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禾悄悄闻言失笑:“你居然被她坑过?”

  嘴唇嗫嚅两下,次奥好吃藕闪避开禾悄悄探究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黑市新手,她又完全不像是会坑人的样子……”

  禾悄悄噗嗤一笑,“不怪你。”

  权是冰心堂一个普通的奶妈,长相颇为孱弱,最擅长利用外表迷惑前来跟她买卖物品的玩家,让买家对她卸除防心,用高出或低出市价一到五倍的价格将她手中的东西买下和卖给她。

  当初禾悄悄在黑市上认识她的时候,若不是仗着对同类之间敏锐的嗅觉,也差点被她以大白菜的价格坑去手上的装备。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因为长得实在不算特别有特点,一般玩家就算看过论坛上曝光帖里她的照片后,当面见到她都未必能认出她是谁。但只要同时提到“黑市”和“权”这两个字眼,对方就一定会记起她的长相,并大喊一声,是那个奸商!

  尤其是男性玩家。

  宽慰了一下次奥好吃藕,禾悄悄抚掌看向解莲裳等人,“我带次奥好吃藕和云谜一块回都城,剩下的,就麻烦你们了。”

  颔首,解莲裳等人召唤出自己的飞行坐骑乘驾在上,预备前往自己所要奔赴的门派。

  对离去众人挥了挥手,禾悄悄将小白龙放了出来。

  示意它变成坐骑的样子后,禾悄悄摸着龙头,看向被午渺喊住的言景遥。

  “我过去一会儿,你在这儿等我哦。”对小白龙轻声说了一句,禾悄悄听着小白龙打了个响鼻,笑了笑,朝着言景遥的方向走了过去。

  “为什么你会无限构造?”才走到言景遥身后,禾悄悄就听到午渺来了一声这样的质问。

  “无限构造?”禾悄悄疑惑挑眉,“那是什么?”

  “沙雅的招数。”午渺忿忿,“当初她就是用那招抓到了我。”

  禾悄悄更加疑惑:“你是说,言景遥会沙雅会的技能?”

  午渺点了点头,望向言景遥,等着他做出解释。

  “我天生就会啊。”言景遥耸肩,“我任职左使前就会用这个技能了,有什么不对么?”

  “可是……这个是只有三大主才能拥有的技能。”午渺对于言景遥的回答表示不相信,“你并未有沙雅那样的地位。”

  言景遥扶额,对午渺问道:“宫主,你知道什么叫天才么?”

  禾悄悄唇梢抽了抽。

  “知道。”午渺颔首,“就是我这样的。”

  言景遥:“……”

  禾悄悄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噗地笑开。

  没想到言景遥有朝一日也会被别人套路,要知道向来都是他比别人还无耻,现在居然撞上了一个比他脸皮还厚的……

  莫名的大快人心。

  “嗯,但是因为天下不止你一个天才。”言景遥撇禾悄悄一眼,看向午渺,“所以出现了我这种比你还天才的人。”

  禾悄悄的笑容一滞。

  “要不要这么没下限?”沉默半晌,禾悄悄黑线问道。

  言景遥睇她:“节操都被我吃光了,哪来的下限。”

  禾悄悄转身就走,决定把言景遥一个人丢下。

  这脸皮比城墙还厚,让他跟她一块走,估计能把她的小白龙压死。

  .

  嫌弃归嫌弃,禾悄悄还是带上了言景遥。

  一行四人回到陈国的都城,禾悄悄在城门前跃下坐骑,回身伸手去扶云谜,就见着云谜眼泪汪汪的咬着唇,一副非常委屈的模样。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禾悄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会遇上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人的。”

  闻言,云谜眼中的泪水迅速增多,水光在眼里打着转,泪珠缀在眼眶边上,仿佛下一刻是就要掉下来。

  事关自家哥哥和多年好友,禾悄悄自己也有私心,不可能说他们的不是。看了一眼云谜,禾悄悄只能摇了摇头。

  “走吧。”把坐骑收回,禾悄悄四下扫视了一眼被小白龙引过来的玩家,对身后三人说道。

  云谜所属帮派为陈国阵营的醉不奉欢。将她送到醉不奉欢的帮派门前,禾悄悄就携着言景遥和次奥好吃藕共同去了冰心堂。

  冰心堂地处陈国都城城郊边的泉心山上,山庄镶嵌在泉心山的半山腰上,修建得非常雅致。

  陈国都城到底是个热闹的地方,即使冰心堂将山庄修在了距离皇宫千里之外的地方,这里也依然有不少的官员NPC和普通玩家。

  禾悄悄因为运气太好,一直以王朝的私生女这个名头享誉游戏,在自身所属的陈国阵营更是无人不知她是何种模样。

  “大小姐保佑我今天出红装。”

  从药圃走到冰心堂大门这段短短的距离里,禾悄悄已经数不清楚自己这是第几次被人握住手求沾好运了。

  生无可恋的翻了个白眼,禾悄悄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言景遥,“人家男朋友看到女朋友被人握手都是醋劲儿是大发,你呢,你倒好……醋没吃一丁点儿,反而还笑。”

  “都是女孩子,我有什么好吃醋的。”言景遥轻笑,他在禾悄悄的身边,陌生男人还敢上来摸禾悄悄的手?

