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悄声无息啊?”

  听着禾悄悄问出这个问题,言景遥愣了一愣,唇齿嗫嚅片刻后颓败地看向禾悄悄,“被屏蔽了。”

  “哈?”显然这个回答并不是禾悄悄料想中的那些,“你在逗我?”

  “不骗你,朝阳干的。”

  言景遥无奈地回答,“攻略NPC在游戏早期一开始就是开发组用来清除异常数据的任务,通过测试人员攻略NPC达成清除异常AI目的。在沙雅把王朝搅得一团糟后,这个任务又被她母亲修改成最终对付她的武器。直到朝阳盯上你,将修改攻略NPC任务用在你的身上。

  核心AI发布任务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下发任务的过程中,这个计划被沙雅察觉,感染并修改加入了我的数据。时间太紧迫,她能做的很少,AI抢夺任务控制权的时候,沙雅失败,朝阳在短时间内设置了屏蔽对象,我只要承认身份就会被屏蔽,如果一有说……”

  话到一半,禾悄悄就看着言景遥唇齿不断翕动,却进入了无声模式,叹了一口气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啦,我知道啦,你是悄声无息对不对?来,点头。”

  禾悄悄笑着指示道。

  言景遥顿了一顿,下颔刚沉下一点弧度,就僵硬在原地。

  “……朝阳简直可怕,屏蔽得这么彻底,这样的AI为什么不引进总/菊。”摸了摸言景遥僵硬的周身,禾悄悄彻底领会到了朝阳的力量。

  这屏蔽的强力也是没谁了。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禾悄悄安慰着在角落蹲着画圈圈的言景遥,一脸幸灾乐祸。

  “小没良心的。”在禾悄悄鼻子上点了一下,言景遥斜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那么确定我是……嗯。”

  禾悄悄直接掏出了一把火红长弓。

  言景遥视线才落到弓上,就听到一道相似沙雅的声音:“一米内出现老相好。”

  眼角抽动,言景遥哭笑不得:“什么?”

  “之前它就是把普普通通的弓……后来一接近你就这样了。”禾悄悄摊手,“除了这个之外,那天小鹤跟我说完沙雅什么的之后,我也猜到你是了。只是不能确定。你现在的外貌跟当初……差太多了。”

  “其实,现在才是我真的外貌数据。”言景遥笑,“以前的形象是温花妈妈帮忙设置的固定形象,换舱也没法清除,后来游戏崩溃反而恢复了。”

  “我以为你就长那样。”禾悄悄拧眉,认知中的悄声无息形象一瞬间崩离,对于她个人来说多少是有一些不习惯的,“为什么不用原有形象玩游戏?你的职业很特殊么?”

  她知道有些人因为职业特殊性,会通过一些机构的制作“伪相”,以方便自己在游戏中自由活动而不会被人认出,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

  不过,伪相制作价格极高,而且有时候并不是有钱就能做……按禾悄悄所知道的用过伪相的人,也只是业内的一些传说。

  言景遥……是什么人?

  揉了揉禾悄悄的头发,言景遥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点吧。总之这个形象不是我本人的数据,是温花的妈妈拿家里人的形象设定的。拜你为师之前我本来打算撤除的,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行,只能继续用下去了,我也没想到一用就是这么多年。”

  “你家里人的形象……?”闻言,禾悄悄默了两秒,复又抬头去看他,疑惑道。

  言景遥点了点头,蓦地看向她,“怎么了?”

  “两个悄声无息。”禾悄悄与他对视,“我之前想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有两个悄声无息?哥哥说在上次四界乱之后他就见过了‘悄声无息’,那个‘悄声无息’的样貌与你的游戏形象非常相似,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古怪?没理由在你站沙雅阵营不能跟我相认的时候,现实里就出现一个承认自己悄声无息还长相肖似的人。”

  言景遥的脸色微微一变,片刻开始凝重起来。

  “你是怎么想的?”禾悄悄扯了扯言景遥的衣袖,急切的问道。

  他这副模样,她看着也有点瘆人。

  “温花的妈妈给我设置的形象,用的是我弟弟的……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出现在解莲裳眼前的那个人,也许就是他,”言景遥疑惑地蹙起眉头,“可我真的想不出来他会有什么原因去干这件事……”

  “不用想了。我给哥哥说一声,让哥哥约上那个假货跟我见一面。”切开好友面板,禾悄悄看了他一眼,准备给解莲裳发送邮件。

  这一打开,就看到了君何念的陌生人信息,问她还去不去鲛人领地。

  “出去再发吧,这里隔绝信息输送,你接不通解莲裳的通讯的。”言景遥握住她的手,“我还是觉得离开王朝对你才是最好的。”

