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看着君何念这一脸纯洁少女的模样,禾悄悄凝笑耸了耸肩,摊开手,“我什么都没说哟。”

  那语调,那笑容,摆明了就是故意调戏的君何念。

  君何念张了张口,想到身边的复瞳,意识到不好回击,只能嗔视禾悄悄一眼,扭过头不再搭理禾悄悄对她的调侃。

  朝着眼神怪异的复瞳扬了扬眉,禾悄悄无辜地挽了笑意,好像刚刚调戏君何念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反正她也没有明说嘛,她也不相信复瞳和言景遥敢把她话里的意思都明着说出来。

  “污。”言景遥笑着在禾悄悄的鼻子上点了一下,禾悄悄凛然地拍开他的手,扭头去给解莲裳发信息。

  看了一眼禾悄悄,言景遥偏开的视线撞进复瞳一双妖异的眸子里,对视半秒,言景遥直视复瞳的双眼中有什么一闪即逝。

  眯了眼对复瞳微微一颔首,言景遥薄唇倾开,浅浅一笑。

  等言景遥转开了视线,复瞳敛下眸子,轻勾唇梢。

  “不枉她留候王朝如此久,我还以为……算了,不过就是多了个对手而已。”

  .

  双手在浮空中扯出几块透明的光板,禾悄悄打开任务界面,看着攻略NPC底下一排NPC的好感度,翻动那些“桥姬”“天狗”的百鬼ID,对自己大量刷好感的行为也感到了一丝好笑。

  翻到最下方,禾悄悄看着言景遥的名字,视线落到ID下方的好感数值条上,顿时就吓了一跳。

  食指中指一划,把界面共享到了言景遥的眼前,禾悄悄吃惊地扬了声音:“为什么只剩五点好感值了?好感度会自己掉下来?不至于啊……我们这几天亲密行为真的挺多的……”

  言景遥看了一眼面板,了然地收回眼来,以满脸书写‘你是不是太迟钝’的表情盯着禾悄悄:“十天一清零,之前就清空过两次了,你才发现么?”

  “我又不关心这个……”禾悄悄嘟囔着关闭掉界面,望向言景遥,“所以要攻略下你的话……我得在十天之内跟你一块把好感度刷到爆满么?”

  “嗯。”言景遥颔首,“这是个费力的活动。”

  “那之后再刷吧,我先把酆都的任务清完,路上咱们就随便刷刷。”

  禾悄悄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目前手上的任务先做完,攒齐酆都声望给千鹤换一把稀有武器。

  毕竟这件事搁在她心里,也惦记了挺久的,尽早解决了,她反而能够全心全意去想法子虐BOSS。

  再者,她也想去看看鲛人领域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竟然连病毒型的沙雅都不能侵入……如果弄清楚了领域的属性,说不定正巧就是对抗朝阳最锋利的兵器?

  心念电转,禾悄悄稍微给君何念复瞳讲清楚了她身上的任务后,查看了一下献灯任务进度的具体情况,问明白了君何念的任务。

  君何念的任务虽然等级比她的低,但是中间穿插的一些任务其实多少还是跟她的任务有些重复的地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得知了她们下一个任务是去郭不齐那儿给他买东西,禾悄悄在提醒了他们注意态度和速度方面的事情后,又交代他们多多接触任务中出现的对象人物,以及高阶级NPC那些不起眼的手下。

  君何念对于是否能触发支线任务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在禾悄悄说话的时候,她的专心程度让禾悄悄有一种见到了当年那个小白君何念的错觉。

  因为任务的不同,禾悄悄等四人经过商量,决定暂时分成两队,等各自完成手上的支线任务后,再回到木魅领域的入口集合,一同通过黄泉进入鲛人领域。

  站在木魅领域的入口前,禾悄悄把化蛇面具从脸上摘下,摸了摸自己被面具掩盖已久的脸颊。

  盯着君何念和复瞳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眉头紧拧,对言景遥说道:“我挺担心君何念得到提示后带着复瞳跑路的,虽然复瞳是个非常耿直的孩子,但是……有时候挺蠢的。”

