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40章 第四十章
  艰难地刷完骷髅将军,众人一致表示不跟禾悄悄争摸尸体,乖乖的站在一边看自己在这一关BOSS的各种输出量。

  随手扒光骷髅将军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禾悄悄翻出BOSS身上的乾坤袋,伸手在袋子里摸出几件高级装备,扔了一把红色品质的银针扇给解莲裳,就把言景遥扯到一边去教训。

  队伍里的千里送菊花虽然和云谜同是奶妈,但千里送菊花走的是毒医鸦杀路线,技能点的又是鸦杀里杀伤力最高的毒蛛王,使用的武器本就该是越小越好的银针或盘丝。

  因此只是浅浅在解莲裳手里的银针扇上扫了一眼,千里送菊花便认定这把武器是累赘,放弃roll点,干脆的转过头跟身后的风小卷说话,话里倒是对解莲裳手里那几件红装比较上心。

  “说了好好待着的呢?”看着解莲裳把装备分配给云谜,禾悄悄白了一眼言景遥,拉了一下弓弦,刚刚战斗过的呼吸里带着些微的急促。

  方才言景遥只是在队伍后边露了下脸,骷髅将军就像八百年没见过男人一样的扑了上去,热情之极。禾悄悄和解莲裳连发几记招仇恨的攻击都拉不回来。

  要不是后来言景遥反应过来他是NPC不能触犯条例进入副本帮忙,才转了头把NPC拉回来。不然凭着言景遥和骷髅将军两人一追一赶的速度……估计到了副本结束,禾悄悄一众人还没能成功扑倒骷髅将军。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我又不是故意的。”言景遥哭笑不得,“两年没摸过副本BOSS了,完全不记得自己原来这么受BOSS欢迎……”

  禾悄悄扬了扬眉,言景遥这委屈倒是真的,关于他这条天生自带属性,不要说他自己不记得,她包括他在场的昔时好友,也没一个是记得的……

  当时看着言景遥带着BOSS一路狂奔远去……

  在座统统表情一个大写的懵。

  “你出去。”轻出一口气,禾悄悄对言景遥说道,“你要每一关BOSS都这么来,我们所有人得累死。”

  以前言景遥还是悄声无息的时候虽然也经常抢仇恨,但是好歹那时候他是玩家,仇恨跑了他还能顶上当MT协调OT问题,顺顺利利地过了BOSS。可他现在是NPC,有规则限制他对玩家方所能做出的举动,一旦OT不但不能协调,也许还会添乱。

  更何况,时隔两年没有磨合对场景再现感觉生疏的问题……直接上来就大小BOSS统统OT,团队吃力不说,她还要不要做任务了?

  “我也想出去啊……”言景遥闻言,无奈回道,“但是不知道云谜那个小姑娘做了什么,外面好多女玩家……感觉是冲我来的。”

  禾悄悄掀了眼皮看他,鄙夷道:“你怎么就知道是冲你来的,万一是冲次奥好吃藕来的呢?他可是巨门分支第二呢。”

  “你团里一群大神还有一个风小卷,你说呢?”言景遥摊手,“男女玩家都很多,有组团的有个人过来的,来不周副本不组团……这里不能单刷吧?”

  禾悄悄仔细想了想,那突然聚集的一大群人,大概还真的就是冲着她这一团人来的。

  男神女神果然不能扎堆,扎堆……招狼。

  知道言景遥作为NPC所能知道的要比普通玩家多一些,禾悄悄也不问他为什么说云谜,直接对着青梅覆雪和千鹤挥了挥双手,示意他们有事跟他们商量。

  “云谜好像通知了其他玩家说我们在下不周,目前出口围了挺多人的,他出不去,那下个关卡怎么办?”两人到了眼前,禾悄悄也不忸怩,直接问道,“这货在,木瓜拉不住仇恨的。”

  正巧木瓜牛奶在听墙角,听到禾悄悄这么一句话,登时从青梅覆雪的身后钻了个头出来看着禾悄悄,疑惑地问道:“什么我拉不住仇恨的?”

