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251章 太后怒杀吕畅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嘉兴帝满脸疑惑和不信。

    吕畅已起身,站到炕边。

    下午,赵君君去王府找王均,被龙禁卫挡住,慌得哭着跑回来求朱雀王妃:“母亲,你救救均哥哥,救救王家!咱们家跟王家不是世交吗?王相和梁大人对父亲也有恩,如今王家有难,朱雀王府怎能袖手旁观!”

    朱雀王妃乃苏家女儿,其父苏熙澈做过右相。

    苏莫琳严肃对女儿道:“以后,这种话切不可在外乱说。”

    赵君君瘪嘴看着她想:“难道母亲也势利?平日里和梁大人好都是假的,见人有难了,就躲了?”

    忽听苏莫琳吩咐道:“更衣、备车,我要进宫!”

    伺候的嬷嬷道:“是,王妃。”

    赵君君心里一喜。

    她错怪母亲了。

    苏莫琳又转向她,吩咐道:“你回房去,不准再乱跑。”

    赵君君忙乖巧地答应了。

    陈太后久居深宫,外命妇之中,能谈得来的要数梁心铭和苏莫琳。梁心铭便不说了,以女子之身屹立朝堂,又是帝师,常进宫的;苏莫琳却因性格爽直与太后投契。近日,太后因梁心铭夫妇遭难,心情抑郁,加上秋冬节气转换,不幸染了风寒,缠绵病榻。嘉兴帝吩咐宫人好生伺候,不许在太后面前乱嚼舌,以免扰了太后养病。

    因此,相比外面的喧嚣和人心浮动,慈宁宫一片静谧安宁,宫人们进出来往都悄无声息。

    也亏得是苏莫琳,掌事宫嬷见了她递的牌子,忙去回禀了太后,太后忙宣;换个人未必能进去。

    苏莫琳到了慈宁宫,见太后披着紫貂褂子歪在炕上,忙上前拜见;等太后叫起,在对面坐了。

    陈太后微笑问:“朱雀王妃近日可好?”

    苏莫琳摇头道:“不太好。”

    饶是陈太后清楚她的脾气秉性,闻言也不禁一愣。

    宫嬷在旁急得直打眼色。

    苏莫琳置若罔闻,从袖内掏出一本书,正是市井间流传的梁心铭的风流野史,呈给太后,并道:“虽说内宅女子不得妄议朝政,然此事不仅有辱梁大人清誉,更损及先帝的圣名,臣妾既听说了,便不能不来回禀太后。

    “市井百姓懵懂无知,人云亦云,但我等相熟人家,谁不知王壑酷似王相?说是先帝血脉,简直荒谬之极!编纂此书并散布谣言的人,用心险恶……”她将外面的事一桩桩细数给太后听,包括王家被控、忠义公府被抄。

    太后神情凛然起来。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说话。

    太后看向嬷嬷。

    嬷嬷忙走到门口,隔着一道门帘问:“何事喧哗?”

    外面宫女回:“白虎公夫人求见。”

    太后忙道:“快请。”

    白虎公夫人原是誉亲王的养女,自幼在誉亲王府长大,誉亲王满门被圈禁,她得知消息便来找太后。

    太后听说,不顾病体爬了起来。

    ……

    御书房,嘉兴帝和吕畅一起恭迎太后。

    太后举目一望,只有吕畅陪在皇帝身边,嘉兴帝风神俊秀,吕畅优雅从容,看去明君贤臣、相得益彰。

    太后不由一阵恍惚,想起先帝,也曾在这里召见王亨、梁心铭等年轻臣子,甚至有一晚同梁心铭下了通宵的棋,惹得后宫妃子都嫉妒了。

    眼下这情境何其相似。

    却已物是人非。

    吕畅,这是个奸佞之臣!

    太后陡然放脸,喝道:“来人,将吕畅拖出去打死!”

    她从慈宁宫来时,就叫了慈宁宫护卫的,此时两名龙禁卫应声而入,左右夹住吕畅就走。

    嘉兴帝急道:“住手!”

    龙禁卫不敢抗旨,停住脚,不过却没有松开吕畅,只看着太后,等太后和皇帝示下。

    嘉兴帝压住怒气,认真问:“母后,后宫不得干政,母后怎能下令诛杀当朝臣子?况且,吕爱卿未犯国法,便是朕也不能无缘无故下旨杀他。”

    太后反问:“皇上不明白?”

    嘉兴帝道:“儿子不明白。”

    太后凤目射出犀利的光芒,厉声道:“那皇上为何要抄了忠义公府?为何要控制王家和玄武王府?为何要夺了誉亲王爵位?皇上总嫌梁心铭处处掣肘,现在梁心铭没了,皇上都干了些什么?杀忠良、废贤臣,惹得天怒人怨!这该死的奸贼谗言惑主,要颠覆我大靖!”

    嘉兴帝也爆发了,提高声音道:“梁心铭死了吗?她根本就没有死!这都是她的阴谋!”

    他气咻咻的眼睛都红了——

    母后已经杀了他两名臣子。

    算上这次,已是第三次了。

    之前是梁心铭借母后之手行事;没想到梁心铭死了,母后又要杀吕畅,就像被梁心铭附体了。

    梁心铭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别说现在尚不知她是否真的死了,就算她真的死了,他也要将其后代、党羽连根拔除,否则,他会一直活在梁心铭的阴影中!

    太后也红了眼睛——

    这真是她的儿子吗?

    她并非无知女子,欣赏梁心铭,却也防备她。古来功高震主的臣子不知多少,虽有冤死的,也不乏野心勃勃之辈晚年犯上谋逆。所以,她听闻前朝势力倾轧、梁心铭处境艰难,却坚守后宫不得干政的规矩,始终不曾出面。只有两次,嘉兴帝提拔的宠臣谗言惑主,背地里却贪赃枉法、无恶不作,她查明实情后,雷霆处置了。

    也正因为这点,梁心铭以身殉国,她才愧疚难安,以至于病倒,因为她清楚:梁心铭是被迫走这一步的。

    不管梁心铭是真死还是假死,都给了君臣双方一个台阶下,皇帝此时应该表彰功臣,而非兴杀戮。

    可是,她儿子在做什么?

    做母亲的当然不会觉得儿子天生就昏庸无能,有错也是被奸佞小人蛊惑的,因此太后看吕畅的目光犹如实质利刃,要将他凌迟碎剐,以儆效尤!

    “拉出去!”她颤声呵斥。

    “谁敢!”嘉兴帝怒喝。

    母子两个对上了。

    一屋子太监、宫女和龙禁卫都屏息凝神,战战兢兢,生恐一个不好,被殃及池鱼。

    吕畅见此情形,总不能让皇帝和太后为他失和,便朝嘉兴帝跪下叩首,“微臣拜别皇上。皇上保重!”

    摆出了慷慨赴死的姿态。

    太后冷眼看着他,哼了一声,心道:“算你识趣,否则休怪本宫心狠,屠你满门。”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