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太子妃的彪悍人生 > 第74章 噩梦
  从太后的宫里出来,虞召月整个人都虚脱了,要不是有云儿在一旁扶着她,她估计要倒在太后的宫门口了。

  云儿一见虞召月这样,也顾不得问什么,叫了一旁发着呆的康志,一起将虞召月扶了回去。

  虞召月躺在床上,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身上的冷汗一直在不断地流着,双眼无神,十分的空洞,看得云儿一阵的害怕。

  康志却是看了看,就吵着外面走了出去。

  云儿打了热水,给虞召月全身都擦了一下,又端了康志熬的姜汤喝了一下,虞召月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虞召月其实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她临走前太后的那一记眼神,让她仿佛跌入了冰窑一般,冷得彻骨!

  就好像是前世一般,她在梁家受尽万般羞辱,没了第一个孩子后,下了三天的大雪,她在雪里走了一天一夜,希望能够给孩子一个温暖的怀抱,李氏嫌她晦气,将她赶到了马棚,跟马一起住,她半夜差点没有被梁雪茹偷偷惊动的马儿踩死,肋骨断了两根,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好不容易好了一些,梁涛的一个小妾在她的床前放了浓浓的黑炭,差点没有把她熏死!

  再后来,梁家倒了,将她送给了华瑾,华瑾不待见她,连教子都没有给她准备,在太子府里,连个下人都不如,再往后,进了宫,所有的人都封了号,唯独只有她,一直无名无份,整天跟在虞樱身后,像是鼻涕虫一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连一个小太监都看不起她,她冬日里谁在宫殿门口的柱子后面,任由着她双手长出冻疮来,再后来,她被华瑾宠幸了,她以为幸福的日子就要来了,可是等来的,只有虞樱那无情的封杀!

  直到宇文姝的出现,她终于捡回了一条命,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一步步地往上爬,坐上了那个最高的地方,但是冬日里腿就像是废了一般,稍稍一动,疼的锥心入股,让她彻夜难眠!

  那样的日子,她才深知,即使是最高的位置,也是需要那么多的代价来换的。

  身在深宫,一步一个脚印,她更是知道皇家的威严是不容挑衅的!

  而这次,太后这么重要的秘密都被她知道了,以后她就算是想要安宁地生活,也是绝对不可能是的事情。

  虞召月的脑子一阵的昏沉,迷迷糊糊之间,她隐约感觉到有一双大手轻轻地拍自己的肩膀,那股气息,让她有一瞬间的安静。

  华陵看了看虞召月一眼,眉头都皱到了一块去了。

  这女人究竟是梦到了什么,竟然吓出这一身汗来,连脸色都这么的难看。

  虞召月闷哼了一声,华陵轻轻地拍了拍她,低声道:“乖,没事的,我在这里!”

  他的一句话,像是给虞召月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原本还有些不安乱动的虞召月,一下子竟然安静了下来,又沉沉地睡了过来。

  华陵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放下心来。

  虞召月昏昏沉沉地睡了两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憔悴的脸,深邃的眸子带着点点的血丝,眼球微微地往下凹了进去,胡渣都冒出了很多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许的老气。

  一见她醒来,眼底涌出些许的欣喜来。

  “你总算是醒了!”华陵抓了抓她的手,掩不住心里的激动。

  “来,吃点吧!”华陵端着一碗好冒着热气的白粥到她的面前,笑着道。

  华陵不说还好,他一说,肚子都忍不住地抗议了起来。

  虞召月也不忸怩,伸手要接过他的碗,却是被他抢先了一步拦了下来。

  “坐着,我来!”

  华陵板着脸,手法有些笨拙地靠了过去,很是小心的吹了吹。

  虞召月看着他低着头吹起的小心的样子,竟然有一瞬间的迷糊,他,是四皇子吗?

  “来!”华陵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手上的粥端在她的面前,双眼带着点点的迷醉之意,让虞召月有一瞬间的迷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你还是走吧!”

  虞召月低声道。

  她离开的时候,太后满含警告的话还在她的耳边,他是皇家的人,就算是再不受宠的皇子,也不是能够让她来指手画脚的。

  华陵顿住了,手上的动作一僵,这个女人,果然还是在意太后的话的。

  他轻轻地扯了扯嘴角,道:“不管太后跟你说了什么,也不管你知道了什么,皇家的森严你应该是体会到了吧。”

  说着他有自嘲地笑了起来:“你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什么都不会怕的样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退缩了,可是我呢,根本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虞召月听着他低低的声音,竟然有一丝的心疼,身在皇家,注定要比其他人背负更多的东西。

  当然他也不会例外的。

  “不过,也算了,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合作的心,又何必强求呢?”华陵站了起来,微微看了虞召月一眼。

  “不过,以后要是有什么难处,可以让阿信来找我!”

  他后面絮絮叨叨说了一些,只是虞召月脑子嗡嗡作响,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蒙头又是睡了一觉。

  直到云儿一直在拍着她的房间门,吵得她整个脑子都要炸了一样,才起来开门。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云儿见门终于开了,却是看到明明才短短几天的时候,自家的小姐,消瘦得快不成样子了。

  “怎么了?”虞召月却宛若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一样,反问道。

  “康志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云儿见她这般提不起精神来,原本焦虑不安的心更是提了起来,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一趟太后的行宫回来,小姐和康志就变了一个样似的,但是她猜想,这一定是跟康志有关的,毕竟,康志,最关心的,就是小姐了,现在却连人影都看不到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管他,他会回来的。”虞召月丢下一句话,转身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