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拿着钥匙左右打量了一会儿,禾悄悄直觉上觉得自己手中的两把钥匙应该跟当初自己所了解到的幽都剧情有关。

  毕竟王朝这个游戏里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偶然的事情。

  捏着钥匙,禾悄悄抬起头,便发现塔内就剩了自己和平疆,而明照君已经带着莲灯离开。

  也是……毕竟比起照顾玩家,他的老婆才最重要。

  “走吧。”

  对平疆一招手,禾悄悄打开乾坤袋吗,准备将两把钥匙收进乾坤袋里,等着之后再去酆都逛上一圈,看看能不能把这两把的钥匙的用途给逛出来。

  分了神,禾悄悄和平疆一边往出口走一边说话,一点也没注意到二人身后的影子里,钻出了一个遍身漆黑的人来。

  但禾悄悄到底玩了这么多年的弓箭手职业,一时的迟钝并不代表着她会一直迟钝。发现自己身前的光亮被黑影遮盖,禾悄悄一下将乾坤袋扔回腰间,转身之间已经将彻骨白鸦从背后拿下,搭了弓箭对准黑影。

  黑影比禾悄悄稍微高一点点,身上穿了一件遮蔽全身漆黑的斗篷,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眸。

  视线从箭镞的锋刃滑到禾悄悄的脸颊上,黑影目光中的冰冷刺得禾悄悄非常的不舒服。

  “阁下是何人?”犹豫了一下,禾悄悄吐出了武侠剧里炮灰角色最常说的台词。

  回应禾悄悄的,是黑影无休止的沉默。

  见他不说话,禾悄悄蹙眉,“阁下……是敌是友?”

  依旧沉默。

  平疆站在一边,看着禾悄悄对黑影两次问话皆是石沉大海,顿时不耐烦的从腰间拔出长刀,拨开禾悄悄就上前教训于它。没想还未接近,黑影身后便亮出了数十个傀儡。

  暗叫一声不好,禾悄悄推开平疆。

  “轰!”

  巨大火炮自傀儡口中轰出,禾悄悄看着身后焦黑下沉的地面,看了一眼自己被轰破碎的衣角,心中惊骇。

  一言不合就开始炸人,要不要这么刺激?!

  心中骇浪未过,伴随着一声叮咚,系统给她宣布了更加刺激的消息。

  “系统:平疆好感度+13,满100则开启亲密度。亲密度达到80以上,即可攻略此NPC。”

  禾悄悄:我靠谁要攻略平疆这种五大三粗的汉子啊(‵o′)凸!!

  心思翻下一页,禾悄悄瞥见黑影转身过来的动作和他身后傀儡嘴中齐齐亮起的火炮,手下一动,本能的就带起了平疆,往一边避让滚去。

  火炮在身后接连的炸响,禾悄悄注意着面板上系统刷过的平疆好感度提示,心塞的把平疆塞到塔内大柱之后,拉下彻骨白鸦,翻身而起的同时对着黑影飞出一箭。

  黑影一点不避,单手虚空一伸食指对着箭镞瞄准,身后的傀儡便自行张开了嘴,用火炮轰击掉禾悄悄的攻击。

  来回几次攻击均被黑影这般化解后,禾悄悄搞不清楚黑影的来意。

  他的攻击一直对准的都是自己,证明是为了自己才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可出现之后就是一直的攻击,也不说话,难道身份是个小怪或者BOSS?……要是酆都的小怪攻击都这么强力,那她真的要好好想想,自己还要不要继续作死去寻找钥匙的真正用途……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谁让钥匙一看就是什么重要道具,重要道具这种东西,在使用方面也一定会带来各种的花式作妖……

  犹豫着要不要喊言景遥或者叫君何念,禾悄悄一个转身避让开火炮,斜眼就看见言景遥和谢怀一同冲进了算天塔。

  避开黑影的攻击,禾悄悄对黑影射出一箭,手里攥着一个震天雷,奇怪的看向他二人,“你们来做什么?”顿了顿,禾悄悄看着一身湿嗒嗒的谢怀:“你这身又是什么鬼,湿/身Play?”

