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千机录 > 第620章 哥还小啦
  “丫头!”老赫头一点不觉得好笑,小眯眼一翻冲秀越道:“就在这摆上一桌,老道我吃得高兴……幸许能发点慈悲。”

  “夫君~”

  “照办!”安子脸上的调笑很快消失,他想到一个可能,慢慢靠前淡定问道:“昨儿晚上老天爷又显灵啦?”

  “嗯~~嗝~~~”老赫头狂灌一口,道:“没准儿~”

  “是吗?那我多问一句,到底是哪部份的老家雀(qiao)没事溜到这儿了?”

  “那谁知道去?”

  “呵呵~”安子心里有谱了,再次换上笑脸,道:“看来那厮跟你差不多嘛!”

  “够啦啊!道爷说得够多了,怎么着?作为交换,您老人家是否也放点消息给我?”

  “行,给你两次提问的机会。”要不怎么说安贼,太卑鄙。

  老赫头着实没想到兔崽子反应如此鸡贼,收了酒葫芦看了看天,喃喃道:“名山大川的天气真是说变就说啦!”

  众人抬头,初晨晴朗的天空此刻正有乌云飘来,情况与讲道那天差不多。

  老赫头那就么瞅着,酝酿少许后道:“里边的人死了还是活着?”

  “后者。”

  老赫头沉默,背手来回踱了三步,扭脸冲安子一笑,道:“按路数来说你已陷入被动,未知如何应对将来。”

  安子眼眸一闪,这厮的跳跃性思维丝毫不在他之下,对棋局相当敏锐,洞悉先机的能力绝世罕有,能在冥神域下界脱引而出定非气运所主导。

  “呵呵~~”安子从容应对,邪邪笑脸反问道:“您好象不太看好我!”

  “那倒没有。”老赫头重新摘下酒葫晃了晃,愣神两息咧嘴,神秘道:“你的应对之法我好象猜到一二。”

  “哦?您要下注?”

  老赫头“呵呵”摇头,显得很无力,道:“这盘棋太大,恕老道玩儿不起,但我要提醒你,三阳域那帮人最好别信。”

  “怪不得你让淑猴远离我。”

  “唉~~没办法。”老赫头似有消沉,神情沧桑,道:“对头都死光了,朋友也死光了,如今就剩几个徒弟,猴儿要再没了,空冥道者可就孤单了。”

  “那您为何不多露点消息?”

  “嘿嘿~~观棋不语真君子!”

  “卧槽,您就别糟蹋那两字啦!会被雷劈的。”安子真想踹死他。

  “道爷可没你那么愣。”

  “是,您不是愣。”安子一咧白牙,道:“别总想着只占便宜不吃亏。”

  “非逼着老道下注?”

  “您已经下注了。”

  “所以现在我打算收回来。”

  “三天后再说这话。”

  老赫头终于被怼得无言以对,论智商和破局的能力高下利判;至于四周众人脸懵得不要不要的,全完不知道这两人一会儿冷、一会儿笑的瞎哔哔些啥。

  尬尴之下一饭桌从天而降,面上美味诱人,没等众人回魂,安子和老赫头已经开撕,一通云旗袭卷之后仅剩下片片光亮菜盘,再看老少二人那状态,象是没吃饱……

  抢罢早饭,各归各位,该干嘛干嘛,安子一个人搬把椅子扛着阿草坐在门口,眼瞅着头上乌云渐渐散云,暖暖的日头晒得浑身舒坦;秀越一如即往的坐他身边耍针丝活;那边老直则守着媳妇愁眉不展,脸上写的两字:郁闷!

  “嘎吱嘎吱~~~”

  近午时,宁静而和谐的气场被杀鸡似的怪声打破,安子左腿搭右腿,右手竖着二胡正拉着惊人倒牙的酸爽之音。

  “给老娘安静点!”钱小丫怒怼。

  “师姐,我还是喜欢你没嫁人时候样子,唉~~真是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哇!”莫名其妙一嘴后安子没在理会,自顾拉着二胡,甭管水平如何,至少半个时辰后算是听出点明堂,很奇怪的声调,充满伤感又让人回味联翩,正要抓住重点时总被走音打断。

  众人苦劝无果只得关闭双耳,太难受,简直是对人性的摧残。

  如此两天后,师伯无凡道人带着寒霜架车而回,安子刚露出笑脸,见后边跟着一老妪和一粉嫩宫装、仪态端庄且倾国倾城的妙龄女子,脸当下垮了一地,秀越更没好脸色,真是贼心不死。

  “圣尊大人见谅。”老妪再无逼人之势,飘身下车施礼引见道:“凌儿,快快见过圣尊。”

  凌儿低着脑袋碎步上前,偷偷打量着这位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四不象东西轻声道:“晚辈寒凌儿见过圣尊前辈。”

  “我那么老吗?”安子不爽了。

  寒凌儿傻傻一愣。

  “师侄,休得胡言。”无凡知道这厮的性子,一指仿佛没魂的寒霜道:“人给你带来了。”

  安子放下二胡仔细瞄了一圈,道:“你也忒没溜了吧?为个女人意志消沉到这种地步,也算前无古人。”

  “安兄,未知唤寒霜到此何事?”

  “当然有好事。”

  寒霜深吸一气,无神双目如死水一般,瞅着安平不语。

  “修为怎么样?到哪儿了?”