  “她们的任务权限不允许她们在任务完成之前离开酆都,所以你只管放心,只要她们出不去,你完全可以把她们的任务抢到你这儿来。”瞟了一眼四周游荡的鬼魂,言景遥往禾悄悄身边靠了一步,漫不经心的说道。

  “抢任务……这是什么神奇的玩法?”禾悄悄瞄了他一眼,鄙视道:“你根本就不怕鬼,一天到晚的就会骗我。”

  “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言景遥无奈道,没搭理禾悄悄问的抢任务的问题。他的暗示已经非常清楚了,如果再解答个清楚,万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特殊的关键字被君王察觉到,那他就得被抓去关小黑屋了。“特别是长得比较狰狞的那些鬼,有点童年阴影。”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对言景遥话不说全的行为,禾悄悄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NPC内既然包含了真人NPC,那么相应的自然也会有一些规矩,这些不用说她也猜得到,毕竟有真人NPC的游戏不止王朝一家,天成的对头也玩过这个。

  拍了拍言景遥的肩膀,禾悄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来,“靠着姐姐就没事啦,乖哈。”

  “你不觉得一个男人什么的……怕鬼很奇怪么?”言景遥问道。

  禾悄悄毫不在意:“有这种想法才奇怪,我一直很好奇,关于性/别的社会特征到底是谁定的,男人不能怎么样,女人不能怎么样,一定要怎么怎么样……这种想法难道不是束缚么?因为这种那种的社会定性的想法,喜欢的东西被限制,就连开心这种事也会受到影响,人是一个个体,为什么一定要让道德界限以外的东西把自己掐得喘不过气呢?”

  “人活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当然是让自己开心最重要。”

  禾悄悄一边说着一边切换任务面板,给言景遥指了一个方向,就迈着步子一路朝前走去,“献灯任务交付人就在前面,这好像是个剧情任务……完成的话可能时间上有点负担,不知道复瞳那边任务怎么样,我们尽量快一些吧。”

  “你也是豁达。”颔首一笑,言景遥紧随其后。

  禾悄悄献灯任务的交付人是一只叫做浣纱的白衣女鬼。她找到浣纱的时候,浣纱怀中抱着一盏熄灭的莲灯,迷茫的木魅领地外游荡。

  与浣纱搭话了解了她目前的情况后,献灯任务的第一环完成。除了声望之外,奖励还有两颗宝石,禾悄悄琢磨了一下,那大约是镶在武器上的,可当着浣纱的面,她也不能大喇喇的直接研究宝石的属性,只能让宝石静静躺在包裹里。

  “妾身居黄泉已经多年,从未走过引渡之路,今日受到莲灯吸引步出领域,没想引渡之路一消失,莲灯也随之熄灭。”浣纱收紧抱着莲灯的双臂,低下头,三千青丝从耳边滑落到她的手臂上,桃花眼低垂,泫然欲泣的模样,“妾身听闻,引渡之路由百鬼在本家献上的灯火铺就,百鬼可在引渡之路上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盏灯火,随着灯火上的印记一路归家……可明日就是十五火曜日,此灯已熄,妾身身为百鬼之一,若是不能回归本家,怕是就要魂飞魄散了……”

  浣纱一路说着,语调越发低沉。说到最后,眼眶里已经盛满了晶莹的泪花,两眼汪汪,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女侠,既是你送来了莲灯,那么一定记得是谁托付你做此事,也记得他家在何处可对?妾身求你,带妾身去见他吧?”

