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庞大么?”

  禾悄悄切出面板,看着“攻略NPC”下方的上百个NPC名字,耸了耸肩,“我觉得还好,主要都是上次木魅献灯会上刷的好感,那会儿他们需求都很简单,用些简单的财物就能收买的差不多了。”

  “你当时撒钱也真撒的豪迈,一点儿也不犹豫。”言景遥拿过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献灯会上虽然说是百鬼归来,但是实际数量真的不止一百,如果你当时的行为再继续下去,没准回头你就要被NPC的大潮淹没,还会坑了复瞳跟君何念。”

  瞧着言景遥又要念自己,禾悄悄咬了一口糖葫芦,默默的向君何念的身边靠过去。

  “我这么看重颜值的人。又不会真的去攻略那些NPC,你担心什么啊……”禾悄悄扭过头,看着君何念,话却是对着言景遥,“反正再坑我也不会有你坑。”

  君何念明媚笑道:“有大神给你撑腰,你还真的是什么够嚣张啊。”

  “嗯哼。”得意的扬了一个鼻音,禾悄悄对她挑了挑眉,“谁说不是呢,哥哥是大神,兄弟是大神,组队的队友也大神……我能不嚣张么。”

  末了又看看她,又看看复瞳,“你这个第一美人不也是么,仗着第一帮的帮主撑腰,各种横着走。”

  “谁要人撑腰了。”君何念瞪她,“我自己堂堂长生门的副帮主,还会需要人撑腰?笑话。”

  见她不好意思了,禾悄悄撇撇唇走开,看向正从门外走进来的谢怀,热络的将手上的另一个未开封的糖葫芦递到他的眼前,“给你。”

  谢怀正理着头发,突兀一抬头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根糖葫芦,登时愣了一愣,才从禾悄悄的手中接过,还极其的僵硬客气的道了谢

  踮着脚拍了拍谢怀的脑袋,禾悄悄咬着糖葫芦在一边的玫瑰椅上坐下,嘴里含着一颗山楂,支吾道:“一会儿我给哥哥发了邮件之后,我们就去逛一下酆都。上次进来的时候比较着急,什么都没看就去做任务了,这次我们去逛逛。”

  点点头,谢怀在禾悄悄身边的落座下,顺手开封了糖葫芦,“全听你的。”

  拉开信息面板,禾悄悄刷新了一下自己的具体积分界面,仔细看了看,说道:“一会儿去看看能不能用积分换换武器。我让系统查了一下,我现在在酆都的积分已经累积了不少了,想看看能不能帮千鹤换武器,顺便也给你换一个。”

  谢怀一愣。

  是他的错觉么,怎么感觉洗了个澡回来,禾悄悄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

  但为什么那种感觉……比较像是幼儿园老师对待小朋友……

  当然他是不会知道,禾悄悄对他好,全然是言景遥说了他是他弟弟,又提到了照顾不当导致他长歪的原因,让禾悄悄起了大嫂管教叛逆小叔子(?)的心思。

  “咳……”被嘴里的冰糖葫芦呛了一下,谢怀脸上浮起讶异,不自然的拒绝禾悄悄:“我就不用了,我用貔貅用得还是挺称手的,你给千鹤换就是了……”

  “真的不需要?”禾悄悄询问一声,颔首切掉信息面板,“那我就省下来,看看能不能换点值钱玩意儿。”

  咬掉最后一个糖葫芦,禾悄悄将签子整理好收回包裹,等着之后拿去送给厨房的后勤师傅点柴火,才拍了拍衣摆,从椅子上坐起,给解莲裳打去通讯。

  “我任务完成了,奖励是酆都匙,你们加紧做任务,一天后在万福楼集合,然后就去鲛人领域做任务。”

