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锁定?”解莲裳迷惑的看着他,言景遥的这个回复显然让他有了更多疑问。

  对比解莲裳的奇怪,木瓜牛奶仅仅是瞅了一眼言景遥,然后冷笑:“坑太多人遭报应了呗。”

  听着木瓜牛奶带着怒气的冷言冷语,言景遥扬了扬眉,没有反驳。

  木瓜牛奶是解莲裳现实里的死党,以前是个废柴富二代,成日里就知道抽烟喝酒泡妹子,什么正经事也不做,天天跟狐朋狗友混在一块,直到家里出了事才痛改前非。

  据他自己所说,那段时间他家算是架在绞刑架上了,他到处去求人帮忙,但最后也只有解莲裳和禾悄悄愿意伸出援手。要不是禾悄悄给他介绍了一个贵人帮他父亲洗脱诬陷,他家就真的彻底没了。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当时他家里牵扯上的官司算是市里的大案子,他去求以往跟家中父母关系来往十分要好的朋友,最后都被对方的一句幕后不敢惹拒之门外。若没有禾悄悄和解莲裳的帮衬,家破人亡真的只是转瞬间的事情。

  自此一事,解莲裳和禾悄悄就被木瓜牛奶当做了亲兄妹对待,解莲裳有什么事他二话不说就去帮忙。对待禾悄悄更甚,谁欺负禾悄悄还被他知道了,那么那人往后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改头换面的流氓富二代,虽然不会是以前的模样了,但……流氓起来还是非常流氓的。

  有着这个由头,言景遥也不怪木瓜牛奶冲他发火。

  更何况,他当年是答应了木瓜牛奶,得好好照顾禾悄悄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老悄,我这辈子就悄悄一个妹子,你得好好对待她啊……”

  回想起当年木瓜牛奶语重心长,好似禾悄悄父亲一样的口吻,言景遥不由勾了唇,正巧木瓜牛奶视线扫过来,看到他这副模样,登时来了气,嘭的一拳……还是砸在了壁障上。

  抱着被二倍电流电击的右手在地面上打滚,木瓜牛奶疼得呲牙咧嘴。蓦地眼前一道黑影笼罩下来,看着来人以及来人澎湃的波涛,木瓜牛奶一愣,鼻子唰地就流下了两行鼻血。

  “没出息。”温花煮酒嘁了一声,迈开两条戴满武器的的长腿绕过他走向言景遥,光亮不过恢复了一下,又是一道黑影落下来。

  木瓜牛奶看清黑影的脸,脸色倏地煞白,衬得鼻下那两杠血红的颜色是格外的明晃晃。

  来人白衣赤发,净白的脸庞上生着一双桃花眼,双扇羽睫簌簌间可见他含笑的浅褐色双瞳中巨浪翻腾……这样的眼神,搭着他唇畔便晦暗不明的笑意。

  让木瓜牛奶觉得恐怖至极。

  赤发白衫,无声楼鲁班堂堂主,现机械山庄分支械音三长老之一——青梅覆雪。

  同时也是温花煮酒的男朋友……

  “大、大狐狸……”方才威风凛凛的木瓜牛奶见到青梅覆雪,瞬间怂成熊,赶紧的抹了一把鼻血,踉跄爬起来,连连摆手,“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小温穿的太漂亮我不自觉就看过去了……艾玛呸!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哦?”青梅覆雪粲然一笑,掏出一把爆裂银针。

  木瓜牛奶还没来得及做出一个惊吓的表情,就被一记银针炮砸了个懵。

  看着自己的血条唰地掉下去就剩一层血皮,木瓜牛奶顶着一张焦黑的脸从坑里爬起来,“卧槽居然没死……吓死老子了。”

  “我控制着的,怎么可能让你死。”

  才喘了一口气,木瓜牛奶就看到了一双雪白的靴子,还有靴子的主人青梅覆雪。

  愣了一愣,他听到他对着远处的禾悄悄喊了一声。

  “悄悄,肚兜借我用用!”

