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你对我没有权限。”言景遥眉梢轻扬,“我想怎么看你的信息就怎么看。”

  听着言景遥像是变态一样的话,禾悄悄噗嗤一笑,“真成了灵兽型NPC?这样的不设权限不是只对灵兽开放么,就跟肚兜能从我这儿随便拿东西玩一样一样的。”

  “那我就当你的绑定灵兽吧,随叫随到,成天跟着你?”言景遥轻笑着揽住禾悄悄的腰,神色微微一顿,惊诧地问道:“你怎么那么壕?”

  “嗯?”禾悄悄疑惑的蹙起眉头,视线落到面板下的金钱值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有段时间太穷了,努力学了门制衣技能,做做时装卖给土豪们什么的。有些品质很高,带额外加点,会有人高价在黑市向我定制。”

  “现在物价已经这么可怕了?你卖了几件?”言景遥惊异地看着她,“这数值也太可怕了,七个零?”

  “从新手的几百金一件一直到后来的一件快十万金,中途为了弄身上这套白鸦套,也是花了不少的,要不还会更多。”禾悄悄说道,“加属性点的卖了大概六七件,其他品质的也好几十件了。”

  翻到任务面板底下,禾悄悄发现之前的献灯任务已经不见了,翻来翻去,倒多了一个名叫心如故终不负的任务。

  任务底下的信息只有跟随来人前往行宫,其他的就只剩下任务对象的信息。

  “之前的任务呢?”禾悄悄不解地看向言景遥,指着面板上的新任务问道,“这个是什么?”

  “你之前触发的那个任务是假支线任务,不是真正的支线,真正的支线任务是‘心如故终不负’。甲一只是你的支线任务触发人,如果不接触他接到假支线任务,并干涉浣纱和明照君其间,你就不能拿到真正的支线任务了。”言景遥解释。

  禾悄悄颔首,笑道:“如果开发组知道你给我泄露任务信息,会不会一个雷劈死你?”

  言景遥挑眉,“我没有触犯规矩哦,你已经获得了任务了,我再给你解释已经无伤大雅了。更何况,要是他们能察觉到我的情况,就一定先知道了你身上的攻略NPC,不能发给玩家的任务发给了玩家,还是发给了你……光这件事就足以让他们焦头烂额的不停加班,哪还有闲心管我?”

  “说得也是。”禾悄悄赞同他的话,扭头看向至天空落在府门前的云舆,双瞳一滑,视线就落到握着云舆缰绳的铁甲大汉身上,“不知可是禾悄悄女侠、言左使,还有浣纱夫人?”

  禾悄悄撇唇,实在不想吐槽,他们的ID都明晃晃的挂在头上呢……

  而这里又只有她们三个人,不是她们还能是谁?

  见没人应他,大汉自己也觉得这样问不太对,挠了挠脸,对禾悄悄比了个请的动作。

  “君上请诸位回宫,让我来接三位,请上云舆吧。”

  带着心中忐忑的浣纱一同上了云舆,禾悄悄坐在当中,安慰了一会儿浣纱,让浣纱放了心,便抛下言景遥去跟驾车的大汉搭话。

  虽然一开始大汉对禾悄悄戒心戚戚,但到底也挨不住禾悄悄顶着一张软萌的脸来甜甜的搭话。一问一答之间,他就放开了戒备之心,家底都给禾悄悄知道了底朝天。

  搭话中禾悄悄得知了大汉名叫平疆,是明照君麾下的得意将领,打明照君尚且还是一个普通守卫时就与明照君相识。后来帮助明照君夺下酆都霸主之位后受封大将军,为人耿直,极其讨厌那些对明照君一板一眼长篇大论的腐朽文臣们。

  “那帮子狗屁东西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算计君上,说什么君上为了浣纱夫人毁损命途当诛夫人,实际上不就是看着君上宠着夫人不愿娶她人,搞得自个儿的女儿不能进宫当妃子,分不到油水呗。天天瞎扯淡说这样不对怎么着的,也不想想那是君上不跟他们计较,不然君上一巴掌下去跟碾死蚂蚁一样轻松。”平疆扯着缰绳,语气里都是愤慨,“我听说甲一今天被君上踩死了,我觉得真他/娘的死得好,给那群聒噪只会耍嘴皮子的缩头乌龟提个惊醒,一天到晚的不干点实事,老是脑子长毛多管闲事。”

  禾悄悄趴在车架上,听平疆大粗嗓子粗字一个一个往外冒,像极了白马与秋在战场被群殴时的骂娘,好笑得很。

  但是笑归笑,禾悄悄可没忘了正事,开始对平疆套话,“你跟明照君以前就是兄弟,还一起打天下……真厉害呢。”

  “其实也没啥……”瞧着禾悄悄一脸崇拜,平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其实我们当年也没想过今天会有这等地位。当年若非是牧岑君太不通情理,以规矩棒打鸳鸯,我跟君上今日应当也还是守卫。”

  禾悄悄听到了有意思的东西,不解道:“棒打鸳鸯?”

