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太子妃的彪悍人生 > 第231章 挑衅
  太后一下子就有些不高兴了,但是,一时间,又不能将她怎样,于是只得闷哼了一声,就朝着众壤:“来,尝尝看,试试味道怎样?”

  那个女子顺着太后的视线看了过去,虞召月,看来,她可不得太后的欢心啊!

  那这就好办了!

  她慢慢地靠近了虞召月那边,笑着道:“以后大家都可能会在宫里相处,希望姐姐能够多多提点妹妹!”

  虞召月有些疑惑,只是,就听得她娇媚的声音道:“妹妹借此茶来感谢姐姐了!”

  着,将茶递了过去,虞召月见她突然这么客气了起来,定然是知道没有好心的,只是定定地看了看她一眼,淡淡地道:“那是自然!”

  那个人似乎是没有想到虞召月没有接茶水,有些意外,便轻轻地笑了起来,问道:“姐姐怎么不接这茶水,这可是太后娘娘赐下的茶水,莫非是觉得太后娘娘的茶水不好喝?”

  她目含冷意,像是一只淬了毒的匕首,深深地扎入了虞召月的胸膛!

  挖坑给她跳?

  虞召月看了看她手上的茶杯,不由得笑了起来,想要算计她,还有些稚嫩了一些吧!

  虞召月冷哼了一声,道:“太后娘娘的茶水,自然是不会假,不过,要是有人在这茶水上动了手脚,那可就是大不敬之罪了吧!”

  虞召月的话音刚落,那个女子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一些,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虞召月的一根银针就已经深入了茶杯,瞬间,银针上变得一阵阵的黑乎乎的,看得让人有些咂舌了起来。

  虞召月看了看那个女子的连连摇头的样子,不由得冷笑了起来,将银针捏了起来,缓缓地道:“太后赏赐茶水,本来就是大的荣幸,你不知感恩戴德,还在茶里下了药,居心叵测,你倒是,你是对谁不满了呀!”

  虞召月没有放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之色,她都没有想到,这个虞召月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来,还一下子就揭穿了,看来,她来之前娘跟她的话,她还有些不敢相信,却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这个虞召月果然不是简单的角色!

  是她太低估了虞召月了!

  她暗暗地咬牙,连忙跪了下去,脸色苍白。

  “太后娘娘,臣女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这个茶杯里,为什么有毒,臣女也不知道,臣女是冤枉的!”

  虞召月冷笑了起来,道:“冤枉?那你为什么喝了没事,而我随后用银针看了一下,就已经是剧毒了?”

  虞召月目光盈盈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这个女人,她有些不熟悉,好像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吧!

  “臣女也不知道啊!”

  那个女人还在辩驳着,但是,虞召月却是没有放过她,继续追问道:“一句不知道,就想要敷衍了事?你还真的以为这宫里,是你的家呀?”

  虞召月缓了缓口气,朝着太后道:“只要太后娘娘彻查,就不怕查不出来这个人心怀叵测!”

  那个女子整个身子都软瘫了下去,她以为她的动作没有任何人看到,但是她没有想到,虞召月竟然会知道,太后要是彻查下去,估计,她这辈子就要毁了吧!

  太后看了看那地上的女人,暗骂了一句没用,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哀家觉得没有必要,不过就是一个茶水而已,这茶水可是要经过多少的饶手的,追查下去,即使耗费人力物力还有时间,况且也没有任何追查的意义了!”

  那个人心里一喜,看来太后是有心要放她一马的!

  虞召月知道太后是不会去惩罚她的,顶多是做做样子而已,这样一来,她要是再咬着不放,倒是有些不懂时局了。

  “太后宽厚!”

  虞召月福了福身,就听得太后脸色不是很好,只是淡淡地道:“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惩大诫,也不过去!”

  那个人一直跪着,不敢看太后一眼,她辜负了太后的意思,不过,再看看虞召月,她快恨出血来了!

  “以后就不必进宫了!”

  那个女子身子微微一怔,太后的话一出,皇宫以后都不不必来了,那也就是,她入宫已经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了?

  她哀嚎了一声,却是不敢,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谢太后开恩!”

  她颤抖着着。

  有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后面的那几个一直看着虞召月很不爽的都不敢吱声了,怕一不心就成了下一个。

  于是,到虞召月从太后宫里出来的时候,一直都没有任何的事情,这让虞召月倒是有些的开心了起来。

  她刚走出太后的宫殿,就听得有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月姐姐!”

  虞召月回头一看,竟然是很久都没有见过的宇文姝!