  没等解莲裳说话,禾悄悄食指一伸,戳断通讯。

  “一会儿你和复瞳去换武器吧,你们的积分应该也挺高了,至少换个自己职业的武器应该是够的。”禾悄悄看向君何念和复瞳,“抢了蛟之匙的黑影是机械山庄职业的,攻击特别强力,我们都打不过他,还是提升一下目前的战力值为好。鲛人领域之中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从资料片里官方说黑蛟曾与鲛族联合占据整个酆都来看,鲛族会是一群非常勇猛的NPC,万一打上,战力值又不足,可能会死亡回城,前功尽弃。”

  禾悄悄:“酆都路难找,你们做任务也辛苦。丢掉敌对帮派这一点,只说朋友身份,我还是希望你们的努力能够让你们获得满意奖励的。”

  “嗯。”君何念颔首,“我一会儿和复瞳去逛逛城里的武器店,也去下军需官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武器来用。”

  君何念话落,复瞳便从椅上坐了起来,对她一歪头,“现在就去。”

  怔了怔,君何念跟上复瞳。

  禾悄悄看了看殿里剩下的另外两个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被抛弃了。”说完又扬了眉毛,双眸泛过一片晶亮,“不过习惯就好,我们也去城里逛逛。”

  .

  拒绝了平疆说要送他们去城里集市的要求,禾悄悄坐在碧玉葫芦上,悠哉悠哉的带着两只跟宠进了城。

  因为谢怀在,禾悄悄不好跟言景遥说话,她就只能改了聊天的目标,跟谢怀乱七八糟的聊起来。

  听着禾悄悄跟谢怀的聊天内容从天气景色三国局势副本,一路发展谢怀在现实里哪个市,今年多少岁,家里做什么,工作是什么,言景遥坚固的带笑模样一度出现了松动。

  禾悄悄这哪里是好奇谢怀的境况,分明是再旁敲侧击的套他的信息!

  知道谢怀在现实里哪个城市,家里工作,不就等于知道他在哪个城市,能推测出她身边见过的人家里的情况哪个最符合了么?!

  而且,最要紧的一点就是,他现在回不了现实,只能安安分分的躺在营养舱里,禾悄悄只要知道谢怀的家室,立刻就可以上门拜访!

  见着谢怀一点儿没觉察的还在跟禾悄悄聊得热火朝天,言景遥特别想去拔了谢怀的营养舱电路,让他闭上那张不断给禾悄悄透露消息的嘴。

  从画卷坐骑上下来,言景遥看着一边依旧在套谢怀话的禾悄悄,道:“武器店。”

  禾悄悄从热聊中回过神,笑了笑,对二人道:“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进去看看有没有天音的武器。”

  点了点头,谢怀看着禾悄悄进入店里,对言景遥哂笑挑眉,“你也就能做这种事来打断我们了。”

  言景遥无语:“……我感觉你挺蠢。”

  “呵呵。”谢怀冷冷一笑,“等我把禾悄悄拆吃入腹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言景遥:我怎么觉得是你被悄悄拆吃入腹。

  沉默一会儿,言景遥道:“朝阳到底只是一个程序,你也别被它骗了,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你沟通AI不成,还被它反利用,你估计一辈子都再也做不了这职业。”

  “反利用?我没有被它利用,我在沟通AI,在验证AI能不能成功侵入人类这一个案子。”谢怀斜目看他,“如果真的验证成功,这就是个巨大的发现,我靠着它,足以在这一行里扎根,怎么可能再也做不成。”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言景遥评价,“你千万别后悔。”

  听着他一番笃定的话,谢怀怒从心起,“反正你一直我看不起我!你等着!我会做给你看!”

  环臂耸肩,言景遥不置可否,但态度已经摆的非常明显。

  谢怀气愤,还想再说什么,就听到了禾悄悄声音,“你们两个怎么了?”

