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44章 民谣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中秋后,洪水至。粮不留,饿肚皮。

    段师傅念完这首诗,面色非常凝重:“清舒,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段师傅的脸瞬间变了:“你是说中秋后有洪水?”

    见清舒点头,段师傅问道:“你从哪里得知这事的?”

    “师傅,你别管我从哪里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中秋后会有洪水。”

    这事太大了,段师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清舒压低声音说道:“师傅,我能相信的就只有你了。”

    许久后,段师傅问道:“清舒,你想我做什么?”

    他了解清舒,若不是有事相求不会与他说这事的。

    清舒说道:“师傅,我希望你能往金陵一趟,找一些人暗中将这首民谣传出去。师傅,你只需要给钱,我相信那些人得了钱会愿意做这事的。不过,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你的身份。”

    “这事倒不难。只是,你真确定中秋过后会有洪灾?”

    见清舒点头,段师傅说道:“清舒,可以找个龟壳或者形状古怪的大石头,将这民谣镶刻在上面埋起来。然后再寻个机会让人将其挖出来,这样可比找人散播消息效果会更好。”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清舒连连点头:“师傅,你这主意很好。只是这事不能在平洲。”

    段师傅点头道:“不去金陵,去扬州。清舒,我明日就启程去扬州。”

    清舒点点头,又说道:“师傅,你最好能换个身份去再易下容。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了。”

    想了下,段师傅说道:“行,我就装成道士。”

    他的扬州话说得很正宗,若不盘查户籍没人会怀疑他不是本地人。

    清舒很感动:“老师,谢谢你。”

    段师傅摇摇头说道:“一旦发生天灾受苦受难的都是普通百姓。清舒,你有这份勇气师傅很高兴。”

    没有自然好,不过是费些钱财再白跑一趟。可若是有,那就能救很多人。

    得了段师傅的许诺,清舒松了一口气。

    这日,顾老太太与清舒说道:“排水沟应该修好了,明日你随我回太丰县一趟。给你外公上坟,顺便去看望你祖母。”

    “好。”

    “清舒,你祖母瘫痪了,被你二叔给气得瘫痪了。”

    以前她是恨透了林老太太,可知道她瘫痪后这怨也就消散了,落到这个下场应该是老天对她的报应了。

    清舒知道林老太太瘫痪,却不知道是被林承仲给气的:“怎么回事?”

    知道原委以后,清舒笑了下道:“我这二叔这人一贯就会装,没想到他会遇见个更会装的。”

    就林承仲这般要面子的人,发生这种事怕都没脸出来见人了。

    顾老太太对此不发表意见,只是说道:“现在你祖母就住在你三叔家。你三叔挺孝顺的,接了她回去照料。”

    说到这里,顾老太太冷笑道:“你祖母最倚重你爹,其次是林承仲。结果寄予厚望的两个儿子都不管他,反而是被无视的小儿子养着她。”

    清舒笑道:“这就叫世事无常。”

    第二日,祖孙两人就去了太丰县。

    掀开车帘子,清舒看着邬易安很是羡慕道:“易安,等回了京城我也要学骑马。”

    邬易安乐呵呵地说道:“好哇,我家有马场,只要你不害怕很快就能学会的。”

    顾老太太原本想说骑马很危险,可看着清舒那兴奋的样子,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

    申时初,祖孙两人到了太丰县。将行李放在客栈后,清舒就与顾老太太道:“外婆,我去一趟三叔家,晚饭就不回来吃了。”

    邬易安对窜亲戚没兴趣:“清舒,让墨色跟墨韵陪着你去吧!”

    因为清舒之前的那番话,只坠儿一人跟着她就不放心了。

    到林承志家时,清舒才发现家中只张氏跟只两个月的乐文在。

    看到清舒,张氏非常激动:“清舒,清舒你回来了。”

    说完,张氏赶紧将拉着她坐下:“你这孩子怎么回来都不跟我们说一声,这般突然的。你三叔天天念叨着你,若是知道你回来不知道得多高兴呢!”

    “长高了,也变得更漂亮了。”

    一连串的话,让清舒都插不上嘴了。等她说完,清舒才问道:“三婶,我听说祖母搬过来跟你们一起住了。”

    张氏点头着:“是,你祖母瘫痪动不了,你二叔不会照料人,你二婶要去酒楼做工。没办法,你三叔只能将她接了过来。”

    林承志去年年底将隔壁的院子也买下来,然后将两家花园中间的墙推倒了。

    清舒道:“我听我外婆说了,祖母是被二叔气得瘫痪了。我知道后放心不下,特意回来看望她。”

    漂亮话还是需要说的。

    “你有心了。不过清舒,你祖母自从瘫痪以后脾气越发古怪了。等会她若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清舒点点头。

    走了好一会,才到林老太太住的地方。来到屋子门口,清舒就闻到一股怪味。她忍着恶心,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林老太太看到清舒愣了下,转而臭着脸说道:“你来做什么?看我死了没有?”

    清舒一脸委屈地说道:“我是听说祖母病了,特意回来看望你。”

    “看望我?你这个臭丫头会想来看望我,怕是心里巴不得我死了。”

    张氏觉得这话太难听了,不由道:“娘,你怎么能这般说?清舒一放假就赶回来探望你,非常孝……”

    林老太太怒道:“你这个贱妇给我闭嘴,这里哪轮得着你说话。”

    张氏气得脸色通红。

    骂完张氏,林老太太又将枪口对准了清舒:“都是你,都是你这个丧门星。若不是你当日就不会分家,没有分家林家也不会分崩离析。”

    清舒转过头看着张氏问道:“三婶,祖母是不是有癔症呀?”

    “癔症?那是什么?”

    清舒解释道:“癔症就是神志不清总胡言乱语,我觉得祖母这症状很像癔症。”

    林老太太大抓起枕头朝着清舒砸了过来:“你这个丧门星,你竟然敢说我是疯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清舒并不是好性的人:“既祖母这般不待见我,那我还是不在这碍你的眼了。”

    不等林老太太开口,清舒就大跨步走了出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