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404章 干得是人事儿吗!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说不定真会有蠢货认为是他安排人抢了顾怀庆的配枪,借机把顾怀庆搞下台呢。

    屋外又起了大风,呼呼刮过,将树上的叶子带离树枝,掉在地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白宴诚大手一挥,将空了大半的茶叶罐子摆在书桌最中间,干咳一声,看看云裳,又看看茶叶罐子,虽然没有说话,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云裳无语半天,最后给了白宴诚一个鄙夷的小眼神,开口道,“爸,我看到顾二哥家里还有一大罐茶叶,回头我给你偷一点回来。”

    还当爹呢!整天追在六岁的闺女屁股后面要茶叶喝,也不嫌丢脸!

    白宴诚也不觉得闺女鄙夷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手伸进口袋里摸了半天,最后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零钱,在里面挑挑拣拣,最后挑了一张最大面值的一块,塞到云裳手里。

    “拿着,回头自个儿去买小人书看。”

    云裳看看手里皱巴巴的一块钱,再看看白宴诚手里那堆加起来还不足三块的毛票,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她这便宜爹,活得可真可怜。

    堂堂军区司令,全身上下常年搜不出五块钱,日子过得还不如大院儿里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小屁孩呢。

    那些小屁孩每个月都还有零花钱花,可白宴诚每个月除了烟钱饭钱,身上真的是一个多余的子儿都没有。

    可就算这样,每到发工资的日子,白宴诚也总是乐呵呵的积极上交工资,那副不知反抗、乐在其中的狗腿相,简直没眼看。

    云裳将手里的一块钱丢回去,很是嫌弃的道,“爸,我有钱,这钱你留着自个儿花吧。”

    好歹也是军区司令,每个月算计着零花钱艰难度日的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

    白宴诚也不觉得脸红,见云裳不要零花钱,很是自然的把钱收起来,塞进了口袋。

    云裳正想着要不要反过来给白宴诚几块钱零花钱,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紧接着,一道拉长的哭声在外面响起。

    白宴诚面色一冷,起身往门外走去,云裳也赶紧跟在后面,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跑到司令家闹事。

    院子外,周明娟一手抵着白家大门,一手抹着眼泪,嘴里呜呜咽咽的抽泣着。

    吴婶从里面紧紧顶住大门,不让周明娟冲进来。

    一旁的顾明珠一边踢着白家大门,一边指着吴婶的鼻子破口大骂:“滚开!你算个啥东西!一个伺候人的下人,敢拦着不让我妈进门……”

    吴婶气得嘴唇都哆嗦了,却又不好跟顾明珠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只能大声呵斥周明娟。

    “周同志,你这是干啥?我都说了,林团长不在家,你等林团长回来再过来。你上来二话不说,堵在司令家门口哭哭啼啼的想干啥?”真是够晦气的!

    要不是因为这是军区大院儿,她早就扯着周明娟两个耳刮子抽上去了。

    在农村,堵着别人家大门哭,那可是哭丧哩!

    周明娟这样干,简直是在故意恶心人。

    周明娟哭声顿了一下,马上又扯着嗓子,加重了声音,“林文岚不在,那你让白宴诚出来,我,我要问问白宴诚,我家顾怀庆到底哪儿得罪他白宴诚了,他非要不依不饶的针对顾怀庆……”

    见周明娟又开始攀扯白宴诚,吴婶更着急了,马上呵道,“你别胡说八道!白司令不是那样的人!”

    白宴诚调到临阳那年,她就在组织的安排下,来白家当了帮佣。

    这么多年了,白宴诚和林文岚两口子从来没有跟她大声说话过,平日里换洗下来的衣服,两口子也会抽时间自己洗了,从来不会加重她的工作量。

    就连家里的几个孩子,也没有拿她当下人看过,对她非常尊重。

    在白家这几年,她从来没有受过气,也没有吃过两样饭,逢年过节,林文岚还会额外给她包个红包,再准备年礼让她带回家,待她就像自家亲戚一般。

    大院儿里其他领导家的帮佣,哪个不羡慕她运气好,被分到了白家?

    白宴诚两口子那么好的人,咋可能干出故意针对顾怀庆的事情?

    如果真干了这样的事儿,那也一定是顾怀庆犯了错,白司令在代表组织教育顾怀庆呢!

    这么想着,吴婶宽厚的身躯再往前一步,把门缝堵得严严实实,继续道:

    “满大院都传遍了,你和顾政委两口子当年搞破鞋,让人原配举报了。顾政委犯了错,组织上批评教育他不是应该的吗?你咋能上下嘴皮子一碰,不说自个儿身上满是屎,偏要攀扯白司令,非说白司令针对你家顾政委?”

    周明娟一张脸臊得通红,双手捂着脸,又呜呜的哭开了,边哭边使劲儿往门里挤。

    “你知道啥!?你知道啥?就是白宴诚在针对我家怀庆!当年那么多离婚的,不都没事儿吗?咋我和怀庆就不行啦?咱大院儿不也有当年离婚再娶的吗,咋就独独盯着我家怀庆不放了!?”

    当年军区有好几个军官都离婚再娶了,他白宴诚咋不全给停职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白宴诚看顾怀庆不顺眼,想绊倒顾怀庆,在军区只手遮天吗!

    她就偏不如白宴诚的意!

    顾怀庆政委的位置眼看要保不住了,说不定还要被判刑,她手里攒了多年的继续也让张春妮骗走了,现在要啥没啥,凭啥就这么灰溜溜的被赶出军区大院儿?

    就算要走,她也要好好恶心白宴诚一顿不可。

    周明娟想的挺好,可她没想到吴婶将白家的门户看得这么紧,而且嘴皮子还这么利索,逮着她好一顿怼。

    周明娟觉着自己委屈,吴婶心里同样也替白宴诚抱不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指着周明娟的鼻子就骂:

    “你还有脸说!我呸!你能和别人家一样吗!?别个儿再离婚,那也是好说歹说,出钱出力把前媳妇安置好了才娶新人的。

    谁能跟你们家似的,把怀了娃儿的孕妇天不亮就赶出门。还在赶走前媳妇的时候,连同自个儿亲生骨肉也大冬天一起赶走!你们干的那是人事吗!啊?那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