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带着士兵们退出了苏州城,在城外扎了营,两千士兵,这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此刻与苏州城的百姓有了隔阂,王福也不敢贸然留在城中逍遥快活,要是这些贱民毒害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名番子看了看城墙,问道:

  “公公,你真的放心周顺昌?万一这三天之内,他趁乱逃跑怎么办,要不要小的带人把手住苏州城的城门?”

  王福不屑的撇了撇嘴,他料定周顺昌绝对不会逃。

  “放心吧,那些读书人很奇怪的,这种成全自己名节的机会,他们是不会错过的!”

  “他们自称是君子,怎么可能做出逃跑的事情来,再加上他也是当着全城百姓的面说下此话,他要是逃的话,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不用担心太多,在这里安心住三天即可!”

  番子点了点头,谄媚的笑道:

  “公公说的对,是小的多虑了!”

  ……

  沈龙扬带着沈挽歌注视着这一切,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呵呵,原本还想看看东厂之人是否要找那小子的麻烦,看来是我们多虑了,他们的目标似乎只是这些官员!”

  沈挽歌也点了点头。

  “如此就放心了!”

  沈龙扬笑了笑,说道:

  “看来你对你那个便宜徒弟还是很上心的嘛!”

  “这也难怪啊,苏州第一大才子,嘿嘿!”

  沈挽歌俏脸一红,说道:

  “爷爷真是的,什么玩笑都在开,爷爷不是常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嘛!就他那个小身板,要是落到东厂之手,那不知道有多惨!”

  沈龙扬对此微微一笑,通过近几日的观察,他明白,江成安看似年级轻轻,实则做事沉稳,遇事也十分圆滑,并不跟那些读书人一样死脑筋,恐怕对于东厂再来也是算无遗策,就算自己等人不管,他也绝不可能落入东厂之手。

  “你放心吧,那小子不是普通角色,从他叫那些乞丐去放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此子十分聪慧,就算没有我们,他也能安然无恙,你看看,现在他连一个影子都看不见,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嗯,爷爷说的是,待我去寻他!”

  “去吧去吧!”

  苏州城刚经历了一场惊魂对峙,众人都是人心惶惶,而江成安此刻心中窃喜,因为东厂不拿他,说明他安全了,自己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在苏州城生活下去,开个茶坊,挣点小钱,远离北方的战乱,那日子过的一定很惬意。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汤汤纳千派。

  从来不著万斛船,一苇渔舟恣奔快。

  仙坛古洞不可到,空听余澜鸣湃湃。

  苏州府旁边的太湖,美的一发不可收拾。

  “还是这古代的环境好啊!”

  此刻江成安不得不感慨,古代的生态环境,此刻,天空湛蓝,阳光倾泻在太湖之上,湖水好像一面镜子,一尘不染。

  太湖很大,此刻的太湖也没有被开发,没有那么多的人工迹象,只有两条蜿蜒的石板路,远处的点点村落,飘散着散散炊烟,不远处的寺庙,换来阵阵钟声。

  江成安躺在草地上,尽情的享受着美好的景色,而林婉清则带着两名仆人在旁边的村落购买着农家货物。

  中午时分,几人就在湖边一农家用餐,体验着古代的农家乐。

  “老丈,你家就只有你和你孙女吗?”

  林婉清轻声问道。

  这户农家住着普通的茅草房,老者姓张,头发斑白,大约五六十岁了,比较清瘦,略有驼背,一看就是常年劳碌的身体,好在身体还算健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