要的水产品批发市场都出现比较大幅度的涨价,餐饮这一块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

  “嗯?”

  “涨价?”

  “难道又有台风要过来了?”

  “王爷,”

  “现在并不是台风季节,气象台那边也没有报告有台风生成,关于这次涨价的具体原因,暂时还不清楚。”

  “这就奇怪了,”

  林老爷子把文件拿了过来,拉了一下老花镜,仔细翻看了起来,

  “涨价的那几个水产品市场,卖的大部分都是西江那边运来的货啊,涨价最高竟然涨了三成五,”

  “西江那边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王爷,”

  “暂时还没有具体的报告,需不需要派人去查一下?”

  “嗯,”

  “这件事可大可小,随便派一个调查组下去看一下吧。”

  “是。”

  林老爷子挥了挥手,有些累的靠在了椅子上,这种小事情,还不足以让他放在心上,他真正担心的是中州那边,

  血祭大阵?

  中州的那三个老怪物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他们不会真的是打算把整个九州都给献祭掉吧?

  啧啧啧,

  真的是连躲都没地方躲,只能听天由命了啊。

  林老爷子抬头看向了天花板,手指轻轻的敲着椅子扶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

  幻州。

  铁山镇。

  皇朝、天桥派两大势力从幻州城突围出来的五千多人,在经过一个晚上的苦苦挣扎后,除了少数几个警觉性高实力不俗的,全都成为了异兽的口粮。

  嘶啦。

  四阶异兽金毛猿猴撕下了一条大腿,丢到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歘。

  歘。

  歘。

  摩擦声。

  赵括亲自穿过了森林,来到了铁山镇,金毛猿猴回头看了一眼,恭敬的跪在了地上,臣服于赵括。

  没了右手的袁元亮被捆缚在了地上,被三只异兽给虎视眈眈的盯着,是一动也不敢动,见到有人出现在这,眼中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喊道,

  “兄弟,”

  “你是哪个势力的?”

  “以前没见过你啊,你不会是兽宗的人吧,我听说兽宗的人特别擅长驱使异兽!”

  “好了,”

  “不说这个了,”

  “你赶紧给我松绑吧,这鬼地方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多待了!”

  赵括双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袁元亮,冷声道,

  “袁元亮,”

  “你就是皇朝的掌门人?”

  袁元亮点头应道,

  “是啊!”

  “没错!”

  “我就是皇朝的掌门人!”

  “好,”

  “是就好,”

  赵括回头看了一眼金毛猿猴,夸奖道,

  “还算有点脑子。”

  “吼。”

  金毛猿猴敲打着胸膛,很是高兴的吼叫出了声,激动的手舞足蹈了起来。

  “既然你就是皇朝的掌门人袁元亮,那你应该对幻州城里面的布置很清楚吧?”

  赵括蹲了下来,看向了袁元亮的眼睛,冷声道,

  “跟我说说幻州城各处的防御部署吧。”

  听到这话,

  袁元亮的眼神出现了变化,抬头看向了赵括,眼神颤抖,恐惧道,

  “你,”

  “你,”

  “你就是在幕后控制异兽来攻打幻州城的人?”

  赵括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冷冷的看着袁元亮,袁元亮在他的逼视下,看向了面前那些虎视眈眈的异兽,低下了头,说道,

  “只要你不杀我,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赵括说道,

  “袁元亮,”

  “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没那么多时间听你讲废话。”

  “知道了。”

  袁元亮低着头,一五一十的把他知道的幻州城的城防布置全都给交代了清楚,赵括听着,眉头皱了起来,

  “江州军竟然还有五万的作战部队,他们的指挥官是谁?”

  “曹德武,”

  “江州第一集团军军长,”

  “是个上将,”

  “他在指挥作战方面,是难得的高手,这一个多月来抵御异兽潮的战斗全部是由他来指挥调度的。”

  “哼,”

  “曹德武。”

  赵括脑海里出现在了城墙上指挥布局的曹德武,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微笑,

  “看来幻州城也不过如此。”

  话毕。

  赵括转身离开,袁元亮眼中露出了焦急的神情,连忙道,

  “喂!”

  “大人!”

  “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丢在这里啊!”

  “大人!”

  “我可是什么都跟您说了啊!~~~”

  哈。

  粘稠的唾液从异兽们的口中滴落而下。

  金毛猿猴敲打着胸膛,一脸欣喜的跑向了袁元亮,血盆大口怒张,在它即将一口咬掉袁元亮脑袋的时候,赵括说道,

  “跟我走。”

  “谢谢大人!”

  “谢谢大人!”

  “谢谢大人不杀之恩!”

  袁元亮不停的道谢,低着头躲过了金毛猿猴的大嘴,亦步亦趋的跟在了赵括后面,小心的看着那些异兽,失去了一只手的他,现在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

  ······

  西江镇。

  因为丁昆的到来,张星海每天都要想办法给它弄来三个姿色不错的美女,对于公司的事情,能放的全放了,不能放手的也交代给了几个信得过的人,以至于他对西江镇的水产品出现了大幅度涨价这种情况都不知道。

  直到他接到了调查组的人明天就到的电话。

  “什么?”

  “调查组?”

  “调查什么?”

  “我们西江的鱼获涨价了?还涨了两三成?”

