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嫁痞夫 > 第二百零六章 万小全
  “红娘,你进来!”

  马车里赵敬的声音响起却是透着淡淡的无奈,一身男儿打扮的红娘笑嘻嘻撩了帘子进去,冲着赵敬笑道,

  “敬哥儿睡醒了,可是口渴了?”

  取了那用棉布包裹着的水壶倒出一杯温水给赵敬,赵敬接过喝了一口问道,

  “你在外头瞧了许久,不冷么?”

  他睡下时红娘就在外头,醒来时还在外头,也不知瞧了多久!

  红娘笑道,

  “不冷,自从入了蜀州之后倒不觉着冷了!”

  赵敬道,

  “这蜀州四面环山,冰雪不侵,狂风不至却是不似临州等地,到了冬日便十分寒冷,沙州、西州那处到了夏日又实在太过炎热,说起来这一处到是福地!”

  红娘笑着撩了一旁的帘子指了给他瞧道,

  “你瞧,这样的天气,这处的土族女儿家还穿了短裙……”

  土族女儿家便是与汉族不同,穿衣打扮能紧则紧,能短便短,上头露出修长的颈脖,下头一双健美的长腿,瞧着十分的惹人!

  赵敬目光落到她们那大腿之上,立时调开了目光,

  “红娘……便是在瞧这些姑娘么?”

  自入了蜀红娘便不在马车里陪他了,倒在外头去坐着一路看新奇,红娘笑道,

  “姑娘家看姑娘家有甚看头,我瞧得可是那些小哥儿!”

  说罢又拿手一指,这时已临近年关,蜀州城中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擦踵十分热闹,土族的汉子们一个个也不怕冷,短衫扎腰,敞开着胸口露出健壮的胸肌来,这街上多少的大姑娘,小媳妇瞧着他们动作间便鼓动起来胸口脸儿红红的。

  红娘瞧得是咯咯傻笑,赵敬却是一脸的无奈,

  “红娘!”

  红娘转过脸来挑眉头紧紧盯着他瞧,半晌恍然道,

  “敬哥儿可是吃味儿了?”

  赵敬的脸立时便红了,

  “红娘,你……你胡说什么!”

  狼狈的转过脸去,却被红娘抓了下巴又把头转了过来,重重在他唇上印了一下笑道,

  “瞧来瞧去,还是敬哥儿这般俊俏的最得我爱!”

  赵敬涨红着脸,壮着胆子也学她一样在她唇上印了下,

  “那外头的姑娘也没有红娘好看!”

  红娘听了喜得眼儿都笑弯了,搂着他道,

  “敬哥儿,待你治了病便让老侯与老邱教你些强身健体的法子,也练得身子壮壮的,跟那些小哥儿一般好不好?”

  赵敬闻言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红娘还是喜欢那些汉子强壮的身躯!

  红娘伸手替他揉了揉眉间的细纹道,

  “我的敬哥儿,以后身子好了,再练一练必是这世上最好看,最英武的男子了!”

  赵敬瞧了瞧外头那帮子壮得似一头蛮牛般的汉子,又瞧了瞧自己那没有二两肉的小身板儿,再瞧了瞧红娘一脸憧憬的神色,苦笑着点了点头,

  “嗯!”

  这时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外头传来侯德宝的声音道,

  “敬哥儿,红娘我们到了!”

  两人相视一笑,红娘扶着敬哥儿下了车,面前一个客栈牌匾上写了悦来二字,侯德宝笑道,

  “我们先在这处住几日,待备好进山的东西之后便走!”

  一行人住进了悦来客栈之中,休整几日之后就往那蜀州深山之中而去,一路晓行夜宿,又顾着两名病人,走了足足十五日才算是到了那药王山。

  那神医万小全在这处结庐而居也是久不问世事,到了这山脚下便只能转道小路,赵敬由侯德宝背着,钱氏则由方静背着往上爬了半日,总算是到了那药庐之前。

  万小全早得了信儿出来迎接,众人见这万小全都有些惊诧,神医万小全成名颇早,按年纪来讲也应是八旬有多,却没想到仍是一头乌发,三缕青髯,只怕说是四十出头也有人信!

  神医果然是驻颜有术!

  万小全先是目光投向邱无我道,

  “无我,一别经年,你可安好!”

  邱无我跪在地上叩首道,

  “劳师尊挂念,不肖徒儿无我,给师尊叩头了!”

  万小全笑应道,

  “好!好!你即出我门庭便无需再对我执弟子之礼!”

  邱无我呜咽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若不是师尊授我医术,弟子又如何能在江湖立足!”

  万小全叹了一口气负手道,

  “我行医几十载,如今却是越发不知道这医术倒是害人还是救人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师徒两人说过话,万小全才转向侯德宝,侯德宝忙上前来施礼道,

  “万前辈,晚辈侯德宝问万前辈安好!”

  万小全微微一笑道,

  “我还是令师仙去那年见过你,如今却是已过了十载了!”

