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顺利的从飞云坊的坊主手里拿到了景云织的秘方,禾悄悄携着言景遥一同赶往赤水城,与同意雇佣的风小卷等人汇合。

  风小卷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和千里送菊花,次奥好吃藕带着一个新人团下副本,在消息中大致了解了一定情况后,就答应了接受雇佣。

  在赤水城城门前落下的时候,禾悄悄刚好也收到了月小纱的消息,说解莲裳和木瓜牛奶一听是要给千鹤弄武器,毫不犹豫地就应下了帮忙。又问禾悄悄现在在哪里,他们一会儿一块汇合入队。

  “我们在赤水城鬼塔。”对着通讯器说话,禾悄悄一边对着赤水守卫亮了亮金羽勋章,一只手揽上言景遥的脖子,被言景遥抱着飞速前进,“你们直接从都城南门过来,速度快些。

  “晓得了。”应了一声,月小纱挂断了通讯。

  切开黑暗的通讯器界面,禾悄悄指尖一动,将任务界面移了过来。

  一路翻过数条任务信息,扫过心如故终不负任务的完成必需品,最终落到“弓的心脏”一条上。

  咬着唇角戳了戳面板,禾悄悄拉开赤水城地图面板,双手交互将其拉大,视线凝在地图上的一座山上,“‘不周’的地狱模式每天可刷三次,标配团队人数五到二十人,弓作为隐藏BOSS,我以前下副本的时候约莫一周能见两次,但真正见过它掉落心脏的次数……貌似只有一次。”

  “也是全服唯一一次吧?”言景遥听着她话中暗藏的不满,带着笑意看她,“弓是所有副本里最难出的BOSS,两周能见到一次已经是RP超群了。你一周见两次还曾经见过它掉落心脏,还不满足?”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转头看着前方,言景遥脚步加速,在两个魔族玩家扑向对方的空隙里抱着禾悄悄一下穿过,想起禾悄悄的话,皱了眉,“你刷出过弓的心脏?那心脏呢?”

  看着大街上一个一个前来刷副本的团队,禾悄悄靠在言景遥的胸膛上,懒洋洋地说道:“拿去做音无了。”

  言景遥步伐一倾,瞬间又摆正身形继续前进,“音无……是崩溃之前做的……你内测的时候刷出过心脏?我怎么不知道?”

  “那天你刚好下线休息,我就带着新人去了趟副本,刚好就刷出来了。”禾悄悄打了个哈欠,“又正好给你做武器,失败了好几次,我心一烦就试着把它嵌进去了。”

  于是当年的神兵榜第一就这么被禾悄悄弄了出来?

  “哪有那么简单。”读懂言景遥诧异的眼神,禾悄悄翻了个白眼,“做音无刀身的材料是沉沦之渊的鬼鸣石,刀柄是魔族宫里供奉的第一任魔王的右臂骨……虽然也是我不按秘笈随便乱扔进去做的,但音无的那些属性真的不仅仅是一颗弓的心脏就能做出来的。即便是我胡来折腾。”

  听着禾悄悄道出做音无的材料和过程,言景遥无奈地笑了笑,忽又问道:“能拆么?”

  禾悄悄当然知道他问的是能不能把音无里弓的心脏拆出来,瞥了他一眼,禾悄悄没回答,选择继续靠着他休息。

  要是音无能拆,她……也不会拆。

  前不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就被她嵌入音无里的,后再说烈焰凤凰感应的是音无这一点,就算音无能拆,她也绝绝对对不会同意拆掉音无。

  千鹤是武器制造大师,她平日里没少见过千鹤拆高低级武器做新武器。

  虽然拆掉嵌入武器里的宝石以及其他的法器并不会影响武器的形态,但怎么说武器都不再会是没被拆掉之前的武器,往日里的属性以及其他特点都会彻底消失。武器的光芒更会彻底黯淡下去。就算还能使用,跟最低级易碎的白板武器也没什么区别。

  而且……音无实际上来说,是她给言景遥的信物。

  音无,无音,当是一个悄字。

  禾悄悄,悄声无息。

  看着禾悄悄呆怔的神色,言景遥打消给禾悄悄提议拆音无的心思。蓦地禾悄悄从怀里抬起脑袋看他,认真道:“当年王朝的拟真程度甚至于是切下来的牛肉过了期限就开始发臭,你难道以为被拆下来的心脏能保存到送回酆都?”