  “好了,”

  “我知道了。”

  张星海挂断了电话,捂着脸,脑袋是一个头两个大,连忙给现在负责管理西江渔业公司的张志新。

  “喂,”

  “你现在在哪?”

  “给我马上来一趟公司,我有要紧的事情问你!”

  “马上!”

  嘟。

  嘟。

  嘟。

  张志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摇了摇头,双手插在口袋,看着窗外空空荡荡的码头,说道,

  “苗长老,”

  “看来我们的合作得提前了。”

  苗风笑道,

  “张总,”

  “我这边随时都可以。”

  张志新回到了办公桌旁,在抽屉里找出了一份文件,在上面签下了字,盖下了西江渔业公司的公章,吹了吹,

  “苗长老,”

  “有了它,”

  “以后西江渔业公司就是你我说了算了,”

  “不过,”

  “张星海必须得出点意外才行,”

  “不然,”

  “我可没办法继承我这亲叔叔的遗产。”

  苗风接过文件看了一眼,嘴角咧到了耳后跟上,笑道,

  “没问题,”

  “可是张总,云州州府的调查组明天就到了,你准备怎么把他们应付过去?”

  “呵,”

  “这还不简单,”

  “请他们吃好喝好玩好然后让他们滚蛋,”

  “我们西江渔业公司可是私人的公司,想管到老子的头上来,这手伸的未免也太长了一点,随便找点理由搪塞过去就行。”

  张志新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西江渔业公司的几个大型渔场,自从苗风他们到来之后,张志新见识到了他们的本事,就主动送给赶尸门做他们的尸池了。

  培养出来的僵尸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成千上万,西江附近的无人海域下面,全是僵尸!

  张志新为了掩人耳目,直接派人把那几块地方圈了起来,禁止任何在这里打鱼,把那些渔船全都给引向了远海。

  这路程远了,每天能回来的渔船就少了,回来的渔船少了,这鱼获自然就少,鱼获少了,价格能不上去吗?

  当然,

  等那些远航的渔船回来后,价格还是会重新回落下来的。

  咚咚。

  敲门声。

  张志新敲开了张星海别墅的门,两人坐在了客厅里,张星海让佣人给他倒了一杯咖啡,自己则依靠在了沙发上,嘴里叼着雪茄抽了起来。

  “叔,”

  “您这大晚上的把我叫过来,不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吧?”

  “呼儿。”

  张星海吐了一口雪茄烟,缓缓说道,

  “调查组的事情,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调查组?”

  张志新疑惑了一声,又立马拍着大腿做恍然大悟状说道,

  “我还以为您这大晚上的叫我过来干什么呢,原来就为了那什么调查组的事啊,叔您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张星海摆了摆手,说道,

  “张志新,”

  “我让你管理公司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就给我招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你到底是怎么做的事情?”

  “谁允许你擅自涨价了?”

  张星海敲着桌子,眉头拧成了一块,张志新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叔叔,”

  “您这可就是误会我了,涨价那是市场的事情,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的,最近公司打算深度开发远海渔业资源,”

  “大部分的渔船都给派到远海去了,”

  “这涨价只是暂时的,”

  “等那些去远海的船回来,别说恢复到以前的价格,就是再打上个七八折也不是没可能。”

  听到这话,

  张星海的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

  “张志新,”

  “我们做实业的,最忌讳的就是大涨大跌,我们不是搞期货搞金融,没有差价可赚,这么搞对我们没有好处!”

  “叔叔,”

  “您这话说的可就落伍了,”

  张志新笑道,

  “我已经跟证券公司的人商量过了,有几家公司同意给我们出一个IPO的方案,要不了多久,我们西江渔业就能在主板上上市,”

  “我可全都给打听清楚了,”

  “到时候,”

  “咱们西江渔业公司的市值至少在两千亿!”

  “两千亿?!”

  张星海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怒喝道,

  “咱们公司的总资产零零总总的加起来,也才不过两百多亿,你这十几倍的市盈率,是怎么算出来的!”

  “到时候,”

  “别说两千亿,”

  “一旦上市,我们西江渔业公司瞬间就会被那些真正的大鳄给吃的连渣都不剩!”

  “你可别忘了,”

  “出了西江,出了云州,我们西江渔业算特么的个屁啊!”

  张志新知道张星海一直反对公司上市的事情,但没想到反应竟然会这么大,撇了撇嘴,小声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叔,”

  “有钱赚为什么不赚?”

  “别说两千亿,就是四千亿,八千亿都没有问题,你不知道现在金融市场有多门繁荣,您落伍了。”

  “哼,”

  “我落伍?”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居然敢说我落伍?”

  张星海按灭了雪茄,说道,

  “滚蛋!”

  “现在就给老子特么的滚蛋!”

  “西江渔业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呵呵,”

  “那侄子我就先告辞了。”

  张志新微微一笑,转过身,脸上的笑容消失,推开门走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别墅,冷笑道,

  “张星海,”

  “这可是你逼我的。”

  嘀嘀。

  张志新启动了车子,缓缓驶出了别墅区,几个黑影出现在了后视镜里,跳入了张星海家,消失不见。

  次日。

  西江日报头版头条大幅刊登了西江渔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星海先生,在家中心脏病发身亡的消息,

  根据他的遗嘱,

  其侄子张志新将全面接管西江渔业公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