  侯德宝恭恭敬敬行礼道,

  “前辈与家师相交莫逆,家师临终前也是多亏前辈减轻痛苦,晚辈铭感五内!”

  万小全长叹一声摆手道,

  “故人驾鹤西归,往生极乐,只留我孤单这世上,也不知何时能与他们再度聚首!”

  言语之间甚是唏嘘,侯德宝也似是忆起恩师在时的光景,神情也甚是黯然。

  红娘见状忙拉了赵敬上前岔话道,

  “万神医,这是我的夫君,这一回特特来求您救命的!”

  赵敬上前一躬到地道,

  “久闻神医大名,晚辈特来拜见!”

  万小全瞧了瞧赵敬道,

  “你这毛病是胎里带来的,能活到现在已是不易,要想续命却是千难万难!”

  赵敬应道,

  “生死由命,只是实在心有牵挂不敢轻言离别,还请神医仁心施术救我性命!”

  赵敬这一回也算是为了红娘,若是不然以他那淡泊的性子便是为了自家的性命,也不会求人一句的!

  万小全点了点头道,

  “你有如此念头便是最好,药医不死人,你即不想死,便不会死!”

  说罢便再不理赵敬又去瞧那钱氏,红娘却是拉着赵敬喜道,

  “听神医这话的意思,莫非你死不了么?”

  赵敬笑道,

  “许是这个意思吧!”

  两人在一旁拉了手悄悄欢喜,那头万小全为钱氏把了脉皱眉道,

  “方夫人你这病全是用药养着身子才不治病情恶化,你又为何不坚持服药?”

  钱氏应道,

  “家中惨逢变故,全家流放沙州,那些药却是没法子带走,以至延误了病情……”

  万小全长叹了一口气道,

  “如今前头所用之药尽皆白费,待老夫再为夫人调制吧!”

  又有方静与方仁见过万小全,万小全点头道,

  “蜀州方家我也是久仰大名,远来是客即已至此便安心住下吧!”

  众人齐齐称谢,一行人便在那药庐之中住下。

  说是药庐却是占地颇广,这一座药王山半山腰处有一十二座茅草搭建的小屋,其余山上山下皆是一大片的药田,万小全自家带了十几名仆从,又雇佣了当地的山民为他采药种药,这药王山中倒是并不寂寥。

  赵敬与红娘被分到了一间屋中,侯德宝与邱无我却是与万小全同住,钱氏与方静和两位姨娘在一处,方仁带着几人住了一屋,却因着正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便被万小全派了出去寻最近出没于山中的猛虎,

  “将那大虫给我打了,虎皮、虎肉你们取去,老夫只要虎骨!”

  方仁等人闻言大喜,都是呆不住的性子,进了山自然是想去打猎,当下预备的家伙便带着几名方家人和四名万小全的仆从往深山里去了。

  住了几日去了路途累劳,这才开始为赵敬诊治。

  万小全仔细给赵敬摸过脉后抚髯沉思,一旁的侯德宝却是有些等不及了,

  “万前辈,敬哥儿这病到底如何?可是能治?”

  万小全良久之后才应道,

  “敬哥儿这病乃是先天带来的,应是他亲生母亲本就不宜生育,强行以药催养,令得他在胎中就不安稳,伤了胎神,在腹中还未长成,五脏六腑还未长全便被催生出来……”

  说到这处叹道,

  “他能活到现在也真是异数了!”

  赵敬闻言苦笑一声,

  他那亲母生他本就是为了坐稳皇后宝座,才不顾身子强行受孕,母体不佳腹中孩儿如何不受损?

  “只不知前辈可有法子弥补?”

  万小全应道,

  “幸喜敬哥儿出身富贵,又有医道高手为他调养身子,倒是一点点补了些回来,不过前头他可是受过一回凉?”

  几人互视一眼都齐齐点头,万小全点头道,

  “这便是了,虽说补了回来,却因着那一回没有精心调养,便打回了原型!”

  红娘闻言拉了赵敬的手垂泪道,

  “都是我的错,我却是没想到你这身子先天便有毛病,不该就近寻个赤脚大夫随意抓药,反倒误了你!”

  赵敬忙安抚她道,

  “这事儿不怪你!”

  若不是他一意孤行,不愿跟着侯德宝走,那会有这事儿?

  不过他若是跟着侯德宝走了,他……他与红娘又如何能有这段情缘?

  可见这一得一失,都是有天安排!

  那万小全却笑道,

  “说起来这事儿啊!是坏事却也是好事……”

  众人一听齐齐精神一振,邱无我开口问道,

  “师尊所言是何意?弟子并不明白?”

  万小全应道,

  “他身子本就有隐疾,若是一直用药调理着,也至多再活五年便再无继命的转机,现正有了这一回便是提前将病激发了出来,若是再辅以药物、针灸,再有我密术相助,虽说其中凶险万分,但也是凶中藏吉,天不绝命于其中挣出一丝生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