  听这么一句话,木瓜牛奶苍白着脸从坑底跌跌碰碰地翻出来,嗑了一瓶金疮药,伸手制止青梅覆雪。

  “这事能搁到后边再算账么?我们今天都是来揍老悄的啊!”木瓜牛奶跳脚,“歪楼了歪楼了!”

  瞅了一眼被千鹤拦住的禾悄悄,和被解莲裳温花煮酒夹在墙角的言景遥,青梅覆雪无所谓的一抖衣袖,展开一把机械伞对向木瓜牛奶,他轻轻一转伞柄,伞尖上的枪口瞄紧木瓜牛奶。

  械音技能武器不同于属分支异人傀儡同步肢体操控的极端方式,采用了较为温和的组装各种器械做成武器,并在器械中镶入火炮发射机关的手法,使得械音在战斗中拥有极大优势。

  尤其在对上近战分支的时候。

  禾悄悄听到青梅覆雪的话,扫了一眼被吊打的木瓜牛奶,十分同情地放出肚兜。

  得到了禾悄悄的嘱咐,肚兜步向木瓜牛奶的途中甩手扔了一个治疗技能加满他的血量,伸手去摸衣服肚兜里的花绳,然而还没摸到,她眼前火光一闪,再看过去的时候木瓜牛奶又只剩了一层血皮。

  愣了一愣,肚兜加上他的血,果不其然,下一秒木瓜牛奶又被青梅覆雪轰得只剩一层血皮。

  手上的技能有冷却时长,肚兜还剩下两个加血稍低的招数,犹犹豫豫地对着木瓜牛奶使用,下一刻一发稍小的炮弹击中木瓜牛奶,短小的一截血量只剩了皮。

  怔了怔,肚兜把手上的花绳放回口袋。

  编绳哪有眼前这个好玩?

  嘿嘿一笑,肚兜向木瓜牛奶再次扔出一个技能。

  .

  月小纱站在赤水城的路中央,感觉很惆怅。

  那种感觉跟她因为生理期好几天不能上游戏,又没吃早餐蜷缩着窝在床上,分不清痛感到底是来自胃还是小腹,神游天外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可是新出的口红还没买街角的鸭脖还没吃咸甜豆腐脑大战还没分出胜负时的纠结一样。

  她现在也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只是不是口红食物南北大战,她在想自己是会被禾悄悄用千斤矢射死,还是被禾悄悄炸死,又或者是被禾悄悄……活埋。

  仰天长叹一口气,她看向已经跟千鹤说完话的禾悄悄,瞧着她眼底莫名的笑意,月小纱语气绝望:“师傅我真的错了……在死前我只求你一件事。”

  禾悄悄嫣然一笑:“什么?”

  月小纱听见这两个字,登的变了脸色,狎笑着凑向禾悄悄,“你就告诉我一件事,为什么师兄变成了言景遥?还有什么是攻略NPC?”

  禾悄悄跟千鹤对视一眼,对月小纱舒眉,“想知道?”

  月小纱点头。

  禾悄悄轻轻一勾指头,让月小纱凑耳朵过去。

  看着月小纱老老实实低下头,禾悄悄挽唇,扭头转看向正虐着木瓜牛奶的青梅煮酒,双手在唇边拢圆:“大狐狸!告诉你个秘密!小纱一直想撮合木瓜和花姐姐——!”

  话音落,月小纱面对着那突然转了方向的炮弹,只来得及化身傀儡师,急速构造出械盾挡在自己身前。

  炮弹在盾牌上炸开,月小纱退了一步,看着盾牌上那几个凹陷的地方,讷讷地讶叹:“……师傅你这路子真够野的啊。”

  “平常你不是老嚷嚷‘简单点套路的方式简单点’的么?喏,”禾悄悄眉心翘了翘,朝青梅覆雪的方向努努嘴,忍着笑:“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真诚的了。”

  “师傅我错了!真的错了!”

