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唐门毒宗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两个消息
  唐寂刚从后山的密道内钻出来,就听到门中钟声做响。

  他有些诧异,不明白大半夜的为何要召集弟子,但他没有做停留,立刻飞快地朝山下广场奔去。

  钟声将唐门弟子匆匆召集而来,唐箫,唐斩,唐贺之带着一些弟子在清点人数。

  摸不清楚状况的唐门弟子相互间免不了交头接耳。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反正在点人。”

  “你看门主和房主的脸色,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啊!”

  唐寂此时已经来到广场,他扫了一眼众人朝主台而去。

  主台上,花柔神色不安。

  唐六两正趴在唐蕴耳边嘀咕着什么。

  唐寂走上主台,直接来到花柔身边压低声音道:“彭小姐他们离开了赌坊,我没能问到他们观察孟军的情况。”

  “离开?可是她身上还有伤……”

  “拗不过就没强求,不过唐风兄弟送了他们回去,所以知道住所,但我赶去的时候太晚了,等了半天人家也没见我的意思,我就回来了。”

  “既然如此,我明天过去找她问问吧。”花柔说着已关注下方弟子,唐寂又道:“这是干什么呢?出什么事了吗?”

  花柔脸有难色:“玉儿她……不见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什么?”唐寂立时顿住,继而面色紧张不安,迅速地张望广场上的人。

  此时唐箫,唐贺之,还有唐斩都已来到主台。

  花柔看向唐箫:“怎样?还少了谁?”

  “没有弟子缺席。”

  “没有?”花柔懵了。

  一刻钟后,众弟子散去,唐门的骨干们全部聚集在了毒房主厅里。

  唐贺之一捋胡子:“想不到唐门内竟还有内鬼。”

  唐寂神情激动:“不可能的,我不相信玉儿是内鬼!”

  “你不相信?”唐蕴白了他一眼:“六两可是说得清清楚楚,就他们四个知道,这摆明了就是玉儿嘛!要不然难道门主或是唐箫会是内鬼吗?”

  “退一步说。”唐斩接话道:“如果不是玉儿,她为什么人不见了?”

  花柔深吸一口气道:“虽然现在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见了,但我也相信她绝不是内鬼!”

  唐寂此时转身往外走。

  “唐寂,你去哪儿?”

  “我去找她!”

  “等等我,我也去!”

  唐寂惊讶回头:“你也去?”

  花柔已经到了唐寂身边:“对,我们一起把她找回来!”

  “门主,您得留在唐门!”唐斩阻止道:“孟军已经埋伏过您一次了,您的安危更为重要!”

  “唐箫可以帮我处理门中事物,有唐寂在,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玉儿是我的好姐妹,我必须找到她!”花柔说完冲唐箫点个头,就往外走。

  “我会保护门主的。”唐寂说完追在花柔身后也出了厅。

  “门主你觉得玉儿会在哪儿?”一出来,唐寂就问花柔。

  “我不知道。”花柔说着眼扫到了东厢房,东厢房黑洞洞地让她觉得不太对劲,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花柔没说话,而是快速奔到东厢房一把推开了门。

  唐寂快步追在后面,刚刚站定就听到花柔无力的声音:“凤主,不见了。”

  ……

  夜,沁凉。

  袁德妃身穿丧服站在殿中的佛龛前发愣,突然殿门被叩响,袁德妃回神,匆匆理了理衣裳:“进来!”

  殿门推开,赵富春入内。

  袁德妃见是他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赵富春入内微微欠身道:“大王驾崩,满城慌乱,没有人会在意我这个鸣钟之人。”

  “是啊,风雨突至,都忙着自保呢。”

  “所以您的宫院,竟连一个伺候的都没了。”

  袁德妃自嘲似得一笑:“我的儿子已经死了,在他们眼里,我不日便会倒台,谁还会傻乎乎地守着我啊?”

  赵富春看着袁德妃默了几秒,郑重一拜:“为了江山重回马氏手中,娘娘您受苦了。”

  “别这样,我一点也不苦,我欠先王的,还了才安心。”

  “要不,我以后伺候您吧!”

  袁德妃一愣,随即唏嘘一叹:“你知道的,伺候在我身边的没几个不是花花肠子。留丹青一个跟着我,也是不想再费心神去防范别人,她死了,我乐得安静,你何必往我这儿凑呢?”

  袁德妃说着随意一坐:“说吧,你这么直剌剌地跑来找我,何事?”

  “娘娘,我刚从刘将军那里获知了两个消息。”

  “你说。”

  “众位大臣已经商定由祈王奉诏继位,明日诏书举国相传,只要祈王在大王入陵之日前出现,大家就都奉他为王。”

  袁德妃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好,等他掌了马氏江山,我们就不再是罪人。”

  “不过……第二个消息可不太好。”

  “什么消息?”

  “祈王不知何故昏沉不醒,请了诸多郎中也没有眉目……”

  “什么?”袁德妃担忧起身:“怎么回事?”

  “嗯……据郎中们猜测,应是中了毒。”

  “中毒?”袁德妃愣在原地。

  “是这样说的,不过,您也不要太担忧了,他们想到了找唐门的人来解毒,但是宗亲们害怕时间万一来不及,便决定暗中将诚王先秘密接回来,已备万一。”

  袁德妃看了赵富春一眼:“你同意了?”

  “是的,只要楚国江山回到马氏子孙手中,其他的也没那么重要了。”

  袁德妃咬了咬唇,目色含忧。

  ……

  天刚蒙蒙亮,许多唐门弟子身穿便服在渝州城内找寻玉儿的身影,也有一些弟子是拿着玉儿的画像在村落,郊外找寻。

  花柔同唐寂在江边码头询问,船夫艄公们都是摇头,没有人见到过玉儿。

  在他们忙着找玉儿的时候,长沙府这边是另外一种景象:

  整个主城处处挂着白布,街头人迹稀少,偶尔几个人影晃动也都是身着素色。

  戏楼停了戏,自是门可罗雀,而后院,潘约和飞云愁眉不展,焦躁不安。

  屋内,慕君吾依然人事不省,把脉的郎中皱着眉头起身,冲关切的姚彦章摇了摇头,拎着箱子就走了。

  而德妃殿内,袁德妃抱着双臂站在殿门口,抬头望天,她在等,等天黑,否则她没有办法溜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