  言景遥一怔,下意识回道:“可是一般能嵌进武器里的饰品……一般都是被熔炼过了,可以永久保存的。”

  “是这样吗?”武器制造为弱项的禾悄悄愣了愣,回想了一下,偏过头去,强硬道:“那也不能拆。”

  “不……”

  “绝对!”见言景遥好像还要说什么的样子,禾悄悄猛地转头一下打断,表情坚决:“不能拆!”

  言景遥无奈,“好……”

  .

  赤水城在王朝的地图上是一个特殊的城市,它不属于任意一国,但位于三国之内。城内有著名沉沦之渊,更深处大小高低阶副本多达四个。又有无城主且受三国驻守松懈,任意种族的玩家在此地PK或者杀人均不受限制的原因,在玩家当中非常受欢迎。

  毕竟集打架对殴互杀之后还能顺带下个副本为一体的城市……也是挺少有的。

  言景遥在鬼塔前停下的时候,风小卷刚好下完鬼塔副本次数出来。看到禾悄悄丝毫不见负担表情的窝在言景遥的怀里,顿地愣了下,拍了拍身边毒蛛王形态的千里送菊花,疑惑道:“禾悄悄跟言景遥的关系……之前有那么好么?”

  千里送菊花也是一脸异怪,伸手肘捅了捅抗着重锏的次奥好吃藕,复述风小卷的问题:“有那么……好么?”

  捡起自己失神掉落在地的重锏,次奥好吃藕回看向千里送菊花:“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说禾悄悄一直不找对象也没人敢追的原因是她在等悄声无息吗?卧槽早知道她会搞对象老子就上了呀!白便宜这NPC了!”

  “不是……话说回来王朝的NPC什么时候亲人到这种程度了?”风小卷收起自己的膛目结舌,提出一个最大的问题,“言景遥太奇怪了啊,我就没见过这样的NPC好么!”

  “很奇怪么……”千里送菊花惊讶地看着风小卷,“NPC怀里抱的是禾悄悄,顶着禾悄悄这三个字的女玩家做出的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吗?大家难道不该是习以为常么?”

  “所以说你追不到女朋友!真是不懂女人心!”风小卷白他一眼,走向禾悄悄。

  可能男玩家对禾悄悄跟NPC在一起这件事会感到稀松平常,可她是女玩家!当一个女玩家看到另一个女玩家跟NPC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会做出什么反应?

  平平常常地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错!

  正确的反应是——

  风小卷一把将禾悄悄从言景遥的怀里拖出来,拉到一边,神色激动地压低声音:“悄悄!悄女神!悄女王!——玩家是不是可以攻略NPC啦?”

  一听到这个问题,禾悄悄眼珠一转,佯作不明白似的挑眉:“嗯哼?”

  “看在我写了你跟言景遥那么多的同人文份上,你就告诉我呗?”风小卷双手合十,“好悄悄——”

  撇嘴,禾悄悄问道:“你有喜欢的NPC?”

  风小卷闻问,双手握拳,用力的点了点头,“拂衣!”

  “这样……”唇梢扬起一抹春风和煦,禾悄悄反问道:“攻略NPC?”

  风小卷猛点头。

  “我说不能你信么?”

  禾悄悄笑,眼角滑落出的情绪让风小卷眼睛登时放大,眉宇和薄唇的弧度陡地张开,喜悦几乎就要让她雀跃起来。

  但就她在开心即将冲上脑门的一瞬间,她紧紧握了拳收进自己的身体里,将自己的身体弯下一半的弧度,轻声而激动的笃定:“妈!个!鸡!果!然!是!这!样!”

  低下头听着她冒出这样一句,禾悄悄噗地笑了出来。

  风小卷睇她一眼,蓦地抱了她个满怀,声音激动的带着颤抖:“悄女神我卖身给你吧!”

  言景遥正偷听墙角,乍一听风小卷这一句话,和禾悄悄异口同声地惊诧:“……哈?”

