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江成安的拒绝,范永闲仿佛觉得这时在意料之中,依然笑意连连,然后说道:

  “江公子,先不要忙着拒绝!”

  “大家都知道,这两样东西,都是好东西,你想要坐地起价,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利润标准不是吗?”

  “江公子你开个价,只要你长期供货,老夫可以提高你的出货价格,保证必现在的出货价格高上一倍!”

  “并且只要等老夫把市场打开,那银子就像是那黄河的水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江成安冷哼一声,说道:

  “我想范家主是误会了,我说过,并不是因为价格的原因,而是因为产能的原因,只要产能上不去,你开再高的价格也没用啊,买不到!”

  范永闲闻言,脸色难看,他不知道这是江成安故意的说辞,还是真的产能上不去,他更相信,这是对方故意的,哪有产能上不去的说法,只要肯投入,产能一定上的去。

  范永闲想了想,于是说道:

  “哦?既然如此,要不把制造工艺和配方都卖给老夫吧!”

  江成安顿时觉得脸色难看,这老头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拿不到货不说,现在居然打起了配方的主意。

  江成安冷脸一横,直接说道:

  “范家主,你也别想打我那些东西的主意了!”

  “明给你说了吧,不可能的,工艺配方什么的都是不可能卖的,而且,货也没有,就算有货,我也不会卖给你!”

  范永闲闻言,顿时大怒,沉声说道:

  “哦?不知道这是为何?”

  “难道有银子,江公子也不想赚?”

  江成安撇了撇对方,淡淡的说道:

  “银子谁都喜欢,但是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范家的银子,太脏,本公子不想赚,可以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听了江成安的话,范永闲心中有惊又怒。

  “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嫌弃自己的银子脏?难道他知道范家在走私?”

  想到这里,范永闲沉声问道:

  “哦?不知道江公子这话什么意思,我范家的银子怎么就脏了!”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江成安也不怕得罪对方,说道:

  “哼,别装了!”

  “别人不知道你范家做的什么勾当,你当我也不知道么!”

  “范家买通了这大朱朝多少人,或许只有你们自己清楚,走私粮食、铁器、布匹到建奴,呵呵!范家主,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什么!”

  范永闲心中大骇,看来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啊!但是此刻依然强装镇定,于是说道:

  “呵呵,江公子,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要不然会死人的!”

  江成安摆了摆手,说道:

  “好了,别装了!”

  “你走私的事情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

  “放心,我没抓到你的证据,不得不说你很有本事,在那一块经营成了铁桶一般,没有证据,任何人拿你都没办法!”

  “呵呵,本公子对你走私的行当不感兴趣,也没精力去管,所以你也不要来打本公子的主意了!”

  范永闲面如寒霜,说道:

  “哼!江公子说得好听,那上一次抢了我们范家的商队,又是什么意思呢!”

  江成安笑了笑,说道:

  “上次就是正好遇见了,想抢就抢了!”

  “说实话,就是看不惯你范家,作为大朱朝的子民,天天给建奴走私战略物资,你这种不义之财,我抢了就抢了,你还能怎么样!”

  “哈哈哈!”

  范永闲闻言,顿时大笑了起来,说道:

  “年轻人真是有胆色啊!”

  “难道你就不怕老夫杀了你!”

  江成安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杀我?有本事你就杀!”

  “滚吧,滚回你的范家庄,继续做你的走私生意!”

  “但是,我要奉劝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总想着赚钱,多为这个民族考虑一下,要不然你的钱到最后也只是为别人做嫁衣!”

  江成安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砰!”

  范永闲看着远去的江成安,心中大怒,差点把桌子都拍烂。

  本来是想来谈个大生意的,没想到这江成安如此不识好歹,这么不给面子不说,还要跟范家作对!

  “老爷,怎么办,那小子知道我们的事情,要不要派人把他杀了!”

  屏风后面,范家的管家走了出来,正色说道。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范永闲深吸了一口气,认真说道:

  “看来是我小看了这小子,这小子有点本事,不过不用担心,他对于我们走私的事情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根本没有真凭实据,无需怕他!”

  “哼,我们经营了这么多年,这大朱朝的上上下下,不少官员都跟我们是一条线,老夫看他要翻出什么浪花!”

  “不过你也说得对,这小子始终是个威胁,派人去把他解决了吧!”、

  “记住,要干净利索!”

  管家点了点头,说道:

  “老爷放心,根据情报得来,那小子身边有一位大宗师!”

  “这次我们会派出两名大宗师!”

  范永闲闻言,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