  “他在,你会OT。”千鹤视线划向言景遥,“悄悄担心推不了BOSS。”

  “嘁。”闻声,木瓜牛奶冷冷地哼了一声,长刀啪啪地拍着胸脯,“有什么不能推的?哥哥在,别怕OT!大家只管放心大胆地上了BOSS就好!”

  禾悄悄撇唇,冷冷地揭开一个事实,“刚刚才被抢了仇恨的人怎么好意思说这话?”

  木瓜牛奶一噎,死鸭子嘴硬地顶着:“刚才那是我走神!走神才被这个坑货OT的!那不能作数好么?!”

  “作为一个主T,打BOSS的时候居然走神,你脸呢?”手指转着一条项链走到青梅覆雪的身边,温花煮酒瞟了木瓜牛奶一眼,轻哼道,“我知道NPC方有限制,狐狸没少给我说。但是呢,凡是被规矩得周周正正好像没有裂隙的东西,往往才是最有漏洞的。规则说你不能揍BOSS,说你会死,但是不代表你不能溜怪甚至嫁接仇恨吧?”

  禾悄悄灵光一闪,双拳一握,提议道:“那就让他溜怪吧,大招的时候溜远点,CD的时候绕BOSS在原地转圈,有机会就引仇恨给木瓜!”

  “亲爱的我还没能说话呢!”听着禾悄悄这肯定着开始规划的语气,言景遥吃惊地跳起来,“下一个BOSS是伐诛吧?!他近战大招能一巴掌拍死我好么!”

  禾悄悄瞥了他一眼,语气寡淡:“那你就被拍死吧。”

  “……要不要这么绝情?”禾悄悄的语气已经十二万分的表达出了决定无可更改的意思,言景遥只能哀怨将她看着,“亲爱的……你不爱我了……”

  禾悄悄给千鹤交代了两句,让她给解莲裳说自己的打算后,转过身双手捏上言景遥的双颊狠狠的蹂/躏。脸上甜美的笑容与手上残忍的动作生出了莫大的违和,“就是因为爱你,我才让你去溜怪呀?”

  言景遥也笑:“可是悄悄,我觉得你在报私仇。”

  “嗯哼?”禾悄悄挑眉轻笑,手上的力道明显大了一些,“我能有什么私仇啊?”

  言景遥默了半晌,弱弱道:“……两年前无故消失后还必须要攻略我……的私仇。”

  “这样啊。”禾悄悄颔首,捏住他的脸狠狠一拉,松开的手从言景遥的脸上落到自己背上的彻骨白鸦,表情一瞬间从和蔼可爱一瞬间变成凶狠可怖。

  “既然知道你就别废话,给老娘好好溜怪,再啰嗦搞得团队一团乱我就分分钟揍死你!”

  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言景遥蓦地想起来,禾悄悄的脾气里有一条不常见的属性——

  叫山大王。

  该属性常见于下本,和……下本期间。

  一般爆发于他靠脸抢BOSS仇恨而她拉不回去的时候。

  .