  耸耸肩,禾悄悄听着月小纱的惨叫,绕过一身焦黑躺在地上却依然没死的木瓜牛奶,站到眼神困惑的解莲裳身边。

  “别想这么多了,这货就是他。”温花煮酒靠着墙站着,盯着解莲裳,手中奏折指了指言景遥,“这十年如一日的原生态坑货风格,除了他能有之外,还有谁能有?”

  禾悄悄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问,正琢磨着,身边的千鹤就拍了拍解莲裳的肩膀,镇定道:“晚点下线我给你说清楚,现在悄悄摊上了一些麻烦,我们先解决小的。”

  语调一顿,千鹤看向言景遥,“悄悄给我说了个七七八八,大概猜到了全部。不过这些事情里我需要确认一件事。”

  “沙雅确实是我们这一方的?”

  “是。”言景遥闻言颔首,说罢又游移不定的默了稍许,“至少为了悄悄,我们在彻底解决掉所有问题前,暂时会是一方的。”

  “我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确定一下沙雅会不会才是最终幕后,她城府太深,作为曾经的共事者,我没法完全信任她。”看了一眼禾悄悄,千鹤说道,“因为酆都这个隐藏地图实际上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在王朝的世界构架里的。而是由沙雅额外设计加入进去的,是一个兼容却隔离于系统之外的领域。”

  言景遥明显是不知道这码事,“那悄悄还有其他的人怎么接的接引人任务?这个地图不是出现过在资料片里?”

  千鹤抿唇,斜他一眼,“那是公司随着她玩的,顺便折腾个噱头,吸引大量玩家。”

  温花煮酒扬眉:“真大小姐的待遇。”

  “至于出生在酆都的玩家,你没发现那都是崩溃之后降生在那儿的么?”千鹤揉了揉眉心,“而且黑市里提起酆都的都是女玩家,你想想沙雅的爱好……”

  温花煮酒接话:“果断是在新玩家建立数据连接的时候偷看了,哪个妹子好看就把哪个塞进酆都。”

  千鹤颔首,“就是这样。”

  “我还以为她爱我爱得深沉。”禾悄悄西子捧心,“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大小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此话一出,禾悄悄就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了,就站在她身边一脸惊恐的盯着她。

  “咳,脑袋抽了个风。”禾悄悄摆摆手,“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温花煮酒在墙边直起身子来看着她,“你把我们叫过来的,你是团长,难道不该是你安排下一步做什么?”

  白了禾悄悄一眼,温花煮酒看向追打月小纱跟木瓜牛奶的青梅覆雪,“二货,悄悄说要去下副本了!”

  禾悄悄千鹤等人齐刷刷看向温花煮酒。

  说好的让团长做决定的呢?!

  闻言,解莲裳慢悠悠地抬起头来看言景遥,“可是我还是不明白……”

  禾悄悄黑线地扬起笑脸,“千鹤说了,下线回家会跟你说清楚,再问的话,我会鞭尸哒?”

  .

  站在不周副本的入口前,禾悄悄对后面赶来的白马与秋和一梦换一梦说明了情况后,两人很大方的拒绝掉禾悄悄说签雇佣书的提议,爽快地加入了禾悄悄的团队中。

  二人都是当年烽烟聚的元老,跟千鹤温花煮酒关系都是顶顶好的。进了团队就被千鹤和温花煮酒拉到一边,告知言景遥就是悄声无息。

  两人反应跟木瓜牛奶的反应都差不多,都是想揍他,不过原因不同,情绪也不是单一的愤怒,很快就被千鹤拦下了动作。

  跟在禾悄悄身边,言景遥瞧了一眼浑身焦黑的木瓜牛奶,第一次意识到当NPC的好。

  要换了玩家的身份回来,他现在应该已经被曝尸街头了。

  在风小卷原本带的团队里暂且请了一个奶妈入团,禾悄悄把两件红装报酬交易给对方,转头就在不周的副本申请人处申请了地狱模式。

  “一会儿解莲裳指挥,木瓜主T吃藕副T,输出自己注意不要OT,奶妈注意加血,哦菊花你是沙包毒奶加不了什么血,那你看着帮忙群眩晕……”禾悄悄一边说着一边给大家塞药,看到ID云谜的奶妈拿了药之后想说些什么,轻轻一笑:“有问题?”

