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霸帝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可还服气?
  院内杂草丛生,顾辰就坐在一张石桌边,桌上是新买来的茶具,他竟在慢吞吞的沏茶,看上去比她之前还要悠哉。

  “太阳就快要下山了,随着黑夜降临,你也将永远失去一双眼睛,但你看上去倒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杀手皱着秀眉,缓步来到石桌前。

  顾辰见到她寻来却如此淡定,她自然发现了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按照守道灵契的约定,自己在日落前找到了对方,对方一双眼睛就要没了,不该如此淡然才对!

  “不是还有一会时间吗?不急,坐下来喝茶吧。”

  顾辰沏好茶,递出一杯,这男人镇定自若的模样越发让杀手高看几眼。

  她坐了下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发现这茶的味道分外熟悉。

  “这茶是从我那里偷来的?”她品出味道,脸黑了一下。

  她平时所喝的茶并不多见,至少在这沛都仅此一份。

  “不错。”顾辰笑了笑。

  什么时候偷的?

  杀手心中一沉,回想顾辰在典当行中的一幕幕。

  这茶叶价格不菲,她保管自是妥当,而顾辰明明一直都在她眼皮底下,究竟是何时窃走了她的茶,她竟然一无所知!

  “给你一个时辰,你不想着藏起来,就跑去买这茶具了?”她吸了口气,又看向茶具,想起蜂鸟禀报的,顾辰这一个时辰来的动向。

  蜂鸟传递的内容不够细致,但结合这茶,她意识到顾辰一开始就从她那里偷走了茶叶,在偷走茶叶后,又刻意去买了茶具,然后坐在这里等她!

  一切都是预谋,对于双方之间的约定,他仿佛当成了儿戏!

  “在我眼皮底下偷走我的茶叶的确有点本事,但你忘了契约的内容是什么吗?天已经要黑了,而你就在我眼前,你输了。”

  虽说嘴里喊着对方输了,杀手内心却颇为不安。

  远方夕阳一点一点下沉,晚霞都黯去,黑夜降临人间,沛都里万家灯火亮起。

  日落了,赢了,一双眼睛!

  杀手眸光盯着顾辰,想看他还有何话可说,还如何保持那份从容。

  然而,一直就在她视线中的顾辰突然就消失了,仿佛随着光明从大地上退去,他也不复存在!

  “怎么可能?人到哪去了?”

  杀手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左顾右盼,满脸的惊疑不定。

  她心中的不安得到验证,但她却没瞧出任何门道。

  要知道她的蜂鸟就是她的眼线,顾辰从离开典当行开始就在她的监控中,是什么时候竟动了手脚?

  她知这世上有许多潜行奇术,但她的蜂鸟经过特殊训练,一般的移花接木偷天换日的手法根本瞒不过它们才对!

  “影子因为光明而存在,而作为杀手,就应该像影子。”

  顾辰的声音突兀在杀手耳畔响起,他竟从杀手的影子里钻了出来。

  砰!

  只是手刀轻轻一划,杀手头戴的斗笠被斩成了两截,面纱也破碎了,纷纷扬扬坠落。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映入了顾辰的眼帘,连带婀娜的身段,都被顾辰给挟持了。

  “你竟然……”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杀手一脸羞恼与气愤,才意识到对方的真身竟然一直藏在自己的影子里,这是极为高明的潜行之术!

  只是,哪怕这潜行之术再高明,如此胆大的做法,就不怕万一被她发现吗?

  要知道若被发现,一双眼睛就必然没了,损失何等惨重?

  这是何等胆大,何等自信之人!

  “连你脸上的面纱我都揭下了,姑娘,可还服气?”

  顾辰微笑的审视着眼前精致的脸蛋,不得不说这张脸颇为赏心悦目。

  这话一出,杀手更加气恼,却也输得心服口服了。

  之前她被摸到身后,却借口说对方意图落空,没能揭开自己面纱,自己算不上输。

  而眼下对方不仅漂漂亮亮的赢了约定,还顺带把面纱给揭了,让自己输得毫无借口,毫无反驳余地!

  “你赢了,我会按照约定,向阁中举荐你。”漂亮的女杀手没了脾气,沮丧的道。

  到这一步,她也猜到顾辰大概是在哪里动的手脚,应该是在离开典当行之前。

  只有这样,所做的手脚才能完全瞒过她的蜂鸟们。

  想必那惊人的杀气,那一番威胁人的话语,不过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在自己被惊到的短短时间里,对方移花接木,走出典当行的是虚假的分身,真身则藏在了她的影子里,完美的实现了这灯下黑的策略。

  得到承诺,顾辰松开了挟持女杀手身子的手,后退拉开了距离。

  女杀手内心松了口气,深深的看了顾辰一眼。“我的名字叫夜觅,记住了。”

  夜觅,很奇怪的名字,想不记住也难,顾辰点了点头。

  “我会尽快告知阁中你的情况,等批示下来需要点时间,你先回去吧,等我消息。”

  她郁闷的道,达成了目的的顾辰也没有意见,转身就离开,无意与露出惊为天人真容的夜觅多做交流。

  夜觅见他这般爽快离去,猛想起一事,问道:“等等,你倒是告诉我哪里能够找到你?”

  若是平时,有她的蜂鸟在,要监视顾辰的去向还不简单,她哪里需要多此一问,所以刚刚才直接让顾辰回去等消息。

  但是想到对方那潜行的本事,她心里没了底气,还是直接问下比较省事。

  “去汤府便可。”顾辰回答道。

  “可是水舞军那个汤府?”夜觅秀眉微皱。

  顾辰没否认,夜觅神色顿时变得古怪。“你与汤家是什么关系?”

  “我是汤家新聘的供奉。”顾辰回答道,这个身份若夜觅有心调查,自然一下就能查出,也没必要瞒着。

  “供奉?”

  夜觅听闻哑然失笑,“如果你真是汤家供奉,那奉劝你一句,尽快离开汤家吧,汤家不久必有大祸。”

  “哦?”顾辰眼睛一眯,若有所思。

  “听不听是你的事,如果你与汤家牵扯过深,导致你未加入无妄阁前就先没了性命,那可不能说是我言而无信。”夜觅无所谓的道。

  “多谢姑娘提醒。”

  顾辰答道,转身离去,识趣的没有多问。

  他知道未加入无妄阁前,对方没有义务解答自己的疑问,而若正式加入了无妄阁,没有对方,他也有资格经手无妄阁的情报,疑问自然能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