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1994开始 > 第318章,穆佳佳是个狠人
  万家灯火在萧瑟的冬天里挨个点亮,夜色渐浓。

  驱车行驶在昏黄的路灯下,对着手机把戈薇狠狠骂了一通的林义,犹自不解气。

  心想方源资本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别个都没法想象。这是他布局资本市场的大杀器。

  比如现在于思明以方源资本在美国分部的名义,已经在美购买了高达41支科技股,投入的金额也上升到了5500万美元。

  而在林义的规划里,未来国内的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也是打算以方源资本的名义去进行投资的。

  就特么的被这个蠢货娘们给捅出去了。

  思绪到这,郁闷不已的林义拿起手机准备继续打过去,刚才喷了几分钟感觉还不过瘾。

  不过解锁手机屏幕、划拉到戈薇号码的时候,犹豫着想了想又放下了,自己好歹也算是个人物,不能表现的像个泼妇一样,落了下乘。

  真心为难,这是一个人言可畏的社会啊。

  不过,也是真心堵。

  就在他放下手机,考虑要不要另起炉灶、重新建立投资公司外壳的时候,苏温的电话进来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女人糯糯的声音很好听,缓缓解释说,“我之前在睡觉,就关了手机。”

  “嗯,身体怎么样?”林义关心问。

  “挺好,你不用担心。”讲着讲着,苏温话题一转,就柔和的开口道,“听说你刚才把戈薇骂了,还骂了3分27秒。”

  尼玛,戈薇这傻女人就去告状了?

  不过林义正在气头上,当即就说,“3分27秒而已。才哪到哪,跟你讲,也就是戈薇挂了电话,不然我还准备继续骂她个稀里哗啦,骂的她生活不能自理。”

  听到这气的牙痒痒的话,苏温莞尔一笑,瞅了瞅旁边郁结喝着咖啡的戈薇,就安慰地说:

  “人家都傻子一样的被你骂了3分27秒才挂的电话,你要知足了,我还准备挖她到方源资本的。”

  “就她?”

  “嗯,戈薇能力很强的。”

  “能力强有什么用?我跟你讲,做金融行业没有为客户、为合作伙伴保守秘密的契约精神,谁敢用?

  要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反正我是不敢用。”

  “林义,你别太过分了。”戈薇气晕了,几步几步起身来到苏温旁边咬个牙一字一字往外吐。可惜她是城里人,骂个架都不会。

  林义瞧了车窗外的行人一眼,并不理会戈薇,而是对苏温说,“她怎么在你这?你离她远点。”

  看着好友被自己的男人欺负,苏温也是两难,但心情还是非常不错,“好,我听你的,离她远点。”

  ...

  又拐弯抹角的奚落了一番戈薇,心绪难平的林义也舒服了许多。

  夜色里,车子在路上继续开了十多分钟才回到书店三楼。

  一进门,就看到大长腿、冷秀和金妍一字排开盘坐在沙发上,人手一个西红柿在那里小口小口咬着,看电视看得正入神。

  见到门开,六只眼睛齐齐的望了过来,大长腿准备起身,但被林义伸手制止说,“你看你的电视,我洗漱一下去书房,还有事。”

  不过大长腿的没听他的,来到近前闻了闻,见林义没喝太多酒后,放心了,接着又转身去了主卧帮他准备换洗的衣物。

  冬天泡热水澡是一种享受,那酥酥麻麻的热流很容易激发起男人的原始信仰,喉咙里压抑着本能的冲动,不要太过舒服。

  耐心的擦了沐浴露,花了点时间洗完澡,接着又洗了头发、刷了牙,最后对着镜子拔了一根有点黑的胡须茬,林义才换上棉睡衣进了书房。

  其实书店一直有开着空调,并不冷。但林义还是喜欢扎个棉睡衣,觉得冬天要有点仪式感才像过冬。

  由于从小就在家庭的冷暴力中长大的,林义并不喜欢冷色调,所以客厅里、卧室里和书房里的灯光都不是纯白的冷光,而是柔和的有点偏暖。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蒋华通过电话告诉他:由于步步高电脑带来了出人意料的“狂风暴雨”,引起了罗湖区政府的极度关注,人家领导几次亲自上门嘘寒问暖,表示要什么都可以提,只要在政策范围内,一切都可以开绿灯。