  战战兢兢地帮着一众人刷完不周的前四个BOSS,言景遥跟在禾悄悄的身后,踏进第五关的大门。

  从炽热走进一片寒冷,言景遥揽住禾悄悄的腰肢靠向自己。

  王朝的环境全息设计是业界顶级,四季连换,风雷雨雪,做的都是极其逼真。温度也是同样,什么季节,什么场景,该是什么样的温度,就会传递什么样的环境感受给玩家。

  最后一关出现的环境是寒冰裂隙,无尽的荒原被冰霜覆盖其上,一眼望去皆是看不全的茫茫白色,寒气从四周缭绕过来,让人不仅颤抖。

  一脚踩碎被冰霜封住身躯的枯草,禾悄悄站在团队中央,伸手接过千鹤递来的两根千斤矢。

  二人对视一眼,禾悄悄默契的将一根千斤矢放进箭筒,一根缓缓地搭放在弓弦之上。

  “开。”解莲裳轻轻一侧脑袋,对木瓜牛奶示意。

  木瓜牛奶领会,一手举起盾牌护在身前,一手拎着长刀大步前行进入前方的圆形图腾当中,看了一眼四周,猛地发出一记怒吼技能。

  高吼响彻荒原,回声连连荡漾。

  但是……没出BOSS。

  最后一关的BOSS是共工,一般只要MT站进图腾发出嘲讽技能,他就会带领着水族小怪从高空落下来,给予敌人重击。

  作为无声楼精英第一团的主T,木瓜牛奶的嘲讽技能怒吼一直都是点满了的,只要使用就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可今天……他站到了图腾里,开了嘲讽,但BOSS却没出来?

  “空关?”解莲裳见着这样的情况,脑袋一懵便顿时反应过来。

  空关指的是BOSS在MT开嘲讽之后并不出现,没有BOSS驻守此关卡,直接免除打BOSS就能通关。这种情况多发生在小型副本,算是官方给新人的一个福利,玩家因此也戏称空关是BOSS外出打麻将了。

  大型副本偶尔也会有这种情况,但即便是经常带本的木瓜牛奶和解莲裳……都没见过不周副本空关。

  而且空关对于高级的大型副本来说并不是个好情况,虽然完成副本后会给守关补助,但基本也就是一堆普通的装备,对于真正有需求的高级玩家来说,只能作为材料熔炼手工装备用。

  “让次奥上去试试……话说你这名字真难念,差点变成爆粗口。”禾悄悄示意次奥好吃藕。

  巨门其实并不是MT职业,但是因为部分巨门战力和防御确实都很强,渐而以巨门分支作为MT发展的玩家人数也慢慢就多了起来。

  站进图腾里,次奥好吃藕玄武锏一挥,一道火线沿着图腾燃烧一圈,噗地一下熄灭掉。

  没有拉到任何目标的仇恨。

  看着次奥好吃藕技能没有任何意义的熄灭,木瓜牛奶的怒吼的技能冷却时长刚好过去,靠在次奥好吃藕旁边,木瓜牛奶抬首又是一声震吼。

  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是吧,真空关?”抓了抓脑袋,木瓜牛奶和次奥好吃藕两人奇怪的挥了挥刀,给自己上了个状态,想以此拉仇恨。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坑货。”禾悄悄对言景遥指着图腾,“你过去试试。”

  “……能说不么?”言景遥沉默了一会儿,对禾悄悄问道。

  禾悄悄举了举弓。

  他挺想说……玩家的技能打他压根不疼。可是想了想,言景遥觉得还是不说了。

  放开揽着禾悄悄的手,言景遥敛袖走进图腾当中,什么技能也没用,仅是负手而立。

  一秒,两秒……三十秒。

  禾悄悄默数半分钟,看言景遥也没用,转头问千鹤:“最后BOSS会空关么?”

  千鹤也算是王朝内的工作人员,按理来说是不能回答这种问题的,但她只是歪头想了想,就笑着回答禾悄悄说道:“其他的有可能,但是不周是不会空关的。”

  这就很让禾悄悄纳闷了。

  既然不周最后BOSS关不会空关,那他们三番五次的招仇恨,为什么BOSS就是不出来?

  真像玩家平常戏称的那样,出去打麻将了?

  “我试试。”

  琢磨了一下,禾悄悄提弓站出队伍,将千斤矢放回箭袋,复而抽出一只普通的弓箭来。

  见着禾悄悄这架势,大家齐齐退了一步。

  禾悄悄转眼,奇怪地看着领头往后退的解莲裳,“你干什么?”

