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按照沙雅交代,使用念凰箫大幅度削弱了木魅一干人的武力值后,禾悄悄在半小时内与队友一同推倒了少年的四位使者,并将少年击败。

  少年虽然对自己输了的这件事尤其不舒服,但却是极为守诺的把根须交给了禾悄悄。

  看着那张与自己一般模样的脸蛋憋屈得僵硬,禾悄悄感觉略为微妙。

  夸奖了一下战斗中拼尽全力的谢怀,禾悄悄看着他骄傲的扬头,不知怎的就联想到了花市里的哪些一下一下点着头叽叽喳喳的白鹦鹉。

  平时看着威风凛凛挺烦人,实际上只要学会了某一句话被主人夸奖,就开始高兴得天昏地暗的蹦跶。

  ……这么一想,如果谢怀不是站朝阳的阵营,也许还是挺可爱一孩子?

  任务物品已经收集完毕,跟队友的雇佣契约到此其实已经完成。但禾悄悄在对他们表示没什么事,可以在酆都完成任务就离开时,众人还是说即使酆都接引人任务全部完成,禾悄悄任务完成之前他们也还会在酆都停留等待她结束任务,以防中途遇上打BOSS什么的没人帮忙。

  禾悄悄也不跟他们客气,说了有事会发消息召唤他们,就带着言景遥谢怀以及复瞳和君何念,一齐前往明照君的行宫。

  在宫门处下了坐骑,禾悄悄还没来得及把小白龙收回包裹,宫门口就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一个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把她往殿里扯。

  “我的坐骑……”看清楚拖走她的人是平疆,禾悄悄扭头对落在最后的言景遥收起坐骑。

  抬头看着眼前的白龙,言景遥摸了摸它的身躯,同情道:“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珍稀坐骑被抛下这么多次的……”

  ·

  “女侠!”一脚踏进殿里,禾悄悄才绕过花帘,那厢明照君一看见她,立时就从床榻边上站起来朝她迎去。

  猛地被一下拽回大厅,禾悄悄也是有点心塞。她到底是为什么还要走进房里啊……

  “命铃灯所需之物,可全拿到手了?”拉着禾悄悄在厅中站定,明照君没慰问她一路是否艰辛,只是急切地询问命铃灯的材料齐全与否。

  禾悄悄见状,也猜到了浣纱的大致情况。隔着花帘朝房里看了一眼,禾悄悄点了点头,带着明照君找了一张桌子,打开乾坤袋开始往外拿东西,嘴里还数落:“木魅根须、‘弓’的心脏、燃烧的火源、浣白的蛛纱、景云织……”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拿到最后,禾悄悄懵了一下,让明照君把手伸过来,小心翼翼地把最后一样材料交到他的手里:“郭不齐的通天命……”

  蓝光小球在明照君的手里散发着耀目的光亮。在禾悄悄彻底松开手的一瞬间,蓝光小球分裂,变成一个巴掌大的“浣纱”,扇着薄翼,可怜兮兮地望着明照君。

  明照君脸色骤变,手一松,通天命的器灵蓦地下落,眼见逃跑的机会到来,器灵立时扇动翅羽冲着殿门飞去。动作不过才起,它就明照君以荆棘技能缠住了全身,落进平疆的手中。

  “平疆,带上所有东西,随孤与女侠一同去算天塔。除孤等之外其他人,不允跟随。”

  耳边响起开始任务第二环的提示,禾悄悄看着“心如故终不负”下的第二环要求观看命铃灯制成全过程,疲惫的压了压眼角。

  “在熬一会儿就下线休息吧。”谢怀看她举动,走到她身边,轻语道。

  禾悄悄看了看他,点点头。

  跟在平疆的身后踏出门,禾悄悄流利地接过言景遥递上来的一包桂花糕和轻软披风,莞尔一笑。

  .

  远眺远去的复瞳和君何念的背影,谢怀站在算天塔对面的水廊边上,看着坐在凭栏边上,倚着红柱正在闭眼小憩的言景遥,走到他的身前,冷哼一声:“言景遥,看着一个假悄声无息跟自己女朋友亲昵相随,却无法辩驳自己就是悄声无息的感觉怎么样?”

  “把自己搞成这个模样,你很开心?”感到眼前的光亮突然变暗,言景遥看着谢怀替自己刚好挡住了太阳,舒开眉眼,轻笑道。

  “看到你难受我当然开心!”谢怀笑,指着自己的脸得意,“当初让霍阿姨把全息形象设置成我的脸时你没阻止,现在凭着这张脸,王朝谁不当我是悄声无息?就连禾悄悄,都分辨不出来我的真假!”

  撇开眼,言景遥真是不忍心告诉他这个弟弟,其实禾悄悄一早就认出他了,而且凭的还是不是一张脸的印象。

  “你跟朝阳站队的事情,妈知道么?”看着算天塔顶冲出一道火红光芒,言景遥对谢怀问道,“言沐,你清楚要是被是妈知道你你跟军事型AI勾结反人类,你会有什么下场吧?”

  脸色一变,谢怀干笑道:“呵……反正你们一直觉得我废柴玩物丧志,我还怕什么下场?”