  平疆叹了一口气,抽动缰绳,“君上当年还是个守卫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还是魔族千金的夫人了。可旧时酆都不似现在,牧岑君认为魔族血脉低廉,魔族认为我们酆都狡诈,互相都不甚喜欢对方,律法里也有禁婚的条例。君上同夫人的事情被人告发,牧岑君与当时魔族统领知悉后,一个将君上禁闭囚笼,一个将夫人送上了联姻的花轿。”

  平疆摇了摇头,“夫人性子刚烈,在迎亲的花轿上服毒自尽。君上得知消息,本欲殉情,后得木魅大人劝解,夺了酆都霸主之位,顺着木魅的指示,一路追寻夫人转世……可夫人入了黄泉,不记当年事,一次又一次的负了君上……”

  及此,平疆像是想起了伤心事,摆了摆手,不再说下去,“罢罢,前尘往事,不说也罢……只要现在好好的就成,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禾悄悄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下去,开始跟平疆聊一些其他的事情。

  云舆在富丽堂皇的行宫前停下时,明照君正候在殿前。浣纱看见他,瑟缩在禾悄悄的身后,只敢偷偷的瞄他一两眼。

  禾悄悄安抚性的拍了拍浣纱的手背,再回头去看明照君的时候,他原本喜悦的眼神飞快的黯淡下去,抱袖扭身离开。

  被平疆安置好在行宫,禾悄悄看着浣纱在塌上沉沉睡去,悄声交代了言景遥问清NPC方的任务下来有什么安排,又嫌弃了一番他新换的衣衫。

  从包裹中另外拿了一套淡紫的长衫,让他换下后自己也入房换了一身同色衣袍后,她向他轻轻一笑,折身出了殿。

  掩上门扉,禾悄悄看着背手立于廊下的明照君一身薄衫,白发披散,正看着殿外夏荷怒绽,神色惘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君上在此伫立多时,为何不进去看看?”禾悄悄轻手轻脚的走到他的身边,浅笑着问道,“浣纱夫人已经歇下,您进去看一眼,她不会发现的。”

  明照君摇摇头,“她不想见我。”

  “这就是君上的不是了。”禾悄悄觉得明照君情商捉急,“若是夫人一辈子不想见您,您就真的一辈子不去看夫人?”

  见明照君不再说话,只是瞧着她,禾悄悄又笑:“显然君上是做不到的,要不今日也不会那样迫不及待地候在宫门那儿了。”

  “是。孤确实做不到。”明照君承认下禾悄悄的话,“今日在此等候良久,一方面是想看看她,另一个,则是想要拜托你一件事。”

  要她帮忙?禾悄悄拧眉看向明照君,“不知是……?”

  明照君眼帘一掀,将一瓶药递到禾悄悄的眼前,“她身上戾气快消尽了,孤想托你将这个药给她服下,这是七日眠,可以令她晕厥七天。孤这几天打算为她彻除戾气,但她见不了孤,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禾悄悄睇着明照君,没有接过七日眠。

  “君上,你为了让她轮回不做厉鬼,消了她的戾气,为她耗损命途,你有想过夫人情愿与否么?”

  夜风微凉,风略过荷花美景,卷起明照君灰白的发尾。

  “孤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但是能让她不用日日夜夜都待在黄泉,得以引渡和归家,已是孤最大的心愿。”看着满池荷花因风而晃,明照君唇角一倾,如是说,“等这次散尽戾气,看着她进入轮回,孤就不再缠着她了……她三世愿当普通人,可都因孤而死……孤啊,终不是她的良人。”

  莲动潺潺。禾悄悄站在廊下,看着明照君身着雪白的长袍,笔直的站在栏边,灰白的长发与年轻的面貌极不相称。

  他话说得那么简单,却又那样的遗憾他不能站在浣纱的身边,陪她度过一生。心甘情愿为她做出牺牲。

  禾悄悄忽然就被虐了一下,酸涩的感觉从心脏的深处蔓延出来,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人世间,果然情爱还是最让人入痴的东西。

  就像她吐槽文案组狗血,明知这只是个任务,但还是被故事所吸引,陷入其中,为此难受……

  就像她空守王朝两年,心里了了悄声无息消失后有可能不再出现,却依旧打着别的借口不愿意离开……

  情情爱爱,到底都是累人债。转眼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轻轻叹了一口气,禾悄悄对着明照君问道:“为什么不能两全呢?”

