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归朝 > 第七二七章 城楼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鞑剌人没有汉人的三从四德,女子二嫁三嫁有之,更有儿子继承父亲女人的传统,胜利者更是会将战败方的女人收为己有。

    在加海看来,有朝一日,他打败了展怀,展怀的妻子女儿便是他的奴隶,他想要把她们送给谢思成,也只是一句话而已。

    因此,没等谢思成回答,加海便哈哈大笑,对谢思成道:“展怀的妻子很美貌,虽然不如我们鞑剌女人强健,可是那脸蛋像羊乳似的,又白又嫩,你既然喜欢,哥哥便不与你争,到时便将她送给你。”

    当初在西安,加海让阿桑去做使者,但是他也曾在暗中看到过霍柔风。

    一个娇娇小小的汉人女子,屁股也不够大,除了皮肤白一无可取,连儿子都不会生。

    可是加海话音刚落,一抬头,双眼便撞上了谢思成冰冷的目光。

    加海一怔,他不是没有见过谢思成的这种目光,但那不是对他,他还记得当初谢思成初来鞑剌时,他手下的人全都不服,谢思成毫不犹豫地动手了,那个时候,谢思成便是这种目光。

    冰冷、残酷,加海忽然想起了狼,他被人称做草原狼,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谢思成才像一头狼。

    一头独来独往、狠辣绝戾的孤狼。

    “谢安答,你怎么了?”加海不解。

    谢思成面如寒霜,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听着,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她,她那样的人,宁死也不会做你的奴隶,即使败了,她也会战到最后一滴血。”

    说完,谢思成拂袖离去,加海错愕,好一会儿,他才想明白,谢思成口中的那个她是指的展怀的妻子。

    不过,加海还是不明白,他不明白谢思成为何会无缘无故地发火,他也不明白展怀的妻子为何就不能给他做奴隶。

    正如他在西安看到那些精巧绝伦的珍宝时,想不明白汉人为何会花费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去雕一件易碎的玉器,也想不明白珍雅轩里的一幅看不出好看的山水画,为何要卖上千两银子。

    汉人的世界里,他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没有关系,这并不防碍他马踏中原,因为那些雕刻玉器的匠人,赏评字画的读书人,全都抵挡不住他的鞑剌铁骑。

    那些都是没有用的,鞑剌人打到中原后,会把汉人的匠人和读书人全都抢过来,连同他们的玉器他们的字画。

    刚刚经历过战事的宣抚城,到处都是死一般的静寂。

    月光如水,冰冰冷冷地照在城楼上,城楼上面高悬着一颗人头,那是吴唐的人头,怒目圆睁,死不瞑目。

    谢思成独自站在城楼下,抬头望着那颗高悬的人头,他见过吴唐,他对吴唐的印像不坏,他以为吴唐还能多抵挡几天,没想到吴唐竟然死得这么快。

    吴唐一死,宣抚军群龙无首,兵败如山倒。

    谢思成叹了口气,上次他放在吴唐身边的内应,被展怀的人杀了,霍九应该从那时就知道他已经和加海合作了吧。

    霍九会怎么想他呢?

    谢思成苦笑,今天的月亮真好,把四周照得如同洒上水银,就像那一年宁波的月亮,也是这么好。

    那年霍九还是个小孩,戴着虎头帽,白白胖胖的娃娃脸,毫不避讳地脱了鞋袜泡脚,他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脚丫小小的胖胖的,一看就是孩子的脚。

    后来每次遇到霍九,霍九都很兴奋,霍九看他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崇拜。其实他一直想不明白,他有什么可以令霍九崇拜的,那时的他,对霍九只有利用,他甚至曾经为了思谨而妒忌霍九,妒忌霍九什么都有,而思谨什么都没有。

    从什么时候开始,霍九看他的目光就变了,淡漠得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霍九看到他时,还是叫他谢大哥,可是再也没有了兴奋。

    那是因为那个时候,霍九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同时也知道他是谢婵的儿子了吧。

    谢红琳会告诉霍九一切,包括那些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往事。

    以后呢,如果以后再次见到霍九,她会用什么样的目光来看他?

    谢思成忽然笑了,他笑得两眼模糊,笑出了眼泪。

    霍九爱憎分明,目下无尘,她和他不一样,和思谨也不一样。

    她生来就高贵,谢家的女子本就拥用世间最高贵的血脉,而她又是被霍家如珠似宝的养大,长在富贵丛里,不知世间饥苦,到了花样年纪,便嫁给无论出身还是人品析貌都能与之匹配的展怀。

    而思谨的运气,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想到霍思谨,谢思成便锁起了眉头。他派了很多人去打听,也只查到蓝先生派人将思谨接到扬州,但是思谨在扬州被人抢走了!

    谢思成几乎可以肯定,抢走霍思谨的是展忱的人。

    因为那个时候,展忱就在江南。

    能够做得滴水不漏,一出手就能将霍思谨从太平会手中带走的,绝非不是泛泛之辈。

    需要有人调查,有人踩点,有人动手,有人掩护,还要提前安排好退路,神不知鬼不觉把人带离扬州。

    这么大的阵仗,只有像展家这样的才能一鼓作气地办到。

    展家捉拿思谨,当然不会是因为她那庆王妃的身份吧,展家是要用思谨来要协他吧。

    谢思成咬咬牙,这是展家的主意还是霍九的主意呢?

    无论是谁,对他而言,这都是杀手锏。

    谢思成重又抬起头来,望着城楼上那颗狰狞的人头。

    今日他将吴唐的人头挂在城楼上,是要威摄百姓,威摄汉军;他朝若是展家把思谨压上城楼,逼着他退兵,他会如何呢?

    谢思成感觉胸口如同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他不知道他会如何,但是他知道加海会如何去做。

    加海会立刻挽起长弓,一箭射穿思谨的咽喉。

    加海不会让一个女子影响大局,那是鞑剌人的耻辱,他会让思谨立刻死去。

    谢思成艰难地咽下唾沫,不,绝不能,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思谨去死,他和思谨两个人一条命,只要他活着,思谨也要活着,哪怕拼上性命,他也要让思谨活下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