  “NPC走开走开!”

  风小卷对言景遥驱赶性地摆摆手后,握住了禾悄悄的双手,“我卖身给你!你告诉我怎么触发任务!”

  “任务属于唯一任务。”禾悄悄怎么可能把任务触发的条件告诉她。一个攻略NPC的任务扯出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只是个普通玩家又不是反派角色,没必要把风小卷扯进来,“任务已经被我触发,不会再有第二个。”

  风小卷呆住,好半晌低了眼,失落地点点头:“唯一任务啊……”

  “嗯……其实触发了也不好,任务是指定攻略对象的,发布的同时会发布伴生任务会把指定NPC跟你扯在一起,没法换人。”禾悄悄摊手,看向言景遥。

  “指定攻略NPC?”风小卷诧异,禾悄悄看她眉眼里的沮丧退了点,继续瞎扯:“对的……是我运气好,指定NPC是言景遥,虽然比较坑……但是总比指定南海关城主一流的好吧。”

  “南海关城主?”风小卷脸色一白,显然是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对啊……指定NPC要抽取的,发布人说我差点拿到那个城主。”禾悄悄扯谎面色不改,“攻略完成以后是要结为夫妻的,要是跟城主在一起,那肯定是要天天被他抱来抱去,亲来亲去的……”

  想起南海关城主那泛着油光的肥头大耳贴近自己的身子,还说不定要亲自己,风小卷抽了抽脸皮,打断禾悄悄继续说下去,“悄悄我们一会儿做啥任务?雇佣书呢?”

  禾悄悄把材料清单和雇佣书递给风小卷,看着风小卷不甚在意的扫了眼材料清单,在雇佣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禾悄悄一边讶异了一下风小卷的爽快,一边觉得风小卷……挺好坑的。

  如果触发攻略NPC任务的不是自己而是风小卷,风小卷又遇上一个坑爹如言景遥的NPC,那百八成风小卷要被那NPC坑死。

  想想那种场景,禾悄悄突然就挺想坑风小卷一把的……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签字好痛快,你不担心雇佣书坑了你?”禾悄悄将生效的雇佣书收回背包,对风小卷扬唇。

  “大不了就是死一死……还能怎么样?”风小卷想了想,说道,“而且啊,跟着曾经的大神一块做做特殊任务,尝试一下不同的游戏体验,还能拿到丰厚的报酬,怎么想我都是赚了。”

  闻言,禾悄悄与言景遥对视一眼。

  风小卷这豁达的想法,也难怪她会位列王朝论坛人气玩家第一名。

  这边蹦蹦跳跳的风小卷一把扣住次奥好吃藕和千里送菊花的肩膀,自以为凶神恶煞地对两人命令道:“我已经签了雇佣合同了,你们两个要是不签的话……我一法杖敲晕你们两个扔到沉沦之渊去。”

  千里送菊花把她从肩膀上扯下来,望向禾悄悄,嘭的一声换回玩家形态,“报酬是什么?”

  “延长变身技能使用时长的白鹿之戒,加9%使用时长,另锻造自身基础属性,这个属性条对人,我没有戴过戒指,不知道具体会增加多少属性条列,得由你自己RP决定。RP差……也会保底增加两条属性条列。”禾悄悄把雇佣书和清单一起递给他和次奥好吃藕,“签下后交易报酬。”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顿了顿,禾悄悄视线看向次奥好吃藕,笑道:“至于你……你除了签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因为我手里的东西,是巨门的神器之一。”

  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重锏,禾悄悄看向瞬间愣怔的次奥好吃藕,嚣张地拍了拍锏身:“如果你不要我就送别人了哦?”

  次奥好吃藕回神,从千里送菊花是手里一把抢过雇佣书,唰唰签上ID就交到禾悄悄的面前,对着禾悄悄一伸手:“拿来!”

  接过雇佣书,禾悄悄狡黠地眨眼:“不看看清单和雇佣书?”

  次奥好吃藕一甩脑袋,“不看!这堆东西哪能和玄武锏,孰轻孰弱我他娘的还不知道?武器给来!”