  “筑基后期。”

  “不对吧!照你这状态应该退回练气才是。”

  “圣尊,是老身施手段才勉强保住,希望您伸已援手。”说罢要下跪。

  “诶诶~~”安子连忙打住,道:“搭把手没问题,就怕事得其反。”

  “还请圣尊明示。”

  “老太太,你们家不会就他一个儿子吧?”

  “圣尊言重。”老妪吓得够呛,道:“霜儿确实乃寒氏独苗。”

  “小子,别造孽啦!我劝你换个人来。”老赫头拎着酒葫芦又来了。

  “前辈,恕老身见识浅薄。”

  “他要是绝了情道,你寒氏可就后继无人了。”

  “什么!”寒凌儿捂着小嘴一惊;老妪拄着拐还算镇定,看着安平求证。

  “有得必有失,你们自己看着办。”

  “安兄,可否说仔细点。”活死人的寒霜开口。

  “霜儿!”

  “哥哥!”

  寒氏祖孙大急。

  寒霜眼神一动,瞧见老赫头手里把玩的那支白露晗霜笛,痴脸轻吟:“白露晗霜曲中人,轻纱缦舞梦凝魂;落花无情千杯醉,亢龙回首燕单飞。”

  安子紧接下句表示心机:“自古长亭别有泪,斩断昨日心不悔;今朝大笑随风去,他年证道我是谁!”

  除老赫头外其余人震得目瞪口呆;说实话,确实难以选择。

  “明天这个时候给我决定。”人生大事不可久托,安子撩下话正待回身。

  “不必,霜愿意一试!”

  “哥哥……”

  “凌妹,寒氏以后就靠你啦!你比我更有天赋……”说到这一甩白袍跪拜在地,拱手冲老妪道:“祖奶奶,霜儿不孝,若修为有成必用余生庇护冰海城。”

  “砰砰砰~”三个响头磕得掷地有声,起身后额头冒血。

  “唉~~~~”老妪能说什么?换着是她自己恐怕也会做此选择,谁让他们是修士。

  气氛伤感使众人沉默无语,连钱小丫都偃旗息鼓,唯有安子又在那放臭屁,嘬着牙花子道:“都说猪是用来拱白菜的,这回倒好,白菜没拱到猪却丢了!倒霉呀~”

  “……”众人。

  “咳~~”被一双双冒火的眼睛齐刷刷集火,安子陪笑道:“呵呵~哥们,问你个事。”

  “安兄直言便是。”

  “你真喝了一千杯才醉?”

  “霜就没醉过。”

  “啪~”安子一拍大腿高声叫好,回头冲老赫头道:“您又有对手啦!最好是抱着树喊媳妇的那种状态。”

  “……”众人。

  “你当老道是白菜!”老赫头一翻白眼当即否决,充屋里喊了一嗓门儿:“猴儿!”

  淑猴大释出屋,拱手道:“师傅。”

  “给你任务,从现在开始给老子灌醉了他。”

  “比喝酒?”淑猴瞧了眼寒霜,道:“师傅,喝酒可是我的强项,您确定?”

  “丑话说在前头,你要先醉立马给我滚蛋。”

  “那得看怎么说了。”淑猴抠了抠脑门,肥着胆子道:“除非把您的酒给我,呵呵~”

  “我打死个兔崽子!”不知是谁踩了老赫头的尾巴,抡着巴掌要动手,淑猴太熟悉这套路了,摸头就跑.

  “逆徒!偷老道的酒还死不承认,站住!”

  “师傅,我喝得不多,每次就一两斤的量,哎哟~~~~啊~~”

  真让秀越猜对了,鸡飞狗跳的差点没房给拆了,淑猴捂着腮膀鼻青眼肿,跟老直一样成了没脸之人。

  “呀呀呀~~瞧你委屈那样,还死鱼不开嘴!打你两下怎么啦?麻溜的。”老赫头过足手瘾,摘下酒葫芦扔给淑猴回屋歇着。

  淑猴眼瞅着老赫头没入里屋,撇开葫芦嘴昂首猛灌两口,大叫过瘾!

  “淑猴,藏得够深沉的。”白戏看完,安子重新认识了一个新的淑猴。

  “呵呵~~我师傅这酒听说是从七道界挖出来的,听说能……能什么……”

  “能促进新陈代谢、活血化淤、去除智障?”

  “啊?”

  “算了,当我没说!”安子挥挥手,道:“你们俩找地方醉生梦想去吧!”

  “哈哈哈~~过瘾!”狂饮痴人,淑猴那张猪脸很快有了人模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猴兄,霜正好缺个对饮知音,岂可独自快意。”趁着当口,一个闪身抢下酒葫芦飞身离去,淑猴顺势尾行,两个失落之人算是对了眼儿。

  “徒儿。”事已办妥,无凡才发现钱小丫戳墙根摆着造型一动不动,问道:“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嘴贱呗!”安子抢白。

  无凡利眼一魂,示意心中不快,上前施道法玩了几手花活,自尊心受到饱合式攻击,之后叹息而去。

  “圣尊……”

  “别叫圣尊行不行?哥才六十多岁,还小啦!”

  “啧~~~”秀越捂嘴偷笑。

  寒凌儿被搞得进退不得,安子又道:“你们先去山下酒店歇着,明儿来看看情况。”

  “多谢圣尊!”老妪还身谢礼,道:“凌儿,你圣尊师兄凡事颇多,你留下照顾一二。”言罢不等安子发作,人影都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