  “怕你开挂而已。”

  笑了两声,解莲裳很自然的往千鹤的面前挪了一步,长弓已经半开弓弦,已然是随时做准备护好千鹤。

  禾悄悄瘪嘴,要真是空关,她再怎么开挂都没用。

  走到言景遥的身边,禾悄悄抬首看向灰茫茫的云雾里,右手掐着箭矢搭在散发寒光的弓弦上,左手在深呼吸之间抬起彻骨白鸦对上图腾上层的空中。

  长弓一挽,红色的箭羽自弓箭当中射入云霄。

  解莲裳站在七八米开外的地方,看着自家妹子的箭没入云层之中,垂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然,他一口气还没能叹完,他就看见禾悄悄躺在言景遥的怀中,朝这方大喊着什么。

  奇怪的带着人凑近了一点儿,解莲裳就看见一道蓝光自图腾上冲天而起。

  短暂的光耀之后,解莲裳的视线越过禾悄悄,看见了那三个随着蓝光降落在图腾里的东西……

  BOSS共工,隐藏BOSS弓……

  还有一个血量非常之厚的——颛顼。

  “抗怪啊哥!”

  好半晌禾悄悄到了眼前,解莲裳反应过来,抽了抽嘴角:“三个BOSS,怎么抗?还有,颛顼是什么?”

  “颛顼?”禾悄悄怔,“什么颛顼?”

  木瓜牛奶好心的指了指禾悄悄的身后。

  顺着木瓜牛奶的指示攀上言景遥的肩往身后看,禾悄悄愣了愣,看看千鹤,又看看言景遥,“颛顼是什么?”

  言景遥耸耸肩,他虽然从沙雅那了解到不少普通玩家不知道的关于王朝的事情,但是他又不是开发组,怎么可能对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千鹤解释道:“这个是隐藏辅助,因为技能比较凶残,出现几率调低为1%,一般不会出现在地狱模式……技能只有一个激怒,使用后可激怒共工,缩短共工技能冷却时长,悄悄……你RP实在……”

  “话说这两个不是敌对么,放在一块真的不怕共工剁了颛顼?还让颛顼打辅助?”禾悄悄表情纠结。

  长叹气,千鹤道:“文案组和开发组也会有没吃药的时候。”

  禾悄悄颔首,拍了拍解莲裳的肩,目光狡猾:“哥,你指挥国战都没问题,相信小小副本战也不在话下。”

  “我……”

  眼看着禾悄悄把锅丢到了他的身上,就转身回到团队之中,解莲裳语塞片刻,目光落到言景遥的身上。

  视线稍稍一顿,解莲裳面露凶狠,指挥着言景遥:“你!把共工给我溜过来!”

  言景遥刚想走向禾悄悄的脚步一止,十分不解地看着解莲裳,“为什么是我……”

  “没听小鹤说么!出现几率为%1!1%!”解莲裳强调,“你家人形自走开挂机开的挂,你难道不该负责任么?!”

  言景遥沉默片刻。

  “这只人形自走开挂机……也是你家的。”

  “所以我在指挥啊!”解莲裳忿忿,“如果她不是我妹子我立马退团走!”

  “如果她不是我师傅我也立马退团走!”月小纱插话道。

  “退个鬼啊,抗怪好么!”木瓜牛奶举盾挡下共工一记强力攻击,惨叫起来,“妈个鸡老子都快死了,你们倒是来个人加血啊!还罗里吧嗦个鬼啊,这里是饭馆么都在聊天!”

  “肚兜。”招呼了一声肚兜姑娘,禾悄悄一记眼刀瞟向言景遥。

  看了一眼禾悄悄,言景遥脚步连动,抢过挂在木瓜牛奶身上的仇恨,低喃道:“被自己老婆命令去逗BOSS的,大概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望天,作为一个NPC,他的人生还真是惆怅……

  听到言景遥这么一句话,木瓜牛奶撇撇嘴,到底还是安慰道:“忍忍就好……等你变回玩家身份的时候,就不用逗BOSS玩了。”

  扫了他一眼,言景遥抿抿唇,闪躲攻击的同时,余光睇向看着他时眼底略微露出一丝担心的禾悄悄。

  “算了,溜BOSS就溜BOSS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