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千机录 > 第416章 拆他庙门
  九死一生的修罗劫侥幸脱身,想不到刚回来就得面对封清卓那冷酷的眼神,安子心里有点发悚,加上申屠那个二皮脸的老兔子心里有愧,重演了一把龙家没人品的戏码,使得院内气场瞬间降之冰点,连空气凝固的“咔咔”声仿佛都能听见。

  “怎么?不认账?无所谓,哥从来不跟晚辈叫吱,走!”挥挥手,抱着秀越与众家兄弟出了小院,虽说不知道去哪。

  “杀千刀的夫君!”封清卓感觉冤得慌,三番五次救了秀越,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想不到换来这幅场景,气得那张瓜子脸跟黑山老妖似的,咬牙恨道:“看本宫怎治你!”

  “呃~~那什么,柳兄,如今二主上和少主平安回归,晚上是不是安排一下?”黑沙拿出了总管派头寻问此地的管事。

  “这是自然!倒是黑兄小命得保,不负上主重托也算可喜可贺!”

  “你听谁说的?”黑沙不快了,瘪着脸道。

  “呵呵~黑兄!都是一个星系混出来的弟兄,没必要吧?走~百年未见晚上怎么着也得好好叙叙旧吧?”

  “你还知道是一起混出来的!”说罢,两管事的勾肩搭背乐呵而去。

  ……

  一处不大的香房,醒来的秀越一直哭个不停,连咬带亲的上下齐手,没多大功夫安子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

  “媳妇!别在揪啦!没死在外面真怕死你手里!”

  “我让你不管我,我让你把我丢下,呜呜呜~~~”说着又哭了。

  “好了好了!我的不是我的不是!来~摸摸毛吓不着!”安子抱着秀越捋着秀发,就当哄孩子了。

  “夫君!”

  “啊?在了在了~”

  “秀儿给你生个儿子吧?”

  “为什么一定要生儿子?女儿也不错啊!”

  “呵呵~~”难得的小家碧玉笑了,勾着爱人脖子往怀里拱,道:“那就生,要多少秀儿都给你生!”

  “我媳妇成猪了?”

  “秀儿就是你的小母猪,以后你哪也别想去。”

  “天天在家生孩子玩!”

  “嗯~”安全感十足的秀越靠在安子怀里,如同找到了港湾,说什么心里都觉得暖暖的。

  “媳妇,我想回四道界!”

  “嗯~~我也是!我想师姐了,走的时候也没跟她打招呼。”

  “你就不怕回去了我被天下宗门逼婚?”

  “我才不怕了,告诉你吧!秀儿的《子夜回梦》已经入门,谁敢打你的主意姑奶奶在梦里吓死她!”

  “哟~~长能耐了!”

  “夫君~秀儿想要!”老夫老妻了,秀越说这话脸都不带红的,带着强迫口气。

  “要你个死人脑袋,身子这么虚你不要命了?”

  “我不!我要~我要~”发起春的母老虎来了兴趣神仙也挡不住,秀越够着脖子正要上下齐手用强。

  “安子!安子!”

  “别闹!老直来了。”床上滚起一团的两人一阵手忙脚乱的分开,安子起身背着刀匣整理衣冠。

  “哼!反正你跑不了,晚上秀儿要个够。”对秀越而言,安子就是烂在窝里的肉,逮着机会定吸得骨头都不留。

  “不错嘛!动作挺麻利的。”公子模样的袁午耍着折扇与老直一脸调笑进屋。

  “安子,是他让我这么干的。”瞅着安子眼睛发黑,扛着兔兄的老直立马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特么上辈造了什么孽换了你俩损友,草~坐着!”安子嘴里吐槽,招呼俩人坐着,秀越起身倒茶。

  “说吧!要是没事跑我这闲扯淡有你们好瞧的。”

  “晚上开宴,我们是来通知你的。”袁午押了口茶,闭着的眼咂着嘴道:“还是弟妹的茶艺好!”

  “媳妇!下次遇见这种情况记住在茶里放点耗子药。”

  “噗~~~~”挽着胳膊坐安子边上的秀越捂着嘴偷乐。

  “对了老直,那颗蛋了?”

  “干什么?”老直怕他提这事,饿急了什么都往嘴里塞,今儿晚上指不定得吃多少。

  “你瞧瞧你弟妹!弱成这样,不得拿出来补补啊!”

  “人老直好不容易捞着个宠物,有你这样吗?”袁午气得够呛。

  “就是!你都两个了,老袁还是光杆一个,你好意思吗你?”

  “你见着了?”安子瞅着袁午道:“看出是个什么动物?”

  “以我的阅历怎么可能知道,或许申屠前辈看出来。”

  “老直,不是我挑事啊!那玩意千万别在申屠面前显摆,落我手里幸许还有迹可寻,落他手里你壳儿都找不着。”

  “我估计他现在正糟罪了。”袁午道。

  “嗵~~嗵~~~啪啪啪~~~~啊~~~呸~~臭婆娘,你特么属恐龙的,下手太狠了吧?”