  只是,她一身的素白,脸上未施粉黛,整个人都消瘦得不成样子,眉眼之间,都是一阵阵的哀愁!

  虞召月看得有些的心疼了起来,宇文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虚弱了,竟然需要两个侍女在一旁扶着,从她刚刚出来的方向来看,似乎也是从太后的宫殿出来的,她刚刚在里面?

  虞召月有些惊讶了起来,她刚刚怎么没有在里面看到宇文姝呢?

  宇文姝慢吞吞地走向了她,苍白的脸上扯出了一个笑意来。

  “月姐姐怎么不认识我了?”

  虞召月见她就要行礼,不由得心里一疼,这样的宇文姝让她不由得一阵的心疼!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的苍白!”虞召月扶住了她,好不心疼地问道。

  这样的宇文姝,怎么能够跟之前那个活奔乱跳的她相比的呢?

  宇文姝拍了拍她的手背,朝着她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老毛病而已,今本来是不能出来的,不过是太后的命令,一点都不能够违抗,所以,只得进来了!”

  “什么老毛病?”虞召月看着她连唇色都十分的惨白,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血色,这样的身体,怎么可能是老毛病呢?

  宇文姝挥了挥手,朝着她道:“月姐姐,听我,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的,你放心吧,我不会的!我还可以撑得住!”

  虞召月听着她虚弱的声音,心里一阵的心疼了起来,不由握了握她的手,将她冰冷的手放到自己的手心上,希望能够给她一点的温度!

  “那大夫可有,是什么情况吗?”

  虞召月实在是不放心她,毕竟,这样的一个女孩,她怎么,都是不放心的,不是吗?

  “姐姐,难得能够遇到一次,就不要提这些伤心事了好吗?”宇文姝见她一直都在问着,不由得扯开了话题来,她可有点怕这样下去,她的事情,就遮不住了。

  “好!”

  虞召月点点头,既然宇文姝不想,那么她也就不想勉强了,心里想着等过几,让太医过去看看。

  这样一想,倒是有些心安了起来。

  “姐姐,听,你前华时间一直生病了,现在可好些了!”

  宇文姝拉了拉她的话,关心地问道。

  “放心吧,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的面前吗?自然是好了一些了!”虞召月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慢悠悠地朝着宫门走了出去。

  “那就好,我身体一直都没好,我爹娘一直都不让我出门,更何况,现在是多事之秋,还是少出点门的好!”她的话得极其的隐晦,有些不安得看看虞召月一眼。

  虞召月听得她这样一,心里也大概是明白了过来,只是笑了笑,道:“是啊,现在是多事之秋,你能不要出来就不要出来,这样对你的病也不是很好!”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宇文姝点点头。

  虞召月见她一直没有什么话,但是,似乎有话要一样,不由得问道。

  “你想什么吗?”

  宇文姝的心思一直都很简单,有什么事情,都能够看得清楚!

  宇文姝被她看穿了心思,不由得笑了起来,道:“姐姐,虽然这华时间我一直都在家里养病,但是,外头的风声我还是听到了一些的!”

  着,她看了看虞召月一眼,像是鼓起了勇气一样,道:“你跟他一直走到现在,难道你就没有任何的想要的吗?”

  虞召月被她这样一问,竟然有些恍惚了起来,是啊,她跟华陵虽然不算是青梅竹马的,但是,好歹也算是共患难的,可是,现在他已经是一国之君了,而她,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名分,怎么想着,都有些不过去啊!

  “月姐姐,我知道你的心思简单,不过,就看今太后的那个阵势,估计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好过,还有一点,选妃是必然的,你要是真的想要争取,就只能是现在了,现在宫里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他也只有你一个宠爱的女人,要是以后,选妃之后,恐怕很难了!”

  宇文姝啊这道。

  虞召月难得见她这般为她操心,果然是好友!

  她感动了起来,笑着道:“你放心吧,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其实,做不做皇后,还真的只是次要的,只要他一直都这样对我好,我就满意了!”

  虞召月想着最近华陵一直都她的照顾,他的体贴,她的温柔,就让她不由得笑了起来,心里一下子就充满了暖意!

  宇文姝看了看她一眼,提点道:“你可不要忘了,一个普通的男子都有三妻四妾,更何况他是皇上,就算他愿意为了你,而废了整个后宫,可是,朝政那边的权衡利弊呢?太后那边他能够招架得住吗?”

