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下了线,禾悄悄出了游戏舱,赤着脚直奔隔壁。

  熟练的输了密码,禾悄悄带上门,扭头就看见哥哥禾默扣着上衣的扣子从房间出来。

  禾默站在房门前,一边慢条斯理的扣上扣子,一边走过来,在鞋柜里拿了双拖鞋放在她脚下。

  “这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穿鞋,回头小心被老头念叨死。”

  禾悄悄踩上那双拖鞋,笑了笑:“那不是心急嘛。”

  禾默扫了她一眼,默默把袖子挽到小臂二分之一的地方,转身进了厨房,“吃晚饭了?小鹤呢?”

  “还在王朝,应该一会儿也下了。”禾悄悄跟上他,扯了张椅子坐在柜台前边,眉眼略略一动,“话说哥,你知道小鹤是宣帝么?”

  开了冰箱拿了瓶酸奶给禾悄悄。禾默挑出禾悄悄喜欢的蔬菜放到水里,闻言双眸一眨,语气里带了点惊异,“你怎么知道的?”

  听这话,禾悄悄了然的挑了挑眉头,也不再抱着什么试探的语调,开门见山的说:“我接了个任务,是直接从君王那里触发的,叫‘攻略NPC’,要求99天内完成,否则清除账号数据。千鹤因为这件事,在作为宣帝的时候找上我,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两年前王朝核心AI君王崩溃的事。”

  “嗯哼?”禾默疑惑的蹙起眉头看向她,“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牵连了很多人被困在王朝,不过目前技术上已经有了进展,就是救援相对会慢一些。怎么了,你那么急的让我下线,就是为了这件事?”

  把洗净的蔬菜摆上案板,禾默伸手去拿刀,随即又是微微一顿,领会了妹妹的意思,“你是……想问悄声无息?”

  禾悄悄点了点头,又听禾默说道:“我其实也是半年前才知道这件事的,当时才入职,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告诉你。一来是我私心,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离王朝,长痛不如短痛,已经两年了,指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忘记他,又何必再提起他让你伤心?”

  看着禾默利落的切菜,禾悄悄把酸奶拆开,倒进一边的玻璃小碗里,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冰凉凉的的酸甜在嘴里痛快的蔓延开,禾悄悄垂了垂眼。

  她当然理解禾默的做法,换言之她也理解季萱鹤作为王朝的工作人员之一,却迟迟不以宣帝的身份来告知自己一切而拖到现在一样。

  换了是她看着季萱鹤失去自己的所爱,而自己知道真相并了解那人离开王朝甚是渺茫的可能性。她也绝对不会去告诉季萱鹤,那人被困王朝,归期茫茫。

  “那这么说,你也知道,悄声无息是言景遥咯?”咬了一口酸奶,禾悄悄靠在柜台边,看向禾默。

  禾默拧眉:“嗯?”

  显然是被切菜时敲击案板的声音压过去了,没听到禾悄悄再说什么。

  禾悄悄没好气的翻了白眼,等他把蔬菜码好后,复述道:“你知道悄声无息就是言景遥么?”

  “言景遥?”禾默抬眼看她,“你说的是上次在议会的时候见到的那个NPC么?他跟悄声无息有什么关系?”

  禾悄悄把勺子放回碗里,忍不住挺直了脊背,神色怪异,“言景遥就是悄声无息啊!”

  看见妹妹这副张惶的模样,禾默不禁轻笑:“谁告诉你的,言景遥?”

  “不是。”禾悄悄咬唇,“那家伙没承认,可我知道他是悄声无息……”

  “悄悄。”禾默伸手来探她的额头,“你是不是一直待在工作室太久了,放假不习惯?还是一直在王朝,从悄声无息那里受到的压力太大了?言景遥和悄声无息不可能是一个人。”

  禾悄悄嫌弃地拍掉他的手,扯了两张纸巾擦掉禾默的手在她额头上留下的水珠。

  “可他们就是一个人。”把用完的纸巾丢进垃圾桶,禾悄悄盯着禾默,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着,说完揉了揉眉心,“哥,我知道他现在这么坑爹的形象和当初那个战术猥琐但是还算正经的悄声无息是有点出入……但是我的感觉从来就没有错过,而且……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像的两个人啊。”

  用毛巾擦了手,禾默伸手揉了揉禾悄悄的头,“可是言景遥真的不是悄声无息。”

  禾悄悄瘪嘴,“他不承认就算了,你又不熟悉他,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

  “谁说我不熟悉的,言景遥在NPC里的坑爹程度是有名的,从一年半前开始就不断在坑大家,测试也不好好做,顶着刺客左使的名头也不参与任务……听说现实身份是个大家的公子哥吧。”禾默推了推衣袖,回忆道,“然后为什么我确定他们两个不是一个人的原因,是因为悄声无息我已经在现实里见过了。”

  听到前半句,禾悄悄还很不以为然,言景遥坑是有目共睹,而悄声无息作为大神,没有一定资本怎么好开创游戏玩法新流派?

