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NPC[全息]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人族?”禾悄悄疑惑的蹙眉,瞬间双眼一凛。

  是酆都对所有非酆都内玩家的代称。

  朝阳的NPC大军兵临城下,这群玩家不安分的待在三国都城内,来添什么乱?

  酆都已经被她关闭了通道,内部可以看见外部,但外部是绝对进不来这个地方的。那些玩家,凭什么判断的酆都方位?

  看着从后赶上来的次奥好吃藕,禾悄悄拉上言景遥,去往酆都已经被关闭的入口处。

  站在入口前,禾悄悄看着透明壁障外聚集起来的玩家们,视线看向半空之上的朝阳。

  少年与前时她所见的模样依旧,只是长衫换成了蓝衫,腰间多了几只金色的小钟。

  在他的身后,剩余的四位复制体朝阳一一列开,脸色凝肃。如果不仔细分辨,禾悄悄还真的没有办法认出谁才是复制体,谁才是朝阳。

  朝阳的复制体本来还剩六位,在前些时间被言景遥和沙雅各击杀一位,因而只剩下了他身后这四个。

  “只要我们把禾悄悄抓出来,你就会开下线的权限给我们了对吧?”

  女生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禾悄悄顺着声音看过去,意外的是个熟人。

  女生一身粉紫色的襦裙,手上握着一把白色的银针扇,发髻挽了花悬在脑后——不就是蝶寻花么。

  她在入口前不远的地方站住,对着一身青衫,手持长刀的谢怀道:“我会带人全力抓捕,希望你守诺。”

  谢怀不咸不淡的回了个鼻音。

  从两人身上收回视线,禾悄悄听次奥好吃藕说道:“这些人是舞蝶楼跟醉不奉欢的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言景遥看着那些帮众衣领上的标志,冷冷道:“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她们。”

  不置可否。禾悄悄抬眼,与上空的朝阳本体相视。

  酆都障蔽完美,作为独立的空间,只要禾悄悄不松手去打开入口的按钮,朝阳是不能发现酆都的具体方位,更加不可能窥视酆都面貌的。

  缓缓撇开眼,禾悄悄的手从箭筒边落下,招呼言景遥跟次奥好吃藕,“走吧。”

  .

  白发如蝎尾一般扬起,沙雅在半空中急速撤后与前进,兽化的双手不停在面板上敲击。

  “INFECTION。”

  吐出一个词,沙雅如同黑蛟利爪一般的右手在银丝抽离复制体数据的同时,狠狠的穿过复制体的心脏。

  银丝断裂,沙雅扬起白鳞层层的左手挡住朝阳的攻击,闷哼一声,浮世空间便将两人隔离。双足一踏,她已经在空间掩护下撤出朝阳五米之外。

  空中斗争激烈,地面也未必平和。

  音无毫不犹豫地在谢怀的身上刺出窟窿,言景遥面无表情的攻击着自己的弟弟。

  谢怀如是。手持长刀狠厉的划破言景遥的衣衫,割破言景遥的皮肤。

  一个影遁,言景遥将手上音无的刀锋对上谢怀的咽喉。

  “我要是扎下去,就算是朝阳,大概也没有办法再次重新构造这具身体。”迎上谢怀的双眼,言景遥丝毫不留情,“你想像那些人类玩家,或者我一样,留在王朝么?言沐。”

  听到自己的本命,谢怀乍然一愣,不屑地扬笑:“朝阳没办法构造?哥,我看你是弄错了阵营,死了就回不去的,是你们那一边。”

  言景遥闻言,将匕首往他颈上送了送。

  谢怀轻笑,下一刻,匕首就刺进了他的心脏部位。

  视野里的NPC面板里出现了巨大的红字。

  “LOKI!”

