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千机录 > 第1166章 虚空禁区
  诗云:勾栏铺面坐金莲,香腮宫扇惹人怜;入赘莫氏堂前燕,再出宗师换新颜。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对荡妇而言无所谓,因为那双大长腿只为猛士而开;由此揣测,一个炼器宗师,一个空间阵道宗师,谁更有前途暂时无法判定,莫寒璃面临选择,连日懒坐铺面神情恍惚,情郎数次试探皆强颜欢笑,安子拍腿大乐!暗叹房子嵊贼特么有勇气,这种破鞋也敢检,真心为其点赞。

  枯坐半月,莫寒璃重选目标效仿祁仙之飘然而去;劫天力士想在圣域一鸣惊人上榜头条,并满足那颗虚荣心唯有太虚,赢面太小;再则安平背靠吕温侯态度蛮横强硬,到时候哪儿掐得住,还是草根天尊靠谱,敢尥蹶子直接两大耳帖子刮了再说,一句话: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捏。

  老妖精滚蛋,铺面再次关门大吉,小心谨慎等了仨月断定荡妇磕药闭关,立马摆上本源通讯联系房子嵊,一边等一边躺身继续观经悟道,那颗骚动的心日渐平静。

  城内铺面歇业,巫图暗出一气,总算搅黄了,随即撒开人手赶往浩月仙北,严令属下发现此子就地束缚,等待巫氏派来娇女,不惜一切代价洞完房再说。

  房子嵊乃空间阵道大师,心眼比安平还多,身边又带着块黑石虫蛹,成就炼器宗师早没影了。

  仙月宫巫氏视线转移,自然无人关注安平,钻研学问忘我入境,不知什么时候本源通讯亮起出人,房子嵊一脸懵逼赤膊上身、肌肉赤红筋线分明,荡妇若见必春潮澎湃。

  “啥事?”那厮拿块破布擦擦汗,四周岩浆火热。

  “可以呀,炼器宗师啦!啥时候给我来把六道劫器提提神?”

  “行啊!只要能找到牛逼材料,我这没问题。”

  “咳~算了;跟你说个事,巫氏正满世界找你。”

  “曰~你特么出卖老子。”房子嵊破口大骂。

  “瞎囔囔个毛线,没人出卖你!听着。”

  数年心德一股脑全部倒出,败家仔听罢傻眼,还有这种操作?未理那懵逼表情,安子继续道:“你也别太担心,那娘们现在闭关,以她的修为没个七八年甭想出来。”

  吃亏上当整怕了,房子嵊哪敢全信,翻白眼儿道:“你特么又想害我。”

  “哥们,这回真没我事;谁让你闹那么大动静,金雨下了三天,瞎子都能看见。”

  “嘿嘿~~知道为什么下了三天吗?”房子嵊得意逞能,亮出一把小金锤。

  “卧槽!哪儿来的?”

  “嘿嘿~孙仲儒给的,被哥们玩儿成金的了,牛逼吧?”

  “草~”安平泛酸赌气断了通讯,来回踱步越想越气,拍腿变出一方玉盒,自语道:“爷只要徒手炼成正阳回春丹便是丹道大宗,你丫一打铁的算个屁。”

  二人隔空较劲情绪上头,扯去道符打开玉盒,那枚极品丹药金丸灿灿、如硬体的琉璃球十分耀眼,二指夹紧启动半瞳之眼啥也没看出来,戴上千层晶片依旧。

  “嚯~~~爷还就不信看不透。”

  请出镇刹宝器巨型显微镜,点亮周身道纹飘身而起,稳稳心神准备接受来自微观世界的冲击,结果险些刺瞎双眼失明好几天,勉强恢复视力严重下降,看什么都带重影儿,估摸六百多度,以为过段时间会慢慢恢复,仨多月啦还那样,没折整了幅眼镜,自作孽呀!

  修士带眼镜亘古未有之举,于是满怀疑问去了水灵宫,顺道看看虚彤,别整出什么乱子不好收场。

  ……

  出于对洛丘岚的尊敬,安子走正规传送进宫,手扶高度眼镜一路观景看鱼还是那般新鲜,鳞鳞波光印纹在脸心情渐好,踏行中途灵宫弟子挡道,没一会儿引来洛凝眉,妹子左瞧右瞄那幅眼镜甚觉另类。

  “虚彤啦?没惹什么事吧?”结伴而行,安子问道。

  “应该下海摸鱼去了吧!”

  “窝勒个去~”

  “安师兄,我爹很看好虚彤,小小年纪触得阴阳之道。”

  “啊?”安子诧异止步:“我怎么不知道?”

  “待师兄跟我爹谈完事,凝眉带你去见她,保证大吃一惊。”

  闺女深得西门大官人真传隐藏机密,想多了容易扰乱剧情误入歧途,安子岔开话题汇报张狂越行踪,妹子神情黯然。

  一路无话传送洛丘岚密室,没人;洛凝眉一道火符后静等两盏茶,道:“我爹在碧波亭,师兄随我来。”

  辗转七拐八弯,水灵宫边缘一座波浪形水晶亭,洛丘岚背手站立,脑袋斜上四十五度,安子顺势观瞧愣了;虚彤身着劲装飘浮海中漫舞太极,一招一式带动暗流,金纹元力如蚕丝绕体清晰可见,背后黑白太极忽暗忽明。

  外行看招式,内行悟门道,父女俩一个沉思、一个皱眉毛,就安子在那无聊擦眼镜,等了半天不合时宜打破宁静:“前辈,太极之道在于阴阳,未知与炼丹可有关联?”