  然而在听到后半句之后,禾悄悄一怔,睁大了眼,“悄声无息?现实?”

  “其实就是几天之前,就是你跟小鹤去吃火锅的那天。”禾默把排骨扔进汤锅里,一边思索着说道:“我跟大狐狸还有木瓜白马他们一块聚餐,悄声无息也在,他长得挺帅气的,又白又瘦,做事慢条斯理,和气得很……”

  “哥……原来你喜欢男人么?除了悄声无息你不能碰之外,我支持你收了任何一个男人,爸妈一直秉承真爱至上,我认为爱情是没有性别的,现在的社会也很宽容……”掐着下巴,禾悄悄点点头:“嗯,你就放心大胆的上吧!”

  禾默苦笑不得:“……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小鹤。”

  “是男人就去她面前说。”禾悄悄扬眉,继续吃酸奶,“你怎么就知道那男人是悄声无息?我听你的描述,完全不敢想象那会是他有的形象。”

  “他对你们之前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上到你在世界的排位,下到你鞋子的码数。”禾默把调味的蔬菜放进锅里,侧目笑看了一眼禾悄悄:“甚至是你们之间的那五年,他怎么喜欢上你,怎么追你这只呆头鹅,你又怎么喜欢上他,给他说黄段子,他都知道。”

  禾悄悄一愣。

  倒不是因为这些事情确定那人是悄声无息,而是因为她不相信禾默描述中的那个人是悄声无息,而那个人却对她跟悄声无息之间的事情太过了如指掌。

  ——这让她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变态二十四小时监视了。又或者说,悄声无息有一个十分变态的同性追求者,日日夜夜像个变态一样的盯着悄声无息并做着关于自己的记录,以知己知彼,等着一个大招把她踹下正宫的位置。

  禾悄悄打了个激灵,可毕竟那些细碎的世界排位鞋码,她都只跟悄声无息说过。而她不相信哥哥话语里的男人,是悄声无息。

  “很惊讶是不是?我也很惊讶。”禾默低下头,用力的切着牛肉,禾悄悄听着他说话,隐隐感觉他咬牙切齿,“这么体贴,我想为难一下再把妹妹交给他都不行……”

  禾悄悄抬眼看天花板。

  “我真不相信那个男人是悄声无息。”摊了摊手,禾悄悄在禾默手边的碗里偷了一个草莓,“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些事就能确定他是悄声无息,那么以前一起玩过来的任何一个朋友,都可以假装成悄声无息。”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对,但是大家都在你身边,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干,全息是要扫描相貌的,即使做了再大的调整,现实还是能依照游戏里的相貌辨认。”禾默把她手里的草莓抢回来,“还没洗呢就想吃……”把草莓扔回碗里,禾默把话题归回原位,“他跟游戏里的形象还是挺像的,悄悄。假如换了言景遥……NPC同样要扫描面部,他跟悄声无息真的不像,一点都不。”

  禾悄悄沉默了一下,在这点的分辨和争论上,她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因为从游戏发展到现实的辨认真的很简单,百无例外全看脸。

  “真的那么像?”一会儿后,禾悄悄问道。

  “挺像的。”禾默点头,“那天我们互相留了电话,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见见,他在S市。”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这个说法,真的挺像是去酒吧撞桃花啊。”禾悄悄莞尔,“有空再说吧,再让我好好休息几天。”

  禾默颔首,禾悄悄的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说确实属于比较忙碌的类型,最近刚得了休假的批准,确实没必要让她再到处跑。

  拍了拍禾悄悄的肩,禾默笑道:“去看看小鹤下线没,下了让她过来吃晚饭。”

  “知道了。”顺手拿过一个草莓,禾悄悄蹬着拖鞋往玄关去,眼神中透着疑惑。

  她百分之百确定言景遥就是悄声无息,但是禾默口中那个对她了解透彻又与游戏形象肖像的“悄声无息”却让她尤为好奇和诧异。

  世上不可能有两个悄声无息。那么那个堂而皇之出现在禾默眼前的“悄声无息”,又是为什么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出现?

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