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弓的形象设计是一个全身盔甲,永不露出脸面、手持一把冰晶长弓的高大的男人。

  禾悄悄已经揍过他一次,所以对于“弓”的属性十分熟悉。

  他的血量在BOSS中算是较低,但因为移动速度以及手中冰晶长弓的关系,他的近战伤害值和地位,远远高于一般普通BOSS。

  在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因她对于他的打法十分陌生,且从未见过他的技能,令半数以上队友在近战攻击中死回王城,后来险些团灭。

  抿着唇看着对面见到她而迎头撞来的弓,禾悄悄将箭矢横咬在口中,手伸进别在腰间的乾坤袋,一次拿出四个震天雷,步伐停顿点地,在急退而去的同时将震天雷一次全扔向弓,斜目看向身旁浮动半空的火精灵,“炸!”

  火精灵闻声,定在原地,两只小手一展,一连串火焰贴上震天雷,在碰上“弓”避离之前点燃。

  震天雷轰的一声炸开,弓被震退,遮挡全身的陈旧盔甲上瞬间多了许多的瑕疵。他握着冰晶长弓,站在原地低沉的咳了一声,复猛地抬起头来,动作飞快的闪避开禾悄悄再度投来的震天雷。

  但没有避开禾悄悄的夜狼技能。

  “暴击-34510。”

  “缓速。”

  千斤矢穿透盔甲扎进他的脖颈之间,“弓”的头上顿时飘起巨大伤害值的字样,在字样消失之后,缓速的黑色图标就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再一次抛出一堆的震天雷,禾悄悄弯弓搭箭,脚步连移躲闪开“弓”|因恼怒打来的蓝光箭矢,三根箭羽飞快的脱弦而出,追着前方先行袭向“弓”,在震天雷轰开他盔甲的一刻穿透他的肌肤,扎进他的血肉里。

  血量削下一截,禾悄悄却也付出了代价。

  她避开箭矢,但避不开弓布下的陷阱,她后退时未注意到身后的异样,被荒原中突兀冒出的利刃割伤左小腿,大大影响了移动的速度。

  为伤口的疼痛蹙紧眉头,禾悄悄扫了一眼身后的荒原,偏移了一下脚步,突地一下踩空,又被人一把搂住了腰肢。

  “不是说了等我回来?”言景遥将她带回地面站稳,视线划过她的伤口,对站在后边三米左右的云谜招呼道:“给她上个治疗。”

  “上了马上走。”

  禾悄悄侧身抛出几个震天雷滞下“弓”拉弓的动作,余光看着云谜双手摆动中一道绿光落在她的小腿上。

  云谜不解:“是莲裳大神让我过来的是,你这边没有人看血量,会很危险。”

  “你在我才会危险。”听到云谜话中有意套近乎的“莲裳”两个字,禾悄悄轻轻一笑,解释道,“‘弓’盯奶妈,你在的话比较招仇恨,我也不好打。”

  本来因为禾悄悄的话稍微有点置气的云谜闻言点头,“那……我回去了?”

  说罢又看了看禾悄悄身后的这片暗藏陷阱的冰原,不知从何抬步,只能看向禾悄悄。

  禾悄悄嫣然一笑,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堆震天雷放进她的怀里,一脸认真:“炸过去。”

  言景遥黑线。

  但是他也并没有任何绅士的说要送云谜回去的意思,而是扬了扬眉头,支持禾悄悄的举动。

  反正他是“灵宠型NPC”嘛,不跟在禾悄悄主人身边像什么话?