  明照君从失神里回过思绪来,不理解禾悄悄的话,“两全?”

  “成全浣纱,成全你。”禾悄悄说道,“两全其美。”

  明照君摇了摇头:“谈何容易?”

  “君上知道浣纱为什么不见您的原因么?她没有一切记忆,唯独记得君上杀了她的家人。”禾悄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同明照君说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浣纱的心结,“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但我想这其中一定是有些内情的,您并不像那种任意屠杀平民的人。”

  “孤知道她害怕孤的原因。她记忆中的那些人是她上一世的‘家人’。她在饥荒里被花子拐走,卖给了那户人家,那户人家买她是当菜人以作食用的,后来朝廷的布施下来了,她刚好得救。孤找到她的时候酆都内乱未平,孤带不了她回来,就给了那家人一些金银,让她日子好过些。就暂时回了酆都。”

  明照君说道,语气里十分后悔,“孤再想去接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他的父兄在家境渐而富裕时染上赌博,大赌豪赌配尽家产。后来觉得她是个外人,将她卖去青楼红馆,她不听话老鸨的话好好接/客,挨不过那些老/鸨的毒打,才进去不到一日就死了。”

  “她死时青楼正有妖精,吞了她的一魄,孤追上去也来不及将魂魄聚回,只得借法器融合她的魂魄。就去她父兄家算账了。”明照君咬牙切齿,“我在饥荒里救了他们的命,让他们照顾好浣纱,没想他们一个个白眼狼,害死浣纱,当时气上心头,我就将他们全斩了。”

  他的语气渐渐低了下来,“只是没想到,凝聚好魂魄的浣纱正巧钻出了法器,看到了那一幕……她没有别的记忆,却唯独记得那些混货是她的家人……”

  “那事之后,她就尤其怕孤,孤只能将她送往黄泉,让木魅关照……”明照君低落地笑了一笑,“第一世,孤将她亲手送回了魔族;第二世,熬过重重劫难得到她,在人间做了夫妻,她却因孤死在疆场;第三世,孤将她送入了坟冢……他人都说她负孤,其实何尝不是孤的执迷不悟负了她?”

  真是命运多舛的一对恋人。

  禾悄悄为其叹惋的同时,不禁发问:“其实……只要让她回想起其他的记忆不就好了?”

  “本来是这么想的,可命铃灯已熄,再无他法。”明照君说道,“命铃灯乃是世间唯一一个能够让她重新恢复记忆的物品。它若是熄灭,那就再也无法点燃,也不能引她去往曾经,重历往事。”

  禾悄悄头疼,“可否重做一盏?”

  明照君一愣,没想到禾悄悄会问出这种问题,登时讷讷,“能是能的……只是不好做。”

  “有什么不好做的?”禾悄悄无语,这任务剧情听得她焦躁,三生三世不让人好好在一起,文案组有毛病。

  “清单。”

  既然能重新做一盏命铃灯解决一切问题达成美好结局的成就,那她为什么要虐恋结局的成就?

  她最不喜欢看离别,也不喜欢一个默默守候一个永远不知道一切的凄惨虐心,更不愿意看着两个明显相爱的NPC分开。

  达成圆满或许会麻烦一点,但她一定会努力开挂,圆满这个支线任务的!

  略带命令的音调落地,她的系统面板就迅速划过一行红字,提示打开任务面板。

  照做着从浮空中拖出一张透明的任务面板。她只见‘心如故终不负’的任务瞬间消失,切换上来的,则是一行赤红的任务标题。

  依旧是原来的标题,变化只是在原来的‘心如故终不负’的标题后面,又加了一行‘绝等天级任务’。

  翻了一下任务里的信息,禾悄悄看着标题下方陈列的材料清单,听着耳边系统恭喜她触发绝等任务的声音,啪地一下划掉面板,怒吼:“卧槽坑爹啊!”

  言景遥被禾悄悄的惊叫声吓了一跳,从房间里冲出来,“怎么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一看见他,她一脸苦闷地把任务界面切到他的眼前,让他过来看自己的任务清单里的内容。

  指着那一堆‘木魅之叶’‘燃烧的火焰’‘郭不齐的通天命’,禾悄悄欲哭无泪:“木魅还有顶级BOSS……这清单不止能吓傻我,朝阳也能吓傻好不好!”

  “木魅……传说中被伤了就会杀死或屠杀那人所在村子……”言景遥惊异地看向禾悄悄,“你是运气太好太久了……终于遭到报应了么?”

  “我才不想要这种报应呢!”

  禾悄悄内心泪流汪洋成海。

  果然不能瞎掺和狗血剧啊……冲动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