  将玄武锏扔进次奥好吃藕的怀里,禾悄悄签下雇佣书的那一刻突然有点肉疼。

  要是任务完成奖励比不上她交出去的东西贵重,她就把酆都炸了!

  毕竟那堆玩意也是她在任务里过五关斩六将得来的啊……

  “你哥哥到了。”呲牙咧嘴的抽了口冷气,禾悄悄听见言景遥对自己说道。

  举目看向言景遥指示的方向,禾悄悄看着来势汹汹的解莲裳和木瓜牛奶两人里夹着的一个千鹤,愣了一愣。

  还没反应过来,千鹤就落在了她的眼前,一下将她卷入怀中。

  而解莲裳和木瓜牛奶两人冲来的步伐在言景遥的身前微微一顿,直接架走了言景遥。

  看着呼呼喘气来到自己面前的月小纱,禾悄悄抬眼看看千鹤,懵道:“你怎么来了?”

  “遇上了悄声无息还想瞒我。”千鹤捏住禾悄悄的脸,瞟了一眼身边的月小纱,“要不是我路上回头听到小纱说漏嘴,我都不知道言景遥这个坑货NPC是悄声无息!说,攻略NPC到底是怎么回事?言景遥为什么藏着身份,又为什么骗我说净化系统在‘悄声无息’的身上?”

  禾悄悄望着她,脸皮一抽,干巴巴地问道:“小鹤你融合记忆了啊?”

  “已经修正了被崩溃波动影响的精神系统。”千鹤直视着她,“现在,马上说清楚!”

  .

  另一边,言景遥被解莲裳和木瓜牛奶夹在了街角。

  “老悄?嗯?”木瓜牛奶挥了挥手里的长刀,视线凝住在言景遥的身上,看样子对于言景遥隐瞒身份一事感到非常不愉快。

  “我建议你们去问悄悄,我被屏蔽了,并且受到系统规则制约,什么都不能说。”言景遥长身而立,淡定地微笑。

  “悄悄怎么知道你身份的?”解莲裳沉默半晌,问出问题。

  作为游戏测试人员之一,他对于系统的规则非常清楚,言景遥目前作为NPC,法则对于他同样适用。

  再想起禾悄悄说的他不承认自己是悄声无息这一条,解莲裳结合他言语莫名的被屏蔽一词,估计到他作为NPC,除了被规则限制还有其他的东西在影响他。

  “沙雅联结了烈焰凤凰和音无,会有提示。”言景遥回答道,“半年前我就应该跟你说明身份了,可当时我的数据还不稳定,没办法跟你接触告知你情况。”

  解莲裳蹙眉,搞不清楚沙雅为什么会帮禾悄悄联结两把武器。在他和所有人的认知里,沙雅都属于游戏的一个高危险隐患,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中二少女。

  “她帮悄悄……这太奇怪了。”解莲裳不解的摇头,但他不解的问题不止这一个,可他满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问,只能从露出的线头里扯出一个这样的问题。

  “她是沈若霜。”

  听到言景遥的回答,曾经同为世界玩家的解莲裳瞪圆了眼,“你跟她……不是情敌么?她还帮你们?”

  “不是帮我,是帮悄悄。”轻笑回了一句,言景遥的身旁突地展开一片透明的壁障。

  木瓜牛奶的拳头本来是要落到言景遥的身上的,突兀地打到了一片屏障,木瓜牛奶登时一愣,就被屏障电得嗷地一声窜了起来。

  “……玩家不能攻击NPC。”

  怜悯地看了眼木瓜牛奶空了三分之一的血条,言景遥幸灾乐祸地补了一句。

  “有没有理了?”木瓜牛奶从地上跳起来,对身为游戏测试员的解莲裳抗议,“他两年丢下悄悄,让悄悄一个人守了一天婚礼,害得悄悄最后被服里的贱人们嘲笑,现在我想打他还不成了?”

  “NPC身份……我也没办法。”解莲裳摊开手,“我也想揍他。”

  木瓜牛奶撩了袖子,看向言景遥:“当NPC干什么啊!速度变回玩家,我要揍你!”

  “暂时还不行。”言景遥摇头,“我的数据是被锁定的,无法在玩家和NPC之间切换,暂时也无法脱离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