  “那是你觉得,不是我。”禾悄悄往下翻动邮件页面,听他这么一句话,指尖稍僵,“我从没有过站在你身后当缩头乌龟的打算,冲我来的我绝不会拿你们来当挡箭牌。”

  见言景遥还要说什么,禾悄悄侧昂首极其妖娆地嘁了一声,“别说什么我站在你身后是理所应当之类的话,我当年在武神一夫当关,以区区脆皮弓手溜BOSS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白呢。”

  “这个情况不一样。”言景遥叹了一口气,“朝阳有九个复制体,每一个都天天在研究室里接受研究员的不同军事训练,源源不断的获得各种各样的知识。它们时时刻刻都联结着朝阳这个主脑。朝阳又尤其会伪装,在开发组和研究员的面前完全一副死板正太的形象,那群人又是人类至高主义,完全不担心这些朝阳的情况……他日渐升级着自己的数据能力,你只要留在王朝一天,你就越危险,明白么亲爱的?”

  禾悄悄点头:“明白。可我真的不怕他。”

  “我怕啊!你要是被吞了怎么办!”言景遥对禾悄悄算是无可奈何了,“你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到底是因何而来啊?!”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有你啊!”禾悄悄嫣然一笑,看着言景遥黑线,摆了摆手,“不闹了不闹了……我根本不怕玩家资料数据化,因为奶奶世交家里是做数据研究的。我十岁的时候太熊孩子联结了他们实验室的头盔,数据化了一个多月天被姨奶奶救回来了,当时玩得挺开心的,不过因为在未完成的全息游戏里瞎吃数据影响了抢救进程,也是挺作大死的。”

  “姨奶奶说我神经系统比较强悍,在全息时代很有优势,就老是让我去她们实验室帮忙做实验。那几年乱七八糟吞的数据海了去了,也没什么问题。朝阳要真把我数据化,就等于是放虎归山。”

  捏着下巴想了想,禾悄悄粲然一笑,“我对于沙雅用人类神经融合数据成为核心AI的过程感到非常的好奇。如果能亲自实验一次这种过程,弄清楚其中的规律的话,我相信一定能把神经媒介方面的开发更往上推进一个层次。”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别对这玩意儿感兴趣,真的要弄明白,以后直接找沙雅问。”握着禾悄悄的手背亲了一下,言景遥果决地反对她这个不正确的思想,“要出去么?”

  “君何念最近的一封消息是几个小时前了,我们要是再不回去,八成她要屠了我们了。”轻抬唇梢,禾悄悄把信息的界面切掉,反握住言景遥的手掌,温柔一笑,“欢迎回来。”

  .

  两人是亲/昵的回到回归之路前的时候,君何念和复瞳两个人正坐在一旁玩骰子赌些白板装备玩。

  禾悄悄看着素来冷艳的君何念拖着大氅和复瞳面对面坐在灰扑扑的地面上,也是呆滞了良久。

  见着禾悄悄和言景遥两人,她手上拿着的骰子盅一抖,几颗白色的骰子随着她猛然站起的动作噼噼啪啪掉在黄土间,面色是掩不住的促狭绯红。

  复瞳的视线在言景遥的身上停了一停,俯下身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骰子,轻轻吹了吹,从君何念的手中拿起骰盅,一起放入背包。

  “你是……悄大神?”看着言景遥走到面前,君何念犹豫了一小会儿,内心揣揣的开口问道。

  禾悄悄在她身上睇了一眼,“对啊我是。”

  话音才落就被禾悄悄接过了话头,即使禾悄悄没有应错,君何念表示自己也很心累。不过禾悄悄这样的反应,也让君何念确定了言景遥就是悄声无息的事实。

  手指划了划脸颊,君何念一脸愧疚地看向言景遥,“当年不懂事带了人出走烽烟聚……大神我对不住你……”

  “不用愧疚.你当年也是年轻受不起诱/惑,我不生气的。”

  禾悄悄淡定地拍了拍君何念的肩膀,语气那叫一个大度还有不计前嫌。

  “咳……”言景遥忍俊不禁,在禾悄悄的身后缓缓扬唇。

  禾悄悄这么一搅合,君何念心上的歉疚和不自在都消失了大半。

  手拢在嘴边轻轻清了清嗓子,君何念目光闪烁,“总之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抛弃大家,当年不是大神和堂里的前辈指导,我也没有今天,我欠大神一个人情,如果大神……”

  瞄了一眼禾悄悄,君何念转了话锋,端起架子来,“或者大神夫人有什么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给我发消息。”

  “不用了,谢谢,我用你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太难做到了,你有的我都有,虽然个别没你的宽广……”话到一半,禾悄悄感觉两道夹杂着惊诧的视线飘到了自己的身上,赶紧停了话。

  君何念懵了半天,反应过来时双颊绯红,看了看身后的复瞳,羞恼地瞪向禾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