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将门凤华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恩将仇报
  姜砚之并不意外。

  他正是因为知晓不是高达,所以才直接登门询问的。

  说起来他有些嫉恨,这个老头子,还精壮得很,乍一眼看去,像是刚刚三十岁出头的人一般,还招人得很。

  好人不长命,祸水遗千年。就高达这种,八成是要活成千年老王八的。

  而这个老王八,刚刚竟然想要当着他的面,同他抢惟秀!简直就是王八蛋子!

  脑子里将高达骂了一百遍,姜砚之还是习惯性的讲礼,“本大王亦相信高将军并非残暴之人,幼吾幼及人之幼,高将军曾经同高小娘子分别数年,自然也不会让旁人承受分离之痛。”

  高达罕见的面色柔和了一些,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向了高银芳,说道,“金平。”

  高银芳亦是点了点头,叔父啊,能不让我知晓这么多机密了么?

  总觉得再这么下去,闵五娘子不做恶棍头子,你又舍不得恬恬姐去,莫不成,日后要让我去?我只想做个好人啊!

  高银芳再一想,有些欲哭无泪,她觉得自己真相了,叔父咋这么像是在培养她做接班人呢?

  “那邬金平,早就被我们高家逐出家门了。只是我婶婶心地良善,最后还送了他一段好前程。苏州府何等富庶之地,他去了那里,自然是前程远大,富贵荣华应有尽有。”

  “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敢扯着虎皮做大旗。这事儿乃是我高家的家丑,原本不应当说,但既然叔父不在意,那银芳就斗胆直言了。”

  “这事儿说来说去,还同我恬恬姐有关。叔父收养那邬金平,原本就想着他日后能够娶恬恬姐,好心待她。但是他这个人,虽然有才也能干,但是野心太大。叔父有些担心自己百年之后,恬恬姐钳制不住他,便并没有对外宣扬他的身份,为的就是给我恬恬姐留些选择的余地。”

  “如今叔父做的事,乃为常人所不容,坐这个位置的人,心中若是没有自己的一杆秤,很容易就会跑偏了。是以叔父轻易不让邬金平插手朝事,反倒是希望他能够走常人之途,做武将去那太平之地当驻军也好,做文官写那锦绣文章也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虽然平淡,但到底是正常人的生活,我恬恬姐值当这么好的。邬金平平日里装得很好,叔父虽然对他存疑,但依旧信任的想要把恬恬姐嫁给他。直到我恬恬姐失踪之后,邬金平却突然提出,日后他便是我叔父的亲子,恬恬姐不在,他日后替我叔父捧幡摔盆……”

  “叔父自是不允。那邬金平在我恬恬姐失踪之后,非但不悲痛,反而欣喜。显然早就存了异心,叔父这次当真动了查他的心思,这一查更是失望。”

  高银芳说着,意有所指的看向了闵惟秀,“原来那邬金平早就在外头养了一个行首娘子,给他生了个儿子,已经三岁有余……这等人渣,岂是小娘子的能嫁的良人?”

  “他原本是一孤儿,若不是我叔父收留,不是饿死在乱葬岗之上,就是街边的乞儿。我叔父供他吃穿,让人教他识文断字,武功马术,与我高府其他的小郎君无异,还寻思将女儿嫁给他,送他锦绣前程,可谓乃是大恩。”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有时候恩情也会变仇恨。邬金平认为我叔父将他养大,就是给恬恬姐当下仆的,让他娶她,是对他的羞辱。这种不懂感恩,又狼子野心的人,我们高家自然不会留下吃白饭的。”

  “不是我说,他也不照照镜子,就他那样的人,若不是承蒙我叔父不弃,便是给我恬恬姐提鞋,都是不配的!”

  闵惟秀听这话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在外头早就生了一个儿子的渣男,怎么感觉高银芳在说她二哥呢?

  她知道闵惟思渣,可是同高银芳有啥关系,她怎么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呢?

  还有啊,银芳呐,你确定你叔父没有给你下什么暗示么,譬如凡事以姐姐大人为尊,天底下所有的人,都配不上我恬恬姐……

  就你那恬恬姐……闵惟秀想到她,话都说不出来了,算了,人家有个好爹,轮不到她来操心。

  高银芳见闵惟秀毫无反应,像是完全没有听明白,小脸一红,莫非她之前会错意了?

  闵惟秀压根儿没有暗示过想要她嫁给闵二郎?那就尴尬了。

  要是闵惟秀知道她如何想的,非得拍桌子说道,我若是瞧上了你做我二嫂,还用得着暗示,直接扛了你就跑!

  “叔父将那邬金平逐出家门,婶婶当时没有了恬恬,实在不忍心再看到邬金平落魄,便央着叔父,替邬金平求了一个苏州的肥差,算了了却了一场情分。”

  “我叔父日理万机,又忙着寻找恬恬姐,自然管不着那已经赶出去的狗。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等残暴之事。”

  “这事儿同我叔父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们高家并无信道服用丹之人。婶婶身子不好,那也是因为心病,我恬恬姐回来了,她便大好了。根本没有人用得上那药。这事儿,分明就是那邬金平蓄意报复,想要我们高家背锅!”

  “三大王同闵五娘子明察秋毫,一早就为我高家正名,银芳实在是感激不尽。”

  闵惟秀看着高银芳的嘴一张一合的,这同样是人,怎么人家说话就这么圆满,这么让人舒坦呢!

  要是她二哥没有整出孩子这档子事,算了,那也配不上人家高银芳!

  姜砚之也十分的高兴,连带着看着高达都顺眼了起来。他想着,从兜里掏出那颗带有花纹的珠子,递给了高达,“将军可识得这个。”

  高达手微微一动,“别查。”

  这个不用高银芳翻译,姜砚之同闵惟秀也能够看出来,这花纹高达一定认识,而且他觉得,那人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炼丹药,邪法,续命,惹不起。

  姜砚之吞了吞口水,“是大国师对不对?”

  这大国师并非是什么正式册封的国师,而是官家近年来十分信任的一个道士,他能掐会算的,又擅长祈雨,不少人都恭维的称他一句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