  小心的闪躲开黑影火炮的火星子,谢怀没回答禾悄悄的白烂话,手中亮出貔貅双匕,对禾悄悄道:“来帮你。”

  “……哦。”对谢怀的有意耍帅应了一声,禾悄悄看了看言景遥,一下就猜出来谢怀全身湿透必定跟他有关。

  但谢怀傻白还爱玩心思,偏偏不止言景遥喜欢耍他玩,她自己也挺热衷逗耍谢怀。

  回眼长眉一挑,禾悄悄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震天雷,在谢怀冲向黑影的时候丢了过去。

  黑影已经习惯了禾悄悄的箭矢攻击,一看一道黑线冲自己而来,毫不犹豫地就操控着傀儡对那物吐出了一个火炮。

  伴随着一声轰鸣,巨大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算天塔内部。

  “咳咳……”谢怀一边咳嗽,一边踉踉跄跄的从黑烟之中退出来,脸上一片焦黑,原先身上的一袭干净华贵的蓝衫也已然破破烂烂,整个人显得格外狼狈。

  打了个喷嚏,谢怀抖着自己身上的黑灰,盯着黑黢黢的脸看向禾悄悄:“悄悄你这是做什么……丢炸弹也不给我说一声。”

  禾悄悄本来就是故意在他过去的时候扔的震天雷,目的就是让谢怀耍帅失败。此时看着谢怀满身焦黑,往日风度翩翩的形象全无,禾悄悄禁不住噗地一笑又猛地憋住。

  “你是故意的!”谢怀听见她的笑声,吃惊地看向她,“悄悄,现在在打怪,你能不能别胡闹?”

  禾悄悄叉着腰,翻了个白眼,带着颇为记仇的语气,极其欠收拾的说道:“谁让你两年不出现,我爱怎么轰你就怎么轰你,我给你丢炸弹,是你活该。”

  话落,禾悄悄又补了一句:“有本事你就躲呀?躲了就不要回来了。”

  谢怀哪里敢按着禾悄悄怎么说就怎么做,他本来就是带着目的和任务接近禾悄悄的,要是走了,回头绝对要被朝阳虐得半死。

  “你轰,你爱怎么轰就怎么轰。”念着这个原因,谢怀只能忍下不愉悦,抬头对禾悄悄一笑,还对禾悄悄展开了怀抱,一副抖M模样,“只要你高兴,把我埋震天雷里都行。”

  禾悄悄一个激灵,鸡皮疙瘩从脚下蔓延上来,让禾悄悄恶寒至极。

  偏偏谢怀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展开手靠了过来!

  看着那个全身焦黑破烂的谢怀,禾悄悄第一次觉得自己撑不住想逃跑了。

  捏了捏手里的震天雷,她考虑着是不是要把这个男人炸出去。

  但是黑影没有给她行动的机会,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谢怀和禾悄悄,忍不住抬手,让众傀儡亮起了火炮,齐齐对谢怀射出。

  看着谢怀被数十支火炮炸进算天塔的地下,禾悄悄扬眉,看向即将对自己炸来的火炮,被言景遥抱进怀里,随着他猛然一跃,闪避数米以外,成功避开火炮。

  “机械山庄的职业克制神机营,虽然有震天雷对轰但我们这边没有MT职业克制他,可能会比较难打。”侧头对言景遥说了一句,禾悄悄从言景遥怀中跳下地面,“而且它属性不明,目的也不清楚,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来找的我……呃,钥匙?”

  话到一半,禾悄悄突然想起来,黑影是在明照君将鲛形与龙形钥匙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出现的。

  “它是来抢钥匙的?”禾悄悄站在高台上,看了一眼紧握在手中的钥匙,转眼向下方的硝烟望去,神色顿时一凝,“不好!”

  硝烟已经散开,但是高台下方却已经没有了黑影的存在!