  “当然,万事万物皆有阴阳,星海没告诉你吗?”

  “说过,但无细节。”

  “呵呵~~”洛丘岚扭脸笑道:“安道友此来是为正阳回春丹?”

  “瞧见没?眼睛差点瞅瞎啦!”

  “道友,丘岚年轻时去过圣域,曾有幸闻得圣祖讲道,有句话铭记在心,却一直参悟不透。”

  “老爷子请讲。”

  “虚空万道在于心。”

  “呵~~看不出聂枭还特么是一哲人。”安平暗道未语,闭眼深吸一气方才道来:“这话的意思是说虚空和人心一样深不见底,哪怕你生命永恒、阅历再丰富也看不尽透。”

  “安道友此言差矣,这话很多人说过,但圣祖始终摇头。”

  “这和炼丹有什么关系?”

  “至虚彤来我水灵宫,丘岚偶有所德,今日想借安道友证实一二。”说到这洛丘岚话峰一转:“虚空万道在于心,而人心深不见底,说的无外乎言行举止;但这仅仅是表面,丘岚认为,天地大道设有禁区,关键的那部份如人心一样参悟不透、也参悟不到;就如正阳回春丹,何来神奇功效、出炉为何天降丹劫。”

  “思维封锁!”安平暗口立语。

  “安道友,星海的十道丹辰或许已触碰到禁区边角,然以你的年纪和修为……丘岚认为为时尚早。”

  “那晚辈就用行动向你证实。”

  洛丘岚话语保守,安子刀兄出匣斩浪虚空现身海中,打断虚彤未等回魂送回碧波亭,降沉法体卷浪混浊,随之单腿独立只手托天,脚踩黄金九宫阵盘,丹田升阳外放重力引动海流缠身环绕。

  造型摆了足足半个时辰,周身暗流湍急隐芒晶莹,往那托天掌心汇聚呈一黄金亮点,波纹扩散近百海里,待收阵回宫,安平拈指豆子小大的阳晶石一枚,此一幕远超洛丘岚认知、良久无语。

  “爹~咱们发财啦!”虚彤两眼莫名冒星星。

  “把你卖了?”

  “噬元术啊!”

  一句话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人有三急,安平芝麻瞪眼定格一愣,突然拍腿大喜乐歪了眼镜:“对呀!到时候老子就有用不完的阳晶石!哈哈哈~~~”

  “多谢前辈提点,回见~”有了钱啥买不到?安子捏碎玉简回了仙月城,留下水灵宫父女一脸懵逼。

  不日,巫图收到情报,仙月海以南数个地区元力汹涌、卷起海啸巨浪,事后发现天地元力被抽得一干二净,没个二三十年甭想恢复。

  “虞氏《九道噬元术》!”同为一个集团,巫图一猜即中,火了!甭管真假一方玉简派人送至圣域,指名道姓状告当今宗主虞子昂,罪名:纵容家族弟子以噬元术暗中坑害浩月;目的:安抚赔钱!

  玉简发出小一年又来情报,城内关于正阳回春丹的灵草地材微有涨势,且出至一人之手,虽说行踪诡秘居无定所,但皆用阳晶石付账。

  市场反应诡异,巫图琢磨几许想到莫寒璃曾说过,安平的丹道即将宗师,可兔崽子哪来那么多阳晶石?混沌星云又没阳晶矿。

  猜测无果,巫图决定单刀会会那小子,泛浪涟漪遁虚破空,眨眼身处丙字区某铺面小院,突然袭击又吓安子一嘴啃泥,眼镜碎了一地,躺椅侧翻扶腰起身,见浩月系主任黑脸沉疑没敢开骂,战战兢兢一脸胆寒。

  巫图到处走走看看一无所获,密室无炼丹痕迹,虚空也没烟火气,瞟眼道:“小子,倘若仙月待着不大痛快随时能走,但别搞事。”

  “搞事?”

  “近日可有炼丹?”

  “没呀!一直在看书,您瞧。”安子拿眼扫扫满地普通经卷。

  接触两次,巫图对眼前这位后辈稍微了解,太鸡贼;没逮着现形不代表排除嫌疑,别看现场做得天衣无缝,然直觉告诉他,此子嫌疑重大。

  糊弄走巫图,安平没事人似的躺身继续翘腿看书,不曾有半分怨言,时尔装模做样比划两下,时尔大怒板书在地发脾气,耍了半个多月,直至怀里的兔兄解除警报才长吁一气。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猫回密室,开启层层隔离,打开玉盒正阳回春丹在手奇温较高,挥刀落斩一分为二,那弹丸大小的璀璨金珠光芒依旧,静待三个时辰略显暗淡。

  光线刺目,安子揉揉眼睛自语咒骂:“就算瞅瞎了,老子也要看看到底什么牛逼构造,妈的~”

  被流浪地球打乱了思绪,满脑子都是行星发动机……

  (本章完)