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千机录 > 第780章 迟早要还的
  炎阳似火、烈日当头,掩月南辰以西,狂风卷着热浪吹起黄沙遮天蔽日,放眼望去层层沙海似梯田纵横,坐落有序,连绵起伏的沙丘满眼望不到头。

  风沙过尘、如苍穹巨手抚平一切痕迹,然没多久出现一溜脚印,顺其方向见一身披灰色袍斗篷、体态苗条的人影逆风而行,时有黑发飘散拿手捋捋,其玉指纤纤、皮肤凝脂白里透红。

  突然,那纤形体态定身不动,摇过侧脸得见一张绝世容颜,尽管风沙漫天空气干燥,却未在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出来!”女修冷眉微动厉口一喝。

  “嗖嗖嗖~~~~~”

  声同鸣鸳让人心猿意马,话音落地离女五丈开外的沙子里飞出三道黑影将其团团围住。

  “哼~~从迷尘星一直跟到掩月,倒是很有耐心。”怒视歹徒女修媚眼如刀无半点惧意。

  “嘿嘿~~~被我哥儿仨盯上算你倒霉。”领头模样的人面有横肉歪撇大嘴,由背后抽出一杆亮银长枪似带微芒。

  “嘎嘎嘎~~~大哥,元婴鼎炉可否分咱们点炉渣?”

  “哈哈哈~~~~”一句话引得仨贼人大笑。

  “咻~~~~~~~~~”

  “钪啷~~~~额啊~~~~~~~~~~”

  趁其无备失神得意之际,那女修动手毫无真兆,只看见一道细长粉光直取对面那人,大惊之下慌忙以器格档,然有心算无心,浑音撞击的刹啦发出惨叫,同时彪出三丈鲜血脑袋搬家,随之冒出一个小人儿惊恐万分。

  “老二,收好元婴!”同伙被秒,老大急发指命,而后挥动亮银长枪杀将过去。

  那女修一不慌二不忙,撩开斗篷垂下两丈黑丝,手中秀剑金纹毫放金鎏绽放。

  “钪~~~~~~~~”

  “卟~~~咳咳~~~~”修为相差少许,女修勉强架住来枪,震退两步红唇咳血。

  “哼~~我当是你个带刺儿的花骨朵,不过如此;乖乖束手就擒免受霸体之痛。”

  “受死!”为博出条生路,那女修紧咬血牙拼上全力,浑身粉光带红如初升艳阳。

  “哼哼~垂死挣扎,待本尊封你元婴。”老大满眼蔑视些许轻敌,手中银枪一抖威芒大起:“九震月华刹天穹·银龙啸日!”

  “吼~~~~~~~~~~”大招见出,老大银枪绽天升腾一股狂龙之气,白芒之中人影泛泛似威龙猛将。

  “霓虹青釭绽罗纱·子午凤翎!”

  “嗡~~~~~~~唳~~~~~~~~~”

  那女修丝毫不差,撩剑尘起罗舞飞扬,元婴修为冲破斗篷乍现粉蓝宫式劲装,单手待剑豪纹参天越发明亮,似有九天尘凤齐鸣。

  “去死吧!”老大见此已无轻意敌之心,霸天银龙势带残云之力,瞪眼如铃驾身凌顶。

  然又见粉光一闪,那女修竟原地消失,就听得“咻~~~~~~~~~”

  “额啊~~~~~卟~~~~~~”

  甭看就知道老三被偷袭,直接洞穿头颅搅乱神魂,那刚冒头的元婴立马烟消云散。

  “轰隆~~~~~~~”而老大招式已出无法收回,扑了空不说震得方圆数百里沉沙浪浪如翻涌海啸。

  “暗尘星芒苍冥动·镇九宫!”趁其回首,女修再动发力,如虹气场与先前之势孑然相反,仿佛静若处子的空冥一切,那身泛粉芒渐变灰暗,手中金纹秀剑一指在手化为九宫撩动,其形、其阵、其锋、其寒镇刹近千里。

  “你是冥神域的人!”老大勉强收招横枪在前看出来厉。

  “受死!”

  “钪啷~~~~~~卟~~~~”

  慌忙格挡已属勉强,虽修为高过来者但也不大,老大输在战术而非实力;待黑白之光一交而过,凭空炸出一裂亮耀光线直冲太空。

  “呲~~~~~~”女修得胜,秀剑道纹暗淡搭在老大劲间。

  “嘿嘿~~~咳咳~~”老大银枪脱手于百丈之外半跪在地咳血惨笑:“贱人,你敢杀苍云府的人?”

  输了还敢嚣张,显然对女修不够了解,果断挥剑如砍瓜切菜,鲜红液体飞溅之中伴随一颗大好的人头。

  ……

  离凶案现场三千里外的苍云府城,一切如常人潮较旺,比荒仙谷强太多,让其巨怕确有道理,足见府主司陈楠颇有些领导能力。

  却说安平至那日耍了手打油诗后寻地着陆,收了飞机偷偷潜进苍云府城,随便找了间小客栈美美睡得一晚。

  此处不比大城,密室如同雅间一般奢侈,安子不想再唱高调,只要不是通铺就行;话又说回来,得亏这地方经济欠发达物价不高,手里那点散碎晶石还能撑个几日,否则十有八九横尸街头。

  “哈~~~~~~~~~”哈吹连天懒腰给力,伸骨头都酥了,下床起身洗漱一番便与二蛋出门闲逛,混日子嘛!