  虞召月一下子语塞了起来,宇文姝得这些她不是没有考虑过,不过,她总是觉得华陵还不至于到了这样的地步,虽然不能算是很好,但是,最后,相敬如宾,应该还是有的。

  “我的傻姐姐,给自己考虑一下,刚好,现在他还对你很好,他还在乎你,你的手上还有筹码,可以更他谈条件,不然要是真的到了最后的一步,那可就是连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了!”宇文姝语重心长地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虞召月倒是有些意外了起来,这次的事情之后,虞召月倒是觉得宇文姝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宇文姝了,至少,看起来,有些稳重了一些了。

  “你还想着他吗?”虞召月突然有些突兀地问道。

  她看了看一下宇文姝的眼色,见她微微有些错愕,随即又笑了起来,声音有些虚弱地道:“有吧,我不知道了。”

  送走了宇文姝之后,虞召月就回了自己的恋钰宫,她难得胃口不错,做了不少好吃的,送了一些去了勤政殿,留了一些自己吃,就没有了。

  一整,华陵都没有来这里,虞召月一闲下来,脑子里就不停地想起宇文姝的那些话,心里头一直都有什么东西隔着一样,十分的不舒服。

  虞召月睡下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华陵过来,连派李成过来通报一下都没有,她心里不由得担忧了起来,心里似乎有些的不安的东西一直在涌上来一样,让她有些不安。

  夜里,她翻来覆去,一直都没有睡着,第二起来的时候,红姑见她一圈重重的黑眼圈,不由得诧异了起来,询问了一些,就看见李成走了进来,道:“见过姑娘!”

  虞召月有些惊讶,毕竟,李成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御前伺候着吗?怎么有空过来呢?

  “公公,什么事情?”

  李成看了看一眼虞召月,又看了看红姑,犹豫不决。

  “公公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这里没有外人!”

  虞召月看出了他的心思,但是却是没有要让其他人都推下去的意思,只是单单着。

  李成有些意外,不过,既然主子都这么了,他也不敢什么,只得道:“皇上请姑娘去勤政殿!”

  李成看了看虞召月一眼,十分的复杂。

  虞召月皱了皱眉头,不由得问道:“是什么事情吗?”

  李成呵呵地笑了起来,弯腰道:“也没有什么,只是皇上发了好大的一串脾气,奴才们这可是拦不住了呀!”

  虞召月抬头看了看李成一眼,有些怀疑了起来:“为什么生气呀!”

  李成迟疑了一下,才笑了笑,道:“姑娘去看了,不就知道了吗?”

  虞召月见他这么神秘,都不肯给她透露一点来,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随你走一趟!”

  虞召月笑着,带上红姑,就望着勤政殿的方向走了去。

  虞召月刚走到勤政殿,就听得一阵的瓷器茶水被摔在地上的声音,门外的宫女奴才都躲得远远的,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一样,见虞召月来了,不由得送了一口气。

  李成朝了朝虞召月点点头,示意让她先进去。

  虞召月虽然有些不明白,但是隐隐还是有些知道,华陵现在估计最烦恼的,就是立后了吧,毕竟,连他的母亲都已经着急着要给他选妃,他现在要是不立后,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虞召月推开门的是时候,果然是一地的狼藉。

  “朕都了,没有朕的允许,不许进来,都没张耳朵吗?”

  华陵听得吱呀一声,心里的怒火更是烧得更旺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本奏折,扔了过来。

  虞召月激灵,倒是可以妥妥地闪过了来,并没有被打中,不过还是闷哼了一声。

  华陵倒是没有想到是虞召月会来,一抬头,一见是她,不由得有些懊悔了起来,忙站了起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虞召月弯腰,将地上的奏折拾了起来,随意地扫了一眼,上面显然有立后两个字,不由得笑了起来,温声道:“又是立后!”

  华陵见她这样一,心头的一阵的烦躁了起来,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那么的难看了起来了。

  “还不是陈奎那个老家伙,真是贪心不足!”

  华陵冷笑了一声,想来陈奎已经是买通了朝中的大臣,已经联名上奏了,这样一来,他的压力,绝对是不会的。

  虞召月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陈奎只是想要陈媛成为皇后而已,这样的一个愿望,皇上满足他一下,也没有什么好难为的呀。”

  华陵却是板着脸道:“什么傻话呢,朕的皇后,只有你一个人,除了你,没有任何人了!”

  “陈奎而已,不过是一个的将军而已,难不成,还想要逼宫?”

  虞召月窝在他的怀里,笑了起来,道:“逼宫倒是不至于,不过呢,肯定会给皇上一些难堪的。”

  华陵冷声地道:“那是当然,不过,陈奎确实不足为虑,所以,朕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十分不错方法了,既可以让他们死心,也可以完成朕的心愿了!”