  百分百是活腻歪了想见阎王爷。

  五分钟后,言景遥想收回自己之前说的话。

  站在杏阳池边上,言景遥看着那个长相气质宛若林黛玉的女孩子穿着一件湿漉漉的白衣从池中踏起来,走向禾悄悄,伸出了手……

  戳了戳禾悄悄的胸/脯。

  次奥好吃藕飞快拦了眼地转过身,言景遥的音无在同一刻脱离了刀鞘。

  拍掉眼前ID为权的女孩子的一双咸猪手,禾悄悄笑眯眯地看着他:“你自己说的,不吃醋。”

  言景遥一个技能挥空,动作被迫停在当场。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了……

  这简直就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级别的悔恨。

  “这是你新做的时装?”权根本没有注意到言景遥,伸出手摸了摸禾悄悄衣领和袖袍,“这个质地比上次的要结实很多,是不是有加防御的属性?”

  “增加百分之四防御强化。”禾悄悄任她看,还转了个身,“你觉得怎么样?”

  “大约能卖出一万二。”权拉住她,“纹饰不错,应该还能升高三千金卖出。”

  禾悄悄摇摇头,“这可不是合作的态度哦。”

  权无奈牵唇,“好吧……我坦白,这件衣服要是放到黑市,大约能以三万金币卖出。”

  挑眉玩味一笑,禾悄悄并未说话。

  “好吧好吧……”权举手投降,“真不知道你怎么学得这么精明了……这件衣服最底五万。”

  “啧。”听到权报出实价,禾悄悄撇唇,“我觉得你这毛病得改改,要不我就自己单干了。”

  闻言,权一身湿嗒嗒地扑到禾悄悄的身上赔笑:“改改,绝对改。有什么事咱们慢慢商量慢慢来嘛,我保证下次绝对不这样了……”

  话没了声,权看着言景遥,愣在当场,半晌放开禾悄悄,窜到言景遥的面前,眼冒精光。

  言景遥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见着她伸手过来,连退几步,警惕地看着她。

  “不就是个NPC嘛,害羞什么?”

  权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一把扯过言景遥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的面前,陶醉的抚摸着言景遥身上的时装。

  禾悄悄捏了捏眉心,“你把手给我放开。”

  “哦。”一把扔开言景遥,权转身去看禾悄悄,“你男人?”

  禾悄悄颔首。

  “我说怪不得情侣装呢。”又扫了一眼言景遥身上的衣服,权拉过禾悄悄的双手,撒娇道:“你还有这样的么?这两件放在一块卖给君何念啊天下第一帅啊之类的土豪,赚个二十万妥妥的!”

  前些时候才跟君何念的见过面的禾悄悄挑了挑眉,想到君何念喜欢复瞳的那副样子,买情侣装花掉二十万金币……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奸商!”背着身的次奥好吃藕闻言,突兀喝了一句。

  权听声朝次奥好吃藕看过去,“这谁啊,嘴还挺甜的。”

  权一贯都不讨厌别人用奸商两个字来称呼她,甚至认为这种称呼对于她,是一种赞美和认可。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次奥好吃藕愣了愣,转过头来,震惊道:“你怎么能这么扭曲?我没夸你!”

  视线落到权身上那件湿漉漉的衣服上,次奥好吃藕猛然又转过了头。

  “有扭曲么……没有吧?”权懵懵地看了一眼禾悄悄,问道。

  禾悄悄:“不扭曲就怪了……”

  权稍稍思索,“可能,有一点吧……对了,你说有事找我帮忙,是什么啊?难道是销/赃?这个我擅长。”

  “不是。”忽略掉权的烂话,禾悄悄摇了摇头,把任务面板上的需求打开给她看,“我要做这个任务,现在做到七大门派的一点光芒。我跟其他队友已经拿到了影魅宫的光芒,还剩下其他六大门派。其他队友已经各自搭档去了其他门派,现在想麻烦你帮我拿到冰心堂的。”

  “酆都的任务?”权看了一眼清单,点头,“好呀。你组我进队呗。”

  “这么爽快?不要报酬?”

  禾悄悄惊异于权的痛快,按她的想法,想要这个奸商帮忙,她肯定会提一大堆的条件,比如十箱金币十件红装,诸如此类。

  “要啊。”权见禾悄悄没有动作,自己对禾悄悄发起了申请入队,“你和你男人身上的衣服,不要两件,一件也行,然后带我进酆都,我要刷接引人任务攒声望换装备。”

  禾悄悄同意申请,权的名字在队伍通讯里出现。

  “你知道接引人任务?”禾悄悄拧眉。

  “废话。”权瞟了禾悄悄一眼,“不然我干嘛要你带我去。”

  禾悄悄颔首,想了想,复又问道:“你不会是在黑市买的消息吧?”