  半个时辰绕得一圈奔了中心点——苍云华府。

  “嗬~~~比荒仙谷牛逼多了。”眼前这片铁血将军府似的建筑让安子大为点赞,仿佛穿越时空身处某个王朝,太有历史感。

  离着七八十丈看了半天转身就走,生怕背后二蛋那厮突然发难将自己给拱进去。

  晃回客栈进得房门关好窗户,以金线引动隔离阵,安子道:“二蛋,这地方可以吧?”

  “你想干嘛?”

  “我想在这住个十来年。”

  “又要租房?”

  安子摸摸下巴思虑道:“你说咱开个小门脸做点生意怎么样?无在乎赚钱,只为打法时间。”

  “哥们!”做生意那得需要本钱,钱在哪?二蛋顿时大惊,道:“千万别冲动,跑九战之地做生意难免遇上那些地头蛇,凭你的个性非动起手来。”

  “对呀!那帮黑社会肯定会来收护费,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依我看咱还是找个门派待着,没事睡觉,有事装修炼可不予理会,多自在。”

  “有道理;哎不是,我干嘛要听你的?你个老阴货。”安子猛然醒悟,鞋都没脱躺床上想折。

  二蛋真怕他想戒子那事,进言道:“你要实在闲得慌咱就去翠微找大晨子去。”

  “扯蛋!掩月星还有正事没干呐,那什么阴阳七境不去了?”

  “就怕你等不了。”

  “什么意思。”

  “听章凌说还有近七百年,更何况你有阴阳石吗?”

  “嘿嘿~~当然有。”说罢安子起身,那手伸向脚底板。

  “等等!”二蛋差点吐血,忘记这厮气运逆天赶紧叫停,语无伦次道:“那~那什么,要不~咱再出去看看?”

  “看什么?”安子定格问道。

  “看看做什么生意啊!”

  “你特么有病吧?刚说的话当放屁了?”

  “我是……”

  “等等!”安子觉察到不对劲了,瞄眼打量道:“说,是不是又背着老子干了什么缺德事?”

  “看你这话说得,我能干什么。”二蛋赌了一把,调头转身趴地方装打盹。

  “草~~别特么让我知道,否则老子阄了你。”

  看似寻常对话,对二蛋来说暗藏杀机,多悬啦!于是默默盘算安子手里还剩多少钱,只要花光立马有多远闪多远,看他怎么死。

  无所事事在客户躺两天都快变僵尸了,第三日难得出太阳,赶紧出门晒晒;刚至厅堂便被掌柜的叫住,二蛋一瞧撒腿就跑。

  “特么吃错丹药了吧?拷~”安子莫名其妙,回脸问掌柜:“啥事?”

  “呵呵~~小子是炼体士吧?”

  “是啊!”

  “赶紧去苍云府碰碰运气吧,那地方正招人啦!”

  “又招人?”安子怕了。

  “什么叫又?”掌柜的不爽了,教训道:“小小年纪不求上进,你知道苍天府多少年没招过人了?快二百年啦!”

  “不好意思,在下没兴趣。”

  “你知道一个月供奉多少?一百两。”

  “嘿嘿~~掌柜的。”安子什么没见过,道:“但凡好的门派一般是不招人的,二百年都没收人突然来这出那肯定是要出事找炮灰的。”

  “对呀!”掌柜的恍然,赞道:“小子挺聪明的嘛!”

  “洪荒域有傻子吗?”反问一句安子扭头就走。

  珍惜小命,离远掌柜;出客栈街面居然没几个人,二蛋也不知野哪去了,好奇之下决定去苍云华府瞅瞅,重在看热闹嘛!

  而跑出去的二蛋本想提前看看安子的热闹,但那双不安分的驴眼瞅见一身披斗篷的人影,顿时计上心来,赶身上前不由分说吐出那枚道纹赤金戒子叼嘴奉上,转身跑得没影。

  “他在这!”那人惊喜莫名。

  但说苍云华府门前早已汇集大量人流,个个奇装异服,身背家伙更是五花八门,拿什么的都有,安子喜闻乐见。

  晃着身板挤进人堆,好容易抢到一张类似传单的兽皮,鞋都差点挤掉了,拱身出来找地儿坐下整整鞋面,脸色突然白了。

  “曰!戒子了?”有钱走遍天下的道理安子比谁都懂,惊慌中回脸看看人堆,其中定有妙手贼偷。

  “妈的!偷到老子头上了,草~”气愤之下手撕碎兽皮狠狠掷地,不挫眼珠仔细观察,相信那贼偷还会出手。

  失去强大经济支柱急于寻回,如此心态之下看谁都像;要知道里面不光有晶石,还有阴阳石、道经密法、穿棱机和杀神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绝对不容易有失;万幸小石棒一直贴身收藏,装不进任何空间介质,否则麻烦大了。

  “狗曰的!”拖得越久,安子心神越乱,干脆再次挤进人堆横冲直闯,惹得骂声四起差点暴动。

  啥也顾不上了,安子见缝就钻、见人就挤……

  “嗯?怎么这么软?”爪子一通乱薅,没由来摸到个细腰。

  “谁!”

  “啊~~”安子一愣,估计摸到个女修,看都没看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安郎,你果然在此!”

  “郎你妹呀!”安子心神已失抬头便骂,当看到那张脸瞬间如被雷击,仿佛见到鬼一样抹头就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