  正说着,外边有人打起来了,气势很足,听声儿是申屠,好像正挨打。

  “我怎么感觉回到穆云剑宗了?”可不嘛!当年住空雾山脚的时候,老直和钱小丫经常来这么一出。

  “这点事都办不好你还有脸回来!你还躲~”

  “我去!”安子拍着额头有点心累,八成是赌约让封清卓这位冥神域的天之骄女失了颜面,故意打给他看的。

  “你不出去劝劝?时间长了不怕出人命?”但凡与安子有点交情,不论发生多么离奇之事,十之八九与都他有关,袁午戳着的眼皮问道。

  “死了活该!少个祸害!”

  “夫君!清卓姐姐其实人挺好的,要不是她,秀儿怕是等不到你回来。”秀越劝道。

  “就是,打人也就罢了,哪有打自己男人脸的,太有失体统!”袁午觉得封清卓有点过了。

  “行行行,怕了你们!走着~”

  ……

  晚上,四合院中间两层高的琉璃式建筑:血影殿,坐于主位的申屠板着脸魂着坐于两边的爪牙们。

  “吃吃吃!”安子权当没看见,十八年没吃东西了,饿疯了都快,一个个胡吃海塞的满嘴流油。

  “弟妹,肘子再给我一个!”

  “阳光,干一怀!”

  “好酒!”头一回喝到修士的药酒,安子咂咂嘴表示也就那么回事,嘴一抹继续埋头苦干。

  “咹哦~咹哦~~”殿堂角落里的二蛋和兔兄同样如此,抢得都快打起来了。

  “老直,慢点吃!多的是。”

  “你是不急!咱老李这辈子就剩下这口吃的,弟妹!再来几个肘子。”

  “卧槽!”安子吐了血。

  “砰!”申屠实在看不下去了,好逮是一方霸主,这帮兔崽子在自己的地盘白吃白喝还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叔可忍婶不能忍,怒砸酒怀喷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前辈?怎么说老子也算出了大力,都这么会儿了也没人跟老夫敬个酒?”

  系主任发威,坐于下边的两管事的吓一跳,瞧着对面那帮子齐刷刷看了看申屠。

  “甭理他,吃、吃!”

  “安子,走一个!”

  “阳光,兄弟之间不多说,都在酒里!干~”

  “干!”揣起酒,三人昂头一饮而尽,随后继续挥舞手里的筷子。

  “……”两管事的冷汗直流,够胆!

  忙于布菜的秀越指挥着几个女修忙活着,一派和谐的画面让她倍感欣慰,已经很久没这么笑过了。

  “娘的!”系主任火了,威胁道:“信不信老子……”

  “申屠!赌约都作废了你还想乍滴?吃你点东西乍这么闹心?”不说话是不行了,安子道:“你在我那可没客气过。”

  “别以为道爷不知道你得好东西,那《噬元心经》明显不完整。”申屠很想啐他一脸。

  “给他!”安子大手一挥。

  老直嘴现在没空,“嗯”了两声算是答应。

  “嘿嘿~~这还差不多!”目的达到,申屠重新摸出一杯子,自嘎儿浮了一白。

  “申屠,问你个事!”安子吃得有点累,顺了顺胸口道:“咱们在元大都遇见的常有容是不是出自修罗域?”

  “他是冥神星域的人。”久未开口的、坐于申屠边上的封清卓言道。

  “你认识他?”安子奇了怪。

  “如果他师傅也会你就不觉得奇怪了!”封清卓话里有话。

  “他是赫明山的门下?”安子一言道破。

  “你怎么知道?”封清卓愣了。

  “申屠,天道小树出自四道界,你知道是谁偷出的来吗?”安子转移视线。

  “反正不是我偷的,我也没那本事。”

  “是赫明山?”封清卓道。

  “不仅如此,老赫头还偷了整篇的《九道归元经》,你所说的《噬元心经》就出自那里。”

  “这么牛逼?”老直最佩服有本事的人,单枪匹马的在人眼皮下底下干了这么大一票,能耐呀!

  “这跟我有关系?”没心没肺的邪劲让申屠有点上头。

  “你们到底去哪了?”智慧绝顶的封清卓感觉自己像个白痴,半懂不懂。

  “二上主,少主!我与柳兄多年未见,就不打扰了,属下告退!”人精就是人精,黑沙冲柳兄使个眼神,两人离了殿堂。

  申屠挥挥手,不相干的人等全部退下,起了隔离阵对他媳妇言道:“七道界,修罗神域!”

  “屁的神域!说白了就是恩年前一帮老黑社会不甘寂寞想出来搞事。”安子抹了抹嘴。

  “我听师傅说过,赫前辈曾失踪过近三千年,好象是这个地方!”封清卓越沉声道。

  “敢问你师傅……”安子没事打事瞎打听。

  “冥神域主紫菲荷。”

  “哦~~~来头挺大!”

  “你是不是一直在找他?”

  “是啊!我想回四道界,老赫头手里应该有星域图和坐标。”

  “恐怕你要失望了。”封清卓阴阴一笑,道:“听说赫前辈不在苍冥星系已有近四十万年!”

  “那他住的地方还在吧?”

  “当然,苍冥殿就在冥月星。”

  “安子,难道咱们下一站要去冥神域!”老直听出点不对,不是说要去找屠夫吗?

  “老子要去拆了老赫头的庙门,草~”

  “……”众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