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74章 七零年有点烦(十五)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当所有人的情况都差不多,有个人略略凸出一点的时候,大家都不会觉得异常。

    但当这个人“凸出”的不知一星半点,众人就会受到压力了。

    像周二勇这样,孝顺得都快能入选十大孝子,他周围的人,不管是朋友、同事还是邻居,只要跟他有关系的人,都不会乐见他的“孝顺”。

    因为周二勇的孝,会映衬得他们“不孝”。

    明明他们才是正常人,周二勇是个特例,可一旦有什么事,别人(比如偏心的父母),就会按照这个特例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连累,原本还存着看热闹的心思来八卦的工人们,也开始掺杂私货的传起了闲话。

    去邮局汇完钱的梁老太,此刻还不知道,她已经成为这一片所有三四十岁中年妇女的公敌。

    不过,梁老太很快就察觉到了。

    每当她吃完饭,抱着孙子来街口跟人闲聊,刚说一句“儿媳妇不孝顺”的话,便会有人不客气的回怼一句——

    “哎哟,人家徐春妮都带着孩子躲出去了,这还叫不孝顺?”

    “就是啊,听说过去十多年,您老人家一直捏着周二勇和徐春妮的工资呢。啧啧,我还真没听说过,哪家分了家的父母,还能攥着儿子的工资。”自家婆婆,就没少拿徐春妮跟自己对比,话里有话的也想学梁老太!

    “可不是嘛,拿儿子的工资也就算了,居然连儿媳妇的都不放过。要我说啊,您老还真是命好,竟摊上了这么听话的儿媳妇。”换做是我,看不把你赶回老家?!

    “周家婶子,听说您是来给儿子儿媳妇看孩子的?真不容易啊,连最小的孙女都能上育红班了,您老也能功成身退了吧。”赶紧滚回来家,你走了,我婆婆也就不会乱攀比了。

    梁老太听了一耳朵的话,当时没明白过来是个什么意思,回到家,细细一琢磨,才回过味儿来。

    “呸,一群爱管闲事、爱嚼舌头的臭娘们!”

    她就是喜欢留在城里怎么了?

    她儿子孝顺,别人就是眼红得要死,也没办法!

    接连出去被怼了几回,梁老太就不乐意出门了。

    索性关上门,一门心思的照看小孙子。

    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流言愈发的不堪。

    传着传着,竟成了周家老大不孝顺,得了老人的财产,却不肯赡养老人。

    还仗着自己身体弱,公然欺负弟弟,不但把老娘丢给弟弟养,还把自己的儿子送了过去。

    更让梁老太想不到的是,这些流言,不知怎的,竟传回了老家。

    周大力确实有些小心思,他体弱是真,但常年不能吃粗粮就未必了。

    小时候因为“生病”尝到了甜头,还得到了父母无原则的宠溺和娇惯,他便开始经营起“天生体弱”的人设。

    不能吃粗粮,吃了就胃疼,拉不出屎,难受得满炕打滚儿。

    不能干体力活,前脚下地,后脚就能晕在田埂上。

    不能受气,听了两句闲言碎语,就能病上一回。

    时间久了,明明是贫农出身的周大力,硬是被家里养成了“娇少爷”。

    在父母的偏心下,他更是轻轻松松住好房子、娶媳妇,连儿子都不用自己养,月月还有钱拿。

    周家父母这般偏心,若是换做其他人家,早就闹出事端,就是那个被偏心的孩子,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可村子里却没人说周大力的闲话,反而觉得他可怜:唉,身体不好,他也是没办法啊。

    周大力一直辛苦维持着自己的人设,并为自己的精明而沾沾自喜。

    忽然有一天,周大力发现,村民们看他的眼神忽然不对了。

    随后他细细一打听,才知道是自己的亲妈在城里惹了祸。

    唉,这个老太太,怎么这么糊涂?

    你说你偏心就偏心吧,干嘛闹得人尽皆知?!还差点儿打死亲孙女?

    现在好了,不但自己的名声烂了,还连累到自己。

    这个年代的人最注重名声。

    而且在农村里,更加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稍有什么不对,就怕别人笑话。

    再一个,周大力的大儿子快十五了,眼瞅着就要相看对象,万一这个时候传出他不孝、不养亲妈、算计亲弟弟的话,那还有什么好人家愿意跟他结亲?!