  “嘶……”一声微弱含着不耐烦的抽气声在禾悄悄的耳边响起,言景遥眉宇一蹙,一手揽过禾悄悄,手腕一晃就握着匕首向禾悄悄身后那道乌黑的人影重重刺去。

  黑影侧身闪避,身后银色丝线浮动。

  言景遥抱着禾悄悄步伐连动向后退去,黑影却不再操控傀儡攻击,只是直直逼上,伸手向禾悄悄抓来。

  看黑影手对着的地方,禾悄悄一阵黑线,挽弓就朝黑影射出一箭。

  箭矢擦过黑影的耳边,划破斗篷,他愣了一愣,再度压上,步履速度更快。

  一退再退,言景遥再也无法对黑影的行为继续观望,匕首一扬,撞上黑影的展开械盾。

  “目的。”他隔着蓝色的透明械盾,对黑影冷冷出声,“你打不过我和禾悄悄。”

  黑影双手撑在身前,支撑着械盾抵挡攻击,听言景遥来问话,冰冷的眸子里终于有了动容,“我要酆都匙。”

  坐在言景遥的怀里,禾悄悄撇唇,晃了晃钥匙,“我就说是明照君给过来的这个嘛。”

  “收回去!”

  看着黑影的眼睛在瞧见禾悄悄手中两把钥匙时乍然清明,言景遥一声厉喝。

  但喝声赶不及黑影的动作,禾悄悄才要听话收回两把钥匙,那边黑影便放开了控制械盾的双手抓向禾悄悄,令械盾直接破碎。

  禾悄悄闪身避开黑影,却还是被黑影扯走了一把钥匙。

  眼见着黑影一拢斗篷就要冲着算天塔的出口离去,禾悄悄对下方挣扎着刚爬起来的谢怀大喊:“他抢了钥匙,拦住他!”

  谢怀微怔,回神时黑影已经到了门口,他脚步飞踏,与一边的平疆同时冲向黑影。

  黑影在塔门之前的阴影里回头,眼底有着一点得意。

  在他彻底遁入阴影之前,平疆的大刀陡然飞驰向他,割下了一片斗篷的衣角。

  .

  “妈个鸡真是作死作大发了……”从高台上跳下,禾悄悄嘀咕着将彻骨白鸦放回身后,看了一眼一边脏兮兮的谢怀,迎向捏着衣角正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平疆。

  平疆皱着眉,对禾悄悄道:“这是鲛族的鲛绡,那道黑影是鲛族的人。”

  “这么肯定?”禾悄悄接过他手里的衣角碎片,摸着衣角布料,感受着布料带来的冰凉细腻的触感,蹙眉问道。

  平疆颔首:“鲛绡由鲛人所织,名贵稀少。鲛人女王有令,禁止鲛绡流出鲛人领域。酆都领域内一星半点都不可能有,更何况是用鲛绡织就的那么大的斗篷。”

  微微一停,平疆道:“用得起鲛绡的多是鲛人中的显贵,看来你需要亲自去一趟黄泉领域才能追回另一支钥匙了。”

  平疆话语落地,禾悄悄的信息面板上翻过一行提示的红字,只听叮咚一声,系统略带冰冷的语调便在耳边响起。

  “酆都匙之一的蛟之匙被夺,平疆带来了有关的线索——鲛绡与鲛人领域。”

  “蛟之匙与鲛之匙不可长时间分离,现在需要你前往黄泉,在十日内夺回蛟之匙。”

  “是否接受任务?”

  历经两个月的不断接受强制任务,禾悄悄听到系统这温和的询问声,一瞬间有些轻微的不适应,良久才点头做出了反应:“我去黄泉。”

  “任务接受成功,进度录入成功,目前进度为1/10,融合度为13.701%。”

  禾悄悄皱眉,什么是融合度?

  言景遥显然也是看到了禾悄悄接受任务,但碍于谢怀就在身边,并没有跟禾悄悄就此讨论上。

  “那我给君上通报一声,再给你们准备车架。”平疆点头,就往算天塔外走。

  “不急。”禾悄悄看了看谢怀和言景遥,喊住他,“我最近有些累,不急着立刻就去,先歇息一日再说。”

  平疆闻言,哈哈一笑:“你瞧我这老粗,竟然忘了你们已经奔波多日,那成吧,我给君上通报,然后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

  禾悄悄抱拳:“那先多谢将军了。”

  平疆摆摆手,大步踏出算天塔,留下谢怀和禾悄悄等人。

  “现在做什么?”谢怀望着平疆身影消失在算天塔门前,转头对禾悄悄问道,“去逛逛酆都,吃点东西?”