  “什么呀!”

  “立你为后!”

  虞召月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好一会都没有缓过神来,华陵还以为是虞召月太高兴了呢,不由得笑了起来,道:“放心吧,你能够驾驭得起来的,朕相信你,你会是朕唯一的皇后的!”

  虞召月却是摇了摇头,好一会,才道:“如果,你是为了我好,就不要让我当皇后了,我实在是不想要当皇后!”

  “为什么?”

  虞召月清了清嗓子,道:“为了这下的百姓,也是为了我的私心,所以,不要让我太为难吧!”

  华陵却是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你只要好好地调养身子,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虞召月点点头,皇帝都这样了,她还能够什么,只得道:“好,不过,答应我,不要冒险,皇后之位,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

  “朕知道你一直都不想跟别人去争,不过,也不能够便宜了一些人!”

  华陵的眼眸暗了暗,好一会,才听得虞召月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这样,那你不如来一个瓮中捉鳖!”

  华陵有些惊讶,看了看他一眼,有些兴趣盎然,问道:“怎么?”

  “这个倒是不难,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虞召月见他这么问于是狡黠地道。

  “什么要求!”

  “要是我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你就去救出云儿她们,好不好!”虞召月深呼了一口气,缓缓地道。

  看着华陵一会变化不断的脸色,心也跟着忐忑了起来。

  “你真的想救云儿?”

  华陵见她认真的脸色,不由得问道。

  虞召月白了他一眼,云儿跟她的关系,她一点都不想让云儿有任何的受伤。

  “好,只要你能够将陈奎这几个人都给我搞定,我一定会让人救出云儿,算起来,他们在大秦待的时间已经算是很长了,相信应该有一些消息了,更何况,大秦那边的宫廷就要内乱了,还是早点回来为好,免得到时候被连累了,那可就不好了!”华陵道。

  “你什么?云儿在那边是为了打听消息?”虞召月有些惊讶了起来,之前,华陵那么紧张的意思,她还真的以为云儿和康志都是被抓了呢,没有想到,竟然是作为卧底来的!

  华陵点点头,看着她错愕的眼色,不由得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发丝,道:“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你太担心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好的,而且,你身边的人要是不心走漏了消息,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虞召月没有想到他竟然想得这么的多,不由得笑了起来,在他的脸上落下了一个轻轻地吻。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虞召月娇嗔了一声。

  华陵道:“告诉你了,就怕打草惊蛇啊!”

  虞召月咂巴了嘴,笑了起来。

  华陵忍不住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笑了起来。

  又过了好几,朝里的不少大臣都上了折子,要求要立陈媛为后,华陵难得的没有任何的阻拦,不仅应了下来,还想让人去算了吉日什么的,这样的结果,但是让陈奎有些意外了起来。

  毕竟,华陵之前的态度还是那么的坚决,更何况,宫里现在还有一个虞召月在,是什么样的恩宠,没有人不知道,皇帝竟然会这样做。

  不过呢,华陵已经将虞召月册封为妃了,比起陈媛的位分,也算是不低了!

  而前朝的人,自然是一直都在为陈媛立后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就连陈媛一直住的那个地方,这几日也都格外热闹了起来,这些人都想着在陈媛还没飞上枝头之前,先巴结好,该送礼的送礼,该干嘛的,都干嘛了,一时间,倒是十分的热闹了起来。

  反倒是虞召月这边反而是清闲了起来,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华陵这几在忙着陈媛册封的事情,几乎都没有什么有空的时间,有时候都没有来陪虞召月吃饭。

  而陈媛看着来来往往的这些人,似乎是一夜之间,她的地位终于是发生了变化,这一切,都让她始料不及,毕竟,她明白华陵有多么的喜欢虞召月,怎么可能会将后位让给别人呢?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竟然是真的,这来的有些太快,快到让她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她掐了掐自己好几次,发现都是真的,连她身边的人都格外的殷勤了不少。

  “娘娘,听这次老爷为了让皇上答应,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娘娘封后,可是大的喜事啊,怎么可以皱着眉头呢?”

  陈媛的一个丫头看着她一直都眉头不展的,不由得劝着着,道。

  陈媛却是没有因为这个丫头的话开心起半分来,这事情越是顺利,对她来,就越是不安了起来,她总是隐隐地觉得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就比如,华陵连后位都肯许给她,为何现在一直都不肯来见她,为何她的宫门口,有更多的侍卫了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