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第二美 > 第356章 战毕
  因早有准备,接到圣旨后,只用了短短五日,闵柏就集结齐大批军需物资,赶往庆国边境。

  在那里,他与远道而来的上官令和顾瓒会合了。

  顾瓒从代州带来的三千将士,全部臂扎白巾,替顾琰和那无辜枉死的一千同袍戴孝。

  大家悲愤万分,不仅是对敌军,更是对那些王公亲贵们。

  所以走前,也不需吩咐,就干了件事。

  他们把权贵们在代州开挖的大小矿厂全部砸了,一应管事家丁全都驱逐出了代州。

  一块炭石,一根草都不许带走。

  就算消息传到京城,也没有一家权贵敢吭声。

  反倒是听说皇上点了闵柏亲来,还带了尚方宝剑后,那一帮子留在庆国前线的王公亲贵,集体逃了。

  有些脑子清楚,还有底线的,便逃去穷乡僻壤,只求活命。

  但以驸马萧旦为首,还有一批人却是逃向庆国王叔那边。说可以资助钱财,助他夺得王位,结束庆国内战。

  他们还指望着能以此立功,重得荣华富贵。

  可已结下这样血仇,如何和解?

  庆国王叔果断挥刀,当场斩杀了萧旦,并将一干随行之人的头颅,全部送给了闵柏。

  并托人带话,说双方交战是各有所求。

  他坑杀严大将军,累死顾琰,是两军作战,你死我活,没什么可说的。

  但象萧旦这般,身受皇恩,却弃敌投降之人,却是连他都瞧不起的。

  只他如今,也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能不能为了无辜将士性命,与闵柏做一个小规模的对抗?

  即双方都只带十个人,在限定区域内拼杀。

  三日之内,如果他输了,就带人投降。

  但如果侥幸胜了,他想请求大燕作主,将庆国一分为二,与他那个王侄划地而治。

  这样的要求,谁都觉得没必要。

  汉王殿下身份如此贵重,为何要与一个走到穷途末路的庆国王叔公平较量?

  赢了还好,万一输了,岂不丢脸?

  可汉王殿下,偏偏答应了。

  他说,“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如果能少死一个,就能多一对等到儿子归来的父母,等到丈夫归来的妇人,等到父亲归来的儿女。让庆国王叔去准备挑人吧,咱们早一日开始,也早一日结束。”

  顾瓒主动请战,可闵柏没同意。

  “孤若要赢,便要赢得他心服口服,少生枝节。”

  上官令挺欣赏,主动敬了弟子一杯酒,“那为师就祝你,早日凯旋!”

  然后殿下传令,凡独子,家有年过六十父母,不满十岁幼子的,统统退下。

  可三千将士,无一退让。

  含着眼泪,声振山河,“岂曰无衣,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偕行!”

  对面的庆国王叔见此,忽地感慨,“我可能,已经输了。”

  手下人道,“大王不必如此,那汉王殿下年纪尚轻,又是娇养惯的,咱们未必会输。”

  “你们不懂。”庆国王叔苦笑,也不解释。只点了十名强悍手下,带着三日的粮食,出来迎战了。

  闵柏这边,便只点了随手召来一队十名士兵。

  并且表示,若庆国王叔能做到不伤害他的士兵性保命,他也不伤庆国王叔的。

  庆国王叔答应下来。

  二十二个人的比拼,就此开始。

  三个昼夜,一个山头,人生地不熟的闵柏,却是生擒了庆国王叔四次。

  前三次,庆国王叔皆不服,闵柏便放了他再来。

  最后一次,庆国王叔给逼得违背诺言,连雪崩的大招都祭出来了,却还是输了。

  至此,他终于输得心服口服。

  最后在族人们的眼泪中,束手就擒。

  庆国王叔却是笑着的,“你们别哭,能输在汉王殿下这样英杰手里,是我的荣耀。对了殿下,您知道我的名姓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闵柏点头,“庆国国姓为白,皇叔尊名一个翰字。但你家先祖原是复姓,原是财富众多之意。又起名为翰,大概是希望你兼有翰林之才,才财皆备之意。”

  白翰赞服,“不愧为上官先生的高徒,殿下见闻广博,实在佩服。我只恨不能早识殿下,否则定要引为知己好友,好生亲近。只本王虽已认输,却不想沦为俘虏,甚至要受那等小儿屈辱。”

  他忽地举起一把金刀匕首,横在颈上,“族人们听着!今日本王死在此处,乃是咎由自取,成王败寇,无甚可说。你们没必要为本王复仇,更不必与新皇作对。本王虽不服他,奈何他大概真是天命所归,能得贵人相助。往后你们便好生为之,各寻生路去吧!”

  话毕,他便横刀自刎,死得干脆利落。

  虽是英雄末路,却也不失为一代人杰。

  与之相比,那位庆国的小皇上,就很不够看了。

  听说王叔死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欣喜若狂,哈哈大笑。

  然后咬牙切齿,怨毒下令,要将王叔一家和追随他的人,全部处死。

  闵柏没说话。

  小皇上虽才十二,但身为王族子弟,已经不能说不懂事了。如此凉薄,实非百姓之福。

  倒是那个之前写出好文章,打动了燕成帝和大燕臣子的洪姓官员,赶紧拦住。

  庆国一共才多少人口,打了快一年的仗,又死伤多少?

  再杀下去,整个庆国都没人了,谁来交赋税,谁来保卫王土?

  就算要杀,也不能急于一时。省得寒了臣子百姓的心,留下祸根。

  好说歹说,总算是打消了小皇上的杀意。

  洪大人又小心翼翼的打探,汉王殿下想要什么?

  这也是惯例。

  人家千里迢迢跑过来,牺牲那么大,帮他们打下了王位,总不能让人空手而归吧?

  但让庆国君臣意外的是,这位汉王殿下并不要他们的珍宝美人,也不要他们的矿产资源,或是日后行商便利。

  他只点着庆国地图边境,一处海中的荒僻小岛道,“本王家人素来爱吃,若庆君愿意,可否将此小岛相赠?本王也好有处地方捞些海味。”

  这,这要求是不是太低了?

  那位洪大人着实是个聪明人,再仔细的查看地图,突然背上一凉,突然明白了闵柏的深意。

  那小海岛虽不起眼,但若是在上面修建码头驻军,就相当于握住一把随时能捅进庆国腹地的匕首。

  若日后两国相争,大燕从此岛调兵,庆国危亦!

  可庆小国君却只觉得这位汉王殿下长得虽好,却着实是个傻的。今时今日,若开口让他年年上贡海鲜,他不也得照做?何苦要个荒岛,自己打捞?他既要受累,给他就是。

  于是爽快道,“那此岛送与汉王便是!”

  君无戏言。

  洪大人有苦难言。

  而闵柏凤眸微眯,此事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