  “嗯……嗯。”云谜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怯怯说道,“只有我一个奶妈……会不会?”

  摇了摇头,禾悄悄招手让坐在一边石头上的肚兜过来,“不要紧,你看好木瓜的血就好了,剩下的有她。”

  云谜与肚兜对视了一会儿,乖巧地点了点头,“好的。”

  “把刚才我给你的装备穿上吧,要是因为下副本导致瑕疵的话,我会另外给你一份报酬。”话落,千鹤已经转了眼来看云谜,莞尔道:“有团长这个RP逆天的怪物,你只管看好主T,顺手加一下我们就好。”

  云谜颔首。

  “不周副本开启,难度模式为地狱模式,请在五分钟内进入副本,祝你们好运。”

  .

  齐齐走入副本前闪耀的黑洞,再次踏出,禾悄悄等人已经身在副本。

  不周副本一名来自于神话中的不周山,因此副本也是依照着不周山倾的故事建造。副本内昏暗可怖,四周漂浮着蓝色的鬼火,火焰幽幽,游离在一片尸骸废墟之上。

  这里是不周副本的第一个关卡。守关BOSS是骷髅将军,由因洪水死去的百姓怨气化成,武器寒骨长镰,技能死之音、收割。两个技能范围影响在半径五米内,五米内被击中大量掉血,同时陷入八秒缓速负面状态。

  禾悄悄挺不喜欢这个BOSS的。

  一方面难打,第二个方面就是引起注意很缠人,第三就是……老是借着主场优势时不时放出一大堆的骷髅小怪。

  扫了一眼在废墟上扛着寒骨长镰走来走去的骷髅将军,禾悄悄退了一步,蓦地一个趔趄,余光中出现了一个言景遥,顿时生生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进来了?!”

  不明白情况的云谜听到禾悄悄这一声低吼,看过来,顿时也吓了一吓,“NPC?”

  “灵宠型,我任务不小心绑定的。”禾悄悄流利的扯谎敷衍道。

  “我没有什么事做,除了跟着你……就只能跟着你。”言景遥可怜兮兮的看着禾悄悄,“在外面等你我不放心。”

  “你是个NPC啊,你跟进来有鬼用……”禾悄悄扶额,“一会儿你找个地方待着不要乱跑,万一引了怪……”

  话音一顿,禾悄悄对言景遥问道:“你招仇恨么?”

  言景遥点了点头,就见禾悄悄凑过去给解莲裳和木瓜牛奶次奥好吃藕举手提议,“我们让那个坑爹货去引怪吧!”

  “亲爱的要不要这么语气坚决的把我丢出去?”言景遥闻言大惊失色,“你还是我家可爱的小悄悄么?!”

  “对啊你还是我师傅么!”

  “……没你事好么!”禾悄悄和言景遥异口同声地对月小纱吼道。

  月小纱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顺嘴了……不好意思哈。”

  “反正你是个NPC嘛,去引下怪又不会死……”禾悄悄撇撇嘴。

  “NPC就不会死了么,NPC也会死的啊宝贝儿!”言景遥纠正她的想法,“‘自动抵挡攻击并反击对方’这一条规则只对玩家成立,NPC对NPC是不奏效的啊!要是NPC被NPC攻击,我也是有死掉的风险的!”

  禾悄悄望天,“那你……找个墙角待着吧,别引仇恨,乖。”

  “嗯!”

  然而……禾悄悄忘了一件事。

  从最早一块玩游戏开始,言景遥就没有一次是不招怪喜欢的……只要有他参与的副本,只要他进入了BOSS的视线,那不管MT怎么努力输出拉仇恨,怪都会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爽快的扔下旧爱MT,扑向言景遥这个新欢。

  而这一条,对于变成了NPC的言景遥似乎也同样适用。

  握着彻骨白鸦站在一众团员面前,禾悄悄对着拉着骷髅将军远去的言景遥的背影炸毛怒吼——

  “坑货你把BOSS给我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