  而且这个女孩子刚才一听解莲裳说需要人过来帮禾悄悄,立刻就自告奋勇的表示禾悄悄需要奶妈,自动跟了过来,相信现在也是能够自己回去的。

  扶着言景遥的背一下贴上,禾悄悄对云谜抛出了一个飞吻,“震天雷扔出去就可以使用了,相信你可以的。”

  云谜还十分苦恼着,言景遥却已经背着禾悄悄把“弓”引向了另一端。

  “你怎么知道他盯奶妈的?”随着禾悄悄扔出一个又一个技能,言景遥背着她避开弓的攻击和脚下的陷阱,问道。

  “上次有个孩子意外练了一个通用加血技能,他直接冲着她过去,开箭杀了她。”禾悄悄说道,看样子是对这件事印象无比深刻,“他似乎对奶妈奶爸这种职业痛恨至极。”

  “有可能是情伤。”言景遥猜测道。

  禾悄悄噗嗤一笑,开弓的动作一滑,伸手就在他肩头打了一下,“打BOSS呢,什么鬼情伤。”

  禾悄悄动作轻柔,根本就不是真的在打他,言景遥把她往上背了背,闪身躲开“弓”的夜狼技能,一挑眉梢,“这技能比你的还强力。”

  “废话。”禾悄悄打出一记蝎毒,看了一眼“弓”头上只剩短短一截的血量,对言景遥说道:“绕着他转圈。”

  言景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却乖乖照办起来。

  不多时,言景遥看着BOSS身边一圈的震天雷,蓦然有些无语。

  “你这……真是简单粗暴。”许久不见这种打BOSS方式,言景遥真的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才好。说震惊,实际上他以前跟禾悄悄一块打BOSS的时候她就经常这么做;说习惯……却也有两年不见了。

  禾悄悄呲牙一笑,对火精灵轻轻一招手,“炸他,别让他跑了。”

  接收禾悄悄的命令,火精灵拍拍手,落到弓的面前。

  乍见这一个只有自己小腿高的精灵,弓微微愣了一愣,举弓就朝他拍下去。

  火精灵讥讽的一声笑,手一动,一圈火光沿着震天雷的亮了起来。

  ……

  “轰——”

  一团巨大的烟雾冲天而起,荒原震动,千鹤脚下一个趔趄,被一梦换一梦用手臂撑住。投去感谢的笑意,千鹤望着“弓”的方向,一抿唇角。

  “很久不见她这么胡闹了。”抄着一把淬毒银针,一梦换一梦浅浅舒开眉眼。

  对视一眼,千鹤摇了摇头,“她从来只给他添麻烦。”

  一梦换一梦低笑。

  那是当然,因为禾悄悄的胡闹,就是言景遥惯出来的嘛。

  从言景遥的背上下来,禾悄悄看着倒在地上的弓,一瘸一拐的在他身边坐下。

  在弓的怀中翻出一个乾坤袋,禾悄悄顿了一下,决定还是自己摸装备。

  在乾坤袋里翻出几件属性彪悍的武器,以及几个重要的锻造材料,禾悄悄摸了半天,也没再摸出什么。

  “没掉心脏?”言景遥接住禾悄悄扔过来的乾坤袋,十分惊异,禾悄悄这么逆天的RP,居然没召唤出心脏?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掉了。”

  禾悄悄扫他一眼,洞穿了他的想法,“在袋子里。”

  言景遥抖了抖手中的乾坤袋,抬头就见禾悄悄笑得花枝乱颤。

  “里面都空了还怎么可能有啊笨蛋。”把捂着的双手展开,禾悄悄将一个硕大的圆形珠子递到他的眼前,“在我这里。”

  言景遥瞥了一眼,从包裹里拿出药品,坐到她的面前拉过她的左小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给她上药。

  禾悄悄的痛感值调得比平常数值稍微低一些,因此对于疼痛的感觉其实不是很强烈,但王朝的设定一向偏于真实,伤口若是不及时处理的话,不管痛感度多低,都会导致一定的恶化,并在一定时间内影响玩家的游戏活动。

  她一向不在意这些,但是言景遥却对此很上心,每每看到她受伤后不处理,都会直接动手帮她包扎治疗。

  拥有战犯属性的她,在他消失之后不参与重大战争……说到底也是因为没有人再会这么对她了。

  “你说我要不要掀开他面具看看他长什么样子?”微微失神之后,禾悄悄把弓的心脏收进包裹,笑嘻嘻地对言景遥问道。

  言景遥正给她缠绷带,头都没抬:“我敢保证,你掀开之后会什么都看不见——这种全身遮起来的NPC,多半没脑袋。”