    不行,不能让老太太再在城里待下去了。至少要躲过这阵风头!

    经过一夜的思来想去,周大力做出了决定,他急忙跑去镇子上给梁老太拍了电报。

    “家有急事,盼母速归!”

    邮递员拿着电报,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梁老太听,还热心的帮忙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家里出了急事,希望你赶紧回去。”

    “啊?家里出了急事?”

    梁老太顿时慌了,偏偏电报就这么几个字,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越是不知道,越是会胡思乱想。

    梁老太甚至开始脑补:老大又犯病了,家里没钱,老大疼得满地打滚儿,儿媳妇、孙子们都乱成一团……

    不行,不行,她得快点回去!

    梁老太摇摇晃晃的回到北屋,望着空落落的屋子,站了好一会儿,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老大可能出事了,需要钱!

    找了半天,家里除了些被子、破衣裳,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而安妮给她的那三十块钱,她收到的当天,就给老大汇了8块,给老三汇了5块。

    然后又买了粮食、鸡蛋,还有小孙子喜欢吃的长寿糕。

    现在手里满打满算也就只剩下七块三毛钱。

    回老家,路上还要花钱。这样到了家,她手里也就只有六块多钱了。

    这点儿钱,根本不够看病的啊。

    梁老太赶忙跑去找安妮,不能预支工资,也跟同事借不到钱,那就把徐春妮手里的钱要过来。

    一百八十块钱,就算徐春妮花了一些,手里应该也有一百五十块。

    这些钱,应该差不多了。

    “二勇啊,你哥给我发电报,说是家里出事了。呜呜,你也知道,你哥身子骨不好,三不五时的就要病一场。”

    “我进城十多年,他病了也从不跟我说,这次却忽然发了电报,我怕他出了大事啊。”

    “你们兄弟从小就感情好,现在他出事了,你可不能不管他啊。”

    安妮见老太太急得都哭了,赶忙劝道:“妈,电报上也没说是哥病了啊。也可能是别的事。对了,前些日子大哥不是说,他和大嫂在给大侄子相看人家,兴许是这件事定了呢。”

    周大力有没有出事,安妮比周老太清楚,因为那些流言,就是她想办法传回老家的。

    而周大力,也正如安妮预计的那般,受不了村里人的指点,想先把梁老太弄回去。

    可周大力精明惯了,哪怕再希望亲妈快点回家,也不会自己过来接,而是拍个电报让梁老太自己回去——来回就是两三天,耽误工分不说,路费不要钱呐。

    梁老太是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倒了,这会儿听安妮这么一分析,也渐渐镇定下来。

    是啊,如果真是老大病了,发电报应该也是发“力病,母速归”,若不是含糊的说什么“有急事”。

    难道真是大孙子的亲事定了?

    梁老太越想越觉得安妮的话有道理,一想到自己要娶孙媳妇了,梁老太转忧为喜。

    不过,她“忧”是不“忧”了,但钱还是要跟安妮要的。

    开玩笑,农村相看亲家,不得花钱啊。

    亲事定了,彩礼、收拾屋子、办酒席……哪样都离不了钱?!

    梁老太又跟安妮商量,“你大哥身子不好,只能跟女人们一起干些轻省的活,工分少,到了年底,不欠生产大队就不错了,根本就挣不到几个钱。”

    “你大侄子结婚,是咱们老周家的大事,你这个做叔叔的,好歹也要表示表示啊。”

    安妮苦笑,“妈,如果真是喜事,我肯定要有所表示。不过,一来现在也不确定,二来我手头上实在没钱——”

    “那就让徐春妮把钱交出来,将近二百块钱里,她拿着也不怕烫手!”梁老太没好气的说道。

    “妈,春妮手上也没多少钱了。她娘家住不开,实在没办法,她就带着孩子租了个房子,”

    安妮故意加重了“租房”的语气,还刻意告诉梁老太,“三间屋,一个月就要八块钱哩。”

    有了这暗示,再加上随后的推波助澜,安妮相信,很快梁老太就会给她一个“惊喜”……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