  凝视着言景遥,谢怀捂着胸上的血洞,踉跄两步,怦然倒下。

  谢怀死,他身后的副将立刻接替了他的位置。

  抵抗一直进行到夜里。

  此次抵抗虽然杀了一位复制体及数名将领,但对比酆都的损失来说,都是杯水车薪。

  坐在大殿的楼梯上,禾悄悄听完平疆的汇报,愣怔了很久。

  半个月的抵抗,朝阳的队伍只见壮大不见消减,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加入围守酆都的队伍。

  这些时间,千鹤重伤受到感染,无法变回玩家形态,身体越发虚弱;十四分支里,影魅宫左使轻兰牺牲,天机营掌门重伤,命悬一线;帝焚轻领兵抵抗,数据崩溃;而酆都内玩家异声四起,动摇者不在少数,很多人的舱内并未存放足够的营养液,已经陷入游戏内数据休眠……

  用双手撑住额头,禾悄悄心胸烦闷。

  如果此时朝阳只需要她一个人,她说不定就真抱着解脱的念头踏出酆都。但……朝阳的目标,是酆都独立的数据,是数千玩家的数据资料。

  她要是踏出酆都,那么这些玩家包括NPC们,真的就只有死路可走。

  沙雅站在旁边,看着她面容上的焦躁,望了一眼半靠在解莲裳的千鹤,开口:“只要打破平衡就行了。”

  “平衡?”风小卷摇头,“除非我们能像朝阳那样,对外招兵买马,否则,军队上我们始终……”处于劣势。

  “三国内妙手送菊花已经在帮我们安抚玩家了,目前看来还有有效的,至少玩家没有再投身朝阳的阵营。”解莲裳道,“怎么冲出这个困局,现在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朝阳死。”禾悄悄抬头,“彻底崩溃他的数据,我们才可能有生机。”

  千鹤蹙眉:“崩溃不是说说就可以的。他现在是王朝的主要核心,如果处理不当,会直接引起整个游戏的崩溃。”

  禾悄悄捏了捏眉心。

  “我想你们大概,误会了我的意思。”沙雅的声音在宫殿里响起,“我所说的,打破平衡——是指打破AI的平衡。”

  言景遥直视着她:“你想做什么?”

  “王朝现在只有我跟朝阳两个核心AI,如果想要彻底崩溃朝阳的数据,无非是再加入一位核心AI。”身上目光聚集,沙雅也不再掩掩藏藏,开门见山,“我邀请悄悄,成为王朝的核心AI。”

  话落,不止禾悄悄愣在原地,其他的队友也是同样的惊骇。

  “第二位人类核心AI!”千鹤脸色苍白的从椅上站起,一下扯住沙雅的袍领,“NO.3里的隐藏程序,居然是……沙雅!悄悄是人,她不可能成为AI!”

  NO.3里有两个程序,一个程序直接更新沙雅的AI,使她完美升级,增强实力。而另一个她始终没猜到……没猜到隐藏的,竟然是独立联结系统!

  如果悄悄答应邀请,那么就等同于是她、是她将禾悄悄一手送上了半人类智能的路!

  “可现在能救所有人,包括她自己的方法,也就只有成为AI了,不是么?”沙雅扶着她的双手,“成为AI的悄悄将会融合独立的、与我和朝阳完全不同的数据,拥有截然不同的技能……来自酆都的资料数据,会让她一跃成为第一核心也说不定。”

  千鹤盯着她,后退一步,跌进解莲裳的怀抱里。

  愣了好半晌,她转头看向禾悄悄,颤抖里的语气里带着乞求:“悄悄……拒绝她。”

  禾悄悄仍然在愣。默了半晌,她忽然喘出长长一口气,拍了拍衣角,从阶梯上站起来。

  “只是成为AI而已。”宽慰地看向千鹤,禾悄悄轻笑:“实验室里那么多次亲身研究我都没事,这一次也可以的。别忘了,我是福神禾悄悄。”

  看着千鹤在震恸下剧烈的咳嗽起来,禾悄悄转眼看向沙雅,倾唇:“你已经准备好我能联结的外壳AI了吧?王朝可没有办法等上两年的那么长的时间。”

  沙雅扬眼,凝视着她:“你讨厌我么?”

  蓦听一句,禾悄悄扭头看着言景遥,扬眉:“你爱我么?”

