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朱朝小家丁全文免费阅读 > 第38章 千古绝对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了十分骚包的张豪放,顿时不少人笑了起来。

  “啊!那不是张豪放吗?”

  “我去,不会吧,就他?”

  “他不会是来搞笑的吧,谁不知道他只会做两首打油诗?”

  一寸金见状,笑了笑,对于张豪放,他还是很清楚的,虽说这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要给张阁老一个面子。

  “哦?原来是张公子,快!笔墨伺候!”

  张豪放甩了甩头,看着众人,冷哼了一声,心里笑意连连。

  “嘿嘿,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渣渣,等会本公子吓死你们!”

  张豪放提笔挥毫,动作有如行云流水,看上去非常专注,众人要不是知道这是个纨绔子弟,还真要以为这是个大才子呢。

  待到张豪放写完,小厮立刻挂了起来,众人轻声念道:

  “燕燕莺莺,喧喧闹闹,时时隐隐约约!”

  “啊!这!”

  “这还是张豪放吗?”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比元仁杰对的还要好!”

  不少人议论纷纷,元仁杰此刻已经面色铁青,这实在是太丢脸了,居然当这这么多人的面比过自己,自己乃是苏州年轻一代的翘楚,这样让自己怎么下台?

  很明显,两幅下联一出,究竟谁的好可以说一目了然。

  元仁杰看了看江成安,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江成安搞的鬼,要不然就凭张豪放那种渣渣怎么可能对的出来这么好的下联。

  “江成安!哼!咱们走着瞧!”

  一寸金也震惊了一把,没想到传说中的纨绔子弟居然这么厉害,连元仁杰都给比了下去,在确定无人再对的时候,一寸金宣布,张豪放赢得第一局。

  很快,第二题再次映入众人的眼帘。

  “金四两,银四两,铜四两,四三一十二两!”

  又是一道很有难度的数字对联,大部分才子看到题目已经失去了争夺的信心,张豪放这一次不再低调,直接潇洒的走上台去,提笔写下:

  “桌四角,椅四角,几四角,四三一十二脚!”

  “好!”

  张豪放再一次颠覆了众人的认知,没想到这一题.元仁杰还没有说话呢,张豪放就已经对了出来,这让众人开始对张豪放纨绔子弟的身份有所动摇。

  “难道他以前是装的?他根本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而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大才子?”

  众人想到这里不仅摇了摇头,因为这实在是太荒唐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元仁杰闻言,也不甘示弱,立刻走上前去,写下了下联。

  “魏九卿,蜀九卿,吴九卿,三九二十七卿!”

  “好!”

  苏社领袖果然有几把刷子,江成安都不得不赞叹,从下联的意境来看,毫无疑问,元仁杰的更胜一筹。

  元仁杰的下联赢得了更多的掌声,那些青楼女子更是为自己的偶像加油,这才让元仁杰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毫无疑问,这一句,元仁杰赢了,两人各胜一局,那么最关键的就是第三局了。

  “江兄,你真厉害,哈哈哈,太爽了,看到没有,元仁杰吃瘪的样子是在是太好笑了!”

  张豪放开心的说道,尽管现在是一比一,哪怕最后一局输了,张豪放觉得也没什么,因为能让苏社领袖吃瘪,这已经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了。

  “这元仁杰还真是有才情,先说好,第三局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一开始我可说了,输了钱不退的!”

  江成安笑着说道。

  “你小子就知道银子,放心吧,本公子答应过你就绝不后悔!快,题目出来了,快看!”

  张豪放指着墙上的第三幅对联说道,与此同时,在场之人都深深的思索了起来。

  “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

  !”

  如果说前两幅对联有难度,那么这第三幅对联那就是要人老命了,这副上联之中,不仅含有地点、人物,事务,还含有多种色彩,加四个方位!

  “天呐,这作者还是人吗?怎么会有这么难得对联?”

  “就是,也不知道有人对的出来吗?”

  苏社之人皱了皱眉,因为这对联是在是太难了,就连元仁杰也低头不语。

  “元兄,有把握吗?”

  元仁杰摇了摇头,说道:

  “此联我见过,据说了京城流传出来的千古绝对,至今没人对的上来,没想到万花楼居然拿出来考大家了!”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恍然大悟,这可是千古绝对,怪不得这么难。

  “什么!千古绝对!”

  “怪不得,看来应该没人对的出了!”

  “是啊,连元公子都放弃了,试问还有谁能对的出来!”

  “这是千古绝对,京城才子如云,都没人对的出来,元公子没对出来也正常!”

  “那不一定,张豪放张公子还没有说话呢!”

  “兄弟,你在开玩笑嘛,这下联,张阁老亲自前来都不一定对的出,更别说张豪放了!”

  “额,兄台你说的是……”

  张豪放听着众人说话,心中狂喜,因为刚才江成安已经把下联给他了,他马上就要对出这千古绝对了。

  “哈哈哈哈!”

  张豪放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朗声大笑,说道:

  “各位,这确实是一副千古绝对,可以说十分有难度,能对出此联者,屈指可数,并且那都是举世闻名的大才子,嘿嘿,但是今日,小弟张豪放不才,就在刚才,小弟再次妙然偶得,心中已有下联!”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什么!张豪放能对出下联?”

  众人张大了嘴巴,一寸金心中狂震,这副千古绝对可是京城流传出来的,据说当初在京城的万花楼展示了三天三夜,都没有人对的上来,这个张豪放对的上来?难道大家以前对他有所误会?他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而是在扮猪吃虎?

  苏社等人都纷纷惊骇不已,一直以来,苏社都是苏州城文风最盛的地方,但是苏社之人确是对不出这千古绝对,这是在打脸。

  张豪放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意气风发,直接写出了下联:

  “寒山寺蔺和尚点艾叶煮花茶洒萱粉飘蘅香沁蕙心由夏至冬读春秋!”

  就在张豪放的下联挂出来之际,没有之前热烈的掌声和热烈的叫好声,有的只有众人的沉默,大家都在默默回味着这个下联,毫无疑问这是一副千古好联。

  有时间地点、有人物、有事物,东南西北对应了春夏秋冬,可谓对的十分好;张豪放再一次颠覆了众人的认知,恐怕从此以后,没有人再认为张豪放是一个纨绔子弟了。

  ……

  张豪放众望所归,赢得了这场比试,自然也获得了王思烟献舞的机会。

  元仁杰目光阴冷的看着江成安,他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江成安在搞鬼,不然,张豪放那个废物怎么可能对的出这千古绝对!、

  “哼!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