  林义想了想,说,“这倒是个好消息。我这阵子正好在琢磨扩大电脑、手机的主板生产线、排线生产车间、以及从日本引进最新一代的STM贴装技术。

  现在既然有这个利好,那这样,我们干脆申请批地另建厂房,把一线生产车间都慢慢转移到新厂房去,总部只保留5个研发中心和办公行政机构。”

  “这想法好是好。”但蒋华也道出了难点,“可旁边没有没太大空地了。左边是一家制药厂,右边是一家生产彩电显示屏的工厂,规模虽然都不大,但都是国企。”

  林义显然是知道这个情况的,指明说,“它们的效益不是挺差么,现在全国上下都在讨论国企改革,我估计离正式的政策颁布也不远了。

  你先去和罗湖区领导接触接触,打好关系。

  甚至可以向深城领导陈述我们的难点,相信以步步高电子在电子科技行业的地位,领导会支持我们低价收购这两工厂的。”

  “好,我这就去准备。”

  ...

  今晚上由于外面风大雨大,加之看电视到大半夜,金妍和冷秀就没走了,和艳霞一起挤在了一个房间。

  好在床够大,这三货还挺乐。

  这可苦了林义了,黄金年龄是过一天就少一天哎。

  ...

  拾掇拾掇倦在被窝里,一夜睡到大天亮。

  步步高电脑的红红火火并有影响到羊城这座城市。一身睡衣的林义立在窗前站了会,发现大马路上仍然车水马龙,卖菜的还是卖菜,卖早点的还是卖早点,人们生活照旧。

  只是昨天下雨,今天下雨,仅此而已。

  昨天晚上睡觉前,大长腿说了,今早要睡懒觉,让他自己下楼解决早餐。

  想起这女人被自己欺负了有阵子了,是该好好休息休息。

  于是林义披件厚外套,来到客厅换个鞋,双手拢着也是哈着白气下了楼。

  甭管老天是落雨还是下刀子,为了挣几个钱养家糊口,一大清早路边都是pia满了一堆堆讨生计的穷苦人。

  他们有男的,有女的,有十多岁的,也有看起来六七十岁的。

  不过最多的还是第一次进城的乡里人,小心翼翼,挨个挤着蹲坐在路边,旁边立一个醒目的泥工牌子。

  几十双眼睛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人来人往,有人来招工了,才站起来搭话,雇主走了,用手揉了揉有点发青的鼻子,又坐回原地。

  林义吃了最爱的肠粉,加肉加蛋加青菜,还吃了两碗。

  吃饱喝足,本想给家里那三只也带几份回去。但想到这大冷天的,放凉了就没味了,于是熄了心思,转身去菜市场买了些新鲜菜回去。

  ...

  上午有课,还是专业课,林义没打算逃。

  只是来到教室的时候,吃了个瓜,听到了一个“大”新闻,李智慧和唐静闹翻了。

  原因就是抢男朋友。

  至于为什么抢男朋友,听赵志奇说是唐静嘴巴子没个把门,一不注意惹到了宅在寝室里的李智慧。

  李智慧脾气老暴躁了,你敢说本姑娘矮?不好找男朋友?那本姑娘就告诉你,矮也有矮的妙用。

  于是乎156的李智慧像她的名字一样,充分地发挥了智慧。

  不到半个月就把唐静处了一年的男朋友给撬了,撬了就算了,她压根没打算自己用,向唐静示威完后,又像丢弃草芥一样把唐静男朋友给甩了。

  人家甩的理由很强大:老娘不用二手货,还是这么丑的二手货。

  唐静气不过,听说跑到英语角把那男生从头到尾数落了一遍,男生最后落荒而逃,让现场的几十个人都免费看了一场表演。

  诶,这女生之间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不过林义倒是看的透彻,一个女生宿舍能维持到大三才起一次龌龊,已经很难得了。

  一般情况下,大学生这个群体嘛,只要过了大一上学期,就开始分门别类,特立独行了。要是几年下来不闹腾几次,不吵几次嘴皮子,都感觉不正常。

  李杰挤眉弄眼,偷偷问马平彦,“爽了吧,李智慧给你出气了。”

  唉声叹气的马平彦只是看了李杰一眼,没说话,拿起圆珠笔又认认真真做起了笔记。

  下午,赵志奇从隔壁借了一副麻将过来,说要大家陪他解解忧愁。

  林义围着坐好问,“你这又是哪门子不舒服了?”