  一直插不进话的禾悄悄听到浣纱这句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当即答应了下来,“受人之托忠人之托,莲灯既然是在下帮忙送来的,自然会帮到底,姑娘放心即可。”

  浣纱闻言,立时抹了眼泪,对禾悄悄福了福身,“那就麻烦女侠了。”

  “无须客气。”禾悄悄抱拳躬身,算作还礼,俯下身的那一刻眉心略微蹙起。

  莲灯在她包裹中的时候仍然明亮灼灼,怎么会突然熄灭?这种剧情跌宕起伏的支线虽然她平常也见得多了,但是……感觉有点奇怪啊。

  领着浣纱回到原先见到小厮的地方,小厮探了头出来,看见浣纱,对着禾悄悄轻轻地笑了笑。返回府内一会儿,他再出来的时候带了一盒金子,以及几颗品质极高的宝石,送到禾悄悄的面前,“多谢女侠带回内子,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禾悄悄看了一眼小厮,又看了一眼浣纱,双眉紧拧,没有接过小厮手上的东西,而是疑惑道:“你又是受谁的托付?”

  带着浣纱从木魅领地回来的时候,禾悄悄仔细想了想,觉得一个小厮,有一张能将信息资料改换成山海妖兽的面具,着实太过奇怪。

  即使酆都遍地是宝物,但这也不代表随随便便一个小厮都能拿出一张改换信息变妖兽的面具……想想影魅宫里金银珍馐供着的那只穷奇,还有秦国的镇国神兽朱雀,就可以知道山海妖兽在王朝的世界里享有什么样的地位了。

  况且,见到许久未见的妻子,难道不是小别胜新婚的激动拥抱什么的么?眼前这个小厮除了淡淡的笑了一下,转身就去拿了谢礼,这剧情跟狗血开发组以往的作风不太像啊?

  不过说回来,她真的想试试戴着化蛇面具在陈国逛一圈,看看会不会被傻缺NPC们架起来当国宝……

  要是吸引灾祸的妖兽都能当上国宝的话……她以后绝对不再吐槽开发组的神经设定了。

  小厮听言,目光在禾悄悄的脸上停了一停,唇角扬起,收起谢礼,看向禾悄悄身后迷茫的浣纱,“姑娘说什么呢?莫不是跑这一趟,累昏了头?”

  话音落,他衣袖中滑出一柄匕首,刀柄在落入他掌心的瞬间被他一把抽出,刺向禾悄悄。

  刀锋逼近眼前,禾悄悄一惊,脚步连动挡在浣纱的面前,彻骨白鸦开了弓,箭锋已经锁定他的咽喉。

  “悄悄别杀他!”

  “嘭!”

  烟灰缭绕,府门碎了一半,剩下的半片大门挂在门框上,看来离崩落的时候也不远了。

  收回挑着弓弦的手,禾悄悄看向被箭击中,躺在门内空地处的小厮,在言景遥和吃惊的浣纱身上扫了一眼,解释道:“用错千斤矢,没杀他。”

  “那就好。这可是你触发支线的唯一关键,杀了不好。”

  言景遥站在红木柱子下,负手而立,朝禾悄悄微微轻笑。

  禾悄悄回他一笑,问道:“你站那么远干嘛?”

  “尝试不同角度看美美的你。”言景遥笑。

  禾悄悄嘁了一声,才不相信他的胡说八道,安慰的拍了拍浣纱的手背,她走向门内。

  千斤矢是千鹤制造出来的一种变/态兵器,平时看不出来跟普通弓箭的具体区别,但只要一使用,就会发现它的强力。

  千斤矢器如其名,重千斤,不管是怪物或是玩家,只要被它击中就会重伤。而对于BOSS这种强力的怪物,则会减缓其1%的速度。

  小厮的护甲值是多少她不知道,不过按照一般NPC跟人类玩家的相似来看,即使她及时的把箭矢瞄准点偏向了小厮的肩胛……那大概也是重伤了。

  好在往日里揍言景遥的次数也不少,禾悄悄揍NPC的心理已然十分常态化,对于重伤NPC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犯罪感。

  走到小厮的面前蹲下,禾悄悄扫了一眼他血/肉/模糊的肩胛,咂了咂嘴。视线移到钉在他肩胛上的箭矢上,她犹豫了一下,伸手触上那只箭矢,然后在小厮的愤怒的眼神里……把箭矢拔了出来。

  “啊——!”

