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做驸马 > 第1162章 左右为难
  吴巩恶狠狠的扫了眼四周,冷哼道:“你别得意,回头我父亲知道你们抓了我,定然叫你们好看。”

  “你父亲是土皇帝不成?”

  周谨言笑呵呵的问道。

  吴巩再蠢也不敢这么说。

  “你现在最好放了我,然后跪下给我磕头,否则我保证你走不出嘉宁县。”

  “好大的威风。”

  周谨言指着四周的人,“你平时去哪都带着这帮走狗?”

  吴巩忽然道:“你是西海城那边来的人?”

  周谨言笑道:“你还算不笨。”

  “你是新来上任的刺史?”

  最近最大的新闻,自然是西海城那帮人搞出的事情。

  在交州大开杀戒。

  消息早已经传到了峰州。

  周谨言指向在前面行走的武珝,“她是。”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吴巩面色有些难堪,色令智昏,要是知道这帮人是西海城的人,他哪里会敢打主意啊。

  不是怕,而是他父亲交代过了,不要惹这帮人。

  “你们想做什么?”

  吴巩忍不住问道。

  周谨言乐了,“吴巩,不是该问问你,你想做什么吗?”

  吴巩叫道:“我只是想和你交朋友,没有其它意思。”

  周谨言淡淡道:“原来吴郎君交朋友就是下毒啊,想来之前没少祸害娘家姑娘吧?”

  “你别心口开河,我不是那样的人。”

  周谨言没有理睬,眼见快到了地方,闪身躲了起来。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并没有露面。

  到了屋子里坐下没有多久,武珝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夫君,查出来了。”

  武珝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她一副男人打扮,嘴里喊着夫君,让周谨言觉得很是怪异。

  武珝快步上前,说道:“吴巩的父亲是吴天成,是一名卫将,官职不大,却也有不小的实力,掌管着岭南道驻扎在峰州边的五百士兵。”

  周谨言一愣,峰州属于岭南道,岭南道驻扎兵马很正常。

  但如今这里属于他,大唐的兵马,早已经撤了才是。

  怎么这边还驻扎着一支军队?

  “这吴巩平时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但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众人是敢怒不敢言。”

  “那支军队是本地驻军?”

  “是这样,这边地处偏远,这支军队是本地人组织而成,战斗力不强,但在本地也算是非常可观了。有他们在,这边就乱不了。”

  周谨言站了起来,沉吟半晌,说道:“我们得把这支军队控制在手中。”

  “只怕难。”

  武珝轻声道:“这支军队由吴天成率领,麾下应该都是他的人马,我们想要据为己有,哪里有那么容易。”

  周谨言皱眉。

  武珝轻声道:“现在最担心的是,吴天成领兵过来。”

  周谨言笑道:“他想造反不成?”

  武珝苦笑一声,“我们现在的状况,便是领地有人造反,大唐还乐意的看呢。又岂会怪罪他们?”

  “五百人啊。”

  周谨言叹了口气,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驻扎这么一支军队,“大意了,你之前就没有注意到吗?”

  武珝面色微红,“我没怎么注意。”

  “无妨。”

  周谨言终于道:“把这次带来的人手,全都召集起来,埋伏在院子里。”

  武珝一愣,随即摇摇头。

  “等等。”

  周谨言笑道:“可打算拉拢谁,打击谁?”

  “有一个,不过品轶很低,是一个参军,本地人,颇为本地百姓着想,至于更大的长史,司马,甚至别驾,都是长安有背景的。不适合用。”

  “你去把那人找来,就说要对付吴天成,让他多叫一些心腹,此人能不用用,一试便知。”

  武珝心里明白,转身去了。

  峰州吴府。

  吴天成站在院子里,听着下人的汇报,脸色铁青。

  “孽子!”

  他怒道:“惹谁不好,怎么去惹西海城那帮人?我怎么教你们的?”

  家丁低着头不敢说话。

  吴天成深深吸了口气,喃喃道:“这新任刺史,莫非想着刚来就拿我开刀?”

  家丁低声道:“爷,他们一共来了不到五十人,而且全都是侍女。只是这些侍女好像看着会武功的样子。”

  吴天成冷声道:“西海城那帮人就没有一个好惹的,你等若是小觑,我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家丁颤声道:“爷,郎君被抓进了牢房,咱们该怎么办?”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孽子啊。”

  吴天成叹了口气,他很不想惹西海城那帮人,甚至打算投靠。

  可儿子来了这么一出,他忽然意识到,很多事情,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够选择。

  “爷,甄别驾来了。”

  这时一个家丁,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吴天成叹了口气,说道:“把他请到客厅。”

  客厅内。

  吴天成强笑道:“不知道甄别驾前来所谓何事?”

  甄别驾五十来岁,闻言笑呵呵的道:“吴卫将,你儿被新任刺史抓了起来,莫非你还不知道?”

  吴天成眼角微微抽.搐,强笑道:“我也刚刚得到消息。”

  甄别驾眯着眼道:“我也不掖着藏着,只是想问一句,吴卫将打算怎么办?”

  吴天成骂了一句老狐狸,却也无奈。

  轻声道:“我正准备想去拜见刺史,看看能不能把我儿放出来。”

  “放出来?”

  甄别驾身子向前倾斜,沉声道:“吴卫将认为有可能?”

  “甄别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甄别驾往后坐了坐,叹道:“咱们西北十三州,如今都归西海王管,交州那边的情况,你也听说了吧?一众大小官员,但凡不听话的,全都被杀了。一个不留,抄家灭口,你说说这叫什么?他西海王莫非是想要谋反?”

  吴天成没有说话。

  甄别驾神色一正,“咱们是朝廷的人,是大唐的官员,岂能任他胡来?吴卫将你说是也不是?”

  吴天成颔首道:“甄别驾所言极是。”

  “这次你儿被抓,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什么?”

  吴天成问道。

  “他们想让你交出兵权。不然一直没有动手,怎么单单对你动手了?”

  吴天成心里大骂,还不是自己那混账儿子窥视别人的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