  赵志奇说,“明清已经成功申请了日本的学校,过完年就走了。”

  又打算旁观麻将的晃停插了句嘴,“日本哪个大学。”

  赵志奇看了林义一眼,特幽怨的说,“早稻田大学。”

  林义知道赵同志一直后悔认识米珈,说把陈明清带跑了。于是他装作没看到那怨气冲天的眼神,而是认认真真对付起了手底下的赌博大业。

  今天运气不错,前面七个回合赢了一次,竟然赢了一次,实属难得呀。

  心里想,要是第八回合自己也赢了,那就守住了基本盘。

  不过老天没有给机会,第八盘才开始,就有穆佳佳的邻居通过宿舍大妈慌慌张张传话,“晃停,你校外的女朋友被人砍了,出了好多血,送进医院了。”

  听到穆佳佳被砍了,出了好多血,还送进了医院,晃停一个站立不稳,当场就差点晕过去了。

  要知道他中午才从校外租房回来,一起和穆佳佳母子俩吃的饭,你说好好的怎么就出事了。

  来到校外,林义开着奥迪急急忙忙载着四男人来到了医院。

  没大事。

  幸好没大事。

  林义几人在邻居的带领下,在四楼病房见到了穆佳佳。虽然此刻她身上有很多绷带,却还在唱儿歌哄旁边的小孩睡觉。

  眼睛发红的晃停慌忙走过去问,“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穆佳佳很有礼貌,向林义几人道完谢才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今天中午,晃停从校外吃完中饭刚回学校不久,许久不见的宋利就上门来了。

  穆佳佳对这位昔日卖保险的搭档、以及昔日苟合的情人很不感冒,质问道:“我们已经没任何干系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宋利说,“我来看我的小孩,怎么没干系?”

  这可把穆佳佳惹到了,说这孩子不是对方的,是她老公韩小伟的,还威胁说,“我老公在坐牢,你最好安分点,不然他出来没你好果子吃。”

  自从上次捶了前妻,离了婚后的宋利过得很不如意,哪还会在乎一个牢里关着的人。表示想和穆佳佳结婚,一起抚养孩子。

  但穆佳佳早就后悔和这种人有过瓜葛了,怎么会同意,怎么能同意。

  于是两人拉扯一番后,宋利见占不到便宜,随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吓唬穆佳佳,不把孩子给他,就让你们母子俩好看。

  农村出身、且一路苦到现在的穆佳佳,从来就不是一个柔弱的人,见宋利竟敢拿刀威胁自己孩子,顿时爆炸了,随手顺过一把菜刀就砍了过去。

  宋利本意是用刀吓唬吓唬,意在威逼穆佳佳跟了他,没真想过下手。

  但是穆佳佳不知道啊,母鸡护崽的舔犊之心让她彻底发飙了,拿着菜刀一个劲追着宋利砍。

  结果就是,凶悍的女人把宋利砍伤了,而宋利在反击过程中也刺到了穆佳佳胳膊,划了个大口子,虽然不致命,但也流了很多血。

  好在他们动静闹得够大,邻居们及时报并制止了现场。

  晃停双手握拳,咬牙切齿地问,“那宋利人呢?”

  穆佳佳说在楼下病房,有警察守着,不过宋利拿刀的右手快被她砍断了。

  在病房呆了会,林义来到过道一端给葛律师打了电话,要他派个有这方面经验的律师过来帮忙。

  葛律师目前在香江,听到大老板亲自号召,难得和老婆孩子休息一天的他,又连夜赶到了羊城。

  第二天下午,花了一整天打探情况的葛律师对林义和晃停说,“宋利持利器进室威逼行凶,穆佳佳在儿子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反击,属于正当防卫范畴。目前十多户邻居的口供都对穆佳佳极其有利,不会有事。

  反倒是宋利他自己有麻烦了,一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晃停听完顿时松了口气,很是感激的对葛律师鞠躬致谢。

  葛律师这事见多了,也不觉得怪异,只是有大老板在场不自在,麻利的找个机会溜了。

  见葛律师走后,晃停恍惚了一阵,然后望着林义期期艾艾,嘴皮子张了张,欲言又止。

  林义问,“怎么了?”

  犹犹豫豫,犹犹豫豫,晃停最后说,“义哥,我想向你借点钱。”

  林义心里早就有猜测,也早就在这等着了,他本来想主动开口的,但人家这性子太过拧巴。

  于是问,“需要多少?”

  听到这话,晃停如蒙大赦,立时就结巴说,“三,三万。”

  说完三万,还没等林义开口就解释说,“我想和穆佳佳开个荷兰饭店,这钱用来开饭店。”

  林义蹙眉,“不是说还要给孩子治病么?这三万够吗?”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