  “没人觉得你废,但你有时候确实玩物丧志。”言景遥扫他一眼,“你要帮着朝阳我也没意见。但别怪我没提醒你,悄悄的工作是神经媒介开发,你千万别让她知道你的现实身份,她比妈都黑心。”

  “发现?”谢怀轻蔑地嘁了一声,“你只管放心,我不但不会被发现,还会替你照顾好悄悄的。”

  “言沐。”冷冷地瞪着谢怀,言景遥的声音里带了几分严厉,“你要真对我有意见,就冲我来,你要敢对悄悄起什么心思……我会把你三条腿统统打断。”

  “你都在舱内躺了两年了,还打断我的腿?”谢怀讥嘲一笑,俯身看着言景遥,“你现在废人一个,能奈我何?我偏要禾悄悄,顶着这张脸去见她跟她求婚,她一准会对我投怀送抱!管你给她大学时帮了多少,工作室又投注了多少资金,介绍了多少专家去她工作室帮她开发新媒介?你只要一天不回到现实,她就一天都不会知道你就是悄声无息,我又刚好有着‘悄声无息’的这张脸……唔。”

  蓦地被砸了一拳,谢怀摸着肿起来的右颊,冷笑着看向言景遥被系统惩罚重伤的左手:“你也就只能在游戏里逞威风!我明天就约禾悄悄现实见面!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废人怎么跟‘悄声无息’斗!”

  紧握滴血的左手,言景遥从廊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谢怀,眸中一片森冷的灰暗之色。

  “你记得哄住悄悄,没记得哄杜若吧?”冷哼一声,言景遥拽起谢怀的衣领,将他从廊上一把扔进满是荷花的水池里,“杜若从小跟我们两个一起长大,又认识悄声无息,你要小心别让杜若发现你是言沐啊……”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

  算天塔内。

  站在一边,禾悄悄看着明照君亲自将材料一件件放进鼎内熔炼,暗自将手伸进披风里,偷偷揉了揉酸麻的腰肢。

  连着一场打斗完毕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行宫,板凳都没能坐又来了算天塔看明照君制作命铃灯,禾悄悄也是疲惫到了一个临界点上。要不期待这个任务带来的任务奖励,禾悄悄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睡着。

  反观一边神容同样疲累却站立笔直观摩认真的平疆,禾悄悄也是尤其佩服这些军人,平日里霜吹雪打日晒雨淋的就挺辛苦,却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端立站姿。

  看着明照君用木魅根须雕塑出莲灯的形状,用景云织装点其外,往里安入弓的心脏,倒进穷奇唾液,用蛛纱弄成灯芯,放上燃烧的火源……最后以自身血液祭入熔炼过的通天命。禾悄悄就觉得明照君对浣纱是绝绝对对的真爱。

  这每一样材料在安置之前,明照君都将它们在鼎炉内小心翼翼地淬炼过了一遍。用的淬炼火焰,还是明照君祖上传下来,越传越稀薄的火焰。

  “制作莲灯的方法,是君上在一本古籍上看来的,君上在姑娘去收集材料之前就看了上千遍。后来姑娘去了之后,君上又是日日翻读,生怕制作时浪费了这些稀世的材料,误了姑娘的心血,耽搁夫人恢复。”平疆见禾悄悄敬佩地看着明照君制作莲灯,嘿嘿一笑,给禾悄悄说道,“这次君上得偿所愿,还多亏了姑娘。”

  “你这话我爱听。”一直被明照君扔在一边,连凳子都没能坐的禾悄悄听到平疆这么说,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笑嘻嘻地对平疆扬了扬眉,“明照君若是从此能与浣纱长长久久,也就不枉我四处奔波这一趟。”

  当然,没有奖励她也是会炸毛的。

  “那是当然。”平疆咧嘴一笑,“往后君上和夫人生了娃娃,还能请姑娘来吃满月酒。”

  禾悄悄挑眉,“难道不是先是吃喜酒么?”

  “哎呀我倒忘了,君上还没同夫人成婚呢。”平疆调笑地皱起眉头,“瞧我这个大老粗,啥都记不住。”

  禾悄悄噗嗤一笑,耳边系统提示叮咚一声响起,明照君手中的命铃灯上的火焰也噗的一声化作了蓝色。

  欣喜地托起命铃灯,明照君从高台上下来,对着禾悄悄就是一拜。

  禾悄悄伸手拦住他的动作。

  被酆都霸主拜那是要夭寿的!!

  “亏得女侠奔波,为孤和浣浣集齐命铃灯所需,您是孤和浣浣的恩人。”捧着命铃灯,明照君语调深沉。

  “见恋人天人相隔,非我所愿。”禾悄悄笑,“路上虽难,但看君上能与夫人长相厮守,我也心安了。”

  “话虽如此,但还是请女侠收下此物。”明照君从怀里拿出一对陈旧的钥匙,递到禾悄悄的手上,“此物乃皇陵中的祖先遗魂所赠,据说与酆都传说有关,孤直觉此物与女侠有缘,还请女侠不要嫌弃。”

  禾悄悄接过钥匙,钥匙在落入她掌心的那一刻褪去钥匙面上的锈斑,露出一只鲛形钥匙,与一只……龙形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