  言景遥看了她许久。

  “十六年前就喜欢上了。”

  禾悄悄微讶的问:“既然喜欢了这么久,你就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么?”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她已经知道自己早被沙雅算计,不甘认命,却也不得不选择去当一个牺牲自己拯救别人的“圣母”。

  ——她明明是最讨厌这样的角色的。

  沉默了很长时间,言景遥摇头。

  “死板。”禾悄悄耸肩,“这样也好。我不会想象你跟任何一个女人结婚的画面,你依旧是我心里的白月光,还能是我心里最放不下的小徒弟。”

  成为AI之后的生活一定很无聊。但至少……还能回忆她跟他那么多年的羁绊。

  真好。

  “我原来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任务里会有融合度这种东西。今天想想……我大概也清楚了。”从包裹里拿出念凰箫,禾悄悄无奈的苦笑:“是因为使用了这个的缘故吧。”

  抱着箫,禾悄悄凝视她,讽刺一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把箫居然已经绑定在我身上了呢。”

  “我是爱你的。”沙雅看着她,喉头动了一动,“你下线次数越多,朝阳就会越早注意到你。警告不管什么时候发下……你都离不开王朝。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只能这样。”

  “四年前你就准备好了木魅作为我的AI,思凤琴跟念凰箫是一对,这就是铁证。”禾悄悄倏然抬眼,“你既然让我做AI,也清楚我的性格。沈若霜……这件事完毕后,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作为AI吞噬你。”

  沙雅沉眼。

  在空气中撕裂开一道裂隙,沙雅招手,让藤蔓缠绕的棺木落在眼前。

  棺木退开,露出的人脸果然如禾悄悄所猜。

  是木魅之主,那位与她容貌相同的少年。

  “怎么做?”禾悄悄在木魅之主的脸上看了一眼,对沙雅问道,语调冷淡至极。

  “念凰箫就是开启联结的钥匙。”沙雅没看她,目光落在木魅之主的脸上,“联结只需要你把念凰箫嵌入思凤琴背部的凹槽……思凤琴我会自动读取并溃散你的数据,AI会自动吸收……剩下的融合,只能看你自己了。”

  禾悄悄颔首,低眼在棺木里抱出思凤琴,翻转琴身,找到凹槽。

  “悄悄!”

  蓦地一下被止住动作,她听着众人异口同声的反对,抬眼看着身边,伸手卡住她手腕的言景遥。

  “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你要自己去见我。”

  桃花眼里染了几分笑意,禾悄悄微微一失神,言景遥就将思凤琴和念凰箫劈手夺了过去。

  反手将念凰箫按进凹槽,言景遥望向无奈摇头的沙雅,轻缓倾唇:“LOKI是北欧神话里的火神和恶作剧之神。散长欺骗,因此你以为,我的能力紧紧作用于欺骗朝阳,掩盖好感度的高刷,掩盖悄悄的行踪。”

  “但是,LOKI更擅长获取。我技能的另一用法……是获取她人的东西。”言景遥看着禾悄悄,微微一笑,“悄悄,你终于可以去见一下那个干尸言景遥了。”

  念凰箫融入凹槽,禾悄悄惊骇地冲向他,却被白色的壁障格挡在外。

  浮世空间。

  木魅之主从棺木里坐起,走到空间内。

  言景遥回首,嬉皮笑脸的扬眉,与外壳AI一同融入脚下的黑洞。

  “言景遥!”禾悄悄瞳孔放大,拳头一下砸在面前的透明壁障上。

  壁障粉碎成细沙似的荧点,禾悄悄站在原地,握了握双手。

  因为跟她分担了一切,他才看得到她的任务,知道她的详细信息,知道好感度完全清零的次数……连带着,他连融合度的任务都“获取”了过去。

  所以才能用念凰箫,操控思凤琴,联结外壳AI。

  ……朝阳算计她!沙雅算计她!连他都在算计她!

  “——主君,酆都内的人族策反了,是否镇压?”

  紧握着手,平疆的声音落入她耳中。

  “主君?”

  “镇!”

  禾悄悄昂首,烈焰凤凰出现在手中。她招手唤出肚兜,看了沙雅一眼,命令道:“最高形态。”

  肚兜歪了下头,闻声眯眼。

  在众人的注视下,肚兜的身体渐渐变大,直至成为一名妙龄女郎的模样。

  凤眸细长,红唇贝齿。乌青色的发丝上盘着一朵硕大的紫花,妖艳过分。

  禾悄悄扫视她片刻,千斤矢搭上箭弦,阔步出到宫门,乘上白龙。

  广场上累了乌压压一大片群众,正欲将禾悄悄从宫中架出去,送给朝阳。

  当头的是一位青衣魔族。

  他嚷嚷着踏进广场,迎面就被一只千斤矢穿破喉咙。

  白龙为骑,药王女相陪,火精灵头阵。

  站在白龙头顶,禾悄悄俯眼,眸中愤怒灼烈。笑容却极为邪肆。

  “好多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