  禾悄悄闻言,视线从谢怀的乌漆墨黑的步履滑到他掺杂着砂石的头发,定定的看着他,建议道:“我觉得……当务之急不是玩或者吃,而是你需要洗个澡……”

  听言,谢怀看了一眼自己,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后,答道:“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

  .

  跟君何念和复瞳会面,禾悄悄君何念离复瞳站远的一大截距离,凑到君何念的身边,低着声音问道:“你真的,不打算继续追复瞳啦?”

  君何念斜她一眼:“要不然呢?我不追了,你想追啊,信不信悄声无息回家让你跪晶板?”

  “他让我跪晶板,我让他跪还差不多。”禾悄悄哼哼两声,“只是很奇怪你真的就这么甘心放弃他?”

  君何念垂眼一笑:“禾悄悄,不会所有人都会像你这个铁人一样,对自己喜欢的人有着可怕毅然的坚持的。而且,念念不忘久了,没有回响,我也会觉得累的。”

  “好吧。但我也不是铁人。”禾悄悄耸肩,“我也想过放弃。”

  君何念挑眉,倾唇笑道:“我不信。”

  “随你信不信。”禾悄悄放开君何念,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过你放心啦,你放弃了,复瞳可不会放弃。梦姐一向看人很准,安心等着做你的帮主夫人吧。”

  沉默着坐在一边,复瞳看着禾悄悄拉着君何念的窃窃私语,眉头不自然的蹙起。

  身旁的言景遥睇他一眼,“悄悄你就别想了,是我的。看君何念吧。”

  复瞳抿唇,完全不看他。

  看他的样子,言景遥淡淡地说风凉话:“死傲娇是不会有幸福生活的。”

  复瞳回头:“少说点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言景遥摊手:“还不让人说实话,不愧是死傲娇。”

  复瞳一刹那有想要拔刀扎死言景遥的冲动。

  “你们两个是在一块了么?我就离开了一会儿……而已。”

  回到言景遥这边,禾悄悄看着交谈甚欢的两人,揶揄道。

  不理会她的话,言景遥瞟了一眼敞开的殿门,生怕去沐浴的谢怀突然回来,撞破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他身份的事实。

  确定没人后,言景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专门休息一天当然是用来坑他玩的啊。”禾悄悄耸肩,“我打算约他到现实里见面。”

  言景遥:“……那我得暴露了。”

  “为什么?”禾悄悄从包裹里拿出一根糖葫芦。

  言景遥摊手:“他是我弟弟。”

  “……”把糖葫芦塞进嘴里,禾悄悄看向门外,问道:“……你不是小时候杠了他,他才这么变态的跟你对着干?”

  “不是亲弟弟。”言景遥揉揉眉心,“应该是某个阶段是没看好他,才让他一路这么长成了歪脖子树。回去我会跟他仔细谈谈。”

  禾悄悄想了想,笑道:“这么说,我只要约到他见面,再忽悠他带我回你家,就能知道你是谁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言景遥避之不谈:“你一会儿打算怎么逗他玩?朝阳让他过来,大概是想要你以为他是我,然后跟他刷好感……你要跟他刷好感度么?”

  刷好感不外乎就是卿卿我我,看着谢怀跟禾悄悄拉拉小手搂来搂去……

  他会让谢怀炸成一朵烟花。

  禾悄悄看着他表情变得莫名,白了他一眼,“胡思乱想什么呢?你弟弟就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有逾矩的举动。再说了,刷好感也不一定要肢体接触啊,我跟拂衣就是照面一笑,然后好感度就上去了。”

  “话说回来,上次我就注意到了。”言景遥眉目一动,“你现在好感值到亲密度的NPC,数量会不会有点太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