  回头看向武器店,谢怀看着禾悄悄怀抱着一张银色古琴,从武器店的台阶上迈下来,眼中充斥着疑惑。

  在言景遥和谢怀之间看了一眼,禾悄悄等着解答。

  在谢怀的印象当中,言景遥之于禾悄悄,应该就是一个攻略好感值比较高的智能NPC,禾悄悄从来都不知道言景遥是个真人,也不知到言景遥才是悄声无息。

  所以在这种等候解答的问题上,谢怀都直接默认为禾悄悄是在等他的解释。

  虽然也不尽然,但在想表现和默认上,还是默认占了更多。

  “没事,跟NPC的普通交流而已。”谢怀道。

  禾悄悄侧眼,在言景遥的眼中看到了对此的无所谓,浅浅一笑,将手中银色长琴收入乾坤袋,对二人提议道:“去吃饭吧。”

  .

  万福楼内,禾悄悄趴在柜台上,看着一列悬挂竹牌上的菜名,突然啊了一声,对谢怀道:“你不是在A市么,我在C市,后天我可能要回A市,不如后天我们见个面,顺便一块吃个饭吧?”

  微怔,谢怀还没应,那边禾悄悄就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我们两个人,认识六年了,如果那两年等着都能算上的话,我们在一起也有三年了。你说,有哪对情侣在一起三年了,却连对方一面都没见过的么?”

  按捺住心底的激动,谢怀佯作平静的点了点头,“那你约个时间,留个电话给我,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今天先下线给你安排下吃住的地方。”

  禾悄悄摆了摆手,“不用,我把号码给你就行,我爹妈都在A市住,我回家住就行了,用不着让你破费弄这些不需要的。”

  利落的说了号码,禾悄悄看向柜台后方的菜单,对谢怀问道:“你要吃什么?”

  “你点就行了。”

  禾悄悄勾眉,扭头看向言景遥,“你呢,坑货?”

  话一出口,禾悄悄没觉得任何不妥,倒是言景遥神色微微一僵,一旁准备去拿茶水的谢怀也僵在了当场。

  嘭的一下放下茶杯,谢怀转身看向禾悄悄,神色阴郁:“禾悄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禾悄悄看看言景遥,没反应过来为什么神色突变:“怎么了么?”

  话才落地,禾悄悄看着言景遥猛地一下扑过来将她捞起,猛地跃开原地。

  禾悄悄离开的地方,谢怀的武器貔貅扎进柜台,可见力道之大。

  万福楼内已经一片骚乱,原本坐在厅堂里吃饭的NPC抱头鼠窜,一个劲儿的往大门挤。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怎么回事?”茫然地看着言景遥的下巴,禾悄悄问道。

  “你没叫过他坑货,而且……刚才态度对我太自然太亲昵了,再者NPC是不会吃玩家吃的食物的,你把我当成玩家对待了。”言景遥说,“功亏一篑,我应该提醒你的。”

  他以前经常给谢怀说自己跟禾悄悄的事情,不止一次的跟谢怀提起过她喜欢叫自己坑货。

  虽然现在自己的跟屁虫属性确实也很坑,但禾悄悄这么亲昵的对待一个“NPC”,还像玩家一样的问他吃什么,态度熟稔得像是数次做过这件事,谢怀要是没有一点察觉就奇怪了!

  闻言,禾悄悄看向谢怀,还想再拯救一下:“等等,你做什么?无缘无故的?”

  谢怀看着禾悄悄,一声冷笑,双臂一抖,无数的银色丝线便从他的手臂外侧流泻出来,连到身后。

  而在他背后虚空的位置,一个十五岁孩子大小的人影随着丝线的渐渐变长而逐渐显露出面貌来。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最终,成了一个白衣正太的模样。

  谢怀牵动手臂,在白衣正太睁开双眼的时候,命令道:“六号,回馈信息给朝阳,查询禾悄悄和言景遥近期的数据流向。”

  “知道了。”白衣正太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禾悄悄和言景遥,说道:“三次信息流同时拦截,百万次互动……”

  “判定:禾悄悄已经发现言景遥真实身份。”

  白衣正太话落,谢怀双目怒焰熊熊,盯着讶异禾悄悄和警惕言景遥,一声厉喝:“脱离!”