  “……酆都的消息在黑市挂价一百万,花这个钱我是脑子长腿跑了?”权无语,“我进去过,然后当时不知道那儿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接引人任务完成前不能出酆都,就逛了一圈出来了,后来系统判定任务失败,我就再也没找到过进酆都的路。”

  禾悄悄联想到权出来后一脸懵逼的模样,不禁莞尔,“后悔么?”

  “后悔到钱都不会数了。”权捂了捂肚子,“现在一想起来我就胃疼。”

  “好吧。之后带你一块进去。”禾悄悄答允权的要求,又调笑道:“可别再接了任务没完成就往外跑了啊。”

  “再跑我就是智障。”

  听着权话里一股子后悔,禾悄悄就禁不住唇角上扬再上扬。

  “好啦别笑了。”捅了捅禾悄悄的腰,权将湿漉漉的三千青丝撩了起来,用放在岸边岩石上的白巾擦拭干头发上的水珠,“刚才你说了队友各自搭档,难道我的搭档是这个巨门汉子么?”

  微微眯了眯眼去看次奥好吃藕的ID,权奇怪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禾悄悄幽幽道:“他在巨门分支里排行第二……你不是号称对所有榜单倒背如流么?”

  “对啊,但是不包括这种读法上容易引导人念成‘草好丑’的。”

  “是次奥好吃藕!”黑线着纠正权的连读,次奥好吃藕犹豫再犹豫,还是不敢转身去看权。

  “他好像不敢看我。”权打量了一下次奥好吃藕,对禾悄悄说道,“我长得很吓人么?”

  “只是因为你没换衣服而已,你看你换了衣服人家还不冲上来跟你拼命。”禾悄悄对她摆了摆手,“快去换衣服,换了出来我给你说清楚光芒长什么样,然后你赶紧帮我拿到手,我们就去酆都。”

  权颔首,转身往杏阳池旁的更衣房去。

  余光撇见权走远,次奥好吃藕松了一口气。

  “温姐姐穿得那么性感你都不怕看,为什么换了权就开始纯/情/少男了。”禾悄悄调侃笑道,“你喜欢权那一个类型的?还是当初被坑有别的原因?”

  “无聊。”次奥好吃藕闻言,神色一变,走向一旁,不搭理禾悄悄。

  看着次奥好吃藕的背影,禾悄悄对言景遥笑:“真的无聊么?”

  言景遥刮了刮她的鼻子,“当然不。”

  一刻钟后,权从更衣房里出来,身上换了一件淡青色的时装,头发也已经没了潮湿,稳稳当当的盘在她的脑后。温婉的造型搭着柔弱的脸蛋,匿了ID拉到街上转一圈,绝对没有人会相信她就是那个黑心奸诈的黑市商人,权。

  扯了扯领子,权在距离禾悄悄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转而向次奥好吃藕走去。

  次奥好吃藕在发呆,蓦地眼前出现权的脸,登时就吓了一跳,站在池边脚一滑就栽进了水里。

  看着次奥好吃藕怔怔地站在池中,权不禁一笑,指着他对禾悄悄喊道:“悄悄你骗人,我换了衣服他也不敢跟我拼命,还被我吓得跌进了池子里。”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次奥好吃藕看向权:“谁说老子不敢跟你拼命了!老子那是让着你,你那小身板,连我一锏都挨不过。”

  “是嘛?”上下扫视他一眼,权轻轻勾起唇梢,挑眉道:“好吧。”

  给权看了物品的模样,权表示她最多明天会拿到冰心堂的光芒,让禾悄悄放心去弄景云织。

  临行前,禾悄悄还极度不放心这一对的状况,交代了两人凡事坐下好好商量,不行就给她发通讯后,这才安心返回了都城内。

  景云织的材料不算特别昂贵和少见,唯有染料比较特殊,需要她做任务才能收集到。

  任务NPC禾悄悄并不清楚,言景遥身份原因倒是对此十分了解。担心着系统对言语提示的官制,言景遥选择了直接带禾悄悄到染料NPC身边接任务。

  趴在酒楼的桌上等着禾悄悄完成任务,言景遥十分无聊的翻看着论坛上风小卷连载的小说。

  禾悄悄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言景遥倒在桌上,黑发凌乱的躺在他左脸上,表情时而扭曲,时而震惊,时而狰狞……各种纠结。

  “你在干嘛?”好笑的在他的身边坐下,禾悄悄伏在桌上,与他隔着一层光板面对面。

  “我在看风小卷连载的小说,文里面写焚帝轻为了你死了,然后你十分愧疚,因此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言景遥把界面扫开,与禾悄悄毫无阻隔的面对,“我觉得焚帝轻死得好,但又想到,如果是现实当中,我一定不会让他死。”

  “嗯?”禾悄悄没明白意思,“你是说风小卷书里的故事如果发生在现实,你就救了你情敌么?这么大公无私呀?”

  言景遥摸了摸她的头发,“让你心里留着一个我战胜不了的存在,我更希望他活蹦乱跳的看着我怎么把他击败。”

  禾悄悄笑:“如果事情发展到必须死人呢?”

  “那就我去。”言景遥眉宇舒展,斩钉截铁,“我才是你应该为之愧疚负责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