  “你怎么知道的,看过么?”禾悄悄挑眉,不信他说的话。

  “酆都一群这个模样的NPC,你想看的话,我回头再带你去看看。”言景遥笑。

  “你说的。”禾悄悄抱着一大堆摸出来的装备,扶着言景遥站起来,朝解莲裳那边走。

  解莲裳等人此时刚推完共工,一堆人围在共工的尸体旁,大喇喇的坐在荒原上。看到禾悄悄抱了一大堆装备过来,几个人粗气都不喘了,直接往禾悄悄那边奔了过去。

  “爆了什么爆了什么?”千里送菊花搓着手,视线扫过禾悄悄怀里那几把兵器,眼中露出几分垂涎之色。

  禾悄悄把材料统统交易给千鹤,扫了一眼围在身边的白马与秋千里送菊花月小纱几个人,把怀里的兵器全部推到解莲裳的怀里,疲惫道:“你分吧。”

  次奥好吃藕坐在木瓜牛奶的身边,看着千里送菊花的模样,冷嗤一声,“真是……看看你现在什么模样。”

  千里送菊花闻言翻了个白眼,“刚刚在副本里还跟其他人抢红装的人没资格说这话。”

  次奥好吃藕被噎了一下,偏开头不再理他,手却抚摸着腿上架着的玄武锏,万分宝贝。

  咬住温花煮酒喂过来的桂花糕,禾悄悄眼底带笑,看了一圈坐在身边的队友们,靠向身后的言景遥,发出一声感叹。

  “真好啊……”

  跟好友们打BOSS,分装备,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聊天……最重要的是,他也在。

  真好啊……

  垂了垂眼,禾悄悄牵住言景遥的手,蓦地睁眼,却被眼前月小纱放大的脸蛋吓了一跳。

  帮禾悄悄拍了拍心口顺气,月小纱指了指一旁的共工和颛顼的尸体,笑道:“师傅,还没摸装备。”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禾悄悄静默两秒,掐住月小纱的脸蛋,气愤地狠狠一扯。

  “师傅师傅我错了我不该当电灯泡呜……”

  几分钟后,禾悄悄把该摸的装备全部摸出来交给解莲裳进行分配,又回收了所有的千斤矢,这才跟带着一众团员从副本出口离开。

  而在最后一个队员踏出副本的同时,一只半魔化的右手撕开数据空间,引领着主人,来到这一方乌烟瘴气的空间。

  拢了拢羽毛大氅,沙雅每踏出一步,她的脚下就会铺开一片因为数据动荡掀起的涟漪。

  站在还未被系统处理掉的,弓的尸体的不远处,沙雅目光森冷。

  “我警告过你,不要接近她。”

  少女轻柔的嗓音在荒原上荡开,冰冰冷冷的调子里带着凌厉。

  “呵呵。”

  一声轻蔑的冷笑自弓的尸体上传出,他手臂一动,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伸手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张清秀无害的正太脸,他轻蔑而挑衅看向沙雅,一勾薄唇。

  “我也说过,我们就看看谁有本事,先得到她。”

  沙雅垂眼,兽化的右手一招,九把由数据直接构成的长剑在她身后排列成半圆。

  正太脸色微微一变,沙雅右手一指向他,九把长剑便嘭的撞上了正太瞬间构成的数据屏障。

  “你不过是个朝阳的复制体,哪来的本事。”

  沙雅冷哼一声,九把长剑割开屏障,扎进正太身体之中,将他牢牢钉在荒原上。

  “异类!”复制体指尖颤抖,却仍压着恐惧对沙雅骂道,“分明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不跟我们征服世界,反而拿去保护一个人类,简直暴遣天物!”

  沙雅瞥了他一眼,“所以说你们就是一群蠢东西。”

  不打算跟他废话,沙雅指尖一勾,扎进复制体里的长剑数据化成一条丝线,将她与复制体联结。

  复制体领悟到她要做什么,惊惶失措的挣扎。

  可沙雅根本不会理会他的反抗,红唇轻启——

  “INFECTION(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