  银色丝线掉落到地面,白衣正太从浮空中落到地面上,朝着禾悄悄咧嘴一笑。

  禾悄悄拿出烈焰凤凰,手一招放出肚兜和火精灵,回眼却再没再看见白衣正太,只有谢怀一人站在原地。

  “无限构造。”

  清冷的少女嗓音在耳边响起,禾悄悄看着白衣正太手握一条数据流动的长鞭,鞭影砸上白色的一片数据结界,嘭的弹回。

  白衣少年看着结界,声音惊恐:“沙雅!”

  后方的谢怀闻言一惊,随即了然的挑唇。

  果然是这样,果然禾悄悄一早就知道了自己是带着目的而来,知道自己并非真的悄声无息……

  她就是把自己当猴耍!

  怒火滔天,谢怀对白衣少年下令:“攻击禾悄悄和言景遥!”

  白衣少年从结界前退回来,闻声惊诧不已:“你是白痴?!没看到沙雅的结界么!”

  “那又怎么样?”谢怀见白衣少年不听命,更加生气,“给我上!”

  “你并不是我的主人!”白衣少年呵斥,“沙雅实力不俗,主君尚且不敢硬碰,你叫我去,不如你自己上!”

  让谢怀单挑禾悄悄和言景遥两人,他当然不敢。

  结界内。

  “悄悄,听着。”沙雅说道,“我并不方便出面,朝阳正在融合君王。那边那个正太模样的少年,是朝阳的六号复制体。复制体比原体要弱很多,是可以被玩家从游戏内部损坏溃散的。”

  禾悄悄看了一眼言景遥,显然他也能听到沙雅说话。

  点了点头,禾悄悄应道:“你说,怎么做?”

  “记得念凰箫么?”沙雅问道,声音中传来数据的沙沙声,“削弱的效果同样作用于AI。”

  “我授权过言景遥使用浮世空间。”沙雅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现在,我要你用念凰箫削弱六号的战力值,再让言景遥把他关进浮世空间里对付。”

  从乾坤袋里拿出念凰箫,禾悄悄又听沙雅重复了上次她使用念凰箫时说的话。

  “悄悄,我是爱你的。”

  言景遥:“……不好意思,我还在这儿呢。”

  “我会分出部分数据流看着你们这边的情况,你们要小心六号的武器和技能,被击中会在一定程度上修改一些东西。虽然目前还没有见过他的技能修改什么重要的东西,但……小心就是。”

  禾悄悄看着手里的念凰箫,禁不住笑道:“沙雅,我觉得你好像金手指啊,需要的时候就出现了。”

  沙雅:“……你愿意就一直都是。”

  “金手指都是不靠谱的。”言景遥看着眼前结界破裂,带着禾悄悄纵身一跃,避开了白衣少年带着试探性甩过来的鞭子。

  嘿嘿笑了一笑,禾悄悄把念凰箫送到唇边。

  箫声在厅堂里传开,下方的白衣少年听到箫声,扶着额头便好似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一般的,在大堂里横冲直撞,撞翻了大堂里的好几张桌子。

  避开头疼的白衣少年甩过来的一鞭子,禾悄悄在言景遥的保护下继续吹奏笛子,直到系统面板提示吟唱进程达到百分之二百。

  放下笛子,禾悄悄将手中的武器换成烈焰凤凰,从言景遥的怀中跃下,低身避开鞭影。

  言景遥担心的看了禾悄悄一眼,拿着音无猛地一下朝着白衣少年冲去,身形矫健的闪避开白衣少年数次甩过来的鞭子,伸手一下揽上白衣少年的脖颈,低语:“浮世空间。”

  周遭场景融化,褪去所有的景物,禾悄悄与言景遥和白衣少年一同跌入浮世空间之内。

  飞快放开白衣少年,言景遥退避开他的鞭子,使用影遁技能潜入地面,再出现时,他已经在了禾悄悄的身后。

  挽开烈焰凤凰,禾悄悄的千斤矢搭乘着急速,击向白衣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