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九零军婚有点甜 > 295幕后指使原来是她 !
  “胡三,是张海的狐朋狗友,张海进去后,张家只出不进,坐吃山空。”

  “刘金花让你出去挣钱,你找胡三帮忙。”

  “他还算义气,介绍你去饭店刷盘子。你领了第一个月工资,买东西感谢他,见他一个人过,就此勾搭成奸。”

  “胡三好赌,输了钱,哄了你的钱还债。刘金花不见你的工资,就故意打骂宁昊。”

  “你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胡三给你出主意,让你来J城找我要钱。”

  宁奕殊说的句句属实,没想到这么短的时候,她已经掌握了一切。

  张翠芬有点怂。

  宁奕殊又说:“但是胡三现在死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决定主动把你交出去,你赶紧吃饭吧。”

  “死了?”张翠芬脑子空白,无意识的重复宁奕殊的话,心里不信。

  死了?

  怎么就死了?

  张翠芬心底升起无限惶恐:“奕殊,奕殊,胡三咋死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不去警察局!”

  关键时刻,什么花前月下都是放屁,张翠芬最担心的还是自己。

  宁奕殊见她不吃饭,就喊陈四:“带走!”

  陈四过来,将张翠芬拽住屋子。

  张翠芬抱着门柱不走:“你们送我回老家也行,我不去警察局!”

  但是宁奕殊不为所动。

  张翠芬发恨:“宁奕殊,你果然冷血冷肺,你搅自己家,还害我们张家,现在又要害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秦朗听不进去。

  什么玩意,竟然还诅咒人。

  他上去把宁奕殊护在身后,怒对张翠芬:“你不跟胡三勾搭,会惹祸上身?你不来J城,会送你去警察局?”

  “你自己犯错,凭啥往别人身上赖?人贱自有天收,你今天的下场都是你自己作的!”

  要不是女人,秦朗早就左右开弓,打她到不能自理。

  “陈四,你亲自送进警察局,实话实话,别瞒着,免的这女人往咱身上泼脏水。”

  “如果不信,就让他们来找我,我作证!”秦朗一身正气。

  这本来就没宁奕殊啥事,秦朗怕张翠芬瞎说,惹麻烦。

  所以不如自家主动交待清楚。

  陈四看宁奕殊。

  秦朗平常不爱说话,为了她挺身而出,变得伶牙俐齿。

  宁弈殊心里甜,感动!

  她点点头:“按秦朗说的办!”

  张翠芬还是被带走了,嚷嚷也没用。

  不管她知情还是不知情,宁奕殊都不会允许她再出来捣乱。

  但是胡三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呢?

  陈永清匆匆走过来:“宁总,刚陈四开门时,发现地上有一封信!”

  宁奕殊:“……”

  她接过去,刚要打开,却被秦朗一把抢走。

  秦朗说:“我来,防止有人投毒!”

  “……”武侠电视剧看多了吧?

  秦朗从衣兜里掏出瑞士军刀,挑开了信封,小心翼翼展开,并不用手碰信纸。

  宁奕殊凑过去,就着走廊下的灯光,看上面的字。

  她和秦朗,表情瞬间凝固。

  信纸上打印着几个大字:幕后指使韩玉华!

  宁奕殊:“……”

  韩玉华,秦朗的亲妈?

  秦朗:“……”

  所以韩玉华表面不屑与跟宁奕殊一个小丫头骗子交手,其实背地里暗戳戳使坏。

  “秦朗,可能是有人挑拨离间。”宁奕殊怕秦朗难过。

  秦朗却说:“不用安慰我,韩女士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这事真有可能就是她干的!”

  以前掐死他的猫,打他,都是暗戳戳下手,在外人面前却摆出一副清高不屑动手的模样。

  “她去过S市,肯定调查了你的一切,她能调动外公的人,有能力从陆岩眼皮子底下带走张翠芬。”

  韩玉华想干什么,秦朗也能猜到。

  无非是见秦朗对宁奕殊情深义重,非她不娶,就故意搞臭宁奕殊。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现在部队对女方的审核,依旧延续着从前的严格。

  宁奕殊不好,秦朗申请结婚的报告就无法通过。

  如果执意要娶,要么退伍转业,要么再也不能升迁。

  那样,韩启山部队里的人脉,在秦朗这里等于什么也不是。

  秦朗没说透,但是宁奕殊想的清楚。

  她可怜秦朗,这都过的什么日子。

  “秦朗,别怕,咱俩一起扛!”

  秦朗心里堵的慌:“因为我,让你身陷漩涡,是我没本事!”

  他愧疚的要死。

  原以为是幸福之路,没想到路上铺满了荆棘。

  宁奕殊笑了:“有压力才有动力!秦朗,你就在部队里挣军功,外面的事情你也不方便插手太多!”

  “交给我,对付妖魔鬼怪我有经验,我帮你!”

  “你别内疚,咱俩夫妻一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人生之路,本就不平坦,经过烈火的锤炼,才能造就金刚不败之身。”

  所以这些人的刁难,算个屁!

  既然送上门,她宁奕殊就一个一个摆平,踩着敌人的血骨,与秦朗共享未来!

  …………

  J城最繁华的长盛街。

  一家外表不显的私人会所,就坐落在此处。

  会所低调奢华,不显眼的衣架,可能都抵得上外面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

  一个身形高挑的女人,掏出一张会员金卡,给服务员看了一眼,就被放了进去。

  她进了电梯,上了六楼,沿着走廊直接走到最里头。

  打开门,绕过花开富贵的屏风,有一张临窗的贵妃椅。

  韩玉华趴在贵妃椅上,手里拿着鱼粮,懒洋洋地投喂浴缸里的两只名贵金鱼。

  “夫人,胡三死了。”女人声音,有点低落。

  韩玉华掏鱼粮的手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哦,一个渣滓,死就死吧。”

  女人神情挣扎了一下,说:“但是惹上了警察。”

  “砰!”

  韩玉华将手里的鱼粮,砸在地上:“你不会想让我给你擦屁股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救你出来干什么?”

  “我会找姐妹们帮忙,不让警察查到我头上的,夫人别生气。”

  女人惊慌,忙说另一件事情:“不过夫人,您的外甥女昨个儿,也是大出风头。”

  她将李萱的行为,说了一遍。

  良久,韩玉华才不耐烦的挥挥手:“先把自己屁股擦好吧,不要给我惹麻烦!”

  “是!”女人灰溜溜离开。

  韩玉华重新趴在贵妃椅上,恢复懒洋洋的状态。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过了一会儿,她伸手捞起扔地上的鱼粮,全撒在鱼缸里。

  两只鱼挣扎着去抢粮食,拼命的吞咽,不知饥饱,怕是要撑死。

  韩玉华微微一笑。

  没事!

  宁奕殊的二婶不中用,还有拼命抢食的好外甥女李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