  小厮通天一声凄厉的哀嚎。禾悄悄握着染血的箭矢,琢磨了下,从背包里扯出一块做时装剩下的布料,把箭矢仔细的包裹好,放回了背包。

  没办法……千斤矢千鹤就给了她这么一只,还是让她拿来打BOSS用的,不回收的话,大概会被千鹤一个技能拍死……

  长出了一口气,禾悄悄看向地上的小厮,问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受命于谁?为什么要借我将浣纱带出木魅领域,你一开始就打算刺杀她?”

  小厮肩仍在泊泊涌血,他伸手压在肩胛上,血几乎染红了他整个手掌。

  他似乎也清楚自己对禾悄悄实力悬殊。可面对禾悄悄的质问,他依然倔强的咬着唇,不愿意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只是凶狠又愤然的盯着禾悄悄那张萝莉脸。

  “我知道我长得好看。”禾悄悄对于这种剧情里反派NPC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设定感到十分的烦躁,反手直接从身后拿下了彻骨白鸦,将弓抵在他的额上,她半垂下的眼眸里是深深的威胁,“但是被人盯太久,我也是会烦的。”

  “说。”

  彻骨白鸦森冷的气息在禾悄悄话落的一瞬间席卷小厮的周身,他瑟瑟一抖,汗毛根根林立,却依旧咬着唇,不吐一个字。

  “……设定就是麻烦。”

  偏开头,禾悄悄伸手在箭筒里抽出一根箭羽,搭在彻骨白鸦的弓弦上,狞笑道:“既然不说话,那就是个没用的玩意儿,杀了好了。”

  小厮死死凝视着箭矢锋利的箭头,声音里全是颤抖:“你以为……我会说吗?”

  二人对视。良久后,禾悄悄啧了一声,无奈的勾起唇角,收起弓弦,将长弓和箭都放回原本的位置。

  看着禾悄悄收回了武器,小厮的一直摁在肩胛上的手指蓦地松开,禾悄悄微微一笑,从包裹内拿出了……一个震天雷。

  “既然你这么麻烦,问个话都不说,那么——留你何用?”

  小厮猛地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禾悄悄嗤笑一句。她手里上下抛动了震天雷一会儿,背向他而去,留下给他的,则是一个通体漆黑的小球。

  背抛而去的震天雷在空中滚动着迎向小厮,他看着它逼近,目呲欲裂。

  “我说!”

  夹杂恐惧情绪的两个字落入耳中,半挺身体的小厮只见那位长相清丽的少女以迅疾的动作拿下长弓抽出箭矢,脚步电转移动,上身微仰一折,弓箭就冲脱了彻骨白鸦的禁锢,将震天雷一箭射穿在半空当中。

  火光自半空飞溅落到地面和小厮的身边,那一点点的火星子没了它原来的威力,小厮却从中真正察觉到了这个玩家少女的危险。

  “真是要死到临头才知道什么叫珍爱生命远离任务党。”

  撘弓负背,禾悄悄迈开双腿走向小厮,一把将他从地面上捞起来,看了眼他肩胛上的血洞,左手一把扣住小厮抽刀攻向她的手,一脚踹在他膝盖窝上,“还来?信不信我让你生吞震天雷?”

  捡起小厮掉落在地的匕首,翻覆两下查看了一下品质,禾悄悄果断把匕首扔进了背包后。站到小厮的眼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厮,手指一划,从包裹里翻出好几个震天雷在手中不断把玩。

  小厮跪在禾悄悄身前,在看到那几个震天雷后呼吸顿时一滞。

  还没怎么样,眼前的禾悄悄觉得这样几个小玩意儿似乎不够对小厮起到威慑作用,琢磨了一下,放出一只血量和等级同样厚到让他心惊肉跳的火精灵,对他咧嘴一笑:“再不说的话,我真的会让你炸成一朵烟花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